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看封神】纣王不明真相 护狐妖自取灭亡(图)

2021-07-30 07:30 作者:石涛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云中子来解救纣王,但纣王却仍受到妲己魅惑,有意焚毁宝剑。
云中子来解救纣王,但纣王却仍受到妲己魅惑,有意焚毁宝剑。(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接續上一篇:【看封神】妲己魅惑纣王 云中子进剑除妖

艳丽妖娆最惑人 暗侵肌骨丧元神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我听到北京出现了“黑死病”,其实我个人满感触的。如果听我节目的朋友,特别听《封神演义》的,可以听出我们描绘的字里行间,谈到的都是这个概念:表面上是疾病,但不是。

黑死病,就是我们通常说的“鼠疫”,就是“瘟疫”。瘟疫的出现就是惩罚人。通常骂人的时候说,这个人像瘟神似的,谁碰你就倒楣。瘟神、瘟神,是神来的,神在惩罚人。所以黑死病又叫做“上帝之鞭”。

如果你去查的话,你会发觉“上帝之鞭”讲的是:当时欧洲出现了性的放纵、混乱。在他的信仰、宗教中,都是这么解释的。

之前在节目中我们侃到云中子来到朝歌,跟纣王“布道”(讲道)。但他同样是讲述任何一件事情作为人是什么(状态),神是什么(状态),这段话讲得非常长,讲得相当的精辟。

有些,里面他用的是道家的说法,就我个人来讲,比较生疏,我从来没看过其他任何门派的东西(他有一些背景的东西,有些朋友肯定懂得,或者学过这些),但还是那句话,站在我个人很朴素的角度,跟大家分享这样的说法,至于对、错,大家可能不一定接受,所以也请朋友们海涵……确实,牵扯到修炼,都很严肃。

这么去讲《封神演义》非常有趣,我自己听了都觉得有趣。对于我个人来讲,就是有感而发。它里面有些词是道教、道家的用词,我尽量贴近朋友们的说法。

判凶吉兮明通爻象,定祸福兮密察人心。

爻象是指算卦,西方说法就是“观天象”。我觉得它是反着说的:明通爻象者,就是懂得天地间天象的人,他知道事情是凶、是吉,他知道事情的本身结果是什么,这事该做不该做,这事带来是好运还是恶运……就是预测事情。预测事情对这个人是否有利,是麻烦事、还是好事。

密察人心:上知观天象,下看人间之繁杂、知人心所向,也就必然能够决定他在事情过程中的祸与福。里面就包含了相生相克、因果报应的理。

所以,人心、观天象,是对等的,其实还是阐述生命的来处:天、地、人。懂得观天象的必然知道一个人如何,反过来说,还是:智者无语——当他能够观其天象,明通天象,懂得这天地间日、月、星、辰之变化、之根本的时候,同样,当他看一个人的时候,就知道他善、恶、他的未来如何。

阐道法,扬太上之正教;

书符箓,除人世之妖氛。

道与法,有人称为道,有人称为法。阐道法,是体悟、用心、用生命去慧悟道、法的概念。

太上,是指太上老君,其实这里讲的是老子。老子是云中子的师伯。这里他就把太上老君的东西作为正教。如果正法、正道中修得高的,那他会弘扬正道、正法。修得低的人管人间之事。

“书符箓”,画符啦!在修道中,修得很低的,画个符、写个字、贴个符,给人弄个事(说丢个十块钱在哪儿能找得着,那是很低的)。所以:“除人世之妖氛”。

谒飞神于帝阙,步罡气于雷门。

谒,是指“拜见”的意思。是讲述着人们去见神、拜见神的意思。拜见、祝贺,那也就是讲述了修行者他的功力。步罡气于雷门,同样是讲他的功力,他自身的本事。“帝阙”对应“雷门”,这些地方都是正经八百的场所。

扣玄关,天昏地暗;击地户,鬼泣神钦。

玄关,是天门。地户,是地门。上天、入地,泣鬼神,这不就是讲他的本事吗!我只能说得很表面,大家多包涵。因为牵扯到人家修炼的东西。

夺天地之秀气,采日月之精华。

人去打坐,五心朝天,就是“夺天地之秀气”……它后面配“采日月之精华”。

运阴阳而炼性,养水火以胎凝。

炼性,我以为应该是讲“长年益寿”,就是长年不死,老道嘛!

