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筆墨江湖】後愛情時代

2011-08-21 16:07 作者:辛月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愛情就像春天的桃李,就像結婚照中郎才女貌的我們,確實曾經盛開過,美麗過,讓人心醉過,然而卻終究只屬於春天。一旦雨橫風狂,即使門掩黃昏,也無計留春住。中國大陸新婚姻法的出臺,標誌著後愛情時代的黃昏已然降臨。房子已不再是夫妻雙方的共同財產,因為愛情早就不在了。

方才朋友發來幾首張國榮的老歌,我一聽感覺就來了。那是一種莫名的感概,不知從何而來,卻如大海的波濤般一浪又一浪地湧上心頭,輕狂年少時那久違了的一幕幕也隨之回到了我的腦海。那是八十年代,千里冰封嚴寒後的小陽春。對於六十二歲以下的中國人來說,那是他們唯一經歷過的春天。在那時,一切彷彿都那麼溫暖,讓人誤以為曾經的萬里雪飄都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三個臺灣女,一臺愛情戲。

瓊瑤、林青霞和鄧麗君,分別以她們自身的才情、美貌與歌喉演繹著一篇篇、一段段、一首首愛情故事,讓當時不知情為何物的大陸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甜蜜蜜,甜得就像花兒開在了春風裡。為何現在許多已經抱上孫子、孫女的大陸人還是那麼懷念鄧麗君,那麼喜愛她的歌曲?沒法不喜愛啊,在經過了幾十年血腥和苦痛之後,正是這位來自臺灣的甜歌手第一次讓他們真切地感受到:原來做人可以不需要文攻武衛、階級鬥爭的,原來中國人還可以有另一種活法的。

對於當時的少男少女們來說,瓊瑤的愛情童話,林青霞的愛情影片和鄧麗君的愛情歌曲帶給青春年少的他們一個從來都意想不到的神奇夢幻——愛情。

可惜筆者當時還在讀小學,唱紅歌,雖然一心嚮往以鄧麗君為代表的資產階級腐朽生活方式,然而還不得不在老師的帶領下裝模作樣地對著一塊用人血染紅的布頭敬禮,煞有介事地高唱「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雖然內心覺得自己這麼做很土,不過比起現在才唱紅歌的諸位宗教界高僧大德,年幼的我們那先進性不知要高了多少,至少比他們先進二、三十年吧。

記得我第一次喜歡的女孩是小學時的同桌。儘管事隔多年,今天我依然能夠清晰地記得她的形象。也正因如此,我一直想不通這個相貌普通,一點都算不上漂亮的女孩究竟是怎麼讓我喜歡上她的。還好我以後喜歡上的女孩,除了一個比較特殊的之外,都是美眉。現在回想起來,在那個春意盎然的年代,自己喜歡上的與其說是某個人,不如說是愛情本身。我們喜歡的是瓊瑤片中那般柔情似水,刻骨銘心的愛情,希望這甜蜜的愛情神話就發生在自己身上,而我們則是這現實中的瓊瑤片裡的男女主人翁。直到後來曉得了瓊瑤阿姨和青霞姐姐真實的愛情與婚姻之後,我才知道,自己原來是當了冤大頭。瓊瑤片裡的那種唯美的,不沾一點銅臭和俗氣的愛情,原來就連瓊瑤阿姨和青霞姐姐自己都不信的。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難怪六六姐在小說「蝸居」裡借海萍的嘴痛斥瓊瑤是坑盡天下女孩的騙子,其實受騙上當的又何止是女孩?月光公子也是當年的受害者之一啊。原以為那些看似瓊瑤劇中那般清純的女孩一定是蕙質蘭心,纖塵不染,誰知人家一張口就是房子、車子啊。可憐我那時執迷不悟,不知是自己腦子進水了,還以為看錯了對象,於是就下一個,再下一個……這一大圈繞下來,瓊瑤阿姨名氣也有了,錢也賺了,我的春天也就過去了。

過來人想必都清楚,愛情這東西,它只屬於春天,一生只有這一季——當然四季發情的動物除外。

一旦過了人生的春天,愛,已經不再像,在初戀的年代;愛,已經喚不起,那心潮的澎湃了。

電視劇「蝸居」的大熱終結了瓊瑤的「愛情」時代,而新婚姻法的出臺,又讓後愛情時代正式登上了歷史舞臺。在這塵世變幻的臉孔之後,滾滾紅塵中的俊男倩女們,等待著你們的又將是怎樣的一雙翻雲覆雨之手呢?

點擊與作者交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