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以色列致命踩踏灾难 45死 上百人受伤(图)

2021-04-30 23:13 作者:成容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以色列篝火节
以色列犹太人宗教节日篝火节(Lag B'Omer)。(图片来源:Lina Nagano /CC BY-NC 2.0)

【看中国2021年4月30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4月29日深夜的一夜之间,至少有45名以色列东正教犹太人被压死,在这个节日里录制的视频显示,就在发生致命踩踏事故的前一刻,数万人随着音乐在跳舞。

据《每日邮报》4月30日报导,这段录像似乎是在莫兰山(Mount Meron)西蒙・巴・尤查拉比(Rabbi Shimon bar Yochai)墓旁的露天剧场录制的,莫兰山是庆祝活动的一个焦点,它被过滤成一个狭窄的楼梯,据认为是在那里发生的人群挤压事件。

目前已确认,至少有45人死亡,其中5名儿童死亡,至少有150人受伤,其中6人伤势严重,18人重伤,8人中度受伤,80人轻伤,尽管一些以色列媒体报道有多达28人伤势严重。这次踩踏事件是以色列和平时期最致命的灾难之一。

据《以色列时报》(Times of Israel)报道,对事件原因的调查刚刚开始,但初步迹象表明,挤压发生在莫兰山遗址的一个狭窄的楼梯出口,多年来这里一直被称为瓶颈。

一些目击者说,警方的障碍物封锁或限制了楼梯口,导致人们摔倒,然后被后面的人踩在脚下,形成致命的“多米诺效应”,一位目击者称之为“人肉雪崩”。在要求进行调查的呼声中,警方试图淡化责任。

以色列官员们指出,有多达10万人参加了这个节日庆典,这比往年要少得多,但在持续的疫情限制下,今年的人数远远超过预期。甚至在踩踏事件发生之前,警察就已经警告说会出现过度拥挤的情况,告诉迟到的人不要去。

该遗址的部分区域,包括一个举行传统篝火的区域,今年被限制在1万人以内,警察设置了障碍,试图限制人数。

以色列其它地方的集会仍被限制在100人以内,但篝火节(Lag B'Omer),作为庆祝2世纪圣人西蒙・巴・尤查拉比的节日,已被批准为例外,这是自以色列开展举世瞩目的疫苗运动后,Covid限制开始放松以来,允许在以色列举行的最大活动。

在封锁期间,以色列政府和东正教犹太社区之间发生了摩擦,尽管有限制,但他们继续举行大规模活动,包括1月份两位拉比的葬礼。

警方北部地区指挥官拉维(Shimon Lavi)批准了节日的安保工作,他说他愿意承担“全部责任”,因为要求进行独立调查的呼声越来越高,但他补充说,挤压事件“绝对不是”个别官员的责任,他赞扬这些官员进入人群帮助受伤和死亡的人。

以色列总理本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在推特上称这是一场“沉重的灾难”,并补充说:“我们都在为伤亡人员的安康祈祷”。

以色列救援机构Magen David Adom说,超过250辆救护车和直升机被叫到现场帮助救援伤员,包括以色列空军的直升机。

在现场设置的移动电话服务崩溃,使人们无法呼救,儿童与父母分离,进一步加剧了混乱局面。

总理内塔尼亚胡用直升机赶到以色列最北部的现场,他说“莫兰山灾难”是以色列自七十年前建国以来,“遭遇的最糟糕的事件之一”。这里发生的事情令人心碎。他在推特上说:“有很多人被压死,包括儿童。”

去年由于冠状病毒的限制而关闭,今年的朝圣之旅吸引了数以万计的人,在致命的挤压之前,他们被看到挤在一起欢乐地唱歌、跳舞和点燃篝火。

一个残酷的讽刺是,篝火节节日庆祝的是一场瘟疫的结束,这场瘟疫在西蒙・巴・尤查拉比的时代杀死了数千名塔木德(Talmudic)信徒。

一位拉比,在30日凌晨的悲剧发生前,在《耶路撒冷邮报》上写道:“今年,当我们接近现代瘟疫的结束时,我鼓励大家在庆祝多年前发生的另一场瘟疫的结束中找到意义和快乐。”

