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劉自立: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多圖)

2008-08-19 03:24 作者:劉自立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八一.八是一個特殊名詞;對於三、四十歲的青年人,這個名詞所蘊已經不知所云。他們不止是無知於文革中的八.一八,就連文革這個大概念也幾乎毫無所知。於是,我們言說的對象,可能只是那些四、五十歲以上的讀者。這當然是一個悲哀。

文革,紅衛兵
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佩戴紅衛兵袖章,在北京城樓首次檢閱紅衛兵,從此紅衛兵組織風靡全國(看中國配圖)

第二個悲哀是--從三三年納粹登臺,到三六年德國奧運,再到四五年希特勒政權垮臺,其間,不過十多年的時間。但是,從六六年文革至今,卻已經四十二年。在此漫長的時間中,人們對於文革的所思所念己經變化,呈現一種預說還休,眾說不一的狀態。大致的情形可以說是進步與退步同在,甚至是進一步,退兩步,最終大步後退。

宋彬彬
 中共東北局書記宋任窮的女兒,北師大學生宋彬彬在天安門給毛澤東戴上紅衛兵袖標(看中國配圖)

0七年,有一個標誌性事件,就是師大女附中玖拾週年校慶。該校推出的毛賊接見圖--他給此校紅衛兵代表宋氏戴上紅袖章--說明瞭文革的陰魂不散,實體仍在。這件事情受到該校副校長,文革中第一個、二被打死的受難者,卞仲耘老師的先生王晶尭的激烈抗議。他的公開信,對此一倒行逆施之舉,給予強烈譴責。但是,該校現任校長袁某人,對此有恃無恐,根本不予理睬。王先生對此感到憤慨和無奈!

時間進入0八年--這一年,帶有文革發動特色的奧運會,拉開戲目;在北京傳遞火炬的隊列中,有人告知,該校校長袁某人忝列其中,她是火炬手的說法,不脛而走。王先生也親自告知我,這個袁氏,看來是受到某些人物,某種勢力的支持和舉薦。這是0八年文革殘跡的一個象徵。

這個象徵的具體內涵是,政權對於袁氏的校慶立場,給予了充分的支持和縱容。這個支持和縱容,先是表現在該校校慶的官方特色--由國家出面,邀請外國佬,前往人大會堂起鬨--再,就是由殃視主持人,維持場面,確定了這個儀式的黨性色彩--然後,再把0八年八月的奧運火炬,傳遞給這個根本不予譴責該校文革大屠殺的現任校長。

第三個悲哀是,據悉,該校由於校舍改造,將行拆毀曾經屠殺卞校長的現場之房舍,以示該校房舍的外表光獻。王晶尭先生對此十分不滿。他對筆者說,文革殺人現場雖然太多,但是,這個地方,具有特殊意義!他的意思就是,這個地方,是文革第一位校長被活活打死之處,如果拆掉,作案現場將不復以存,也就便於抹去又一個文革罪惡的證據,且是一個最具代表性的證據。

我們知道,拆房圈地,乃是中國不可遏制的一種原始積累過程。其最大最多利益,完全進入權貴腰包。而這個師大女附中的房舍改造,就不單單是一個搶掠錢物,受賄貪贓之舉,而是有意無意要抹煞文革罪證的一種做法。雖然,在這個國家,種種正義訴求完全被置若罔聞,不予討論,不予理睬。我們知道,用一句詩歌阻擋一輛坦克,只是一種詩歌精神--要想阻止他們拆毀現場的任何努力,都會枉然;但是,我們卻可以在精神層面,把此事留下一筆,以建造人們心中的墓碑!

第四個悲哀是,現政權對於文革的態度,已經從上述事實看出,他們的立場,正在大大倒退於哪怕是鄧式立場--試想,如果在八十年代,人們可以呈上毛賊接見宋氏圖於老鄧乎?用官方的話說,文革沒有任何積極的意義,是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劫。但是,勝敗蕭何!正是因為鄧,陳,沒有批判,也根本不想批判和否定文革中的黨衛軍和急先鋒紅衛兵,故此,一代醜陋者,也就藉此空隙,從沉默和藉藉無名,登上政權實位,且以紅衛兵的名義,給文革翻案。這個發難的充分表達,就是讓登載和歡呼毛賊接見,重溫文革美學的現任校長袁某人,成為文革和奧運的接力手,火炬手--這難道是事出偶然嗎?

第五個悲哀,就是文革之八一八,文革之八.五--卞校長罹難日,在京奧的空洞狂歡中被徹底抹煞。當鳥巢裡的軍人排成什麼隊形高喊"友朋......"如何、如何的時候,他們忘記了孔子的最大原則:仁!仁義之心,難道就是四十二年枉顧死者的靈魂,讓她們永遠淡出由共產黨解釋的、具有黨性色彩的"仁"和"和"嗎?--難道這樣的仁、和,可以永遠消除八一.八的記憶和文革的痛史和國恥嗎?京奧的文革式演出,管制,鎮壓和死魂靈披上人皮和傳統的外衣,就可以置文革乃至四九年以來,半個世紀的死亡史於不顧嗎?那些歡慶勝利的人們,難道看不見像王先生一樣,像百萬被驅逐出京的奴工和賤民一樣,被拋棄在節日之外之殘酷現實嗎?北京人和外國人,難道是這個國家抹煞一切悲痛和死亡記憶的替代品嗎?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有什麼特色?這個特色是一個象徵:一個歌頌屠殺的文革繼承者,舉著北京之火,以為是全世界認可的一種光亮--殊不知,這個光亮是黑暗的替代品和光明的假貨--這個火炬,是燃燒著恥辱和被恥辱之人擎在骯髒之手上的聖潔之火的恥辱。這個恥辱完全是文革遺風的再現。換言之,在這個根本就沒有任何神聖崇拜的無神論國家裡,本來就沒有"神聖"這個名份的容身之地--他們有的,只是對於聖潔的塗炭和辱沒,對於孔尊的恥笑和"解構",對於仁義的揮霍與歪曲。一個對於文革如此迴避,如此肯定和如此繼承的火炬手及其奧運,難道會體現任何神聖的價值嗎?一句話,這個無神論的國家和政權,當他們玩弄神聖之義的時候,人們會看見,他們的屁股上明明寫著:我,什麼也不相信!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