胎凝,应该是指升华。水、火是不相容的,但是云中子拿的是叫“水火花篮”,所以水、火放在一起,是产生生命的概念。

阴、阳是境界,水、火是物质化,所以可能就是指“性命双修”。既升华自己的境界,同时又可以改变自己的身体(肉体本身的改变)。肉体本身不改变的话,那他怎么能够做到返老还童呢?对吧?他的鹤发童颜怎么能够做到呢?

二八阴消兮若恍若惚,三九阳长兮如杳知冥。

二八是指女的,是指阴的,你看他在讲述苏护的女儿、讲妲己的时候,就是用二八。

三九阳长是指阳,如杳知冥是讲他的境界。若恍若惚、如杳知冥讲的是脱离现实。像打坐,打坐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会是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

按四时而采取,炼九转而丹成。

跨青鸾直冲紫府,骑白鹤游遍玉京。

这里是讲炼丹。四时是指时辰。道家讲紫。青鸾是指神鸟。玉京,那就是到玉帝那儿去了。

这是讲:你如果能练到这分上的时候,你能够练出九转金丹,你能够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你就可以达到使你的境界升华,你身体生命的改变。也只有当你修到那分儿上的时候,你才可能“跨青鸾”(编注:传说青鸾是西王母常伴的唯一神鸟,是神仙的坐骑,是五凤之一)。

人眼看不到青鸾。人们只知道孔雀,却看不到凤凰。但凤凰存在不存在,可不取决于人看不看得着。是因为人太世俗了,所以看不着凤凰。

参乾坤之妙用,表道德之殷勤。

乾坤、道德是放在一起的。乾坤、道德是讲人的境界。就像我们说的,当一个人否定神的存在,就等于否定自己的灵魂,这一份否定,就注定了这个人一定是缺德的。当他在谈道德的时候,他没有根脉。所以可以这么讲:乾坤是道德的根脉。

怎么说呢,就是把人无形的生命跟有形的生命交织在一起,在人的环境中去表现一个人的胸怀,一个人的境界高低。

比儒者兮官高职显,富贵浮云;

比截教兮五刑道术,正果难成。

但谈三教,唯道独尊。

这里讲的三教,他把儒者放在其中了,读书的人。

那截教是另外一派,是通天教主的,所以我们看到在《封神演义》之后,没有人谈过截教。这里讲的三教,不是佛家,是道、截、儒。

儒生只求人世中的显贵,只求高官厚禄,而这一切有如浮云,什么都没有。所以儒生不是来修行的,只是人的层面人品的表现。

截教的通天教主乱来,教出很多动物,这里讲的“五刑道术”可能说的是这个。真正修行,有人身才能修,所以讲人身难得,要珍惜人体的珍贵,因为只有人的身体是神造的。你别看其它动物也有四肢,但只有人的身体上有丹田、有玄关,有这些东西,而其它动物都没有,包括人说的猴,所以“进化论”是非常邪恶的概念。

纣王听言大悦:“朕聆先生此言,不觉精神爽快,如在尘世之外,真觉富贵如浮云耳。但不知先生果住何处洞府?因何事而见朕?请道其详。”

果住何处,没说家住何处。这里的果,是修成正果。

云中子曰:“贫道住终南山玉柱洞,云中子是也。因贫道闲居无事,采药于高峰,忽见妖气贯于朝歌,怪气生于禁闼,道心不缺,善念常随,贫道特来朝见陛下,除此妖魅耳。”

所以这里他同样提到,我来是出自我的善念,而不是展示我的本事。出自个人的善念,那就不存在云中子对女娲的不尊重,因为妖怪是女娲派来的,那狐狸是具有使命的,云中子自己知道。

纣王笑曰:“深宫秘阙,禁闼森严,防维更密,又非尘世山林,妖魔从何而来?先生此来莫非错了!”

