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王维洛专访】三峡大坝对长江洪水作用有限且雪上加霜(视频)

2020-09-10 12:22 作者:李静汝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王维洛专访(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9月10日讯】(看中国记者李静汝采访报道)根据中共官方媒体的报道,今年中国汛期以来共出现了5次大的洪水。但一些局部的洪水并未见报道,例如最近网上曝出了四川8月底多地再次出现了暴雨山洪袭击,泥石流、山体滑坡等。另外,还有有网友上传视频,之前在安徽的因水库泄洪或扒堤造成的水灾,40天后很多地方仍然泡在洪水中。在2020年长江洪水中三峡工程水库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三峡大坝对自然河流水位的影响是什么?长江洪水的类型有哪些?为什么长江大小水库关键时刻不是蓄洪,而是泄洪?为什么中国民众对水库防洪作用寄很高期望?看中国记者采访了旅居德国著名环保生态学、水利工程学专家王维洛博士。

2020年寸滩水文站水位71年最高

根据中共媒体的报道,今年长江5号洪水抵达寸滩水文站的最高水位达到了191.62米,最大流量是7万4千六百立方米每秒。王维洛对此指出:“在寸滩最高的水位到达191.62米,出现的时间是20号上午8点15分的时间。寸滩水文站是长江很主要的一个水文站,位于金沙江和嘉陵江交会处再下游一点,主要纪录当金沙江和嘉陵江的水汇合在一起后,进入三峡河道的水位。它的保证水位是173.5米,警戒水位是170.5米。如果按照今年六月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讲的话,说我们的水利设施能够预防‘建国’以来出现的灾害。他意思说如果超过了‘建国’以来的自然灾害,就是黑天鹅了。按照寸滩的191.62米的水位,它是1939年建站以来的最高洪水位,超过了‘建国’70年或者71年的标准了,就是黑天鹅了。”

寸滩水文站是国民政府建于1939年

据悉,寸滩水文站是在国民政府时期1939年建立的。王维洛指出:“那个时候不是像现在中共很多宣传所说的,国民政府在民国时期什么事情也没有干。从清政府垮台到国民政府建立后,当时的经济发展很快,中国快速的走上了一个从农封闭的封建社会走入了向工业化发展的阶段。

四川、长江流域也是发展很快的地方。也不是像现在大陆描述的,比如1939年那时,长江上行的都是木船,什么背纤……。这样的事是有,但是193几年的时候,三千吨的江轮就已经能从上海一直开到重庆,不是长年的,要借水位比较高的时候过去。在枯水的时候因为水位比较低,在河段水比较浅的地方,是要靠纤夫拉上去。就是说那时候就有三千多吨轮船能过去。1980年邓小平坐的那个东方红号系列轮船也就是三千五百吨,和当时193几年的差不多。”

孙中山的低坝三峡工程是改善航道 并非防洪

王维洛提到,中国在民国时期不仅经济发展比较快,而且对长江的洪水研究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如果大家都喜欢把三峡工程说成百年梦想,那时候国民党也做过三峡工程的规划。中共政府后来是抄作业抄来的,比如葛洲坝工程纯粹就是抄的国民政府的水库规划。那时候国民党政府对三峡开发的规划是建七个水电站,都是比较小的坝。但是在国民党做规划时,就没有做过建三峡水库是为了防洪的,这个是绝对没有的。

孙中山最早提出来的建三峡工程,是为了改善航道。因为在西陵峡这一段,江中间的岩石比较多,水流比较乱。到枯水期水位比较低,所以他想建低坝,就像现在葛洲坝一样的低坝,使它的航道加深一点,能够使轮船长年通过。然后他说顺便我们可以发电。”

2020年最大的洪水流量低于1981年

今年8月下旬五号洪水时,寸滩水流量到达7万四千六百立方米每秒。据王维洛介绍,1981年也就是在39年以前,寸滩最高的洪水流量达到8万5千7百立方米每秒,比今年要多1万1千1百立方米每秒,而它当时的最高水位是191.41米,比今年低了0.21米。

