Quantcast

夢醒--黛玉後傳(四十二)(圖)

第四十二回 夫婦賈家托孤 雙雙白日升仙

2019-07-23 15:00 作者:黃靚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紅樓夢》中的劉姥姥逛大觀園時的跌跤畫面。(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四十二回 夫婦賈家托孤 雙雙白日升仙

林家大老爺、大公子懷玉,三公子璞玉,早在喪事辦完,就回到京城。仁壽堂一如既往,每七天抽出一天義診,專為窮苦人家免費治病。由於仁壽堂醫術精湛,醫德高尚,服務周到,美名遠播。有些病人不遠千里到此疹病。仁壽堂前,門庭若市,看病的人排起長龍。鑒於這種情況,林家又在京城開了三家藥店,其中一個藥店專門為窮苦人家義診。大伯老神醫,雖然年過花甲,但身體康健,精力充沛。除診治疑難雜症,還辦了一個學堂,專門培養醫護人才,把終生之所學,全部教給下一代,培養了不少德才兼備的優秀郎中。懷玉年富力強,掌管四個藥店,還診治疑難雜症。常常忙得廢寢忘食。一般的病人都由璞玉負責診治。

璞玉今年二十二歲,生得清秀俊美,儒雅溫文,一身白衣,如玉樹臨風,其氣度風采,不輸於良玉。十七歲開始診脈治病,如今醫術更是了得。診斷準確,藥到病除,人稱「小神醫」。由於在藥店坐堂,不少人都見過他。因此,他的美名在京城傳播,已成為年輕姑娘的夢中情郎。不少女孩,為了一睹其風彩,找藉口從仁壽堂門口經過;更有甚者,竟設法把自己弄出「病」來,以親近璞玉。上門說親的人,更是絡繹不絕。但璞玉始終不為所動。決心終生不娶,把自己全部身心獻給病人。

賈府終於從寶黛去世的悲痛中走了出來。賈璉等人商議把賈芸、紅兒夫婦接到府中,幫助打理府上的事情。林府的大管家李伯偶爾見到了賈芸,一眼看中,把他安排在另一家錢莊,幹賈璉一樣的差使。而賈璉則提升為錢莊副老闆。從此以後賈璉、賈芸主外;平兒、紅兒主內;賈環、賈蓉一心打理綢布莊;賈薔夫婦專管田產。賈府上下牢記寶黛二人的教誨:真誠、善良、謙讓待人,勤儉持家。上下互相扶持,同心協力,勤儉度日,不敢有絲毫懈怠。如今賈府無一人做官,全是白丁,但少了官場應酬,省了不少財力、人力。所以賈府百餘口,雖不算大富大貴,但也過得十分富足。大觀園的藏書閣,近年圖書激增,每日借書、還書的人,來來往往、十分紅火。學堂照常上課,每晚琅琅的讀書聲響徹夜空。大觀園終日充滿歡聲笑語。

將軍府的兩位將軍,秉仁、秉義,近幾年來南征北戰,屢立戰功。雖然得到皇上無限寵愛,不斷加官進祿,但二人從不居功自傲。仍然練武、習文不輟。每日聞雞起舞,夜讀兵書。兄弟二人不但切磋武藝,更是不斷演練陣法,鑽研戰術。如今真正成為文武全才,有勇有謀的驍將。老三秉禮繼承了柳家擅長算術的特長,算盤打得滾瓜爛熟,尤其心算更是驚人。現兼管兩家大錢莊的總帳目,收入頗豐。老四秉智早在去年剛滿十七歲就已中舉,只等二年後京城春試,決心一舉奪魁、實現當狀元的夢想。如今小翠已有一男一女,柳府四兄弟均已結婚生子。將軍府的老爺、太太,仍然保留農家人的本份。每日穿著自家織的粗布衣。終日辛勤勞碌,老爺在稻香村種稻子,理菜園,養雞鴨,還抽空做些木匠活。太太每日做飯、洗衣,紡紗、織布。二人雖已年過半百,但面色紅潤、身強力壯,每日笑意盈盈。柳家的四個媳婦相處和睦,親如姐妹。安心相夫教子。白日教育子女、做女紅,晚上結伴去上學。全家其樂融融。

良玉一支家財幾乎用盡。但並未影響林府的大局,其它幾家所有店鋪照常運行,生意紅火。農業豐收,倉廩充盈。

連日來,公務繁忙,良玉有些疲倦,這天吃完晚飯早早上床就寢。剛入睡,忽見神仙爺爺站在面前,良玉大喜,說:「神仙爺爺,好久不見,實在想念。」神仙爺爺捋著鬍鬚,滿面笑容,說:「恭喜狀元郎,不久你將回到天堂。我今日奉命特來通知,給你兩天時間,處理完人間之事,大後天清晨,有人來接。你走後,你大伯、懷玉、璞玉也馬上回到他們原來的天國--藥師佛的琉璃世界。」良玉聽後又驚又喜,還有很多話要說,神仙爺爺倏忽不見。良玉一驚,從夢中醒來。

