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看封神】臣正直王邪恶 难治妖怪害国(视频)

臣正君邪 国患难治

2021-08-02 07:36 作者:石涛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封神演义》中,纣王与妲己的图片。
《封神演义》中,纣王与妲己的图片。(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接续:【看封神】狐妖乱宫廷 纣王施行残酷炮烙

纣王接过商容的奏本,奏本就写得很文化。

“具疏臣执掌司天台官杜元铣奏,为保国安民,靖魅除妖,以隆宗社事:臣闻国家将兴,祯祥必现;国家将亡,妖孽必生。臣元铣夜观天象,见怪雾不祥,妖光遶于内殿,惨气笼罩深宫。陛下前日躬临大殿,有终南山云中子见妖气贯于宫闱,特进木剑,镇压妖魅。闻陛下火焚木剑,不听大贤之言,致使妖氛复成,日盛一日,冲霄贯斗,祸患不小。

隆宗,兴隆祖宗宗社。

妖怪,是指妲己在与纣王的狂欢中,它的妖力,也叫法力,它的法力日盛一日。

臣切思:自苏护进贵人之后,陛下朝纲无纪,御案生尘。丹墀下百草生芽,御阶前苔痕长绿。朝政紊乱,百官失望。臣等难近天颜。陛下贪恋美色,日夕欢娱。君臣不会,如云蔽日。何日得睹赓歌喜起之隆,再见太平天日也?臣不避斧钺,冒死上言,稍尽臣节。如果臣言不谬,望陛下早下御音,速赐施行。臣等不胜惶悚待命之至!谨具疏以闻。”

连着案头上全是尘土,百草丛生,御阶殿前都是青苔。纣王根本不理朝政,百官很难见到大王,都在家休长假,当然没人打扫了。

整天跟女人鬼混,不理朝纲,君臣之间相互都不见面了,何见太平之日?商容说:冒死上言,只是尽臣节而已。

纣王看毕,自思:“言之甚善。只因本中具有云中子除妖之事,前日几乎把苏美人险丧性命,托天庇祐,焚剑方安;今日又言妖氛在宫闱之地!”

这里他提到一个关键的问题,作为纣王本身来讲,他们君臣之间完全可以交往的,而且纣王是能够听杜元铣的话,无论杜元铣怎么严厉,他都善解其意,麻烦就是他边上有狐狸。

其实里头很多事都是商容坏的事。去给女娲进香,就是商容干的,现在又是商容干的。保举纣王称太子,还是商容干的。杜元铣写完奏本,商容可以找机会再说,不就完了嘛!杜元铣也是:这事得抓紧办!?

各自有使命,商容一心为了保皇帝,一心为了保商朝,结果,事都是他引出来的,这就是命运了。

纣王回首问妲己曰:“杜元铣上书,又提妖魅相侵,此言果是何故?”

结果纣王回首问妲己头上。纣王他能听得懂杜元铣说的是好话,他一切都能接受。杜元铣直接讲说,就是苏护女儿妲己进来之后,你出这个事(只是杜元铣没说妲己就是妖怪)。

纣王什么都明白,一见美人他就糊涂。他什么都听得懂,关键问题他又不懂。其实这事很有借鉴之意了。就是,一个人如果你做事情都是从自我角度出发——“我”为衡量的基点(我的利益、我认为),必出祸乱。

纣王什么都听得懂,他就没把妖怪跟妲己给连上,他也不否认有妖怪,他也能接受宫里有妖怪,他就没把妲己跟妖怪连上,原因就是“我要妲己”,他就这么点事,就毁在这一念头上(天下之间有多少人不是这么看问题),我觉得这是借鉴之处。

妲己上前跪而奏曰:“前日云中子乃方外术士,假捏妖言,蔽惑圣聪,摇乱万民,此是妖言乱国;今杜元铣又假此为题,皆是朋党惑众,驾言生事。百姓至愚,一转此妖言,不慌者自慌,不乱者自乱,致使百姓皇皇,莫能自安,自然生乱。究其始,皆自此无稽之言惑之也。故凡妖言惑众者,杀无赦!”

