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王维洛专访】毛泽东给三峡工程定调-把洪水卡住(视频)

2020-09-11 11:02 作者:李静汝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王维洛专访(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9月11日讯】 (看中国记者李静汝采访报道) 据海外媒体综合报道,今年中国的洪水让很多民众明白了三峡等水库的防洪功能并在洪灾中没有体现出来,相反水库的泄洪却加重和扩大了洪灾。为什么中国人对水库的防洪功能如此看重?为什么中共在宣传水库时一再强调水库以防万年一遇、千年一遇、百年一遇洪水为目标?谁给中国水库定的基本调?看中国记者采访采访了旅居德国著名环保生态学、水利工程学专家王维洛博士。

毛泽东听信林一山定调 建三峡大坝把洪水卡住

据王维洛介绍,1953年毛泽东视察长江,在武汉上的轮船,开往南京,一路上和长江水利委员会的主任林一山谈三峡工程问题、南水北调的问题。“林一山把他的长江流域图给拿出来,那也是从国民党资源委员会那里抄来的作业,然后在上面标了很多要建的水库。毛泽东就问他这么一句话,指着三峡这个地方,因为那时候三峡的水库还是按照美国人设计的大坝是发电的,他说你要建这么多的水库,你是不是能够在三峡这个地方建一个大的水库,毕其功于一役,在这里把长江洪水卡住。林一山回答说可以的。所以三峡工程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它的第一个功能就是防洪,就是要把长江的洪水在三峡这里卡住。然后1956年毛泽东到武汉去游泳,他就写下了这首诗,'…高峡出平湖'。

但1958年的时候周恩来把当初林一山提议的三峡工程的正常蓄水位从235米减到200米。这个200米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大家看到重庆朝天门那个上面写的朝天门这几个字,这个朝天门上面的那个平台,大家在那里往下拍那个桥、门洞的时候,有的时候是没有水,有的时候一半是水,今年是全部都淹了水了。那个平台的高度是海拔200米。

从1958年开始在三峡地区就是从重庆开始一直到宜昌政府就规定,在海拔200米以下的地区禁止所有的基本建设。这很多话又都串在一起了,我们讲过因为德国的轧钢机上了葛洲坝工程,而这个葛洲坝工程就是毛泽东心中的三峡大坝。所以中共就把200米的这个红线从八十年代开始就放掉了,也就是自从有了葛洲坝工程以后。重庆放低在185米,但是有的是建在180米的地方。大家能看到的就是这个朝天门码头的这个门洞的平面是180米。”

李鹏日记称邓小平从支持低坝改为支持中坝

王维洛提到,1976年毛泽东死后华国峰当权,华国峰特别支持建三峡大坝,而且想建200米的三峡大坝。后来华国锋下台,当权的是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赵紫阳当时是从四川省委书记上的国务院总理,所以他是比较反对建三峡的。他就说淹到200米的话,我们四川淹没太多。所以当时水利部钱正英就提出一个150米方案。1980年邓小平去三峡视察,之后表态赞成低坝方案,就是150米的方案。1983年,中共国务院开始论证三峡工程,1984年批准了,准备1986年动工。

当时中国正处在文化大革命后面的一个比较宽松的时期,大家都在讨论一个政治改革,讨论一个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的问题。所以国务院的这个计划就遭到了全国政协的坚决反对。全国政协里面反对的人,包括了一些无党派人士的这些技术人员,像陆钦侃先生,他是全国政协委员,代表技术界的。而更多的反对是来自于共产党内的大批退休干部,以前都是各个业务部门的比如说中国银行的副行长,国家纪委的副主任,交通部的副部长,总参副部长,商业部的副部长等这些一大批中共的官员。说这个国务院这么做事,根本就不是民主决策。

当时李鹏是三峡筹备组的组长。有一个从东德留学回来叫肖秧的,他当时任重庆市委书记。重庆市委就以肖秧为首提出一个报告说,我们要180米。三峡工程蓄水为180,重庆水位180,又是一个平湖。然后李鹏就这么三骗二骗,把邓小平骗去了。按照他自己的日记说,邓小平说了,我赞成中坝方案。1982年邓小平表态说我赞成低坝方案,1985年的时候,邓小平又说我赞成中坝方案。这是根据李鹏这个日记说的。

就是说三峡工程决策的整个过程,其实一批人把这个决策者给骗了。美国西方人说的,第一次我上当受骗了,那是骗子的坏。第二次我又重新上当受骗了,那是我的傻。邓小平这是第二次上当受骗,他后面还有第三次上当受骗,我们说的轻一点,他是上当受骗。”