他意思就是说,阳气甚重。一般都市都是阳气很重,更不用说我这是人中的王啊!天子啊!

云中子笑曰:“陛下若知道有妖魅,妖魅自不敢至矣。唯陛下不识这妖魅,他方能乘机蛊惑。久之不除,酿成大害。

云中子这话说得非常到位,对吧,如果你殿下知道是妖怪的话,那妖怪就不可能来。妖怪高过你,那妖怪明白的东西你不明白,所以当妖怪知道你比他厉害的时候,他还来吗?肯定不来。所以能来的妖怪,就是你纣王不知道的。

其实你看《封神演义》、听我跟大家解释的时候,就会跟现在的状况完全能连在一起,现在就是新版的《封神演义》!

咱们节目中说了,习近平在河北正定起家,栗战书在无极(县委书记)起家,王岐山非叫“岐山”——岐山应对周文王、周武王。西岐就是周文王、周武王——这三人挺绝的,但是他们是收尾的,完在他们身上,就是指《封神演义》这圈完了。

这圈完了,不是指一个朝代结束,而是我们这茬人经过三千年、五千年,我们这批人将重新被净化的过程。我们现在经历的一切就是被净化的过程。

有人问我:遇到共产党是不是命理注定的?其实是那么回事。而且遇到天地间不曾有过的这么邪恶的东西。妲己没弄死多少人哪,她只是冲着个人,哪像共产党把所有人置之于死地。她只是个体的行为,弄炮烙、弄肉林酒池具体的行为来表示她的奢糜。她缠着纣王不放,讲的是动物的概念(放纵)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今天的中国社会是整体的(放纵)。

你说那狐狸脸、蛇精脸有多少啊?男的、女的。我们讲的是整个社会的败落。纣王只是一个朝代、一个个人。走到这儿是整个环境的人出了问题。

其实对所有人来讲,这就是个机会,巨大的淬炼、巨大的升华机会──在天灭中共的过程中,我们真正地“与神同在”,是人升华的过程。千古以来,从来没有过的。

当你今天看到“黑死病”出现在北京,当你看到中共的做法,当你再看到刘伯温陕西太白山石碑的出土,很惊奇的!它为什么是在陕西太白山这个碑文上出来?不在金陵碑上,《烧饼歌》好像也对不上,都没有这个碑文对得这么恰到好处。

陕西,跟刘志丹、习仲勋有关。我们说,当习近平说了“方得始终”,他一定死在“终”上。而在《封神演义》中,如果会看的话,确实包含这些。

我们上回说到:云中子来到朝歌宫中,跟纣王一同“侃大山”,给纣王侃一下就侃晕了、也侃明白了,但坚持不住。他就说:你在终南山待着,你跑这儿来干什么!云中子说:我看见有妖精。纣王说不可能,这是皇宫。如果论阳气来讲,那地方阳气更盛,理所当然,天子待的地方阳气更盛。

云中子讲了一番道理,纣王不服,说:我怎么没看见有妖精?云中子答得可绝了:“大王你要能看到这妖精,它就不会来,妖精敢来,就是你看不见。”

这句话在描绘:别看你是天子也好,国王也好,你有你的局限性,这是第一。第二,那时候无论纣王多么凶狠,他是相信有神、有道,也同样相信有妖。只不过是个人的狂妄。而他毁在他自己的肉身上。

整个《封神演义》在毁人这个问题上,同样是男女的问题。中国流传的文化当中都是围绕这东西走的,所以在色欲、淫荡上,能够控制住自己的人,就像圣贤一样,就是人之初性本善,控制不住的就是人之初性本恶。

贫道有诗为证,诗曰:

艳丽妖娆最惑人,暗侵肌骨丧元神。

若知此是真妖魅,世上应多不死身。

表面上最诱惑的,其实就是我们说的“蛇精脸”。你看女孩弄完(美容)“蛇精脸”,大眼睛巴着你老爷,你就没招了。蛇精脸的眼睛巴喳巴喳,不就跟蛇眼睛类似吗?可以吞男人的精华──人的精华不是光一个方式走掉的,有你看不着的方式。那个水,流掉是流掉了,可是水煮开了冒成烟不也走了吗?道理是一样的。当你守不住自己的时候,你的精华走掉的时候,同样有不同的方式。

正当的男女关系──你看见自己喜欢的女孩,同样四肢无力(很多年轻人都经历过),这是一个生活的过程、生活的经历,人必经的过程,这可不是坏──天经地义。有男、有女就要结婚,相互之间有感悟的话,那是一种缘分来的,这没什么过错。

“暗侵”肌骨丧元神。就是说,你“沉浸”在这种欢爱中,你沉浸在你认为的得到中、满足中——色是刮骨的刀,杀人不见血。丧元神,人的元神没了,人就死了。

我们探讨人的生命概念,这对男、女都一样──是真正体悟做人的尊严——不是不嫁人、不娶妻、不生子的意思,而是懂得这一份东西后,能够对你的家庭、男女之间彼此关系、人生的一切,非常干净、正面地认识。

“若知此是真妖魅,世上应多不死身。”

如果真知道这是妖魔的话,那这世上就会有更多不上当的人。“不死身”应对的是“丧元神”,人失去元神,人等于死了,妲己元神被狐狸杀了,狐狸进去(妲己身体)了,所以妲己死了,但她又是个活人(狐狸进去身体了)。上面说的类似。

其实这里主要讲的是纣王。意思就是纣王从里到外就让狐狸掏没了。更大的涵义,放在今天的社会中看,就是人们要懂得战胜自己的欲望。但是一般很难战胜。自己如何战胜自己?

懂得自己的灵魂就可以驾驭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灵魂驾驭自己的身体你就知道自己的欲望之缘由。而当不懂得这些的时候,不认知自己的元神、魂魄的时候,你靠一个男女结合产生的肉体去战胜自己肉欲,是不可能的,等于是用自己的双手凭空搬起自己的双脚,因为你力大无比。那是傻子!那是绝不可能的!道理是一样。

拿你的欲望去修掉你的欲望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切生命物质都是阴阳对应的、相生相克的、共吸引也共排斥──不是同性相斥、异性相吸(那都是跟人的欲望有关)──它是相互依存在一起的,既彼此拥有又彼此相互对立,不相互对立就不存在阴阳合扣。所以没有对、没有错。

正是因为这样的存在,所以云中子说了:我不在荣、辱中,我不在对、错中,我不在过去与将来中。他什么都没有?是。他就变得自在。他“不在”的意思是指:不被其诱惑。能够洞察一切是因为能够知道自己。

纣王曰:“宫中既有妖氛,将何物以镇之?”云中子揭开花篮,取出松树削的剑来,拿在手中,对纣王曰:“陛下不知此剑之妙,听贫道道来:

松树削成名‘巨阙’,其中妙用少人知。

虽无宝气冲牛斗,三日成灰妖气离。”

其实,水火花篮能生万物才叫“水火花篮”。当把松树削的这把剑放在水火花篮时就拥有了灵气。他把这把剑给了纣王。他不是随便画个符、贴个咒语,没有!关键是这把剑放在了水火花篮里头。水火花篮其实就是他的法器、他的宝贝(就他的角度来讲,能生万物)。

云中子向纣王介绍这把剑,松树削成的剑叫作“巨阙”。巨阙一词也是身体的穴位。人的身体代表着宇宙。也就是讲,云中子在铸造这把剑的时候,是对应着人身体的穴位,对应着天地,对应着纣王与商朝本身来的。而这把剑带有灵气,他讲究的是万物皆有灵。