妖怪永远以妖言惑众者之名杀忠臣,跟今天共产党用的词一模一样,网上传递任何消息叫妖言惑众、扰乱社会治安、引起社会的动荡,跟妲己的说法是一样的。所以中共封杀民众的言论,它的根本之源是妖怪。

纣王曰:“美人言之极当!传朕旨意:把杜元铣枭首示众,以戒妖言!”

杜绝妖言,那时候就讲这个,可不是现在共产党讲的。而妖怪说,凡是揭穿它是妖怪的人,叫做妖言惑众。

什么叫惑众?什么叫真正的国家将亡,必妖怪盛行?原因就在这。原因就是当权者自己对生命角色的定位。反过来,又是个定数,所以历史是重复的,只不过作为观看者,你观看的角度在哪里?

首相商容曰:“陛下,此事不可!元铣乃三世老巨,素秉忠良,真心为国,沥血披肝,无非朝怀报主之恩,暮思酬君之德,一片苦心,不得已而言之。况且职受司天,验照吉凶,若按而不奏,恐有司参论。今以直谏,陛下反赐其死,元铣虽死不辞,以命报君,就归冥下,自分得其死所。只恐四百文武之中,各有不平元铣无辜受戮。望陛下原其忠心,怜而赦之。”

王曰:“丞相不知,若不斩元铣,诬言终无已时,致令百姓皇皇,无有宁宇矣。”

你看,那时候就叫安定、稳定、团结,那时候就是以“稳定”之说来杀人,以稳定为借口、以社会安定为借口、以发展为借口,来杀掉真正的忠臣、真正的良臣、真正的建言者。

所以权力之人以“妖言惑众”之说,来杀掉忠臣,就是朝廷灭亡的过程。

商容欲待再谏,怎奈纣王不从,令奉御官送商容出宫。奉御官逼令而行,商容不得已,只得出来。及到文书房,见杜太师俟候命下,不知有杀身之祸。旨意已下:“杜元铣妖言惑众,拿下枭首,以正国法。”奉御官宣读驾帖毕,不由分说,将杜元铣摘去衣服,绳缠索绑,拿出午门。

方至九龙桥,只见一位大夫,身穿大红袍,乃梅伯也。见杜太师绑缚而来,向前问曰:“太师得何罪如此?”元铣曰:“天子失政,吾等上本内庭,言妖气累贯于宫中,灾星立变于天下。首相转达,有犯天颜。君赐臣死,不敢违旨。梅先生,‘功名’二字,化作灰尘;数载丹心,竟成冰冷!”

“灾星立变于天下”,其实现在,就是灾星的概念。现在有这么个说法,讲:习近平有大难,从11月份开始。

当初,是梅伯、商容推举纣王作太子(当时纣王叫寿王)。

梅伯一上来,就把这个“圈”给画圆了。

梅伯听言:“两边的,且住了。”竟至九龙桥边,适逢首相商容。

梅伯曰:“请问丞相,杜太师有何罪犯君,特赐其死?”

商容曰:“元铣本章实为朝廷,因妖氛遶于禁阙,怪气照于宫闱。当今听苏美人之言,坐以‘妖言惑众,惊慌万民’之罪。老夫苦谏,天子不从。如之奈何!”

因为大家都是三世老臣了,所以彼此还是相互关照。

梅伯听罢,只气得“五灵神暴躁,三昧火烧胸”:“老丞相燮理阴阳,调和鼎鼐,奸者即斩,佞者即诛,贤者即荐,能者即褒,君正而首相无言,君不正以直言谏主。今天子无辜而杀大臣,似丞相这等钳口不言,委之无奈,是重一己之功名,轻朝内之股肱,怕死贪生,爱血肉之微躯,惧君王之刑典,皆非丞相之所为也!”

