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劉自立:宋彬彬罔史欺世證綱(上)

2012-03-16 14:46 作者:劉自立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摘要:今年初,前紅衛兵宋彬彬等人拋出她的文章《四十多年來我一直想說的話》一文,企圖以澄清歷史真相為旨,定位其人格,影響全世界。坊間業已有人做出一定反饋,但是綜嫌空泛和單薄。

我們現撰一文,就宋氏歷史作用和文革表現,結合毛之民粹主義文革觀和極權主義鎮壓觀,二者一合以求對史、對人做出撇清和辨正,且試圖將觀念和史事兼顧論述之。

主要史實是,宋是毛澤東文革幾個主要階段的活動者和領導者;她的作為,對於文革第一個教育工作者卞老師的遇難負責,不可推卸。

主要觀念是,宋氏現象值得所有研討極權主義觀念者注意,文革之毛,區隔斯大林甚至有別希特勒的民眾運動觀和大民主-大極權觀。

尤其重要的分析,是在於對於紅衛兵——這個中共尚未否定的人事載體,做出批判。】

宋彬彬不久前發表《四十多年來我一直想說的話》一文,為文革中她的作為辯護,罔史欺世,傳訛布謬。古語說,「故君子可欺以其方,難罔以非其道」(孟子)——今釋即是,按照她們的道理,她們是無罪的,可以被歷史、被世界原諒;但是,按照史實真相,按照道德規約,甚至按照法律裁判,她們卻無法逃脫歷史的審判。

幾年來,我們對此真相還原,寫過一些文字;王晶尭先生(卞仲耘丈夫)也對宋等登上她們的歷史光榮榜(協同八一八毛之檢閱紅衛兵照),提出嚴正批評。

但是直到今年,宋不單毫無懺悔表示,且炮製一個所謂「澄清真相」的文章(注1),沆瀣劉,葉,馮等人打算竄改歷史,塗炭真相,把恥辱柱改造成歌德碑。(套用文革術語)是可忍,孰不可忍。

尤其嚴重的,是她們的「搶救(卞仲耘)論」尤其荒誕。文革四十年來,這個論調第一次出現在歷史文本之中,成為中國歷史上亙古未有的黑灰色關鍵詞。

這裡,我們基本上以提綱的方式,簡呈讀者一個反駁宋氏歷史之偽的文字,也叫做錄以備考,呈釋後人;更加詳盡的內容,容後再呈。

這裡要說的第一件事情就是——

一,宋是「三朝元老」

那麼,什麼是幾朝、什麼是元老?《清史稿》中有二臣輯錄。這裡的二臣,就是降清覆明的那些臣子。這個「二」字的用意,在清史稿裡自然是負面的。但是在大統一統的道德譜系中,尚可以分辨是非,捋出德行。宋這樣的「三朝老臣」有無任何原則和德性呢?

絕對沒有。

這「三朝」分野是:毛文革發動時期;工作組時期(含工作組撤離與毛八•一八造勢以前的過渡時期);八•一八時期。

宋是當時北京中學裡面響應毛-聶(元梓)第一張大字報、且在師大女附中貼出第一張大字報者。是權貴(老)紅衛兵中一員。這裡值得注意、且不為外間解釋的現象是,所有中學裡面第一張大字報,無外是所謂幹部子弟和權貴子弟所貼出,所發起。宋是這波奪權中的一人。

故此,宋成為第一朝元老;第二朝元老的權力直接源於最高層——鄧,胡啟立,張世棟(該校工作組組長),自上而下控制宋的學校籌委會(一種革委會產生以前的領導機構)。

第三朝元老的稱謂就是八一八毛給她還名「宋要武」後的來的;且為外界所知。

這裡最為交集和頗有爭議的是,在毛1966年撤銷工作組以後,到八一八毛-宋「要武」這個過渡時期,宋等控制的該校籌委會是不是不再運作,權力是不是處於真空狀態即無政府狀態;這個狀態是不是不由共產黨控制,領導和操縱。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北京的吳德,中央的毛、周照樣在控制情勢;劉、鄧勢力也處於死而不僵的抵制時期。

宋作為毛、劉不同時期的代言人和行動者,是毛式文革和劉、鄧式文革的最大符號;這個符號可以歸納為毛式圖騰,也可以表現為劉鄧戳記;總之,她的身上烙印著根深蒂固的文革污跡。

