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耶魯校長的耳光:中國教育是人類史上最大的笑話(圖)

2010-01-12 22:16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耶魯校長的耳光:有著十三億人眾的孔孟之鄉沒有一個教育家

小貝諾.施密德特(資料圖片)

曾任耶魯大學校長的小貝諾.施密德特,日前在耶魯大學學報上公開撰文批判中國大學,引起了美國教育界人士對中國大學的激烈爭論。

中國大學近年來久盛不衰的"做大做強"之風,施密德特說:"他們以為社會對出類拔萃的要求只是多:課程多,老師多,學生多,校舍多"。"他們的學者退休的意義就是告別餬口的講臺,極少數人對自己的專業還有興趣,除非有利可圖。他們沒有屬於自己真正意義上的事業。""而校長的退休,與官員的退休完全一樣,他們必須在退休前利用自己權勢為子女謀好出路。""新中國沒有一個教育家,而民國時期的教育家燦若星海。"

對於通過中國政府或下屬機構"排名"、讓中國知名大學躋身"世界百強"的做法,施密德特引用基爾克加德的話說,它們在做"自己屋子裡的君主"。"他們把經濟上的成功當成教育的成功,他們竟然引以為驕傲,這是人類文明史最大的笑話。"

中國大學近來連續發生師生"血拼"事件,施密德特認為這是大學教育的失敗,因為"大學教育解放了人的個性,培養了人的獨立精神,它也同時增強了人的集體主義精神,使人更樂意與他人合作,更易於與他人心息相通","這種精神應該貫穿於學生之間,師生之間"。"他們計畫學術,更是把教研者當鞋匠。難怪他們喜歡自詡為園丁。我們尊重名副其實的園丁,卻鄙視一個沒有自由思想獨立精神的教師。"

中國大學日益嚴重的"官本位"體制,施密德特也深感擔憂,他痛心地說:"宙斯已被趕出天國,權力主宰一切"。

"文科的計畫學術,更是權力對于思考的禍害,這已經將中國學者全部利誘成犬儒,他們只能內部惡鬥。缺乏批評世道的道德勇氣。孔孟之鄉竟然充斥著一批不敢有理想的學者。令人失望。"施密德特為此嘲笑中國大學"失去了重點,失去了方向,失去了一貫保持的傳統","課程價值流失,效率低,浪費大"。

他嘲笑說"很多人還以為自己真的在搞教育,他們參加一些我們會議,我們基本是出於禮貌,他們不獲禮遇。"

由於當前經融危機引發的一系列困難,導致大學生就業難。施密德特對此說,"作為教育要為社會服務的最早倡議者,我要說,我們千萬不能忘記大學的學院教育不是為了求職,而是為了生活"。

他說大學應該"堅持青年必須用文明人的好奇心去接受知識,根本無需回答它是否對公共事業有用,是否切合實際,是否具備社會價值等",反之大學教育就會偏離"對知識的忠誠"。

對中國大學的考試作弊、論文抄襲、科研造假等學術腐敗,施密德特提出了另一種觀察問題的眼光,他說"經驗告訴我們,如果政權是腐敗的,那麼政府部門、社會機構同樣會駭人聽聞的腐敗"。

他還說"中國這一代教育者不值得尊重,尤其是一些知名的教授。"

施密德特認為中國大學不存在真正的學術自由,他說中國大學"對政治的適應,對某些人利益的迎合,損害了大學對智力和真理的追求"。

他提出"大學似乎是孕育自由思想並能最終自由表達思想的最糟糕同時又是最理想的場所",因此,大學"必須充滿歷史感","必須尊重進化的思想","同時,它傾向於把智慧,甚至特別的真理當作一種過程及一種傾向,而不當作供奉於密室、與現實正在發生的難題完全隔絕的一種實體"。他說"一些民辦教育,基本是靠人頭計算利潤的企業。"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