就像排兵布阵,按照一定方位,必须按这、按那。如果按时间角度说,就是按照定数;如果按照穴位,是“空间”角度。也就是说,他把商朝的命运转到人的身体上,再转向这把宝剑上。这是一脉相通的。

因为纣王是商朝的天子,一代一代传下来的,那是一脉相通的概念,就像母子连心,双胞胎心心相映,就是血肉这样连下来的,没有为什么!不在人的认知中。我一再说,这是我们个体人的珍贵,我们托生成人的珍贵。而纵欲就是在毁坏人最好、最珍贵的东西,以最龌龊的方式扔掉。

狂欢之后谁都说那是脏的,但是在狂欢的过程中,人人去追逐。为什么有这种绝对逆反的心态?纵欲之前弄得可温馨了,完了之后可脏了。这没有语言的差距、没有地域的差距、没有时间的差距,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其实就是人的两面。

在你纵欲之前是肉欲的煎熬,在你纵欲之后,其实是人的本性看到这些之后就觉得是脏的。如果大家都能理解生命的真实(真谛),就能够战胜自己、把握自己。战胜自己的欲望,你会珍惜自己的身体,而不是放纵。

你珍惜的概念不是强身壮体。当然这要有师父开智开慧。开智开慧也仰仗着人的精、气、神。纵欲、放荡,也是人的精、气、神。

所以这把剑的针对性很强。“巨阙”不是天下唯一的宝贝,但是我给你的东西就能把这妖怪镇住。很实在!

云中子道罢,将剑奉与纣王。纣王接剑曰:“此物镇于何处?”云中子曰:“挂在分宫楼,三日内自有应验。”纣王随命传奉官:“将此剑挂在分宫楼前。”

朝歌的“分宫楼”应该是跟人身体“巨阙”的穴位相比较──如果整个朝歌的建筑跟人的身体(阴阳对应)是一样的话。那时候盖房子不像现在,现代北京四合院也这么说:有钱不住东南房,冬不暖夏不凉。差一点的住西房,谁都不住东南房,因为里面一年四季阴气重。正房多朝北。

这里为什么说剑要挂在分宫楼,应该是有这个原因。

“三日内自有应验”。三日——天、地、人,对应着精、气、神(天是神、地是气、人是精)。所以家里挂了精、气、神的,其实就是挂了天、地、人;挂了自己生命的整体(但是没有几个人有能力理解到)。

传奉官领命而去。纣王复对云中子曰:“先生有这等道术,明于阴阳,能察妖魅,何不弃终南山而保朕躬,官居显爵,扬名于后世,岂不美哉!何苦甘为淡薄,没世无闻。”

纣王没去否定云中子,也没护脸面说:你老道怎么说我王宫里有妖精——现代北京人,你跟他说你家里有妖精,他早跟你急了──纣王能接受云中子。

刚刚云中子才讲了自己修道的境界、对生命的理解和生命存在的方式,纣王也非常的赞叹:“这乃是大自在,真正的修行。”结果,扭过脸来,人家给他把剑,能帮他除妖精了:“你有本事,干脆过来保我吧!”

他就又回到尘世中了──我是大王,有钱、有官,还是保我来(为了他自个儿)。这就是人、神的区别。他悟不上来就是悟不上来。讲道理都成,道理听着也是那么回事儿,让自个儿一做,就唏哩花啦!

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同样是这样。大家聊天,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聊着……唉,涛哥讲得不错!……说:你要退党,这个东西,要命……他就另外一回事了。所以说,不容易!听得懂的,还得悟得到;能悟得到的,还得做得到。

云中子谢曰:“蒙陛下不弃幽隐,欲贫道居官,贫道乃山野慵懒之夫,不识治国安邦之法,日上三竿堪睡足,裸衣跣足满山游。”

