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會搞第二次文革嗎?

2011-09-07 22:07 作者:劉自立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我對於上述題目的回答是:不會。北京不會搞第二次文革。為何?因為這個政權不具備文革打倒走資派的任何意志。這個考慮基於一種基本估計。文革中毛的觀點是消滅資本主義(其實,他們消滅的根本不是資本主義;中國那時也沒有資本主義;1956年公私合營就消滅了所謂民族資本主義;所謂官僚之,也被剝奪)。毛的觀點是一切繳械投降的各種剝削階級之餘孽都是敵人,且子子孫孫持續下去——後來竟然發展到「資產階級就在黨內」這個說法。跳過很多條件,毛主義資產階級就在黨內這個說法,陰錯陽差,證明了現在中國的實際狀況。太子黨和壟斷黨,都是資本家、大地主,都是在黨內的新型資產階級。那麼,我們可以得出結論說,共產黨現在要發動文革,消滅他們自己這些紅色資本家嗎?除去傻瓜,無人會相信這是真的。於是,我得出的基本結論是,共產黨不會搞第二次文革。

那麼,共產黨為何又禁止對於文革的反思和清算呢?因為1,他們不能否定毛澤東的公有制革命的合法性。如果這樣否定了,毛主義建政和易幟就毫無合法性依據。 2,如果沒有毛帶來的資源和權力的壟斷,1978年以後權力階級和權力經濟就不會存在。 3,所以,私有制掠奪和公有制掠奪之前提是毛式權力乃至毛系血統。這個血統論中沒有中國古代的禪讓和選擇法規,只能是純粹血統論——79年左右,共產黨方面規定一切文革前副部長​​級以上幹部子弟一律接班;是所謂直接接班人(這是北京中學當時對於幹部子弟教育的一種提法。)4,鄧式改革帶來改變毛主義路線是為佔有資本和利益,且他(鄧)「讓(!!!)一部分人(高幹階層——實際上囊括一切權力佔有者——如,縣市省各級權貴)先富起來」。 5,於是,中國的事情轉了一個彎子,叫做權力-—資本相結合。這樣的結合是世界歷史上很少見到的新式極權主義統治。這個統治區別於一般資本主義發展;區別於蘇聯模式和朝鮮模式。所以,三幾十年以來,中國模式成為挑戰資本主義法治經濟的新式(或者說老舊)資本主義。

一切的革命前提源於這個體制的內涵和外延。內涵為資本主義的模式,不會被權力資本中人自己詆毀和打擊。這是毫無疑問的。故此,說中國準備搞新文革打倒資本主義,完全是天方夜潭。就此前提我們看到中國思想界的混亂。這個混亂表現在:1,毛派,烏有之鄉肯定執政集團的統治合法性,卻要反對右派和資產階級,反對鄧等;他們只說對了三分之一,因為鄧確實代表新的走資派——但是他們錯位認定社會主義統治者是他們依賴的毛派資源;這就是荒誕不經的看法。很明確,鄧式統治集團不單單是鄧式家族,而是一個資產階級集團。 2,所以,左派依賴共產黨排除右派和主張打倒資產階級,是一種明知故犯的錯舉和盲目。 3,他們肯定文革,卻不主張打倒黨內走資派,這就說明瞭他們的徹底的虛偽和陽痿,他們是一些口是心非者。 5,右派勢力中間(一些偽自由談者和黨內御用文痞),呈現相反的認知,卻也如上邏輯一般,將是非顛倒,利益錯置,維護黨內走資派的經濟主義為法治經濟。這是他們現在呼三號四,就是不提共產黨之非法政治經濟之總定位;這個總定位就是,要在一切之黨的領導下,施行政改和轉型;這個東西就是黑格爾說的,歷史的教訓就是不接受教訓(大意)—— 這個東西的看法,其實就是四十年代共產黨和所謂民主黨派達成利益瓜分以後出現的毛澤東擁護者的所作所為。這段歷史的要害問題和現在一樣,就是他們不排除(!!!)一切通過共產黨,一切認定共產黨,一切服從共產黨。