自鄧企圖有限否定文革三十多年來,這個戳記在八十年代中、後期之中國,決無再現和複製的可能——鄧時期,絕對不可能有人將八•一八毛見紅衛兵、宋彬彬的亂照刊登於任何媒體;但是,這個「統治階級的思想」,隨著鄧和中央(共產黨)否定文革文件的被遺忘、被塗改,隨著新一波毛派蠢人的復辟和妄為,文革翻案風氣日漸盛行,遂出現宋、劉(進;前籌委會成員)的規模不大不小的反撲。

今年來宋,劉勢頭風頭大健;而從宋文發表以後網路的反映來看,一、兩千的跟貼(凱迪網,共識網等)都是徹底批宋、否毛的——這也就說明,鄧的有限否定論,還是受到民眾首肯——遂形成「人民的思想」。這一點也要有限肯定。

同樣說明的另外一個問題是,由後來遇羅克以反證的形式提出且因此遭到毀滅的反血統論,在現今中國依然沒有市場。中國政權中人乃及後代,依然世襲中國所有政治權利且是中國內政外交的權力代表和國際契約的有效簽署者。

而毛之文革,毛之運動,毛之納粹、民粹和極權發動的主導勢力是特權紅衛兵;這個紅衛兵以宋彬彬為其主要代表(含前後出現的清華附中紅衛兵和北大附中紅衛兵之駱小海和彭小蒙等)。

此間區隔是,1957年,毛利用知識份子和大學生的(繼續)「革命」經驗,在一定程度上遭遇挫折;知識份子群體中的大學生和所謂民主人士中的章羅等勢力,藉機而起,試圖分權。這樣,毛的利用論,頗有被反利用論的嫌疑和危機。

故此到了1966年,毛忽然對於剛剛成年甚至未成年的中學生發生興趣。他深知中學生群體的無知和盲目,加之幹部子弟的狂妄和傲慢,使他擊破社會桎梏的旨意或許可以得逞。於是,在工作組時期和後來的八·五時期(卞老師被打致死日)和八•一八時期,北京中學出現一種外間難以理解的「暴力特權」和「特權暴力」肆意橫行的局面。而幹部子弟,更準確說是高幹子弟人群,成為這股暴力行世之禍水、源頭。

而企圖自命阿Q參與革命的那些貧/平民子弟照樣被排除在外,除非他們成為「紅外圍」。

於是,原來的黨錮(劉)府禁(周),被毛利用聯動和老兵這樣的特權階層得以擊破。故之,出現了北京大、中學校一色幹部子弟掌握文革之局面。

可是,這只是毛的戰略的一個側面,而且是並不主要,並不致命的側面——且在某種程度上違反毛的主要企圖——那就是,最終要把這股洪水引向打擊劉鄧,清除榻敵之想。

這樣,出現了更加複雜的局面。俟後述之。

(又,外間不知道什麼叫做「老紅衛兵」,什麼叫做「紅外圍」,乃及後來的天派,地派,四三,四四;更包含這其間是如何轉換的;含對於「十七年」的評價和估計;因為這牽涉到宋、劉等人圈子裡的紅外圍人員,故此,有此一說之補充。等等。這只好待後補述。)

二,卞仲耘在工作組時期即被批鬥毆打,險些致死

工作組時期,也就是66年6月21號,校方(宋方)組織的批鬥會幾乎打死卞老師,也是不爭的史實。

這個史實說明,也許,卞仲耘因為身體更加虛弱而早被打死在六月份,這是完全可能的事情。而何以會如此凶殘地對付一個中學校長和老師的暴力,因為在此時間段,卞仲耘被定性為「四類幹部」。

宋承認這一點。她引述鄧的話說,「鄧小平還說了一條,對於學校的走資派批一兩個就可以了,不要牽扯的面太廣。他說要不然欠下的債太多,我們還不起。由於張世棟他們匯報了卞仲耘、胡志濤等有些什麼問題,所以他就說一兩個為首的批一批就可以了,其他的就不要再批了。」(註釋2)這個「批」,就是6月21號的毒打和8月5號的毒打致死!

