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看封神】狐妖乱宫廷 纣王施行残酷炮烙(视频)

妖氛秽乱宫廷 圣德播扬西土

2021-08-01 11:39 作者:石涛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苏妲己
苏妲己(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前言:《封神演义》,俗称《封神榜》共一百回。故事由商纣王题诗调戏女娲、苏妲己进宫魅惑纣王开端,以姜子牙辅佐周武王伐纣的中国历史为背景,描写了商朝与周朝的对抗,以及阐教、截教诸仙斗智斗法、破阵封神的故事,最后以姜子牙封诸神和周武王封诸侯做结尾。

石涛: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和中国明朝的四大名著、《封神演义》等故事背后的内涵,对今人存在着借鉴意义(对生命的认识),共同影响着今人。也是这一番认识,所以觉得很值得跟大家分享我个人对《封神演义》的理解:

第六回 纣王无道造炮烙

诗曰:

纣王无道杀忠贤,酷惨奇冤触上天。
侠烈尽随灰烬灭,妖氛偏向禁宫旋。
朝歌艳曲飞檀板,暮宿龙涎吐碧烟。
取次催残黄耇散,孤魂无计返家园。

“纣王无道杀忠贤”,杀人就是罪恶的,动用手段杀人就更罪恶了。

“侠烈尽随灰烬灭”,侠、妖是对应的,人战胜不了魔鬼,无论在人中你多厉害,当人心不正的时候,鬼一定把人吞噬掉,这是生命之间的差距,但一旦鬼上了人身,进了人的环境之后,那就是改朝换代。

在妲己进宫之前跟进宫之后,纣王是两人,我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在习近平10月1号招鬼上身之前,跟他招鬼上身之后,两回事。招鬼上身之后,很多事就没招了,招鬼上身之前还是有机会的。

就像云中子似的,他从慈悲的角度去帮纣王,帮助一分是一分,帮得成、帮不成无所谓,他注重的是过程。因为他不思前、不思后、不思左、不思右、不思荣、不思辱、不要钱、不要赌。不就是生命过程。

但看不懂的人,希望在利益角度有所结果的人,就得衡量这事值得不值得干了。

在有关生命的角度来讲,就要慈悲。

所以这首诗就讲述了纣王遇到妖怪之后变得残忍,残而不道,非常残暴。

后面“朝歌艳曲飞檀板,暮宿龙涎吐碧烟。”我能理解到的是:纣王的淫荡。这种昼夜不分的淫荡,最终催人老去。

“孤魂无计返家园”,人的魂魄是有家的。

濒死经验,是指人的肉身死了,魂魄出去了,然后自己看见自己肉身了,你说他眼睛还在那脸上长着呢!闭着眼。那他怎么看见自己肉身了?那些濒死经验的人都没有能力去解释这个问题。

因为他只是一个过程,只是一个客观存在的感受。但这些人都讲,他怎么自个儿飘到房间上去了?拿绳提了?没有,他就自个儿上去了,我怎么(从身体里)就出来了,然后就走了,就去了某种氛围、某种环境、一种白色的光。那光,一点都不刺眼,而且非常明亮。都是那么写的。

就是人的魂魄在归回自己的家园。所以他讲“孤魂无计返家园”,造恶者、淫荡之人,必下地狱……(人家讲得很文明)

话说纣王见惊坏了妲己,慌忙无措,即传旨命侍御官,将此宝剑立刻焚毁。不知此剑莫非松树削成,经不得火,立时焚尽。

云中子他拿那个老树枝削了把剑,放在他的水火花篮,他就能挣钱。大家听懂我说这意思,真正灵性的东西,都是超脱这一层你以为的物质层面的。我们说那把剑就得淬火啦、那把剑得锋利啦,那是人的东西,那不是神的东西,神的东西往往在人这一面是弱的。所以都是反的。

云中子讲他的境界时说:我不思考,我不这、我不那,我不去钻研、我不去努力。人不是,人就是:我必须努力、必须下工夫、必须要研究……

真正好的东西是一个生命的自然表现,随着他境界的提升,他生命中好的东西、善的东西从他身体里展现出来的时候,人们自然就会有所感悟……

为什么讲人身难得,神、佛造了人的身体,这个身体去依托着不死的灵魂,而这个身体,是神按照自己的模样造的,造了他的形状,甚至按照自己的概念造了他的结构,那灵魂进入我们的天灵盖,然后借助这个身体修行,这是一个生命完整的净化过程,所以极其珍贵,又极其无能,因为相生相克——一个破松树枝,什么用都没有,但当它今天是被云中子削的放在水火花篮里的时候,他就能除妖怪,因为它代表“生”气,它是一个活的生命。