“五灵神暴躁,三昧火烧胸”,也就是说,梅伯整个人愤怒之极。三昧真火:天、地、人。五灵神,凡所有的物质都是金、木、水、火、土促成的。

梅伯就把商容给骂了(很多事其实是坏在商容身上)。

叫:“两边,且!待我与丞相面君!”梅伯携商容过大殿,迳进内庭。伯乃外官,及至寿仙宫门首,便自俯伏。奉御官启奏:“商容、梅伯候旨。”王曰:“商容乃三世之老臣,进内可赦;梅伯擅进内廷,不遵国法。”传旨:“宣!”

商容在前,梅伯随后,进宫俯伏。王问曰:“二卿有何奏章?”梅伯口称:“陛下!臣梅伯具疏,杜元铣何事干犯国法,致于赐死?”

王曰:“杜元铣与方士通谋,架捏妖言,摇惑军民,播乱朝政,污蔑朝廷。身为大臣,不思报本酬恩,而反诈言妖魅,蒙蔽欺君,律法当诛,除奸剿佞,不为过耳。”

纣王他听狐狸的话杀杜元铣,却把人的话当成妖言惑众,所以我们跟大家解释,你不能说中共的人为什么没有人性?他们为什么不凭借良知?我们一直在讲,这是错误的说法。它是动物、它是妖。动物和妖,你怎么能说它有人性呢?

能感化人,哪能感化鬼呢?你想感化妲己,你怎么感化呢?不可能!

可是,为什么蒙蔽了圣聪?情人眼里出西施?其实不是,就像被附体了一样,那个时候,当他跟妲己有了直接的身体接触之后,他根本就摆脱不了。换句话说,妲己作为狐狸、妖怪,就是在抽纣王之精华。

梅伯听纣王之言,不觉厉声奏曰:“臣闻尧王治天下,应天而顺人;言听于文官,计从于武将,一日一朝,共谈安民治国之道;去谗远色,共乐太平。今陛下半载不朝,乐于深宫,朝朝饮宴,夜夜欢娱,不理朝政,不容谏章。臣闻‘君如腹心,臣如手足’,心正则手足正,心不正则手足歪邪。古语有云:‘臣正君邪,国患难治。’杜元铣乃治世之忠良。陛下若斩元铣而废先王之大臣,听艳妃之言,有伤国家之梁栋,臣愿主公赦杜元铣毫末之生,使文武仰圣君之大德。”

梅伯听纣王之语,就骂纣王:“尧王治天下,应天而顺人。”那杜元铣是司天台的首席长官,他懂得天象,所以纣王本该听他的,而不是他听纣王的,所以杜元铣被称为杜太师。

作个比喻,马云为什么听王林的?马云有多少钱?他拿那个钱买不了那个穿着裤衩变蛇的王林他的本事,那个本事不是花钱买来的。我跟你讲,王林也不知道怎么变出来的,你以为他知道,他不知道!

被狐狸附体的、被妖怪附体的,他知道吗?那个女人弄成蛇精脸,她就这么看着你,她觉得我应该是这么看的,像不像?像,她知道那蛇怎么看吗?她也不知道。道理是一样的!

所以纣王要听观天象的,这叫“应天”。梅伯的这段话是这个意思:“你做王的人,你不是什么都懂。”

今天,不是习近平什么都懂。治国听文官,打仗听武官,而不是都听你习近平的——所以今天是新版的《封神演义》,他就是纣王。

臣如手足,也就是,你君王心正的话,你能够接触到同样是好的良臣,如果你心不正的话,一定是接受那些拍马屁的坏官。

“臣正君邪,国患难治。”这句话就厉害了。好的臣子,但是天子是坏的,那就完了。杜元铣他是前朝之大臣,纣王听妖怪艳妃之语,伤国家之梁栋……

民间咱有句话,叫“劝赌不劝嫖”。再好的朋友,劝赌不劝嫖,你只要一劝嫖,完蛋!哥两翻脸。

杜元铣剁首 梅伯炮烙 商容辞官

朋友之间劝赌不劝嫖,这是原来我们在大陆的时候,大家就这么开玩笑的,但这是真情实意。

纣王听言:“梅伯与元铣一党,违法进宫,不分内外,本当与元铣一例典刑,奈前侍朕有劳,姑免其罪,削其上大夫,永不叙用!”

