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以色列致命踩踏災難 45死 上百人受傷(圖)

2021-04-30 23:13 作者:成容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以色列篝火節
以色列猶太人宗教節日篝火節(Lag B'Omer)。(圖片來源:Lina Nagano /CC BY-NC 2.0)

【看中國2021年4月30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4月29日深夜的一夜之間,至少有45名以色列東正教猶太人被壓死,在這個節日裡錄製的視頻顯示,就在發生致命踩踏事故的前一刻,數萬人隨著音樂在跳舞。

據《每日郵報》4月30日報導,這段錄像似乎是在莫蘭山(Mount Meron)西蒙.巴.尤查拉比(Rabbi Shimon bar Yochai)墓旁的露天劇場錄製的,莫蘭山是慶祝活動的一個焦點,它被過濾成一個狹窄的樓梯,據認為是在那裡發生的人群擠壓事件。

目前已確認,至少有45人死亡,其中5名兒童死亡,至少有150人受傷,其中6人傷勢嚴重,18人重傷,8人中度受傷,80人輕傷,儘管一些以色列媒體報導有多達28人傷勢嚴重。這次踩踏事件是以色列和平時期最致命的災難之一。

據《以色列時報》(Times of Israel)報導,對事件原因的調查剛剛開始,但初步跡象表明,擠壓發生在莫蘭山遺址的一個狹窄的樓梯出口,多年來這裡一直被稱為瓶頸。

一些目擊者說,警方的障礙物封鎖或限制了樓梯口,導致人們摔倒,然後被後面的人踩在腳下,形成致命的「多米諾效應」,一位目擊者稱之為「人肉雪崩」。在要求進行調查的呼聲中,警方試圖淡化責任。

以色列官員們指出,有多達10萬人參加了這個節日慶典,這比往年要少得多,但在持續的疫情限制下,今年的人數遠遠超過預期。甚至在踩踏事件發生之前,警察就已經警告說會出現過度擁擠的情況,告訴遲到的人不要去。

該遺址的部分區域,包括一個舉行傳統篝火的區域,今年被限制在1萬人以內,警察設置了障礙,試圖限制人數。

以色列其它地方的集會仍被限制在100人以內,但篝火節(Lag B'Omer),作為慶祝2世紀聖人西蒙.巴.尤查拉比的節日,已被批准為例外,這是自以色列開展舉世矚目的疫苗運動後,Covid限制開始放鬆以來,允許在以色列舉行的最大活動。

在封鎖期間,以色列政府和東正教猶太社區之間發生了摩擦,儘管有限制,但他們繼續舉行大規模活動,包括1月份兩位拉比的葬禮。

警方北部地區指揮官拉維(Shimon Lavi)批准了節日的安保工作,他說他願意承擔「全部責任」,因為要求進行獨立調查的呼聲越來越高,但他補充說,擠壓事件「絕對不是」個別官員的責任,他讚揚這些官員進入人群幫助受傷和死亡的人。

以色列總理本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在推特上稱這是一場「沈重的災難」,並補充說:「我們都在為傷亡人員的安康祈禱」。

以色列救援機構Magen David Adom說,超過250輛救護車和直升機被叫到現場幫助救援傷員,包括以色列空軍的直升機。

在現場設置的行動電話服務崩潰,使人們無法呼救,兒童與父母分離,進一步加劇了混亂局面。

總理內塔尼亞胡用直升機趕到以色列最北部的現場,他說「莫蘭山災難」是以色列自七十年前建國以來,「遭遇的最糟糕的事件之一」。這裡發生的事情令人心碎。他在推特上說:「有很多人被壓死,包括兒童。」

去年由於冠狀病毒的限制而關閉,今年的朝聖之旅吸引了數以萬計的人,在致命的擠壓之前,他們被看到擠在一起歡樂地唱歌、跳舞和點燃篝火。

一個殘酷的諷刺是,篝火節節日慶祝的是一場瘟疫的結束,這場瘟疫在西蒙.巴.尤查拉比的時代殺死了數千名塔木德(Talmudic)信徒。

一位拉比,在30日凌晨的悲劇發生前,在《耶路撒冷郵報》上寫道:「今年,當我們接近現代瘟疫的結束時,我鼓勵大家在慶祝多年前發生的另一場瘟疫的結束中找到意義和快樂。」

