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宋詞之旅 踏莎行(圖)

2010-01-15 19:0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宋詞之旅 踏莎行
草長鶯飛的暮春三月,正是游春的大好時光。你在澤畔水湄徜徉,或在山間陌上漫步,入眼的是柳芽的青眼桃花的笑靨,入耳的是溪水的歡歌青鳥的鳴囀,你如果是詩人,也許會言之不足而詠歌之,你即使不會吟詩作賦,也一定會憶起或即興吟誦古人的有關篇章吧。蘇東坡在《次韻楊褒早春》詩中說:"不辭瘦馬沖殘雪,來聽佳人唱《踏莎》。""踏莎",即《踏莎行》,原意指的是春天於郊野踏青,作為詞牌,相傳是北宋寇准的創製。據說,寇准在一個暮春之日和友人們去郊外踏青,他忽然想起唐詩人韓翃"踏莎行草過春溪"之句,於是作了一首新詞,定名為《踏莎行》,此說最早見於北宋釋文瑩的《湘山野錄》。"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草遠,斜日杏花飛。江南春盡離腸斷,萍滿汀洲人未歸",有人以為這是寇准當時寫的《踏莎行》,此說恐怕不對,因為此作乃詩而非詞,題名《江南春》,見於寇准的《忠愍公詩集》。如果是詞調,則除他之外不見別人填寫過。寇准流傳至今的詞作只有四首,其中一首是《踏莎行》:春色將闌,鶯聲漸老。紅英落盡青梅小。畫堂人靜雨,屏山半掩餘香裊。密約沉沉,離情杳杳。菱花塵滿慵將照。倚樓無語欲銷魂,長空黯淡連芳草。寇准這位北宋政壇舉足輕重的大政治家,抒寫閨情春怨時也一派柔情蜜意,可見宋初詞壇吹拂的儘是婉約的風,哪怕是寇准這樣的男人中的強者,也無法發出陽剛的吶喊。前人說他創作《踏莎行》這一詞牌,是受到唐詩人韓翃"踏莎行草過春溪"的影響,我在《全唐詩》韓翃名下的詩作中尋尋覓覓,疲倦了我的眼睛,卻怎麼也無法找到這句詩而將其歸案。是後來失傳?還是文瑩誤記?這個疑團,不知哪位高手能夠破譯或是破解。

在以《踏莎行》為詞牌的詞作中,歐陽修有"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的雋語,晏殊有"垂楊只解惹春風,何曾系得行人住"的名句。英風勝概才兼文武的賀鑄,也有纏綿悱惻之詞:"楊柳回壙,鴛鴦別浦,綠草漲斷回舟路。斷無蜂蝶慕幽香,紅衣脫盡芳心苦。近照迎潮,行雲帶雨,依依似與騷人語。當年不肯嫁東風,無端卻被秋風誤。"不過,和我這個湘人關係更為密切而更能引我遐思遠想的,應該是秦觀寫於湖南郴州題名"郴州旅舍"的那首《踏莎行》了:

霧失樓臺,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紹聖元年(1094),秦觀作為"蘇門四學士"之一,在哲宗親政新黨復起以後,以"影附蘇軾"等罪名,由貶監處州酒稅而貶徙湖南郴州,官爵與俸祿一削無餘,用今日的語言即是"一風吹"。他的這首《踏莎行》,寫的不是稱心快意的春日踏青風光,而是個人的遠貶之情,謫居之恨。猶記幾年前我遠去郴州,就是想重溫他遺落在那裡的詩句,和他作隔代的對話。從郴州市東約二里外的蘇仙嶺下的山口前行,沿溪水而上不遠,"郴州客舍"在竹林青青桃花灼灼中赫然入目。這是一座四麵粉牆的方形小小院落,我一腳跨進大門,剎那間恍兮惚兮,彷彿進入了九百年前的宋代。回過神來,卻看不到秦學士的蹤影,也聽不到他的吟哦之聲,原來這只是一座仿古建築。秦觀後來不久即逝世於今日廣西籐縣的籐州,蘇軾也早已將秦觀此詞書於扇面,並且發出過"少游已矣,雖萬人何贖"的長嘆息。蘇仙嶺下一塊摩崖石碑上,秦觀的詞、蘇軾為該詞所寫的跋以及米芾的書法,均鐫刻其上,名"三絕碑",為秦觀的郴州之旅作歷時千年的石證與實證。秦觀的"霧失樓臺,月迷津渡",真是具有朦朧之美的絕妙好詞,生活中如能親歷這種境界,那就不僅是緣分,而且是難得的良緣。九十年代初期一個月夜,我和友人往游湘西的一座有小河穿城而過的古城,站在高岸之上,月色朦朧,霧在合圍,兩岸的吊腳樓全淪陷了,只剩下睡眼惺忪的燈光,而迷失在霧中的小河正在突圍而出,有水聲隱隱傳遞消息。此時,秦觀的名句忽然遠從宋代不請自來,飛落在邊城津渡和我的心頭,從此再也不肯飛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