這是宋氏和工作組必須承當的罪責。既然此人(卞老師)是敵我矛盾,此人就已是「非人」,絕無人權(這裡,當然不能就此推斷文革時期老百姓就有人權……)。八月被打死和六月被(可能)打死之間,毫無區別;由工作組和後工作組時期,被打死,也毫無區別;被毛氏紅衛兵打死和被他氏紅衛兵打死,依然毫無區別;據人的生命而言如此無二。

只此一點,就已說明,所謂工作組「有秩序論」和後來無工作組、無秩序論之間,更是毫無區別。

而六月和八月這個凶殘的舞臺搭建者,是宋彬彬。(亦見《陽光燦爛的日子》)

三,宋是工作組時期和後工作組時期的掌權者

這是非常蹊蹺的事情。因為,毛之派出和撤掉工作組,實為他的一個統一戰略部署,也可以叫做第二次引蛇出洞(如果把高崗事件擺進去,這是第三次);而不是所謂(王年一觀點)之「二次發動」;而是「一次發動」,整體發動之階段論和第二個階段論。

宋,在蛇出蛇進的兩個階段,何以會屹立不倒?因為,她原來是劉、鄧工作組的人馬;後來(1966年7月底)毛撤除工作組,宋,是不是也如那些支持工作組的很多人那樣(學生、老師、校長、組長……),下臺走人,棄權以待?不是。

她和劉進等人,依然把控著北京師大女附中的文革領導權。

她不是打擊工作組這場鬥爭之陽謀(陰謀)的犧牲者,她,反而成為繼承工作組遺事者。

(這段時期的背景記述可參考鄙作:《陽光燦爛的日子——兼論毛劉異同論》,《造神者言——「五十天」和<炮打司令部。>.》等文)——其中要點是——

首先,毛首創文革之民粹主義發動後,接續創造兩種革命-鎮壓方式於一身,既而區隔於所有的斯大林和希特勒政治統治和「革命」模式。因為,運動群眾和以此打擊政敵,且將中、小學生也悉數發動起來,這個規模、這個性質,顯然超過納粹衝鋒隊和KGB對於百姓的煽動。

此間,這個毛文革的特權論,世襲論和權貴論開始逐步轉向,轉向徹底的平民化運動和大學生文革——這是非常詭秘的轉變——因為,前此他的特權論起到了擊破社會秩序的目的;但是,擊破社會秩序,只是他萬里長征的第一步。

於是,超越工作組模式,成為毛試驗大民主和大極權的兩手策略。在此策略和戰略的唆使下,毛並未及時批判工作組方式(如在八一八之城樓上,講話(林彪之)中,他就矢口不談此道……),而是相反之選,他邀請工作組走卒之宋彬彬登上天安門,並支持紅衛兵衝擊社會。與此同時,他對於原工作組成員予以徹底拋棄。

這樣,超越工作組官方鎮壓模式,由大學生主導的、兼有人民運動和官方意志的二兼文革模式逐步形成。這個形成過程,可以說,從八·五毛之《炮打司令部》開始,在所謂《紅旗》雜誌十三期社論發表後,逐漸主導國勢和文革,以至於最後在「九大」上,徹底顛覆劉少奇(——但是,這不是「歷史的結束」——在21世紀,毛-劉勢力合股並一,成為新一輪世襲勢力之另外一種傾向,也當然值得探討)。

這裡,我們強調的是傳統「運動-鎮壓」方式,即工作組方式;而在此方式中,宋彬彬起到重要作用。(我曾在一文中說——「如上所說,‘初次發動’,既是毛的發動,也是劉的發動。)

「從黨內領導的排座次看,即便是劉的發動,也是在執行毛的發動。而毛,意在劉發動工作組掌控下的文革嗎?當然不是。但是,起碼,毛沒有明確反對之。他至少是默認的。

「這裡產生的奧秘是,毛有意讓劉以‘這種方式’發動文革——同時,他已經提示給劉一個新模式,那就是聶元梓大字報方式(——也就是大規模民粹方式)。於是,此間確實存在兩種文革方式。官方指導的運動群眾和群眾運動(其實,這個群眾運動,同樣是毛運動群眾)。

「在這兩種方式並存的情形下,毛忽然拂袖而去,在他的山洞裡作詩,寫信,游泳,散步。劉,鄧在中央,其實是按照毛意,黨意,派出工作組,來‘指導’文革——因為他們實在沒有毛髮表聶元梓大字報的革命想像空間——這就是獨裁者和小官吏之間的差距。

「劉,鄧沒有考慮毛的大字報方式,而是按照1957年的鎮壓方式,來解讀今天之毛意。他們當然就被落井下石,自投羅網。

「這裡的提問是,上至劉,鄧,下至卞校長等中、下級幹部,如何可以不聽從毛派出工作組——這個黨意呢?這是完全不可想像的。

「劉少奇如果不同意中央派出工作組的立意,他會立即受到違抗黨的指示的罪名。那樣,毛,就會更快一點給他治罪。這個考慮,毛是懂得的:劉當然不會做此選擇。

「而第二個選擇是,劉同意毛意,按照毛意,他派出了工作組。他的做法,毛耳熟能詳,了若執掌,知道他會鎮壓。但是,毛在當時沒有講話,沒有表態,更沒有反對。他三十六計,走為上。