纣王听言,就骂他们“结党营私”。你看,在习近平的话里也有“结党营私”。

梅伯厉声大言曰:“昏君听妲己之言,失君臣之义,今斩元铣,岂是斩元铣,寔斩朝歌万民!今罢梅伯之职,轻如灰尘。这何足惜!但不忍成汤数百年基业丧于昏君之手!今闻太师北征,朝纲无统,百事混淆。昏君日听谗佞之臣,左右蔽惑,与妲己在深宫,日夜荒淫,眼见天下变乱,臣无面见先帝于黄壤也!”

在杜元铣没去骂妲己的时候,纣王听得进他的话,但当他骂妲己的时候,纣王就不干了,妲己也不干了。

这个时候商容一直没有说话,商容只劝大王别杀杜元铣,后来商容就没有再发表意见。关键就是说,商容没有直接了当针对纣王的做法去说,他态度非常暧昧。这里,我们就要往前再跟大家重复一下当时云中子劝纣王的心态。

云中子进宫讲了宫中有妖气,但云中子只字不提妲己,他不提狐狸。他所有的概念只是说:希望纣王能够从中醒悟过来——劝善。云中子不求结果,他留给了纣王余地,一切决定由纣王自己做。杜元铣不是,那梅伯也不是。所以他们只是人中的人。

云中子不在人中留下任何因他所为而出现的某种固定的结果,所以在他的身上大家能看到“时间是个神”,一切生命的展现只是过程而不是结果。更深的含意是什么?商朝一定亡在纣王手里头。

所以云中子启悟纣王,是让纣王自己改变自己的命运,凭借自己被启悟的善念,任何其他人不能干涉。但杜元铣去骂纣王,点名妲己; 梅伯去骂纣王,点名妲己。他们的一份赤诚,却是为了保住商朝。

而保住商朝却与天意作对、与命运作对——他们要求得一种结果,改变结果,所以当他们去那么做的时候,一定是要致妲己于死地。

这个时候妲己不干了!你可以看到,整个书中的描绘,都不是妲己先出手,妲己大多后出手。里面包含了什么意思呢?就是:妲己是女娲派来的,她是拥有使命的,也就是,无论梅伯还是杜元铣,都不可能战胜妲己。

大家听起来可能会觉得比较残酷,这是真的。他们不可能战胜妲己,是因为妲己要来人中完成自己的使命,而他们两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是求得人中的结果,他们的生命来处、境界,低过了这只狐狸。

所以为什么朋友们经常说:好人不长命!

好人不会活在人中享受荣华富贵。好人一定是淡泊于名利,淡泊于荣辱的……这个道理能够让我们感悟到现在的香港事情。有些事情是过程……

所以杜元铣跟梅伯必死无疑,是因为他们阻挡了天意。原因是他们的生命境界在人的层次,他们只是人。

其实朋友们如果你能够体悟到这些的话,你会为眼前生命的失去而展现你的慈悲跟怜悯,但你不会悲伤、无奈,甚至你想左右什么,没有。只是在过程中展现你锤炼自己和净化自己的生命境界,而不去在乎要达到什么目的。

生命是过程,而不是索得。

纣王大怒,着奉御官:“把梅伯拿下去,用金瓜击顶!”两边才待动手,妲己曰:“妾有奏章。”王曰:“美人有何奏朕?”──“妾启主公:人臣立殿,张眉竖目,詈语侮君,大逆不道,乱伦反常,非一死可赎者也。且将梅伯权禁囹圄,妾治一刑,杜狡臣之渎奏,除邪言之乱正。”