這段歷史並不因為他們後來在57年提出反共觀點而被原諒。因為,由於他們的支持和助紂為虐,不單是政治思想產生了混亂,而且這個混亂演變成為中國不單共產黨血統論統治天下,而且二狗子禪任,也是由他們這些子子孫孫繼之不移。這是一種罪業。

所以,從民主黨派代表某種民族資產階級的政治存在業已劃歸為0。一切轉變成為托洛茨基所說,社會主義就是由一個資本家主持的資本主義(其實是極權主義之變種;老式極權主義不太認定經濟極權——希特勒不可能取代克虜伯和西門子);或者說,毛式極權主義就是要施行他的廢黜資本運行基本規律的社會主義之權力經濟;只是這種權力經濟在毛那裡變得絲毫也「不經濟」,而是一塌糊塗;餓殍遍地而民生毀敗——這是鄧式極權主義資本主義經濟轉換之前提。用他們的說法即是,經濟到了崩潰邊緣。於是,新式資本主義發明瞭,啟動了,發效了。這個東西叫做南橘北枳,擇地而生——就是一般所謂資本無原則世界法則的延續——這個延續相反於亞當.斯密之資源優勢配置而改造為弱勢配置——這個配置就是共產黨壟斷一切資源。所以,毛不知道他的體制、他的思想、他的資源被這樣使用、變質和套空了。這是美國和歐洲都預料未及之資本主義。於是,他們的看法是,只要是資本主義,就可「同舟共濟」,就是戰略朋友,就可沆瀣同構。這是中國模式之所以蠱惑和非議西方價值觀和普世價值觀之所在。我們要說,西方價值觀裡面也許包含、也許不包含普世價值——因為,普世價值可以排除無人權經濟而西方價值觀不能排除之。

回到本題。我們還是要涉及一個話題:毛打擊走資派是不是社會主義正義之據;是不是一些人所謂的「人民文革」和人民「趁機造反「之正面之據;是不是毛髮動文革,反對走資派,是一創舉和奇蹟。這是一個基本判斷。因為,如果說現在的中共乃及其知識份子召開座談會,大談反對文革,但是,他們是不是反對極權主義經濟模式,是不是反對特殊利益集團的權錢集合,卻是問題的根本——我們的提法是,不能因為反對文革而肯定特殊利益和中國模式。分析進入比較複雜的階段。 1,毛澤東發動文革是因為他的社會主義極端形式和極端觀點。這個極端性就是「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這是禍國殃民的極大罪舉。 2,毛髮動文革,一切正當理由都不存在。因為,即便是比較而言,劉鄧陳的弱極權主義(筆者發明的這個詞語;敬請指教)和毛式強極權主義還是區別很大。僅就中國日常社會生活,經濟活動和教育體系而言,文革之前的氣象和情景還是不同於文革。商業的點滴存在,教育的日常進行(沒有廢除考試,沒有顛覆教材,沒有迫害教師——在基本常態的條件下,沒有這個迫害——當然不是說要迴避歷次政治運動教師、尤其是教授們的厄運……)藝術的有限活動——而毛要更改這個中國幾千年沒有中斷學校生活的基本秩序,改為天下大亂,師生失序,斯文盡喪。按照孔子的說法,就是毛不是要克制權欲,恢復禮治和保持傳統(孔子認為斯文乃是周道,周禮,乃是道統,學統……),而是要顛覆和廢除傳統廢除歷史。這是導師、帝王轉變成為帝師合一之喪盡天良,無法無天之舉。(天的概念可見《孔子和保羅》一書/楊克勤著/無贅。)