轉眼一望,碧華早已披衣坐著,見良玉醒來,連忙告訴他:「我剛才做個夢,見一位長者,他告訴我,兩天之內要把人間的事處理完畢……」良玉一骨碌坐了起來,「我剛才也做了這樣的夢,夢中的那位老者,就是我們常說的神仙爺爺,你上次進山,不是見過嗎?」碧華說:「當時只在雲霧中露了一下面,沒看清楚。」良玉說:「這不是夢,確有其事。當務之急,想想要處理那些事?」「最要緊的,是把三個孩子安排好。」良玉說:「林家的人全走了,只有把孩子們託付給將軍府和林府。」二人思索一會。碧華說:「兩府的人都極好。只是將軍府的孩子們都還小,大多在襁褓之中。賈家的孩子與咱們的孩子年齡相仿。孩子們可以一起讀書玩耍。而且璉二嫂子平兒為人善良敦厚,細心周到,孩子交給她,我放心。」良玉說:「她確是個極妥當的人!」良玉看看金錶,說:「天快亮了。」碧華說:「咱們梳洗一下,就到賈府去吧,遲了,璉大哥就要到錢莊去了。」

夫婦二人到了賈璉的院子,正趕上賈璉要出門。抬頭見到了良玉夫婦,不由一驚,良玉說:「今日不用到錢莊了,我有要事同你們二位商量。」賈璉叮囑身邊的丫頭說:「告訴環三爺他們,不用等我了。」平兒連忙把二人讓進屋。倒了茶。良玉示意讓別人退下。屋內只有四人。良玉夫婦雙雙跪在他們面前。賈璉夫婦連忙將二人扶起:「真是折煞我們也,有話慢慢說。」良玉說:「我們二人後天要出遠門,想把三個孩子託付給你們。」賈璉問:「到何處去?何時回?」良玉說:「不知前往何方,也沒有歸期。」賈璉不解,愣在那裡。平兒連忙說:「你們那三個孩兒著實可愛,我早就十分疼愛,送我們三個寶貝,真不知如何感謝?」賈璉緩過神來,說:「送來三個寶貝,大喜過望。只是林家還有懷玉、璞玉……」良玉說:「他們不幾日也要走了,到藥師佛的琉璃世界,他們本來就是從那裡來的。」賈璉夫婦說:「怪不得三人都是神醫!」賈璉誠懇地說:「想當初,我們賈府的人像一群要飯的花子,從獄中歸來,回到這家徒四壁的破家。是林家慷慨解囊相助。讓我們這個就要咽氣的家,有了生機。咱們早就是一家人。林家的事就是賈家的事,林家的孩子就是我家的孩子,你們放心,我們會如同己出,疼他們愛他們。」良玉說:「但願對他們從嚴教育,不能過分嬌寵。」

良玉又說:「三個孩子來,你們人手不夠,我準備每個孩子帶一個奶娘和一個丫頭來。另外冬兒這孩子,是個孤兒,從小由林府養大。常年隨伺我左右,他機靈能幹,還有一身好武藝,賈家很需要這樣的人,就把他也送給你們。」賈璉十分高興:「極好!我早就喜歡這孩子,而且平日同這府裡的興兒、茗煙也如同兄弟一般!」良玉說:「這一下子,賈府就添了十口人,也要不少花費。你們也知道,這幾年我做了幾件事,我這一門的家財幾乎用盡。幸好還有五十萬兩銀子,五百畝良田,留作撫養孩子的費用。一家酒樓留給冬兒,暫時不用告訴他,現在每月賺的錢,他們會送到賈府,作為幾個奶娘和丫頭的費用。冬兒結婚成家的那一天,把酒樓正式給他。」說完,讓碧華把一個匣子打開。「這裡是五十萬兩銀票和地契。」平兒接過來,不由流下淚來。賈璉說:「不用這些,我們也能把孩子養大。」良玉說:「這些身外之物,我們用不著它,留給你們吧。」碧華說:「今晚,我們把孩子送過來,還有很多事,我們就回去了。」臨行,良玉笑著說:「後天清晨,璉大哥和嫂子若能送送我們,不勝歡喜,就不用驚動其它人了。」

這日淩晨,一陣嘹亮的樂聲把賈璉夫婦從夢中驚醒。二人連忙披衣下床,急急往林府趕。剛出側門,眼前的景象把他們驚呆了:只見西邊天空霞光萬道,天門大開。七彩霞光中,成群的仙娥、仙童奏著樂曲,簇擁著一輛琉璃寶車冉冉下落,二個赤龍拉車。不一會降落在仙鶴台上,只見良玉、碧華盛裝而出,二位仙女扶他們在寶車中坐定。良玉夫婦看到了他們,向他們微笑招手。賈璉平兒也使勁招手。不一會這只華美的隊伍,奏著仙樂,淩空飛去。最後消失在蒼茫的天宇中。賈璉夫妻二人久久地望著高空。平兒喃喃自語:「這是不是在夢中?」賈璉說:「我也弄不明白何時是夢?何時是醒?」這時,無已大亮,只見藍色的天宇間,幾朵白雲悠悠飄蕩。

(全書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