就是说:梅伯简直太可恨了!其实是因为梅伯是第一个当着妲己的面,把妲己给骂了。说妲己诱惑纣王、淫乱纣王……

因为梅伯忿怒的语言,就会促成纣王要不然杀他,要不然就得杀掉妲己……但是梅伯不是不好,这个没有好、坏……梅伯就是梅伯,他给我们展现了在人的现实环境中,正与邪的表现。但是表面上的邪(妲己表面上的邪恶)却是受命于女娲——另有安排。

而梅伯必死,是因为他要保必将完结的商朝。就像现在习近平要保共产党,习近平就死在这上,基本类似的。他原来在2014年、2015年那个时候,他是借助国家力量要去有所作为的,他确实也是那么做的。你看他现在也不提他跟马英九见面的事,那是以一个国家的概念。所以当人被鬼附体,招鬼上身的时候,你看他就完全不行了。

所以妲己把自己本身的邪恶称为正,她把人们对她直接的指责称为邪,跟今天的中共是完全一样。

纣王问曰:“此刑何样?”妲己日:“此刑约高二丈,圆八尺,上、中、下用三火门,将铜造成,如铜柱一般;里边用炭火烧红。却将妖言惑众、利口侮君、不尊法度、无事妄生谏章、与诸般违法者,跣剥官服,将铁索缠身,裹围铜柱之上,只炮烙四肢筋骨,不须臾,烟尽骨消,尽成灰烬。此刑名曰‘炮烙’。若无此酷刑,奸猾之臣,沽名之辈,尽玩法纪,皆不知戒惧。”

你说她得有多大的恨!是因为梅伯当着她的面骂她,说她是真正诱惑圣聪,阻挡圣聪,毁了纣王的人。所以她同样以这样的恨去报复梅伯。

大家看到香港警察的恶、中共的邪,其实里面有很大成分包含了恨。中国人的互动中包含了太多的恨,所以你看到中国人的冲突,总是侮辱人,跟这个是类似的。

你要记住:妲己是妖!而有些中国人却拒绝了自己生命与生俱来的那一份善良。因为他以利益为先导,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他不相信神,他不相信佛,他不相信自己的灵魂,他只相信自己的肉体,他只活在自己肉体感受上,那人自然就是贪婪的。贪婪、得不到,就产生恨。

因为肉身就是有肉欲来的,因情、色而生爱恨、情仇(不是不该有爱情,而是大家要知道,你的基点在哪里)。而人的灵魂(本性)才是善的。所以当你看到有些人很恨的时候,你要能理解他。

你跟妲己去讨论人性,她就觉得你很可笑,她会笑话你。

在香港出现了很多恶的警察,他去笑话那些劝阻他们的人。所以他们和有人性的人是两回事。

纣王曰:“美人之法,可谓尽善尽美!”即命传旨:“将杜元铣枭首示众,以戒妖言;将梅伯禁于囹圄。”又传旨意:“照样造炮烙刑具,限作速完成。”

所以以权力之实,行法律之名,大多都是邪恶的。

在正常的社会中,司法是独立的,司法必须与权力相剥离。

今天,在香港,你看到的就是:执法者把权力拿走,以权力之名执法。这就是邪恶的。

人、生命的环境就是这样,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完全约束自己。只有神定的规矩才能使人在信仰的约束中自我约束。因为法律本身是外在的。

真正沽名钓誉的就是妲己,妲己在指责这些忠臣所指责的话当中,他所使用的一切就是沽名钓誉,所以他是反的。而纣王一见到妲己基本就怂了。

首相商容观纣王将行无道,任信妲己,竟造炮烙,在寿仙宫前叹曰:“今观天下大事去矣!只是成汤懋敬厥德,一片小心,承天永命;岂知传至当今天子,一旦无道。眼见七庙不守,社稷坵墟。我何忍见!”又听妲己造炮烙之刑,商容俯伏奏曰:“臣启陛下:天下大事已定,国家万事康宁。老臣衰朽,不堪重任,恐失于颠倒,得罪于陛下,恳乞念臣侍君三世,数载揆席,实愧素餐,陛下虽不即赐罢斥,其如臣之庸老何。望陛下赦臣残躯,放归田里,得含哺鼓腹于光天之下,皆陛下所赐之余年也。”

