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新证据坐实:拜登父子向外国兜售影响力(图)

2021-05-28 01:14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乔・拜登(Joe Biden)和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父子。
乔.拜登(Joe Biden)和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父子。(图片来源: Teresa Kroeger/Getty Images for World Food Program USA)

【看中国2021年5月28日讯】(看中国记者程雯编译/综合报导)现任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硬盘门”事件再有新料曝出,从亨特的笔记本电脑硬盘上新披露出的电子邮件显示,老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确实和儿子亨特的乌克兰、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商业伙伴会面了,会面后第二天,亨特就获得乌克兰能源巨头的高薪职位。这些新证据坐实了拜登父子在向外国势力兜售影响力,并达到自肥的目的。

最早报导亨特“硬盘门”事件的《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5月26日(周三)继续曝出新料

根据《纽约邮报》的最新披露,亨特.拜登2015年4月16日在华盛顿DC乔治城的意大利餐厅“米兰咖啡”(CaféMilano)的私人“花园厅”(Garden Room)里为他的乌克兰、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国的商业伙伴举行了一场高端晚宴。亨特的老爸、时任副总统乔.拜登也出席了这场晚宴。

这家意大利餐厅有一个广告口号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去的地方。”

在这个晚宴的第二天,亨特收到了乌克兰能源巨头“博瑞斯玛”(Burisma)公司高管瓦迪姆.波扎尔斯基(Vadym Pozharskyi)的电子邮件,感谢亨特把他引见给老拜登。

波扎尔斯基在2015年4月17日的电子邮件中写道:

“亲爱的亨特,感谢你邀请我到DC,并有机会见到你的父亲,一起度过了一段时间。

“这真是一种殊荣和荣幸。”

当天,亨特就获得了Burisma公司董事会成员的位置,以及每月83,333美元的薪酬。

亨特.拜登在晚宴三周前提供的嘉宾名单上有14个人,其中还包括俄罗斯亿万女富翁叶莲娜.巴图丽娜(Yelena Baturina)和她的丈夫、现已去世的前莫斯科市市长尤里.卢日科夫(Yury Luzhkov)。

巴图丽娜曾于2014年2月14日向罗斯蒙特.塞内卡.桑顿有限责任公司(Rosemont Seneca Thornton LLC)汇款350万美元,这家公司位于特拉华州,是由亨特和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顾问德文.阿彻(Devon Archer)共同创立的一家投资公司。约翰.克里现任拜登政府的气候大使

美国财政部2020年向参议院共和党人提交的报告中将这些电汇转账标记为可疑活动。

亨特至少从2015年3月起就在着手准备这场晚宴,并告诉了他的客人们,他的父亲老拜登也将参加。

在2015年3月26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亨特表明是利用他在世界粮食计划署美国分部(WFP USA)董事会里的职位召集会议商讨粮食安全为幌子,以实现在晚宴上把他的商业伙伴们引见给老拜登的真正目的。

这封电子邮件是亨特写给时任希腊东正教教会领导人的儿子迈克尔.卡洛特索斯(Michael Karloutsos)的,邮件中写道:

“好的——晚宴的原因表面上是讨论粮食安全。

“老爸会在那儿,但是暂时保持在我们之间(知道此事)。谢谢。”

卡洛特索斯回复说:“一切都在我们之间(知道)。一切都好!…我知道你提到你的父亲也可能会参加晚宴。”

《纽约邮报》表示,这个晚宴引发了一个疑问,即,乔.拜登一直声称对他的儿子亨特的商业活动一无所知,那么,乔.拜登对亨特与外国企业和政府官员的往来到底了解多少?

亨特的晚宴上还邀请了哈萨克斯坦的三名官员,其中包括前苏联共和国里最大的银行“哈萨克斯坦银行”(Kazkommertsbank)的主席马克.霍尔茨曼(Marc Holtzman)。

亨特还邀请了包括墨西哥大使在内的三位大使和世界粮食计划署美国分部的三名官员。这封嘉宾名单是亨特在晚宴前三周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他的公司合伙人阿彻的。邮件中写到:

“3个座位给我们的哈萨克斯坦朋友。

“2个座位给叶莲娜和(她)丈夫。

“2个给你和我。

“3个座位给世界粮食计划属美国分部。

“瓦迪姆。

“3位大使(墨西哥,?,?)

“总共14个”。

《纽约邮报》表示目前还不清楚亨特名单上的所有人是否都去参加了这场晚宴。

2015年3月20日,阿彻给亨特发送电子邮件说,叶莲娜.巴图丽娜不想参加,但是她的丈夫尤里.卢日科夫会参加。阿彻写到:

“耶琳娜不想抢了尤里的风头,她会在城里与我们见面,但不想去吃饭。那只是她的想法,我们可以坚持。”

在这个邮件结尾,阿彻还写到:“显然,留一个座位给你的伙计(还有我的,如果他在城里的话)。”

亨特回复说:“我认为你的伙计在那儿麻烦大于价值,除非你有些别的想法。”

很显然,这几个邮件里提到的亨特的“伙计”是他的老爸,乔.拜登,而阿彻的“伙计”则不清楚是时任的国务卿约翰.克里还是其他人。

在2015年4月16日晚宴过后的当晚11点15分,亨特收到世界粮食计划署美国分部(WFP USA)的创始人里克.里奇(Rick Leach)的电子邮件,里奇在邮件中写到:

“一个多么美妙和富有成效的夜晚——谢谢你!”——这说明这位人物去吃饭了。

哈萨克斯坦银行的主席马克.霍尔茨曼也在晚宴后给亨特发送电子邮件表示感谢,他写到:

“小鹿亨特[注:霍尔茨曼原文把英文“亲爱的Dear”写成“小鹿Deer”],谢谢你,这是一个精彩的夜晚,美妙的聚会和美好的交谈。我期待很快再见到你,以及很多紧密合作的机会。”——这位也确定参加了。

亨特的嘉宾名单上没有另外两位哈萨克斯坦官员的名字,但在晚宴当天的早晨,阿彻收到哈萨克斯坦总理卡里姆.马西莫夫(Karim Massimov)的邀请到马西莫夫下榻华盛顿DC的威拉德酒店(Willard Hotel)的套房里参加一个“小型私人早餐会”。

给阿彻的邀请信上这样写到:“总理渴望与你讨论几个问题,他会很高兴有机会与你共度有质量的时间。”

到了第二年,即2016年,亨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就将马西莫夫描述为“密友”。

亨特在哈萨克斯坦与马西莫夫总理(Massimov)的一个关系人,金融寡头肯尼斯.拉基舍夫(Kenes Rakishev)有业务往来。

在亨特的笔记本电脑硬盘上也有他和拉基舍夫的亲密邮件,亨特提出了赚钱的想法。

根据财政部向参议院共和党提交的货币交易记录报告,拉基舍夫的公司Novatus在2014年4月22日使用拉脱维亚的一家银行向亨特和阿彻合伙的公司Rosemont Seneca Bohai LLC电汇了142,300美元。电汇留言说,这笔钱用于“买一辆车”。

《纽约邮报》曝出这些信息后,美国前总统川普的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在Newsmax电视台接受采访时说:“这真是太令人惊讶了,乔.拜登和亨特.拜登实际上是在做利益交换,他们指责川普总统利用影响力让家人致富实在是不准确的。现在,我们看到的是,真正在兜售影响力的是时任副总统乔.拜登。”

乔.拜登现在成了美国总统,梅多斯说:“我们看看以后会怎么发展吧。”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