毛泽东的“高峡出平湖”是个谎言

王维洛进一步指出,在今年8月20日五号洪水到达寸滩的时候,三峡水库的蓄水位它不是一个平湖,是一个曲线,那就造成一个很大的问题,就说三峡工程你不知道他是按照平湖设计的,还是按照有水力坡度设计的。“很多人都说,王维洛说的这个三峡工程有水力坡度,说而且水力坡度是万分之零点七。我告诉你错了,不是我说的,这是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里的泥沙组说的。在自然状态下,重庆和宜昌的这个高度差是120多米,是六百多米的长,平均水力坡度是万分之二。由于三峡工程在三斗坪这里抬高了自然水位113米以后,它的平均水力坡度不就降低了?泥沙组就说是万分之零点七。

但是三峡工程的移民组说是一个平面,零坡度,这边是175米,上面也是175米。所以他的移民是按照这一条线来搬迁的。规划的是113万,根据他说的搬了120万,再加上历来加的,他是搬了140万,后面又有什么地质的问题,最后搬迁了150万人。就说按照他规划的是113万人。泥沙组在算这个泥沙问题的时候是按万分之零点七算的,水库移民的时候按零、平着算的。那你说一个工程,三峡水库的水面,它是能够按照移民组的意志变做零,还是按照泥沙组的意志变做万分之零点七?

我们这一次看到的磁器口也好,寸滩也好,朝天门也好,它都已经超过了191米,达到192米这个水平。而三峡水库达到了大概是160米多,将近有30米的这个坡度差。如果没有这个三峡水库的话,它的坡度长应该是多少?应该有100多米。你说这个洪水是在自然状态下流的快?还是在有了三峡水库流的快?这留给大家去想。”

三峡水库破坏了自然河道蓄洪能力

王维洛指出,我们大家都听说过1998年的洪水,1999年的洪水,1996年的洪水,1954年的洪水。没有听说过长江沙市、武汉有1981年的洪水。

“1981的洪水在寸滩的流量是八万五千七百立方米每秒,大于今年的流量,如果按照今年的情况,这个洪水下来,那沙市、武汉肯定是要被淹的。为什么那一年的这个洪水到了宜昌以后就没了?按照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防洪组的数据,三峡河段的自然蓄洪能力超过一百亿立方米,所以它的这个洪水到了宜昌的时候就变成了七万一立方米每秒。而宜昌以下的这个河段,当时也是河床里面有空余的存蓄洪水的能力,所以这个洪水就被自然的河道给消化掉了,对下流没有造成影响。所以大家没有听说过1981年的洪水在重庆、流量八万五千七百立方米每秒的洪水对下游的沙市、武汉造成洪水影响,这就是自然河道它的调蓄能力。大家要想,我们是应该顺应自然,利用自然河道的这些蓄洪能力,归还河流的空间来扩大它的这个能力?还是像前面说的我们还要建更多的水库?”

王维洛进一步解释说,三峡工程占了三峡河道原有的一百多亿立方米的自然河槽蓄洪能力,归做它自己水库的库容,或者是变做它的死库容。“现在重庆的人他不能问这个洪水是来自哪里的?有视频展示,李克强在重庆视察的时候刚一问,旁边就有人说‘天灾天灾天灾’。

中国有九万八千座水库,‘新中国’成立以后建造的。长江流域有五万二千座水库,四川省有八千一百八十四座水库。四川又有千河之称,我们就算它有一千条河,有八千多座水库,每一条河上有八座水库。如果每一座水库只是多放了十个立方米的水每秒钟,它就是八万立方米的水每秒。我可以告诉大家,五号洪水,并不是中国气象台,也不是长江水利委员会,在提前几个星期预测到的这个洪水。它的洪水并不是来自于按照他平时说的,是由于上游的暴雨,而是他在这里说是由于上游的‘来水’,这个‘来水’在于水库的泄洪。”

水库存在安全隐患 泄洪保大坝是第一任务

据悉,有很多中国民众在今年的长江洪水中已经看到了水库泄洪加重了洪水灾害。对此,王维洛指出:“真实的中国这个水库,我可以把它总结为三个概念。第一个保自己,大坝的安全永远是这些决策者的一个心头大患。中国的水库质量不好是他们的心头大患。中国从1954-2010年之间,有三千多座水库溃坝,它没有给出过具体的时间,只有这么一个粗略的统计。所以水库的第一任务不是防洪,是保自己。

第二个任务是为自己,和水库的经营者的经济利益联系在一起,发电、供水这些。第三个才是所谓的帮别人,有的时候是帮倒忙。这一次的洪水主要来自于四川的岷江,四川的涪江和四川的嘉陵江。这三条河流上的水库都发生了大量的泄洪。你就想好了,八千多座水库,每个水库只要一个很小的量,它就是一个很大的量。同时它有很大的水库在大量的泄洪。而这个泄洪,是应了四川省抗旱防汛指挥部8月17日发布的这个紧急通知,把这个防洪的标准从二级提高到一级。它的暴雨是在13日到14日之间发生的,它在暴雨发生的时候并没有发出防汛措施,而是在17日。17日的时候他就说,保证水库安全度汛是他们第一任务。所以就造成了重庆上游的来水突然增加,形成了五号的洪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