纣王那是当着商容的面和妲己讲的,可是商容却一句话都没说。他在寿仙宫前非常感叹:他讲他自己,一切都小心翼翼,侍奉成汤一生,结果本想说永远万岁,(成天永命),岂知传到当今之天子,一旦无道——他用词用得也满绝的——旦夕之间是指,本来他不是不好,而是当他遇到妖精之后,当他的贪婪与动物相吻合,被动物所利用之后,他就变成无道了。

七庙是祖宗之庙,只有天子才能供奉七庙。比如说,纣王从他往上供他的父亲,供七代,这叫七庙。大臣(比如说宰相),他只能供五庙,再低一层的,只能供三庙,再低的供一庙,老百姓不能供,只能有一个牌坊,大概是这意思。所以“眼见七庙不守”,他的意思就是:成汤完蛋了。

我不开玩笑,我说七的定数:七,在传统的生命文化中都有含意的。那个时候还没有原始七佛。就连释迦牟尼、原始古佛都不在,燃灯还是个道人,还不是佛呢!就是说,定数的东西只有我们看不明白的,没有他不存在的。

纣王见商容辞官,不居相位,王慰劳曰:“卿虽暮年,尚自矍铄,无奈卿苦苦固辞,但卿朝纲劳苦,数载殷懃,朕甚不忍。”即命随侍官:“传朕旨意,点文官二员,四表礼,送卿荣归故里。仍着本地方官不时存问。”商容谢恩出朝。

商容辞官了。纣王还要让地方官经常去看他。你说他是不是忠臣?反正他就不像梅伯、杜元铣。他骗纣王,他知道殿下已经劝不过来,他就说天下大事已定,国家万事康宁。面对着妖精,面对这一切,他反着说。大王你什么事都听那女妖精的,我就是废了、宰相都废了,他讲的是这意思。

从人的道理上讲,他油滑,但是他可顺着天意,纣王就让他走了。杜元铣和梅伯是逆天意,所以被杀,但是妲己杀他又违背女娲的要求。所以正是生命的属性给他定格在那里,你可以讲,是更高的神在利用着生命属性。女娲又何尝不知道狐狸肯定吃人,但女娲当初偏跟狐狸说你可不能伤人。那它下来一定伤人,它伤了谁,伤了所有想保住商朝的人。

大家可别听混了,我想说的意思是:眼前世俗中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你不要想留住它。所以人家云中子,那个厉害啊!他不会留住眼前任何东西(十不思),而他却完全能够欣赏。

其实这里边有一个暗语。就是说,商容知道杜元铣和梅伯为什么而死,那纣王再留着商容,永远有麻烦,而梅伯骂妲己,也是当着商容的面,所以让商容跑了,也就跑了。

朋友可能说,涛哥你这有点阴谋论。但商容跟他们两个是三世老臣,他们都为此献身了,商容却自始至终一句责怪纣王的话都没说!难道不是吗?

不一时,百官俱知首相商荣致政荣归,各来远送。当有黄飞虎、比干、微子、箕子、微子启、微子衍各官,俱在十里长亭饯别。商容见百官在长亭等候,只得下马。只见七位亲王,把手一举:“老丞相今日固是荣归,你为一国元老,如何下得这般毒意,就把成汤社稷抛弃一旁,扬鞭而去,于心安乎!”

“只见七位亲王”,是指与纣王同辈分的兄弟。他有两个亲哥哥,叫微子启、微子衍。还有数位兄弟,也是七个。他们也知道纣王出了什么事情,只不过他们都不敢说而已。

商容泣而言曰:“列位殿下,众位先生,商容纵粉骨碎身,难报国恩,这一死何足为惜,而偷安苟免。今天子信任妲己,无端造恶,制造炮烙酷刑,拒谏杀忠,商容力谏不听,又不能挽回圣意。不日天愁民怨,祸乱自生,商容进不足以辅君,死适足以彰过,不得已让位待罪,俟贤才俊彦,大展经纶,以救祸乱,此容本心,非敢远君而先身谋也。列位殿下所赐,商容立饮一杯。此别料还有会期。”