幽隐,就是说你不嫌弃我这样的山野村夫,而且还想让我做官。贫道乃山野慵懒之夫,根本不懂得治国安邦之法,日上三竿我还睡,成天在山里裸奔(就是大自在)。

这种自在,很多人不太认识。他其实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在他的概念当中,他没有什么男、女,因为他没有“欲望”的概念。他的肉身,可以转变成更好的东西,而不是一个欲望的载体,或者说,不是欲望物质的表现。所以在他来讲,他不受约束。

纣王曰:“便是这等,有什么好处?何如衣紫腰金,封妻荫子,有无穷享用。”

紫色也是金色。那道家是讲紫嘛,这里讲的“衣紫腰金”应该是腰缠万贯。那有无穷的受用,再娶个老婆,生个儿子……就这意思了。

云中子曰:“贫道其中也有好处:

身消遥,心自在;不操戈,不弄怪;万事忙忙付肚外。

这里有的话我能懂,有的话我不一定能懂,而懂,也只是在我自己的角度。

身逍遥,就是身体逍遥不受约束。心自在,我不去劳(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不操戈,是对应着身逍遥:不拿枪,不使棒。不弄怪,不给人下套,没有心机,不用心思。

万事忙忙付肚外,就是“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什么东西都不往我肚子里装。这是道家的无、佛家的空──与肉身同在的一切,都不放在心里就行了。

那人说:涛哥你天天叨不叨……不放在心里?我跟大家解释过,我不写一个字、不打一个稿,我看着、随着一说,就完了,说完我什么都不记得。朋友说:不对啊!涛哥你的记性好啊!你扭脸就能记住哪一天当时发生什么……

我做节目的时候,所有这些东西就能回到我脑袋里,当我做完节目的时候,我所有东西都从脑子里出去了。所以才能够每天跟大家分享七、八个节目,天天就这么做。人,一定做不了的。

那你为什么ok了?没跟你讲嘛,有师父,不是我如何,是有师父。这是在修行中,你能够真正体会到这份自在。师徒如父子,师父,是父亲的父,不是傅。

吾不思理正事而种韭,吾不思取功名如拾芥,吾不思身服锦袍,吾不思腰悬角带,吾不思拂宰相之须,吾不思借君王之快,吾不思伏弩长驱,吾不思望尘下拜,吾不思养我者享禄千钟,吾不思簇我者有人四被。

吾不思……什么事都不理,我吃饱了就完了,不取功名,不理政事。其实所谓的政事是人间的事,功名是人间的追求。如果人的一切都是被定好的,连你纣王、商朝要完蛋都是定好的,我追其功名,我追其所谓的政事,就是浪费我的生命。

我不知道是几个“吾不思”?十个!就是讲述了在人的环境当中,人的功成名就,人们的财富,酒、色、才、气的一切我都不要。我也不要别人簇拥我、我不要名望、我不要权势,我什么都不要(他用的是不思,思考的思)。

反着用的词就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贼偷了你,偷完就完了,他不会再来的。贼要惦记你,这东西还没偷走呢(也就是你的麻烦还没来呢),麻烦一直藏在那儿。这里反着用就讲惦记,我不惦记这个,我不惦记那个,那人才自在。

不求与肉身同在的一切:官禄、名禄、衣服,荣华富贵。一切都不存在。

小小庐,不嫌窄;旧旧服,不嫌秽。

制芰荷以为衣,结秋兰以为佩。

不问天皇、地皇与人皇,不问天籁、地籁与人籁。

小小庐,这里是指结庐,打坐结庐,修炼的庐屋。拿着一些树叶子:荷叶就是我衣服。随便弄个花打扮……一句话:他与天地同在。

天皇、天籁,地皇、地籁,人皇、人籁,这是上、下对应的。他不在天、地中,意思是他已经修出了三界。他不在天、地中,不在三界中,也就不在轮回中。这只有真正修成的人才敢这么说,才能这么说。

