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新證據坐實:拜登父子向外國兜售影響力(圖)

2021-05-28 01:14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喬·拜登(Joe Biden)和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父子。
喬.拜登(Joe Biden)和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父子。(圖片來源: Teresa Kroeger/Getty Images for World Food Program USA)

【看中国2021年5月28日讯】(看中國記者程雯編譯/綜合報導)現任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硬碟門」事件再有新料曝出,從亨特的筆記本電腦硬碟上新披露出的電子郵件顯示,老拜登擔任副總統期間,確實和兒子亨特的烏克蘭、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的商業夥伴會面了,會面後第二天,亨特就獲得烏克蘭能源巨頭的高薪職位。這些新證據坐實了拜登父子在向外國勢力兜售影響力,並達到自肥的目的。

最早報導亨特「硬碟門」事件的《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5月26日(週三)繼續曝出新料

根據《紐約郵報》的最新披露,亨特.拜登2015年4月16日在華盛頓DC喬治城的義大利餐廳「米蘭咖啡」(CaféMilano)的私人「花園廳」(Garden Room)裡為他的烏克蘭、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等國的商業夥伴舉行了一場高端晚宴。亨特的老爸、時任副總統喬.拜登也出席了這場晚宴。

這家義大利餐廳有一個廣告口號是:「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去的地方。」

在這個晚宴的第二天,亨特收到了烏克蘭能源巨頭「博瑞斯瑪」(Burisma)公司高管瓦迪姆.波扎爾斯基(Vadym Pozharskyi)的電子郵件,感謝亨特把他引見給老拜登。

波扎爾斯基在2015年4月17日的電子郵件中寫道:

「親愛的亨特,感謝你邀請我到DC,並有機會見到你的父親,一起度過了一段時間。

「這真是一種殊榮和榮幸。」

當天,亨特就獲得了Burisma公司董事會成員的位置,以及每月83,333美元的薪酬。

亨特.拜登在晚宴三週前提供的嘉賓名單上有14個人,其中還包括俄羅斯億萬女富翁葉蓮娜.巴圖麗娜(Yelena Baturina)和她的丈夫、現已去世的前莫斯科市市長尤里.盧日科夫(Yury Luzhkov)。

巴圖麗娜曾於2014年2月14日向羅斯蒙特.塞內卡.桑頓有限責任公司(Rosemont Seneca Thornton LLC)匯款350萬美元,這家公司位於特拉華州,是由亨特和前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的顧問德文.阿徹(Devon Archer)共同創立的一家投資公司。約翰.克里現任拜登政府的氣候大使

美國財政部2020年向參議院共和黨人提交的報告中將這些電匯轉賬標記為可疑活動。

亨特至少從2015年3月起就在著手準備這場晚宴,並告訴了他的客人們,他的父親老拜登也將參加。

在2015年3月26日的一封電子郵件中,亨特表明是利用他在世界糧食計畫署美國分部(WFP USA)董事會裡的職位召集會議商討糧食安全為幌子,以實現在晚宴上把他的商業夥伴們引見給老拜登的真正目的。

這封電子郵件是亨特寫給時任希臘東正教教會領導人的兒子邁克爾.卡洛特索斯(Michael Karloutsos)的,郵件中寫道:

「好的——晚宴的原因表面上是討論糧食安全。

「老爸會在那兒,但是暫時保持在我們之間(知道此事)。謝謝。」

卡洛特索斯回覆說:「一切都在我們之間(知道)。一切都好!…我知道你提到你的父親也可能會參加晚宴。」

《紐約郵報》表示,這個晚宴引發了一個疑問,即,喬.拜登一直聲稱對他的兒子亨特的商業活動一無所知,那麼,喬.拜登對亨特與外國企業和政府官員的往來到底瞭解多少?