大概的意思就是说,世道已经如此了,作为老臣商容我竭尽我之可能,但是今天劝赌不劝嫖,这大王现在就是落在了一个嫖上,那我也爱莫能助。不是我不想干,不是哥儿们不扛,是当真扛不住了。请各位亲王和各位大臣,能够理解。

商容敢在十里长亭这地方点妲己的名,在宫里面却不敢说。同样反映出文武百官都知道纣王死在了妲己手里,但谁都不敢说。所以今天习近平也叫圣上,纣王也叫圣上……

乃持杯作诗一首,以志后会之期:诗曰:
蒙君十里送归程,把酒长亭泪已倾。
回首天颜成隔世,归来畎韭神京。
丹心难化龙逄血;赤日空消夏桀名。
几度话来多悒怏,何年重诉别离情?

“赤日空消夏桀名。”他把纣王等同夏朝的桀(不一定理解对)。这里面有很多诗歌。其实《西游记》、《三国演义》都有这样的特点。

商容作诗已毕,百官无不洒泪而别。商容上马前去,各官俱回朝歌。不表。

话言纣王在宫欢乐,朝政荒乱。不一日,监造炮烙官启奏功完。纣王大悦,问妲己曰:“铜柱造完,如何处置?”妲己命取来过目。

监造官将炮烙铜柱推来:黄邓邓的高二丈,圆八尺,三层火门,下有二滚盘,推动好行。纣王观之,指妲己而笑曰:“美人神传,秘授奇法,真治世之宝!待朕明日临朝,先将梅伯炮烙殿前,使百官知惧,自不敢阻挠新法,章牍烦扰。”一宿不题。

这里他讲的跟现在的概念是一样的。凡是妖精、妖怪,它在杀人的过程中,它一定营造恐惧。共产党一切手段都是在营造恐惧,而这里他把妖精称为“美人神传,秘授奇法”就是反的。这完全对应到现在的中共政权。

次日,纣王设朝,钟鼓齐鸣,聚两班文武朝贺已毕。武成王黄飞虎见殿东二十根大铜柱,不知此物新设何用。王曰:“传旨把梅伯拿出!”执殿官去拿梅伯。纣王命把炮烙铜柱推来,将三层火门用炭架起,又用巨扇搧那炭火,把一根铜柱火烧的通红。众官不知其故。午门官启奏:“梅伯已至午门。”王曰:“拿来!”

做了二十根大铜柱,不是只做了一个,成排的摆在殿前。那意思就是说:你来一个,我炮烙你一个,你来十个,我炮烙你五双。谁敢说话,我弄谁!

那自然就没有人说了,为什么要说呢?

在这过程中,纣王他会认为自己很有权势,很霸!

两班文武看梅伯垢面蓬头,身穿缟素,上殿跪下,口称:“臣梅伯参见陛下。”纣王曰:“匹夫!你看看此物是什么东西?”梅大夫观看,不知此物,对曰:“臣不知此物。”纣王笑曰:“你只知内殿侮君,仗你利口,诬言毁骂。朕躬治此新刑,名曰:‘炮烙。’匹夫!今日九间殿前炮烙你,教你筋骨成灰!使狂妄之徒,如侮谤人君者,以梅伯为例耳。”

大殿叫“九间殿”,皇都是“九”的数,可是在他生命的另外一面,却有着“七”的定数。

他说:我在九间殿前炮烙你!什么叫炮烙,就是BBQ。我拿炭,一下活生生给你烤死。

梅伯听言,大叫,骂曰:“昏君!梅伯死轻如鸿毛,有何惜哉!我梅伯官居上大夫,三朝旧臣,今得何罪,遭此惨刑?只是可怜成汤天下,丧于昏君之手!久以后将何面目见汝之先王耳!”

