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王维洛专访】江泽民与三峡工程始末 (二)(视频)

六四镇压改变了三峡工程命运

2020-11-06 09:22 作者:李静汝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王维洛专访(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11月4日讯】 (看中国记者李静汝采访报道)三峡工程是江泽民当政期间最大的一个工程建设。江泽民为什么会极力支持三峡工程呢?看中国记者采访了旅居德国著名环保生态、水利工程学专家王维洛博士。

六四遭镇压后 江泽民登上中共总书记宝座

王维洛指出,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全国掀起了一场追求民主的运动。这一场运动,把江泽民推上了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宝座。“在六四镇压民主运动之后,6月23日到24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举行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会议增选了江泽民、李瑞环、宋平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原来江泽民是政治局委员,这一次就增选为常委,并选举江泽民为总书记。江泽民在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我根本就没有思想准备,又缺乏中央全面工作的经验,所以感觉到担子很重,力不从心。现在既然全会决定了,他说我感谢同志们的信任,将和大家一起把这个工作干好。

接着江泽民就认为彻底平息反革命暴乱,是当前重要的政治任务。江泽民说:知识份子中间出现了极少数骂共产党、骂社会主义出名的所谓的精英,他们已经失去了爱国民主的外衣。这几年来,他们被捧的很高,不仅进行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宣传,而且形成一种妖言惑众的很坏的学风,他们不能代表中国的知识份子,恰恰是中国知识份子的败类。他对中国的一些追求民主自由的知识份子进行了很多的攻击,但是他在这一次就职演说中关于三峡工程,他是一个字没有提到。“

江泽民、李鹏联手 对反三峡工程派开始政治迫害

王维洛表示,有一点必须明白,三峡工程是中共历史上的一个政治交易。“1989年北京发生的这场民主运动,邓小平最后用军队来镇压这个民主运动。它的结果是赵紫阳下台,江泽民做总书记,而在镇压民主运动中出力最多的李鹏并不是一无所得,而是拿到了三峡工程。可以说这是一个政治上的交易。

接着江泽民与李鹏联手,开始对三峡工程反对派进行政治迫害。

1989年7月14日这一天,李鹏在江泽民的默许下,将著名记者戴晴关进了中共最高的秦城监狱。逮捕戴晴的理由是戴晴是天安门运动幕后黑手。其实戴晴和天安门追求民主自由的运动关系还真不大,她也不绝不是什么幕后黑手。她到现在还是认为天安门这些学生的激进运动,断送了赵紫阳的这个政治改革的路线。就是说她的罪已经很重了,被关进中国最高的监狱。原因就是一个。在1989年的2月底,也就是在中共两会召开的时候,戴晴主编了一本书,叫《长江长江》出版了。这本书,收集了三峡工程几乎所有的反对派的主要的意见。她印了五千本,拿到两会代表住的宾馆的小卖店里去卖,去发放。而且在会议召开的那一天,她又在旁边的欧美留学生的协会里召开发布会,把这本书推出来。”

六四前三峡反对派占上风 且多名知名专家学者

据王维洛介绍,其实三峡工程的反对派在六四之前,在舆论上他们绝不占劣势,反而处在优势,他们比那些主上派更加积极。但李鹏在江泽民的支持下,把三峡工程反对派上升到一个政治高度。“李鹏就借这个机会把戴晴抓进了秦城监狱。国务院下属的三峡经济办公室,就给这些书的里面的这些作者写信,说这本书是一本为反革命暴动制造舆论的一个准备。他把这个反对三峡工程这么一个民主决策过程中的一个争论问题,上升到为反革命暴动制造舆论准备的这么一个政治罪名。

如果我们仔细看一下,这些三峡工程反对派他们是一些什么人呢?他们很多都是一些专家、学者,更多的是共产党里的退休干部。如政协副主席,政协常委,国家纪委副主任,中国银行副行长,中国商业部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副部长,交通部副部长,都是这么一些职位很高的人,可以说他们不是白丁,他们都是共产党里专业的干部。李鹏手下的这个国务院三峡经济办公室,就给各个单位写信,领导就得去找他们这些人谈。我们这里就举个例子,国家纪委副主任找国家纪委副主任林华谈,还有国家纪委经济人口研究所副所长给田方谈话。就说这一次我给你保下来,我领导以我个人名义把你们保下来了,你们政治上没有什么问题,我也了解你们,你们不是反党的,和反革命这个暴动没有关系的,但是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公众场合发表对三峡工程的意见。”

对三峡反对派 中共采取惯用的政治打压手段

王维洛还谈到,江泽民、李鹏当时对三峡工程反对派的打压手段,就是89年六四以后所采取的最典型的这么一个作法。“北京就开始全部的调查,谁去了天安门广场,让你们大家互相揭发。A你去揭发B,是不是去了天安门广场,A当然不能说我看见B去天安门广场,因为你说B去天安门广场,就证明你也在天安门广场。北京后面的这个调查,谁都没去天安门广场。那天安门广场的几百万、几千万的群众,不知道是从哪里出来的,都没去。所以领导就出面说,我现在给你们做了担保,你们再也不要讨论天安门广场的事情,你们都没去过,你们也没有看见杀人,也没有看到开枪。它的这个最恶的这一点就是在这里。中国人的这个撒谎,他就认为是保了我的政治生命,但是你也就失去你的这个正义的这个‘制高点。’

所以三峡工程反对派从六四以后到三峡工程决策,没有在公众场合发表过任何反对三峡工程的意见,这批人都采取了沉默的态度。比如说,国家纪委副主任,他说他以个人的名义、以他的政治生命担保你不说了,你不是很感激他吗?你总不能把别人给坑了。”

江泽民当时需要依靠李鹏建立的势力

王维洛指出,把戴晴抓进秦城监狱的同时,《长江长江》这本书不仅被下架,而且被焚烧。李鹏的这个行动,是得到了江泽民的支持。“江泽民作为被指定的总书记,可以说是孑身一人到了北京,还没有建立自己的人脉。他在中央、在国务院,他的势力还没有建立起来,所以他必须依靠李鹏建立的这个体系。

李鹏的这个体系和江泽民有一个重叠的地方,就是李鹏的这个体系里面有很多人都是留苏的。你看他的那个副总理,部长都是,或者是留欧的,当时的社会主义国家,比如说像东德。处于一种统治的权术,江泽民肯定先会和李鹏结盟,支持李鹏做的事情。

对三峡工程,李锐他是这么回忆的。他就说1989年六四天安门枪声响起,江泽民当上了总书记,赵紫阳下台,这也就决定性的改变了三峡工程命运。他说没有六四,就没有三峡工程。中央反对三峡的当家人赵紫阳也不在了,他说我们四个人,他们当时中顾委的四个委员都挨整,张爱萍等七位上将,因为反对六四开枪,处境也不好。陈云在六四问题上,只能做到保留我们四个人的党籍。

所以,这个三峡工程和六四之间的这个关系是特别密切的,正如李南央不久前说的,如果没有六四的话,就没有三峡工程的上马。”

接下来江泽民为了站稳脚跟,他上任总书记后进行的第一次出访去了哪些地方?又做了什么呢?

请大家继续关注第三部分【王维洛专访】江泽民与三峡工程始末。

相关链接:

【王维洛专访】江泽民与三峡工程始末(一)(视频)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20/10/17/949564.html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