亨特的晚宴上還邀請了哈薩克斯坦的三名官員,其中包括前蘇聯共和國裡最大的銀行「哈薩克斯坦銀行」(Kazkommertsbank)的主席馬克.霍爾茨曼(Marc Holtzman)。

亨特還邀請了包括墨西哥大使在內的三位大使和世界糧食計畫署美國分部的三名官員。這封嘉賓名單是亨特在晚宴前三週通過電子郵件發給他的公司合夥人阿徹的。郵件中寫到:

「3個座位給我們的哈薩克斯坦朋友。

「2個座位給葉蓮娜和(她)丈夫。

「2個給你和我。

「3個座位給世界糧食計畫屬美國分部。

「瓦迪姆。

「3位大使(墨西哥,?,?)

「總共14個」。

《紐約郵報》表示目前還不清楚亨特名單上的所有人是否都去參加了這場晚宴。

2015年3月20日,阿徹給亨特發送電子郵件說,葉蓮娜.巴圖麗娜不想參加,但是她的丈夫尤里.盧日科夫會參加。阿徹寫到:

「耶琳娜不想搶了尤里的風頭,她會在城裡與我們見面,但不想去吃飯。那只是她的想法,我們可以堅持。」

在這個郵件結尾,阿徹還寫到:「顯然,留一個座位給你的夥計(還有我的,如果他在城裡的話)。」

亨特回覆說:「我認為你的夥計在那兒麻煩大於價值,除非你有些別的想法。」

很顯然,這幾個郵件裡提到的亨特的「夥計」是他的老爸,喬.拜登,而阿徹的「夥計」則不清楚是時任的國務卿約翰.克里還是其他人。

在2015年4月16日晚宴過後的當晚11點15分,亨特收到世界糧食計畫署美國分部(WFP USA)的創始人里克.里奇(Rick Leach)的電子郵件,里奇在郵件中寫到:

「一個多麼美妙和富有成效的夜晚——謝謝你!」——這說明這位人物去吃飯了。

哈薩克斯坦銀行的主席馬克.霍爾茨曼也在晚宴後給亨特發送電子郵件表示感謝,他寫到:

「小鹿亨特[註:霍爾茨曼原文把英文「親愛的Dear」寫成「小鹿Deer」],謝謝你,這是一個精彩的夜晚,美妙的聚會和美好的交談。我期待很快再見到你,以及很多緊密合作的機會。」——這位也確定參加了。

亨特的嘉賓名單上沒有另外兩位哈薩克斯坦官員的名字,但在晚宴當天的早晨,阿徹收到哈薩克斯坦總理卡裡姆.馬西莫夫(Karim Massimov)的邀請到馬西莫夫下榻華盛頓DC的威拉德酒店(Willard Hotel)的套房裡參加一個「小型私人早餐會」。

給阿徹的邀請信上這樣寫到:「總理渴望與你討論幾個問題,他會很高興有機會與你共度有質量的時間。」

到了第二年,即2016年,亨特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就將馬西莫夫描述為「密友」。

亨特在哈薩克斯坦與馬西莫夫總理(Massimov)的一個關係人,金融寡頭肯尼斯.拉基舍夫(Kenes Rakishev)有業務往來。

在亨特的筆記本電腦硬碟上也有他和拉基舍夫的親密郵件,亨特提出了賺錢的想法。

根據財政部向參議院共和黨提交的貨幣交易記錄報告,拉基舍夫的公司Novatus在2014年4月22日使用拉脫維亞的一家銀行向亨特和阿徹合夥的公司Rosemont Seneca Bohai LLC電匯了142,300美元。電匯留言說,這筆錢用於「買一輛車」。

《紐約郵報》曝出這些信息後,美國前總統川普的白宮幕僚長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在Newsmax電視臺接受採訪時說:「這真是太令人驚訝了,喬.拜登和亨特.拜登實際上是在做利益交換,他們指責川普總統利用影響力讓家人致富實在是不準確的。現在,我們看到的是,真正在兜售影響力的是時任副總統喬.拜登。」

喬.拜登現在成了美國總統,梅多斯說:「我們看看以後會怎麼發展吧。」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