骂纣王等于是骂了纣王祖宗,因为骂他死的时候怎么去见祖宗。

纣王大怒,将梅伯剥去衣服,赤身将铁索绑缚其手足,抱住铜柱。可怜梅伯,大叫一声,其气已绝。只见九间殿上烙得皮肤筋骨,臭不可闻,不一时化为灰烬。可怜一片忠心,半生赤胆,直言谏君,遭此惨祸!正是:一点丹心归大海,芳名留得万年扬。

那个铜柱子已经烧红了。铜的传热快。结果九间殿上烧得都是皮臭味,那四百个文武大臣都在大殿上,闻了这味,谁都吓坏了。

“半生赤胆,直言谏君。”作为忠臣是应该尽忠,他就讲人生命的这个层面。

人能尽忠,在人的角度来讲是善良的。人中的善、恶、忠、奸就决定了你死后的定位。但如果你是修炼人,你的概念就又不同。梅伯是忠臣,也就选择了他死后灵魂的归属处。

后人看此,有诗叹曰:
血肉残躯尽化灰,丹心耿耿烛三台。
生平正直无偏党,死后英魂亦壮哉。
烈焰俱随亡国尽,芳名多傍史官裁。
可怜太白悬旗日,怎似先生叹隽才?

话说纣王将梅伯炮烙在九间大殿之前,阻塞忠良谏诤之口,以为新刑稀奇;但不知两班文武观见此刑,梅伯惨死,无不恐惧,人人有退缩之心,个个有不为官之意。纣王驾回寿仙宫。不表。

伴君如伴虎——其实可以形容今天的习近平,他的身边很多人同样都是如此心态。所以谁都不说话,就只听习近平一个人的。

且言众大臣俱至午门外,内有微子、箕子、比干对武成王黄飞虎曰:“天下荒荒,北海动摇,闻太帅为国远征,不意天子任信妲己,造此炮烙之刑,残害忠良,若使播扬四方,天下诸侯闻之,如之奈何!”

自古至今都是循环往复的,方得始终的。

黄飞虎闻言,将五柳长须撚在手内,大怒曰:“三位殿下,据我末将看将起来,此炮烙不是炮烙大臣,乃烙的是纣王江山,炮的是成汤社稷。古云道得好:‘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今主上不行仁政,以非刑加上大夫,不出数年,必有祸乱。我等岂忍坐视败亡之理?”众官俱各各嗟叹而散,各归府宅。

如果君视臣如土芥,都是野草,那臣视君就如仇敌了。这就是一个相互对应的说法。所以,和今天习近平跟他身边的人之间的关系是同样的。

且言纣王回宫,妲己迎接圣驾。纣王下辇,携妲己手而言曰:“美人妙策,朕今日殿前炮烙了梅伯,使众臣俱不敢出头强谏,钳口结舌,唯唯而退。是此炮烙乃治国之奇宝也。”传旨:“设宴与美人贺功。”其时笙簧杂奏,箫管齐鸣。

纣王与妲己在寿仙官,百般作乐,无限欢娱,不觉樵楼鼓角二更,乐声不息。有阵风将此乐音送到中宫,姜皇后尚未寝,只听乐声聒耳,问左右宫人:“这时候那里作乐?”两边宫人答:“娘娘,这是寿仙宫苏美人与天子饮宴未散。”

阵风把此淫乱之声送到中宫。中宫是皇后住的。姜皇后还没有睡觉。

姜皇后叹曰:“昨闻天子信妲己,造炮烙,残害梅伯,惨不可言。我想这贱人,蛊惑圣聪,引诱人君,肆行不道。”即命乘辇:“待我往寿仙宫走一遭。”──看官,此一去,未免有娥眉见妒之意,只怕是非从此起,灾祸目前生。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我刚才跟大家解释了,这个妲己也挺奇怪,都不是先出手,她只去诱惑纣王,是旁边的人看不过眼,都要去试图阻挡,过程中,都在骂妲己是妖怪,从而出的事情。我说不好朋友们能否从中品出什么味道?

(待续)

責任编辑: 初新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