雅怀恍如秋水同,兴来犹恐天地碍。

闲来一枕山中睡,梦魂要赴蟠桃会。

那里管玉兔东升,金乌西坠。

这是讲“雅兴”的概念。道家修炼,你看他睡着的时候,实际是他的元神出去了。就像第一回里面,女娲庙的女娲,元神出去了,去找伏羲,找三皇,去喝酒了吧……同样的道理。他可以把肉身往那儿一待,自个儿就出去了。叫什么尸解啊……你不能给他搬开,搬开他回不来了,人就真死了。

玉兔东升,晚上月亮升起来;金乌西坠,太阳下去了。那就是:不管白天与黑夜。

纣王听罢,叹曰:“朕闻先生之言,真乃清静之客。”忙命随侍官:“取金银各一盘,为先生前途盘费耳。”不一时,随侍官将红漆端盘捧过金银。云中子笑曰:“陛下之恩赐,贫道无用处。贫道有诗为证。”

云中子讲了这么半天,纣王还给他金子、给他银子,纣王(心思)永远落在财富上、落在官位上、官爵上、落在人的欲望上。这一番对话的铺垫,也就讲出为什么云中子把剑给了纣王,然后,纣王把那把木剑给烧了——他的悟性上不来。所以与其说是云中子来到了朝歌,给了纣王一个机会,不如说,这是云中子的修炼过程。

你站在自己的角度来讲,你会认为云中子是去救纣王。另一个角度来说,纣王能否被救,是纣王的问题。但,救不救?是云中子的问题。云中子出手去救,用了自己的精力,用了自己的时间,苦口婆心讲了一番,纣王没听他的,那云中子不就成了失败者?不是!是云中子在过程中,自己的境界升华了。

再换个角度来讲,纣王是他修炼的陪衬。没有纣王,就没有他云中子有机会去考验自己慈悲与否这么一个过程。他知道纣王的状况,但是当他看见妖怪的时候,在他云中子现有的境界中,他就应该去除妖。除妖是因为要去保纣王的人身,因为纣王是个人,人的身体是神造的。跟我们现在说的斩妖除魔是一样。

江泽民是妖怪……你就得苦口婆心去说。云中子不是说了那么半天嘛,从天说到地,从山上说到水里头,他全说了,那最后他说不成,还是说不成……如果纣王先说“闻先生所言乃清静之客”,再取金银各一盘,这,对不上!清静之客怎么会再取金银呢?如果这个时候,纣王说:不如清茶一杯。那个概念立刻就不一样。

清茶一杯,那云中子肯定笑纳,没准驾着云就起来了。给他金银各一盘,给先生做盘缠。云中子笑曰:“陛下之恩赐,贫道无用处。”那可不就没用嘛!云中子看见金银,哈哈一乐有诗为证。其实你也可以说是嘲讽纣王,这个时候他已经知道,他说半天,纣王也没听懂。这事不好办!但纣王自己认为听懂了。

诗曰:

随缘随分出尘林,似水如云一片心。

两卷道经三尺剑,一条藜杖五弦琴。

囊中有药逢人度;腹内新诗遇客吟。

一粒能延千载寿,漫夸人世有黄金。”

一切随缘分。尘,是红尘滚滚的概念。他不在其中,遇到了都是缘分,他根本不会停留在这红尘之中。两卷道经,他自己有法,有上天之梯子。在现实的生活中,三尺剑,是他肉身所在的依托,而“两卷道经”是他灵魂所在的依托。

“五弦”,同样是有金、木、水、火、土的概念。一根藤仗五弦琴,德音雅乐,讲述了他生活的一种氛围。上首是讲他自己。后面讲述了他在社会中行走,为人处事的生命道理。

囊中有药逢人度,那药是他做的、山里采的。腹内的新诗,是他生命修炼过程中的境界,往上升华一步,在他的内心中就有一份感悟,而这一份感悟是以诗歌的方式遇客吟。遇到的这个客,就是随缘随分而遇到的──出世之人,完全出世之人!