2,毛早期的新民主主義是一個他在戰爭時期和戰爭末期變幻出來的一種圈套。這個圈套與其說是一種假冒偽劣,不如說是一種改頭換面的權力經濟和經濟權力。這個權力經濟的核心就是一切被共產黨領導;一切資源被共產黨居先或者全部壟斷。這個特徵的實際操作盡人皆知,不予贅言。人們不太知道的是,其實這個新民主主義模式,就是改革開放模式=鄧模式。這個模式的核心就是黨主經濟的政治,黨主政治的經濟。所謂西方人和內部人士所謂之經濟右轉,政治左轉,經濟正確,政治錯誤之提法,完全不對——因為中國經濟就是中共(權力)政治的表現;反之亦然;沒有這個經濟模式的存在就沒有中國的GDP,沒有這個政治模式的存在,經濟壟斷,無人權掠奪,無工會勞動,無制約資本,無生態破壞……諸如此類都難以發生,難以存在。所以,西方知識界的說法證明他們是一些「中國不通」和政經不通者。他們的單純和錯位主要是不瞭解極權主義,既可以是社會主義,也可以是資本主義。他們看見資本主義就發笑;他們的笑顏導致中國的惡夢。這就是我們所謂後來之蘇聯覆滅,中國崛起之陰錯陽差之路。說這條路是美國策略戰略之輕重緩急之法,還有商榷餘地。因為,毛,尼克松勾結是不是美國實用主義經濟政治需求而不僅僅是要瓦解蘇聯?這個話題暫且不論。

3,文革維護者可以維護毛的極端罪惡,是因為他們要反對文革裡面「打倒走資派」之慣例;而文革主張者卻缺乏面對這個問題的任何勇氣。他們是一些真實的偽善者。其中的辨析是,毛文革打倒走資派是子虛烏有的說法;劉少奇只是一個共產黨人,不是資本擁有者;不能說他代表資產階級就打倒他——而在右派學人眼裡,這個劉鄧是非,完全根據毛之政治體制而定;如果這個政治體制是違反民主和法治的,阿貓阿狗都要否定。卻不是因為毛說劉少奇是如何如何就要打倒之。相反的看法是,不能因為反對了毛的社會主義就自然認定共產黨的資本主義就是真理。這是前書所謂權力資本的勾結,焉有合理合法之說!故此,跳脫毛、劉,回歸普世價值和法治市場,才是正道不二;這個不二法門就是要施行一種真正的共和,憲政概念。這個概念就是各個階級權力權利平等說。這是一個西方世界幾百年前就操作,就撰述之課題。所謂「舊體制和大革命」就是說的這個問題。轉換思維,我們要說,毛革命沒有合法性,只有反對蔣介石專制的某種投機性。這就是他反對老蔣,奴役中國的邏輯和歸宿。這個推演的毛論,轉換成為權力資本的時候,毛是始料未及的;他只是說,如果資本主義復辟,就會是法西斯主義,就會是人頭落地——六四就是人頭落地,就是法西斯主義——但是,又該如何理解毛之「正確」,毛之錯誤(罪行)呢?這裡的所謂辯證法就是:反對蔣介石,反對劉少奇的、某些反對專制主義和弱極權主義之因素帶有某些合法性。

因為1,蔣介石確是專制主義。反對之,沒有錯。但是,如果你是靠反對專制走向極權,那就是大巫小巫之辨;同理,如果你反對劉少奇的弱極權主義(其實就是八大毛在其中;七千人大會,毛也在其中),強調他的極權主義不好;要反對「人吃人,要上書」——這個警告,那麼,好了,你就發動文革,施行反對弱極權主義之比較弱,更惡更極端之舉,你就是十惡不赦,罪該萬死! 4,這裡的政治含義十分清楚,世界範圍內,反對專制主義甚至反對民主主義,司空見慣,稀鬆平常(一些哲學家有「民主財閥」說;一些哲學家有「西方衰落」-權力取代說;等等。)但是,幾乎所有人都是在反對之,卻不反對其存在體制(資本主義體制)之範疇內撰述言詞;如果跳出了這個範疇,就轉變成為:先是盧梭,後是馬克思列寧,再是斯大林毛澤東之反對專制,走向極權—— 這個轉換的文革模式卻是,反對劉鄧轉向毛——而劉鄧取代毛後,卻又轉向權力經濟,黨權無上,新民主主義=改革開放之今天的非毛體制。一句話,如果人們贊成毛,施行什麼文革,那就是回到社會主義的草——反之,如果你認定現在的​​權力經濟勾結,認為要反對毛,認定權力經濟,你就是毛的另外一種變身——因為權力打造者,還是毛。這是人們十分難以自圓其說的、卻是不能不說的一種道理,一種判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