「於是,接下來的問題是。劉的選擇,是一種無法選擇之選擇。派出作者,或者不派出工作組;都會被毛利用和治罪。按照黨的傳統思維,劉鎮壓了運動。而這正中毛之下懷。毛徘徊月旬,他果然假借造反派,或者‘反對派’的名義,炮製了那張大字報,並且極為可笑地由中央全會加以印發——要知道,也許,中國歷史上,這是一張唯一由官僚機構印發的,假借人民之名義傳播的大字報——這件事情本身,說明瞭文革之‘人民性’的虛偽和荒誕。(注意:毛並未在人民日報和正式文件中派發」炮打司令部「——這是耐人尋味的。自立加註)

「與此對應,1966年六月份,毛指示在人民日報上印發‘造反有理’的語錄,手法如出一轍。他搬出多年以前給斯大林祝壽文章之一段,來號召人民造反。‘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他自己難道不是皇帝嗎?這個皇帝要把皇帝拉下馬的解讀,只好讓人民和青年去加以解讀了。這個解讀就是,另一個皇帝劉,要被拉下馬了——不是只是藉助毛意,而是藉助人民的意志。毛的邏輯,昭然若揭。」(註釋3))

工作組時期,也就是66年6月21號,校方(宋方)組織的批鬥會幾乎打死卞老師,也是不爭的史實。

這個史實說明,也許,卞仲耘因為身體更加虛弱而早被打死在六月份,這是完全可能的事情。而何以會如此凶殘地對付一個中學校長和老師的暴力,因為在此時間段,卞仲耘被定性為「四類幹部」。

宋承認這一點。她引述鄧的話說,「鄧小平還說了一條,對於學校的走資派批一兩個就可以了,不要牽扯的面太廣。他說要不然欠下的債太多,我們還不起。由於張世棟他們匯報了卞仲耘、胡志濤等有些什麼問題,所以他就說一兩個為首的批一批就可以了,其他的就不要再批了。」(同註釋2)這個「批」,就是6月21號的毒打和8月5號的毒打致死!

這是宋氏和工作組必須承當的罪責。既然此人(卞老師)是敵我矛盾,此人就已是「非人」,是無人權的「蟑螂」和「老鼠了」(這裡,當然不能推斷文革時期的老百姓就有人權……)。八月被打死和六月被(可能)打死之間,毫無區別;由工作組和後工作組時期,被打死,也毫無區別;被毛氏紅衛兵打死和被他氏紅衛兵打死,依然毫無區別。

只此一點,就已說明,所謂工作組「有秩序論」和後來無工作組、無秩序論之間,更是毫無區別。

而六月和八月這個凶殘的舞臺搭建者,是宋彬彬。(亦見《陽光燦爛的日子》)

(即便她可以被說成是「花季少女」——但是,這是怎樣一種花,一種女呢——東德解體後有所謂「鏈條罪」懲治有關人員——上至昂奈克,下至每一個射殺柏林牆逃難者的士兵;難道因為這些青年士兵因其年為「花季」或可豁免?其實宋當時已經超過法定年齡,她十九歲了……)

四,宋氏成為後工作組時期暴力運動的具體呈載者

接前而述。工作組撤退以後,至少北京文革呈現兩股勢力交叉運作的局面。一個局面是前此所謂特權暴力延續他們並不知曉的非毛方式即劉鄧方式,實行對於社會的廣泛衝擊。這個衝擊主力以特權紅衛兵和一般紅衛兵主導。沒有跡象表明這一波暴力的氾濫是劉鄧為之。但是,他們控制和導向的幹部子弟紅衛兵——後來發展出來的聯動(紅衛兵之「聯合行動委員會」簡稱),成為這一波暴力的主要行為者。

支撐這一暴力的荒誕派口號就是對聯——

「老子英雄(後改為‘革命’)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 橫批:基本如此)

根據史料判斷,毛派中央文革人員對「對聯」的態度曖昧。因為,一是,他們要秉承毛意,繼續做到「以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所以,不會輕易否定對聯;二是,他們(如陳伯達等)對於「對聯」干擾毛之打擊目的,擾亂戰略意圖,心知肚明,也予以譴責;加之遇羅克正在揭露這一波血統論的視圖,所以,江青等人對此態度首鼠兩端,不作定界。

劉自立:宋彬彬罔史欺世證綱(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