目擊者將矛頭指向了警察。

18歲的Shmuel告訴法新社說:「有一個鐵製的坡道,從篝火現場往下走......當時非常擁擠......人們不得不從這個坡道上走下來,以便離開。警察關閉了它(坡道)。然後,更多的人來到這裡,而且越來越多......警察不讓他們離開,所以人們開始跌倒在別人身上。他們沒有打開它(通道),直到它崩潰,所有的人群都轟然倒下。幾十個人被壓死了。」

在現場的ZAKA救護志願者布欽(Motti Bukchin)告訴英國《每日郵報》:「我在ZAKA工作了23年。我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場景,如此巨大的規模。到處都是屍體,醫護人員正在進行心肺復甦,那麼多兒童,那麼多沒有身份信息的人。家人前來慶祝,而現在,他們的親人將裝在屍袋裡回家。這真是令人無法接受。」

來自特拉維夫(Tel Aviv)的44歲的舒爾茨(Jay Shultz)補充說:「我們正處於狂喜和歡樂的高潮,在全世界最大的猶太人聚會上跳舞。然後,突然間,出現了救護車、擔架,篝火被扑滅,因為我們已經從幸福走向了悲劇。很快,音樂關了,我看到救援人員抬走了死人和傷者。

「早些時候,我注意到警察在他們通常不放置障礙物的地方豎起了障礙物,似乎是為了控制人群。但是,這些障礙物造成了壓力,意味著正常的人流起伏是不可能的,而當人們更加集中時,悲劇就會發生。」

有一萬人獲准參加墓園活動,但以色列媒體說有九萬人聚集在現場,這一數字無法立即從官方來源得到證實。

以色列Magen David Adom救援機構說:「現場有38人死亡,但在醫院有更多人死亡。」北部的Ziv醫院也有6人死亡的記錄。

哈扎拉聯盟(United Hatzala)救援服務機構的梅塞爾(Dov Maisel)告訴軍隊電臺:「這讓我回到了(巴勒斯坦激進份子)爆炸事件的時期。當時一片混亂,人們在相互擠壓的同時試圖自救。」

隨著災難調查的啟動,地區警察局長告訴記者:「我,拉維......承擔起整體責任,無論好壞,我都準備好接受每一次檢查。」

軍隊和緊急服務部門部署了直升機來疏散傷員。

事故發生後數小時,來自莫蘭山的場景顯示,極端正統猶太教的人群陷入困境,這些人穿著長長的黑大衣,戴著黑帽子,碎片散落在地上。倖存者為受害者點燃了蠟燭,其他人則在祈禱。地面上有一排用塑料袋覆蓋的屍體。

哈扎拉聯盟志願者救援服務機構的海曼(Lazar Hyman)說:「自從我進入緊急醫療領域以來,我從未見過這樣的事情。」

哈扎拉聯盟的急救人員戈特利布(Yehuda Gottleib)說,他看到「幾十個人在坍塌過程中倒在一起」。他說:「他們中的很多人被壓倒,失去了知覺。」

傷者被直升機送往耶路撒冷和特拉維夫,30日晚些時候將在那裡舉行葬禮。

英國、法國和歐盟表示哀悼。

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在推特上說:「毀滅性的場面......在以色列。我對以色列人民和那些在這場悲劇中失去親人的人表示同情。」

在一份聲明中,法國試圖向「以色列人民保證,在這一磨難中,法國將給予他們深切的聲援」。

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在推特上說:「我們希望你們有力量和勇氣度過這些困難時期。」

以色列已經為其930萬人口中的一半以上接種了Covid-19疫苗,但對大規模公共集會的限制仍然存在,以阻止病毒的傳播。

在以色列被稱為「哈雷迪」的極端正統派猶太教,在整個大流行病中對政府規定的健康和安全措施表現出抵制。

大約有5000名警察被部署到活動現場以確保安全。

踩踏事件發生後,警方關閉了該地區的通道,以防止人群進一步擴大,同時救援人員和安全部隊努力清理該地區並確認受害者。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