目击者将矛头指向了警察。

18岁的Shmuel告诉法新社说:“有一个铁制的坡道,从篝火现场往下走......当时非常拥挤......人们不得不从这个坡道上走下来,以便离开。警察关闭了它(坡道)。然后,更多的人来到这里,而且越来越多......警察不让他们离开,所以人们开始跌倒在别人身上。他们没有打开它(通道),直到它崩溃,所有的人群都轰然倒下。几十个人被压死了。”

在现场的ZAKA救护志愿者布钦(Motti Bukchin)告诉英国《每日邮报》:“我在ZAKA工作了23年。我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场景,如此巨大的规模。到处都是尸体,医护人员正在进行心肺复苏,那么多儿童,那么多没有身份信息的人。家人前来庆祝,而现在,他们的亲人将装在尸袋里回家。这真是令人无法接受。”

来自特拉维夫(Tel Aviv)的44岁的舒尔茨(Jay Shultz)补充说:“我们正处于狂喜和欢乐的高潮,在全世界最大的犹太人聚会上跳舞。然后,突然间,出现了救护车、担架,篝火被扑灭,因为我们已经从幸福走向了悲剧。很快,音乐关了,我看到救援人员抬走了死人和伤者。

“早些时候,我注意到警察在他们通常不放置障碍物的地方竖起了障碍物,似乎是为了控制人群。但是,这些障碍物造成了压力,意味着正常的人流起伏是不可能的,而当人们更加集中时,悲剧就会发生。”

有一万人获准参加墓园活动,但以色列媒体说有九万人聚集在现场,这一数字无法立即从官方来源得到证实。

以色列Magen David Adom救援机构说:“现场有38人死亡,但在医院有更多人死亡。”北部的Ziv医院也有6人死亡的记录。

哈扎拉联盟(United Hatzala)救援服务机构的梅塞尔(Dov Maisel)告诉军队电台:“这让我回到了(巴勒斯坦激进分子)爆炸事件的时期。当时一片混乱,人们在相互挤压的同时试图自救。”

随着灾难调查的启动,地区警察局长告诉记者:“我,拉维......承担起整体责任,无论好坏,我都准备好接受每一次检查。”

军队和紧急服务部门部署了直升机来疏散伤员。

事故发生后数小时,来自莫兰山的场景显示,极端正统犹太教的人群陷入困境,这些人穿着长长的黑大衣,戴着黑帽子,碎片散落在地上。幸存者为受害者点燃了蜡烛,其他人则在祈祷。地面上有一排用塑料袋覆盖的尸体。

哈扎拉联盟志愿者救援服务机构的海曼(Lazar Hyman)说:“自从我进入紧急医疗领域以来,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

哈扎拉联盟的急救人员戈特利布(Yehuda Gottleib)说,他看到“几十个人在坍塌过程中倒在一起”。他说:“他们中的很多人被压倒,失去了知觉。”

伤者被直升机送往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30日晚些时候将在那里举行葬礼。

英国、法国和欧盟表示哀悼。

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推特上说:“毁灭性的场面......在以色列。我对以色列人民和那些在这场悲剧中失去亲人的人表示同情。”

在一份声明中,法国试图向“以色列人民保证,在这一磨难中,法国将给予他们深切的声援”。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在推特上说:“我们希望你们有力量和勇气度过这些困难时期。”

以色列已经为其930万人口中的一半以上接种了Covid-19疫苗,但对大规模公共集会的限制仍然存在,以阻止病毒的传播。

在以色列被称为“哈雷迪”的极端正统派犹太教,在整个大流行病中对政府规定的健康和安全措施表现出抵制。

大约有5000名警察被部署到活动现场以确保安全。

踩踏事件发生后,警方关闭了该地区的通道,以防止人群进一步扩大,同时救援人员和安全部队努力清理该地区并确认受害者。

来源:看中國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