人的珍贵是:人说了算。要好、要恶、要坏,自己说了算!纣王把木剑烧了,留下的是妖精。为什么留妖精?在纣王眼里那女人有用、我要女人……

那狐狸知道他要女人,我就给他。我给他的过程是杀死他的过程。很多朋友在这样的道理中、在中共体制之下对人伤害的过程中,理解不了。所以人只要一有贪欲,一有贪婪,他即刻迷失自己,纣王又何尝不是呢!他心中一有淫荡之念,没看见妲己的时候他什么都听得懂,一看见妲己的时候,任何良言善语都变成:敢情他是要害我女人?……

侍御官回旨。妲己见焚了此剑,妖光复长,依旧精神。正是,有诗为证,诗曰:
火焚宝剑智何庸,妖气依然透九重。
可惜商都成画饼,五更残月晓霜浓。
妲己依旧侍君,摆宴在宫中欢饮。

“五更残月晓霜浓”,天快亮了,月亮快消失了,早晨的霜露无论多浓,太阳一出就完蛋。这是讲整个商朝完蛋了。妲己依旧和君王在宫中摆宴狂欢……

且说此时云中子尚不曾回终南山,还在朝歌,忽见妖光复起,冲照宫闱。云中子点首叹曰:“我只欲以此剑镇减妖氛,稍延成汤脉络,孰知大数已去,将我此剑焚毁。一则是成汤合灭;二则是周国当兴;三则神仙遭逢大劫;四则姜子牙合受人间富贵;五则有诸神欲讨封号。罢,罢,罢,也是贫道下山一场,留下二十四字,以验后人。”

云中子这事儿白干了。

大数已去,定数已到,商朝必亡,就像人们在讲“天灭中共”,透过人们的口讲出来的时候,其实就在吻合著天意。一个人,他看不着天,他也看不着神,但是他从“与神同行”到“万劫不复”再到“天灭中共”这个过程中,也是他自我执著失去的过程。

在客观的角度来讲,与神同行就是“我思”——我要与神同行。

万劫不复:不是我想干嘛就干嘛。

天灭中共——我只是个与神同行的人,共产党如何亡,必由神出手。

云中子秉承善意去朝歌劝纣王,他出手了——他想去改变一点点天意都改变不了。他知道杀不了妖精,只是镇减妖氛、稍延成汤脉络——各自生命是有使命的,这是云中子修行、学习的过程。他留下这一份修行的文化(写在了《封神演义》里面),告诫着今天所有修行的人,不要自以为是的说要干嘛!不要以为自己道行有多深。

云中子进剑除妖,纣王做到这份上(将剑焚毁)的原因,有五个:

一、成汤必然灭亡。

二、周国当兴——改朝换代是必然的。

三、神仙遭逢大劫——神仙那儿有问题。

改朝换代也叫“改天换地”。人这边“成汤合灭”与神仙那边“遭逢大劫”是一体的,只是在不同的层面上。

四、姜子牙合受人间富贵。

这时候元始天尊还没有说出封神,云中子已经知道“姜子牙合受人间富贵”,他知道(1)姜子牙修不成。(2)一定是姜子牙主理封神。(3)姜子牙没有被哪个王杀了。所以我才说云中子来得境界高。

五、有诸神欲讨封号。

元始天尊还没有把封神榜拿出来,云中子却全都知道了。所以商朝完结的一件事情,却牵动着这天地间五件事情。那是立体的、上下(层次)的,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今天的借鉴就是:看到共产党的邪恶。比如说:共产党崇尚人之初性本恶,你就一定要(相信):人之初性本善。在这过程中,得以在此大劫难中净化、升华生命。

“贫道下山一场”到底成或不成,其实就是他修行的过程,不是我们人中以为的成功与失败的过程。这没有浪不浪费时间的概念。说浪费时间的人,大多是希望求得“结果”的人。一个懂得生命过程的人,他知道如何把握生命的境界,而不是在人中“失”与“得”!