云中子道罢,离了九间大殿,打了一稽首,大袖飘风,扬长竟出午门去了。两边八大夫正要上前奏事,又被一个道人来讲什么妖魅,便耽搁了时候。纣王与云中子谈讲多时,已是厌倦,袖展龙袍,起驾还宫,令百官暂退。百官无可奈何,只得退朝。

云中子他不玩了。结果就这一会儿功夫,一天就给弄过去了……还有奏本呢!……

话说纣王驾至寿仙宫前,不见妲己来接见,纣王心甚不安。只见侍御官接驾。纣王问曰:“苏美人为何不接朕?”侍御官启陛下:“苏娘娘偶染暴疾,人事昏沉,卧榻不起。”纣王听罢,忙下龙辇,急进寝宫,揭起金龙幔帐,见妲己面似金枝,唇如白纸,昏昏惨惨,气息微茫,恹恹若绝。纣王便叫:“美人,早晨送朕出宫,美貌如花,为何一时有恙,便是这等垂危!叫朕如何是好?”

──看官,这是那云中子宝剑挂在分宫楼,镇压的这狐狸如此模样。倘若是镇压的这妖怪死了,可不保得成汤天下。也是合该这纣王江山有败,周室将兴,故此纣王终被他迷惑了。表过不题。

所以这是一种相互之间的关系。不是云中子失败,也不是纣王如何。如果你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说,一切事情本身的过程,就是命里注定的。

──只见妲己微睁杏眼,强启朱唇,作呻吟之状,喘吁吁叫一声:“陛下!妾身早晨送驾临轩,午时远迎陛下,不知行至分宫楼前候驾,猛抬头见一宝剑高悬,不觉惊出一身冷汗,竟得此危症。想贱妾命薄缘悭,不能长侍陛下于左右,永效于飞之乐耳。乞陛下自爱,无以贱妾为念。”道罢,泪流满面。

人都会拽着词,不像咱们说的是大白话。

纣王惊得半晌无言,亦含泪对妲己曰:“朕一时不明,几为方士所误。分宫楼所挂之剑,乃终南山炼气之士云中子所进,言朕宫中有妖气,将此镇压,孰意竟于美人作祟。乃此子之妖术,欲害美人,故捏言朕宫中有妖气。朕思深宫邃密之地,尘迹不到,焉有妖怪之理。大抵方士误人,朕为所卖。”

你看他这里说的,他不是不知道管用,他知道管用。他也知道云中子确实有本事,但是他心眼想歪了。

他心眼也没想歪。纣王他就喜欢妲己,喜欢女人(他把自己想的、要的都想成对的),所以他就说,这个道士谎说宫中有妖精,其实是害我来的。他就没想过,他跑这么老远害你干嘛!这就是人以自我为中心,凡事都以自我利益的角度去考虑的弊病。必然自取灭亡。

人家云中子讲得很清楚,那个妖怪就在宫里头,三天就完了,那不就产生作用了吗?结果纣王心思变了,纣王说,云中子来害他来了,他不把妲己当成妖怪看,他把他想成:诚心害我心爱的女人了……

比如说习近平,你很多事情去劝他,他听着有道理。但是,没涉及到他自己利益的时候,他怎么听都是对的,一涉及到他自己利益的时候,他说你是贼心眼。今天的中国社会遍地都是这个,我相信朋友不会反对我说的这个。

今天的中国社会遍地是这个,没有利益的时候怎么都成,一有利益的时候立刻就反了,立刻他就不明白了。其实就像(动物)附体一样。这里讲的就是这个含意。

传旨急命左右:“将那方士所进木剑,用火作速焚毁,毋得迟误,几惊坏美人。”纣王再三温慰,一夜无寝。

──看官:纣王不焚此宝剑,还是商家天下,只因焚了此剑,妖气绵固深宫,把纣王缠得颠倒错乱,荒了朝政,人离天怨,白白将天下失于西伯,此也是天意合该如此。不知焚剑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纣王让人把这个剑给烧了,然后他自己叨叨,这几乎把我美人给毁了……

妖气悬绕,就抽取人的精华,也就把纣王缠得颠倒错乱……

(待续)

責任编辑: 陈锦缘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