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夢醒--黛玉後傳(二十二)(圖)

2017-09-17 06:00 作者:黃靚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清代孫溫畫的紅樓夢本。(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二十二回 迎春試全家出山 忍別離傾村送客

這時大伯站在門口:「你們這裡總是熱熱鬧鬧,樂樂呵呵,又笑什麼呢?」早有幾個孩子把大伯攙進來,請到上座。大嫂連忙盛了一碗雞湯:「大伯,這是你大侄子做的,嘗嘗吧。」大伯喝了一湯匙:「味道不錯,良玉還會做飯?」大嫂說:「良玉既能文又能武,又會燒雞湯,真是上得廳堂,下得了廚房,是全才。」

大伯望著良玉和紫娟,說:「上午聽說你們回來了,跑來看你們,大門緊閉,我又回去了。讓我看看,你們這一個月還好嗎?」大伯用醫生的眼光,仔細地看了兩人的面龐說:「好!好!氣色很好,更顯年輕了。」接著說:「懷玉那裡送來了信。」說著,從懷裡拿出一個信封,沉甸甸地,遞給了良玉。良玉連忙拆開,把一封信遞給了寶玉。眾人都慢慢地喝湯,只見他們二人快速地讀了信。寶玉說:「是我爹娘來的,說他們很好,懷玉經常去看望他們,送錢送物,希望我們早日回去,全家團聚,尤其想看看媳婦。」良玉說:「李大伯來信說,京城的房子已裝修一新,傢俱、器物、帳幔等都已換上嶄新的,只等我回去。並建議最遲在應試前一個月就回去。一是適應一下環境,二是認識一下京城的道路。」眾人都說:「說的是!」良玉說:「信中還說,到底去多少人,儘快回個信,好早點準備。」停了一會又說:「還有一封我母親來的信,只報平安而已。」這時紫娟看了一眼良玉,良玉向她笑著點點頭。

黛玉看在眼裡,悄悄走到良玉背後,一把把信抓在手裡,迅速看了一眼,笑著說:「只報平安而已嗎?你們願不願意聽聽這一段。」眾人齊呼:「願意!」黛玉讀了起來,眾人靜靜地聽著:「那女孩果然像你說的那麼好嗎?若得這樣的兒媳,我夢中都笑醒了。記住!『情人眼裡出西施』,你又是個老實人,還是冷靜地從旁看看女孩的人品再說。不過,你說她是你妹的生死之交,你妹妹又竭力撮合你們,我想你妹的眼光是不會錯的。果然如此,我也無話可說,那就等我到了京城,早日為你們辦喜事吧。不過試期在即,你可要潛心準備,不能讓兒女私情分心。」聽到這裡,眾人都歡呼起來。

大嫂說:「到京城辦喜事,我們恐怕就看不到了。不如在這裡先辦了吧。我明日去找神仙爺爺商量。」孩子們聽說辦喜事又跳又笑。這時大哥望了大嫂一眼,甕聲甕氣地說:「信中老人明白交代,要良玉潛心讀書,不要分心,你瞎張羅什麼,我看你高興地昏了頭。」大嫂連忙低下頭,再不敢說話,孩子們連大氣都不敢喘了。

黛玉看看眾人,連忙站起來,說:「咱們商量正事吧。李大伯讓我們儘快把去的人數告訴他。這離進城的時間也只有十幾天了,咱們今晚就把這事定下來吧。」寶玉說:「我成親也有大半年了,該回去見見爹娘了,我和黛玉要同良玉一起走。」黛玉說:「紫娟這幾個月照顧良玉,再換人伺候,良玉也不習慣,看來紫娟也要一起回去。」小翠說:「大姑,小姑都走了,我也要去,以前說好不分開的。」這時屋內靜靜的。

黛玉想了想又說:「這最後一個月是最要緊的,良玉要吃好,睡好。這幾個月,大嫂已摸透了良玉的脾胃,良玉也喜歡吃大嫂做的飯菜,看來大嫂也要去。」寶玉說:「大嫂走了,大哥和幾個侄子怎麼辦?」良玉說:「好辦!那就都走。這個新買的府邸雖沒有蘇州的林府大,但也有一、二百間房子,足夠大家住的。」寶玉一聽,早高興地手舞足蹈。「這樣最好!把誰留下,我心裡都難受。都去,統統去!我們賈府雖然窮了,但空房子多的很,聽說還鬧鬼呢,你們去了,想住哪就住哪,你們陽氣盛,幫助驅驅邪。」幾個兒子早已是躍躍欲試:「那好越說有鬼,我們越想去。」「我不信邪!」「我正想交鬼友呢!」說得熱火朝天。寶玉又說:「林府和賈府不是僅一牆之隔嗎?乾脆把牆打個洞,可以隨便出入。」秉義說:「天天從洞裡鑽進鑽出,那不像狗嗎?」大家笑了。黛玉說:「提醒了我,咱們就安個門,上把鎖,想開就開。外面看是兩家,而裡面卻是一家。」眾人齊呼「好!」黛玉說:「我還沒說完,大伯三位老人也要進京。良玉這一個月要確保不能生病,大伯必須在身邊,而且大伯在,良玉更安心。」良玉說:「咱們心有靈犀,想到一塊去了。寶玉,你算一共多少人採藥記下來,最好把男女人數也記下,李伯好準備。」

