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筆墨江湖】為剩女而奮鬥

2011-08-08 06:57 作者:辛月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時刻準備著,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奮鬥。」這是當今幾乎所有的中國大陸人在入黨、入團、入隊時的誓言。其實對他們中的大多數來說,一生中根本就沒有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奮鬥的機會。絕大多數男同胞在誓言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的時候根本就沒想到自己其實是為剩女而奮鬥。不信咱們去比較一下中國年輕人的平均年收入和房價,計算一下他們得奮鬥多少年才能買上一套房,再看一看時下女同胞的擇偶要求,一切都盡在不言中了。

月光公子絲毫不敢有責怪廣大女同胞的意思,就如《蝸居》所言,女人有家才是嫁,我也不會捨得讓自己的寳貝女兒去睡大街,或者一輩子蜷縮在蝸居裡的。「沒有房子,結婚免談。」這是廣大可憐的中國父母之心的真實寫照,也就是所有孝順女、乖乖女的擇偶基本要求了。然而問題是,在這片神奇的大陸,有多少青年能夠在大學畢業之後的十年之內攢足一套房子的錢?現實是,許多青年在大學畢業十年之後還湊不夠一筆首付的錢。況且,即使他們湊到了這筆首付的錢,中國的多數父母們還是捨不得讓女兒嫁到一個需要用半生的辛勞去償還房貸的家去的。男方一次性付清房款,房產證上還得寫上女方的名字,甚至不能有男方父母的名字,這就是當前許多女孩和她們的父母的擇偶條件。

可是,相對於適齡女青年的龐大數量,能夠滿足這些擇偶條件的男青年數量非常可憐。由於我國龐大的人口基數,每年步入結婚適齡青年的女性人數遠遠高於買得起房,結得起婚的男青年的增長人數。在這一特殊的國情之下,剩女的大量出現在中國也就無可避免了。用社會經濟學的觀點看,國內婚姻市場消費能力嚴重不足,是造成適齡女青年大量積壓,遲遲無法披上婚紗的根本原因。

儘管這些年來隨著我國加入WTO,在海外婚姻市場「消費」掉的適齡女青年與日俱增,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中國的剩女問題。然而,由於我國人口生育能力巨大,再加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反華勢力居心叵測,對我國適齡女青年樹起隱形的簽證壁壘,使得我國出現了嚴重的剩女積壓問題,並且對社會的安定團結造成了日益巨大的壓力。

儘管當前中國有千百萬男青年正在努力加班,為剩女而奮鬥,並且要奮鬥終生,可是以他們那點微薄的收入根本就跟不上房價飛漲的神速,剩女現象已經成為中國維穩的一個重要課題。

關鍵時刻,方顯紅旗本色。槍桿子裡出的政權,還得靠槍桿子來維穩。多年以來,以宋思明為代表的廣大黨員幹部勇挑重擔,為人民排憂解難,為郭海藻、郭美美等一大批適齡女青年提供了舒適的住房,高檔的跑車和優越的生活條件,極大緩解了我國日益嚴重的剩女問題,充分體現了黨的先進性教育成果。

值得一提的是開封市組織部長李森林同志,長年熱情關懷眾多年輕貌美的女公務員以及下屬的妻子,以其特有的行為藝術傾力打造價值連城的傾城毛筆,以實際行動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又增添了光輝的一頁,為建黨偉業九十週年獻上了一份珍貴的厚禮。

當前中國的男人大致上分兩類,一類是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奮鬥的男人,另一類是為剩女而奮鬥的男人。以李森林、宋思明、王守業為代表的黨政軍幹部是前者,而大多數人則是後者。作為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實踐證明:所謂的共產主義事業,就是讓前者共後者的產,共後者的妻的事業。前者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奮鬥終身,後者為剩女而奮鬥終身。沒有前者就沒有後者,沒有後者也就沒有前者。這樣說來,兩者都是為實現共產主義而奮鬥終身,都是在兌現入黨、入團、入隊時的誓言。多虧了他們,共產主義正在中國成為現實,為剩女而奮鬥也就日漸成為絕大多數中國男人的宿命了。

點擊與作者交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