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前国务卿通敌?要求克里辞职被调查呼声渐高(图)

2021-04-27 23:10 作者:成容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克里
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现任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图片来源: U.S. Embassy Seoul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4月27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综合)在周末发布的一份爆炸性报导中,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说,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告诉他,以色列是数百次袭击叙利亚境内伊朗资产的幕后黑手,之后,要求民主党人克里辞职的呼声越来越高。

据《Daily Wire》4月27日报导,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Jen Psaki)和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在26日被问及该报导时,都拒绝发表评论,称他们不对泄露的材料发表评论。

在普莱斯和普萨基都拒绝后,现任美国总统气候特使的克里决定对此作出回应,声称:“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个故事和这些指控都是明确的错误。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无论是在我担任国务卿的时候还是之后。”

《自由灯塔》(Free Beacon)记者罗斯(Chuck Ross)指出,克里没有具体说明他声称的哪部分故事是假的。

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在给《Daily Wire》的一份声明中说:“如果这盘磁带得到核实,这将标志着克里特使对扎里夫外长的灾难性和不合格的鲁莽行为,危及美国人和我们盟友的安全,而且这将与他长期以来赋予伊朗政权权力的模式相一致。克里向阿亚图拉(Ayatollah)的恐怖主义银行账户注入了数千亿美元,在奥巴马政府期间是扎里夫的亲信,在川普(特朗普)政府期间多次被抓到与扎里夫会面(尽管有《洛根法》Logan Act)--而且从未公开说明他们讨论了什么。”

根据1799年生效的《洛根法》,禁止任何美国公民在未获政府授权下,干预美国跟外国政府的外交关系,意图影响外国政府、官员,或影响美国受争议议题。违者属重罪,最高可监禁3年。

前国务卿和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Mike Pompeo)告诉《自由灯塔》,该报导证明了“我多年来所说的话。[扎里夫]在克里公职卸任后,继续与前国务卿克里就政策问题进行接触,而且据扎里夫说,克里向伊朗人通报了以色列的行动”。

蓬佩奥继续说:“在我们与伊朗达成降低美国人安全的协议之前,最好能知道这两位领导人之间可能有什么安排,如果有的话。”

其他回应

众议员斯塔法尼克(Elise Stafanik)说:“这是一种犯罪行为,必须立即对克里进行调查和起诉。拜登总统必须立即将克里从任何政府或顾问职位上撤下来。”

前联合国大使海利(Nikki Haley)说:“这在很多方面都是令人厌恶的。拜登和克里必须回答,为什么克里会向伊朗这个头号恐怖支持者通风报信,同时在我们最大的伙伴之一以色列的背后捅刀子。”

川普儿子、小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 Jr.)说:“想象一下,一个坐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川普官员,像克里那样,告诉伊朗有关以色列打击的细节?我相信媒体会大喊叛国罪,他们也不会太离谱,但他们当然会说但什么都不会做,因为他们是无用的宣传者。”

班克斯议员(Jim Banks)说:“克里必须立即辞职。调查应该是追溯性的。”

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说:“这些报导令人担忧,我希望有机会在非公开听证会上向克里询问此事。”

参议员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说:“如果情报泄露的传言是真的,克里应该认真考虑辞职。”

参议员沙利文(Dan Sullivan)和斯科特(Rick Scott)都呼吁克里辞职。

七小时采访录音曝光

在伊朗外长的一段泄露的录音中,伊朗外交官扎里夫声称,克里告诉他,在担任奥巴马的国务卿期间,以色列曾攻击过伊朗在叙利亚的资产。克里在2013年至2017年期间担任国务卿。

克里本人并没有出现在录音中,而以色列官员自己此前也曾分享过他们对叙利亚的一些攻击细节。

关于这位美国前高级外交官的信息,是在一次爆炸性的泄密事件中出现的,扎里夫在录音中抱怨已故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苏莱曼尼(Qassim Soleimani)。

该录音带于25日浮出水面,提供了伊朗政权内部明显裂痕的迹象,同时展示了伊朗的最高外交官在与强大的内部力量抗衡时自己的无能。

26日,《纽约时报》和其它媒体,把有关扎里夫对克里的评论部分进行了报道。

扎里夫说,“前国务卿克里告诉他,以色列至少200次袭击了伊朗在叙利亚的资产,这让他很吃惊。”

录音中,扎里夫说:“是美国国务卿克里告诉我,以色列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军队发动了200多次袭击。”

在有关川普政府的评论中,扎里夫说:“如果伊朗没有成为川普先生的优先事项,中国和俄罗斯就会成为他的优先事项。如果因为与西方的敌对关系,我们总是需要俄罗斯和中国,他们不必与任何人竞争,同时他们也可以通过我们始终享受最大的利益。”

中国和俄罗斯都是重返伊朗核协议的积极支持者。他们在维也纳的代表团没有立即回应26日的评论请求。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提布扎德(Saeed Khatibzadeh)26日表示,该新闻频道只公布了对这位外交部长7个小时的采访的节选,但哈提布扎德没有质疑这段音频的真实性。

哈提卜扎德称,发布录音是“非法的”,并称其为“选择性”编辑,但他和其他人,没有就录音是如何公开的发表意见。扎里夫在访问卡塔尔后,于26日访问伊拉克,在巴格达发表简短声明后没有接受记者的提问。

美国国务院前伊朗问题特别顾问诺罗尼亚(Gabriel Noronha),在福克斯新闻报道的一份声明中说:“扎里夫在伊朗残酷的政治环境中作为外交部长存活了八年,主要原因是,他充当了面向世界的‘合理’门面,保护(伊朗)政权中权力更大的激进分子,免受西方和媒体的监督。”

“我认为,这次泄密很可能是由长期以来憎恨扎里夫并试图赶走他的政权内部人士煽动的。他们反对目前重新加入[伊朗核协议]的努力,也想加强国内对鲁哈尼总统及其盟友在6月竞选时的反对。”

来源:看中國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