当把自己标榜成一个胜利者的时候,本身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修行的人他知道生命的“来”与“去”,也就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出手”和出手时所站的位置,这是“境界”,不是得、失的问题。

所以云中子没走……大家看到《封神演义》是立体的,从鸿钧道人到元始天尊、老子、通天教主,然后到广成子、云中子、燃灯道人。还有在整个系统之外的西方教主(西方极乐世界)。然后才到了人。

首先出现的人是姜子牙。姜子牙跟纣王是对等的。纣王是人中的王,叫天子;姜子牙他虽也在人中,可是修不成,但他师父给了他宝贝:杏黄旗、打神鞭、四不像。这三家宝贝广成子可拿不着,他的十二门人都拿不着,云中子也拿不着。

那能证明姜子牙功夫比广成子高吗?不可能!姜子牙是修不成的,但他为什么拿了这些宝贝?

他拥有宝贝是因为他有使命的。而这使命可不代表他修行的高低。这意思是,在我们现实环境中人看待问题的时候,都是站在利益的角度,所以是错的。姜子牙是不是元始天尊最得意的门徒(所以拿得到宝贝)呢?我相信稍微明白的人都不敢这么说。这是利益之人在揣摩神、仙、道、佛境界所想的角度。

云中子在朝歌等着,他看见宫廷妖气又起来了,妖气一起他才说了:孰知大数已去,将我此剑焚毁。就是说,他想稍微延长点成汤之脉络都做不成。就是讲,很多事情的命运完全是定死的。

有些非常有本事的生命出于善念想去帮助那命里注定的生命,还要仰仗着命里注定的生命有所感悟并落实在行为上。所以我们讲新版的《封神演义》你就可以把纣王比喻成习近平,习近平也曾经遇到过绝好的机会,他自己也完全能接受也承认,但他就是因为极度的自卑,而把中共走向灭亡定格了、栓在他身上。

因为共产党的命栓在他身上,他又仰仗着共产党来维持着自己的权力。这是利益上的相互依存、所需,然后相互胡说、相互欺骗。

那习近平自己何尝不知道中共的邪恶呢?他正是因为中共的邪恶才给他带来了绝对的伤害——他自己的姐姐因为共产党文化大革命的迫害自杀了。他从姊姊自杀的角度感悟到共产党的力量无尽,他要借重共产党的力量,以一种极端自卑的心理报复社会。他的出手相当阴邪狠毒,而这一份阴邪、狠毒又迎合著王沪宁的人之初性本恶。

他达到极端的恶,但他不轻易伤人,但是他让你活受罪(新疆就是)!他懂得相生相克的道理。他在正定县待了这几年没白待。“正定”是佛教里说的“八大定”之一,他没白待,但是反过来显得:他更阴邪。

那云中子苦口婆心对纣王说了一番话,纣王都答应了,也把剑挂在分宫楼上了,事都办完了,纣王又回去了(把剑烧了),所以云中子说罢,罢,罢,也是贫道下山一场,留下二十四字,以验后人。让后人看看我云中子是谁。

云中子取文房四宝,留笔迹在司天台杜太师照墙上。

照墙,有的地方叫:照壁(编注:大门前的一道类似屏风的墙)。司天台(编注:官名),那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人,夜观天象给纣王做为建议,这样的官本身有特殊功能,他不跟世俗打交道,他是跟天意打交道。恰恰云中子留下的东西是留给他的。

云中子没留给黄飞虎,黄飞虎是带兵打仗的,不是夜观天象的。夜观天象的都被称为太师,这里他就叫杜太师。这样的人有特殊的本事。

云中子知道他写的东西,在朝廷中,也就只有杜太师有可能知道他写的是什么——你明明知道对方跟你不对口,你干嘛要跟人说这话啊!就说这意思。话不投机半句多,驴、马对不上。所以写书的人同样在表现生命不同的层面。

诗曰:

妖氛秽乱宫廷,圣德播扬西土。
要知血染朝歌,戊午岁中甲子。

宫廷,指纣王。圣德,讲的是周文王。那个时候的周文王还没出场呢!云中子就已经知道下一个朝代是他们。一切,不都是有序的被安排好了的吗?就像我们现在赶上了黑死病在北京的出现……时间,对应得非常“完美”。