大嫂說:「這近二十號人,又是些衣服被褥,罎罎罐罐,雞鴨鵝豬,這可怎麼運啊?」良玉笑了:「什麼都不用帶,只帶隨身的換洗衣服,咱們輕輕便便地走。對了,寶玉記下,讓李伯多請幾個裁縫。咱們每人都做十幾套衣服。到咱們自己家的綢布莊挑選自己最喜歡的衣料。」孩子們都歡跳起來,小翠大叫:「要過年了,要辦喜事啦!」這時,只聽冬兒說:「樂什麼樂,我一點也不高興,這山裡多好,又好看,又好玩,人也好,我真捨不得離開。」冬兒的話觸動了每個人的心,剛才熱烈的氣氛,一下冷了下來。想到要離開這裡的山山水水,要離開這裡的親人,眾人心情頓時沉重起來。

這十幾天來,大家都在忙碌著:大嫂每日帶著小翠、杏花到各家話別,當然不忘拎著自家做的點心和小菜;大哥每日到村頭台井邊,為鄉親們再做幾個長木椅;秉仁帶著幾個弟兄和冬兒,每日駕著馬車到秀林撿柴,當然也順便到秀林深處玩一玩。村裡老弱人家的柴房,讓孩子們裝滿了整齊的柴禾;寶黛夫婦念及村裡的孩子沒書讀,連日來趕寫一大摞《三字經》、《千字文》;良玉要送每家一副大紅對聯,要自己親筆寫,但眾人勸住了,說時間緊迫,以後再送不遲。

臨別的前一晚,神仙爺爺來到玉樓,全家立即圍到他身邊。黛玉說:「爺爺,我們走後,這座樓和樓裡的一切東西都原封不動的留給你們。我想以後孩子們讀書,老人家商量個事情就有個地方了。還有那六十畝稻田,本來就是爺爺白送給我們的,現在物歸原主。」爺爺沒有言謝,只是點頭笑了笑,說:「我也送你們一樣東西。」說著一轉身,招了招手,只見一隻可愛的小狗,搖著尾巴跑了過來,蹲在爺爺身邊,昂著頭,睜著兩隻水晶似的大眼睛,望著爺爺,爺爺俯身輕聲對狗兒說:「寶兒,從現在起,我把你送給他們了,你要乖,不准淘氣,做你應該做的事。」這時只見小狗「汪!汪!」叫了兩聲,眼裡流出了淚水,繞老人走了三圈,在爺爺腿邊蹭了又蹭,才戀戀不捨地走到幾個兒子群中。眾人見小狗與主人惜別的情景,眼淚唰地流了出來,屋內一片抽泣聲。

神仙爺爺說:「明日讓它帶你們出林子,日後要好好待它。」黛玉含淚說:「我還想要件東西。」爺爺說:「你講!」「我想要隻信鴿,想念你們就寫信。」爺爺說:「明日我會帶來。」屋內又是一片沉默,黛玉擦乾眼淚說:「爺爺,明兒我們就要離開了,您老再給我們講點什麼吧。」神仙爺爺想了想,說:「人啊,只知追求名啊,利啊,其實那些都是身外之物,只有德,才是最重要的,他不但能決定你後半世的前途,更能決定你來世的命運。德多的人才真正有福份,希望你們都能做厚德之人,這對人對己都有益,相反,如果失了德,則非常可怕。」爺爺的話像細雨般滋潤著人們的心田,使原先埋下的種子茁壯成長。

告別的日子終於到了。這天全村人都來送行。全家人立即融進了眾人之中,說不完的臨別話,道不盡的離別情,一直送到秀林邊。全家人都哭紅了眼睛,小翠更是哭得唏哩嘩啦,抱著玉蓮不放,拉著神仙爺爺的手不松。上車前,全家人齊刷刷地跪在地上,對著眾鄉親,鄭重地磕了三個頭。然後上車,不斷向鄉親們含淚揮手。直到馬車消失在樹林中,鄉親們才回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