“戊午岁中甲子”,戊午年,年中时日。指出纣王亡朝的时间。

云中子题罢,迳回终南山去了。

且言朝歌百姓见道人在照墙上吟诗,俱来看念,不解其意。人烟拥挤,聚积不散。正看之间,只见太师杜元铣回朝。只见许多人围遶府前,两边侍从人喝开。

太师问:“什么事?”管府门役禀:“老爷,有一道人在照墙上吟诗,故此众人来看。”杜太师在马上看见,是二十四字,其意颇深,一时难解;命门役将水洗了。

太师杜元铣是观天象的。云中子留二十四字在司天台的照墙上,为什么?司天台杜太师能够知道宫廷有妖怪,在他观天象的星云中就能展现妖气(阴气太重)。云中子是希望透过杜太师,有机会多少理解他善意的告诫。这是他善良的品质,尽其可能的表达。有用、没用?(这事没用,你就不做了?!那是利益)。

你不尽善意,那就是恶!

太师进府,将二十四字细细推详,穷究幽微,终是莫解。暗想:“此必是前日进朝献剑道人,说妖气旋绕宫闱,此事倒有些着落。连日我夜观天象,见妖气日盛,旋绕禁闼,定有不祥,故留此钤记。目今天子荒淫,不理朝政;权奸蠹惑,天愁民怨,眼见兴衰。我等受先帝重恩,安忍坐视?见朝中文武,个个忧思,人人危惧,不若乘此具一本章,力谏天子,尽其臣节,非是买直沽名,实为国家治乱。”

杜太师身在朝歌为官,怎么会想到西伯侯是圣祖,他也不敢那么想。

杜元铣当夜修成疏章,次日至文书房,不知是何人看本。今日却是首相商容。元铣大喜,上前见礼,叫曰:“老丞相,昨夜元铣观司天台,妖气累贯深宫,灾殃立见,天下事可知矣。主上国政不修,朝纲不理,朝欢暮乐,荒淫酒色,宗庙社稷所关,治乱所系,非同小可,岂得坐视。今特具谏章,上于天子。敢劳丞相将此本转达天庭。丞相意下如何?”

商容听言,曰:“太师既有本章,老夫岂有坐视之理。只连日天子不御殿庭,难于面奏。今日老夫与太师进内庭见驾面奏,何如?”

内庭是外臣不能进去的,那是大王的寝室,外人哪能进卧室啊!禁闼,是指宫廷门。外臣不能进内廷,内廷全是家眷,全是女的,那些女人都是伺候天子的,外臣哪能见大王的女人,就这么回事。

后来没招了,必须得见纣王,先见宦官。其实宦官、弄臣同样反映了一个关键问题:男人做了宦官,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会极度自卑的。现今中共官员害人也出于自卑心理,从而把人害成这样。

他们一进卧室就出事了!

商容进九间大殿,过龙德殿、显庆殿、嘉善殿,再过分宫楼。商容见奉御官。

奉御官口称:“老丞相,寿仙宫乃禁闼所在,圣躬寝室,外臣不得进此!”商容曰:“我岂不知?你与我启奏:商容候旨。”奉御官进宫启奏:“首相商容候旨。”王曰:“商容何事进内见朕?但他虽是外官,乃三世之老臣也,可以进见。”命:“宣!”

分宫楼室是最近内宫的,而当时为什么云中子让剑挂在分宫楼呢?就是最靠近妲己住的地方。

有朋友说妲己那么有本事还在乎远、近吗?

这就是生命境界、层面相互尊重的原因。鬼,白天不能出来,晚上才出来,那是鬼受生命约束的形式,同样是对人的尊重。而人死的时候又是鬼过来拉。神到人间一定以人的方式出现,如果神到人间以神的方式出现,那不叫人的环境,那叫神的环境。

很多人不是不理解而是太利益,说:神在哪儿?你给我看看。

你算什么?神要给你看看!无知者,不怪!但无知者不知耻、必勇猛,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商容进宫,口称“陛下”,俯伏阶前。王曰:“丞相有甚紧急奏章,特进宫中见朕?”商容启奏:“执掌司天台首官杜元铣,昨夜观天象,见妖气照笼金阙,灾殃立见。元铣乃三世之老臣,陛下之股肱,不忍坐视。且陛下何事,日不设朝,不理国事,端坐深宫,使百宫日夜忧思。今臣等不避斧钺之诛,干冒天威,非为沽直,乞垂天听。”将本献上,两边侍御宫接本在案。

乞求天子听臣一段话。古人说的话都是那样。

现在人讲的是大白话,而语言讲得越繁杂,其实越麻烦。

(待续)

責任编辑: 陈锦缘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