“1981年的那次洪水,当时是重庆连续下了6天大雨,而今年的5号洪水来的时候,重庆是晴空万里,好几天没有下雨。而1981年那时候是没有三峡大坝的。我就把个问题留给大家听众去想,为什么1981年的洪水流量大,而洪水水位却比今年的低?它的原因是什么?大家去想。”

水库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今年7月15日,中国<人民日报>旗下的经济新闻周刊,发表了一篇叫“三峡三问”的文章。据悉,文章里出现了很多令人惊叹的句子,比如三峡不怕原子弹炸,三峡浸在水里越泡越结实,三峡是按照万年一遇的洪水设计等等。其中,文章也提到三峡工程水库的主要作用就是解决人类对水资源的需求,把丰年的水或者丰水期造成灾害的洪水储存起来,变成枯水年或枯水期的宝贵水资源。就说水库大坝的作用就是把洪水存蓄起来,变作枯水期的水资源,用来灌溉、供水等。

对于中国人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还是这么认识水库的,王维洛指出:“其实这段话是来自于斯大林写的一本书里。1950年的时候,毛泽东派了中国水利代表团到苏联去取经,苏联人就把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里头的这一段话告诉了中国人,中国人拿回来就把它当作真经来供着。它意思是说我们现在有了水库了,把洪水蓄起来到干旱的时候用,这就是水库的作用。

那么水库要发挥这个作用,它是有很多条件的。比如阿斯旺大坝它库容很大。我们也讲了新安江水库,它的库容是它年经流量的一倍多。就是这个水库要有一个很重要的技术条件,它的库容要大,它的库容不够大的话,它就不能完成我们前面所说的把洪水蓄起来变作枯水期的水资源。

今年我们看到三峡工程在1、2、3、4号洪水过程中,它是蓄点,然后放了,蓄一点,又放了,因为它的库容不够大,这就是三峡工程在技术上一个很致命的东西。所以这些吹捧三峡工程的人,他老是要用这样或者那样的理论,这样或者那样的数据来欺骗中国老百姓。你就把话说明了,这三峡水库的肚子太小了,容不了那么多水流量,我有什么办法,就这么说清楚就可以了。”

为什么大家对三峡工程防洪作用寄很高期望?

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三峡工程在这次洪水中,似乎并没有看出它有什么有效的防洪作用。那为什么大家对三峡工程寄予这么大的希望呢?王维洛表示,这是由于在三峡工程上马之前、三峡工程整个的决策过程中一直到今天为止,中共和中国的所谓的那些院士们、专家们他们在不断地在欺骗中国的老百姓,吹捧三峡工程的这个防洪效益。“这个我们讲了很多了,比如李鹏是这么说的,有了三峡工程以后就没有洪水灾害了。原来三峡工程的老总陆佑楣也说了,有了三峡以后就没有这个洪水灾害了。前段时间去世的三峡大坝之父郑守仁也说过,只要有了三峡大坝,就没有洪水了。

在1991年的洪水中,万里在全国人大的常委会上提出一个概念叫‘洪水忧患’。那一年的洪水正好是在安徽,淮河流域和太湖流域,洪水是在东边发生的,他非要把它扯到西边来,说洪水忧患什么的,如果我们再不建大坝,中国以后将是地狱那样的地方,所以我们必须要建大坝,这样以后就没有洪水灾害了。1991年李伯宁写了一封信,转到了江泽民的手里。江泽民就批了个字说现在要对三峡工程下点毛毛雨了,哗一下就上来了很多的这个宣传三峡工程的文章。<人民日报>连着两个星期头版发表的都是这些重磅文章,都是中国所谓的这些大咖们发表的文章,说三峡工程这个防洪能力怎么好、发电怎么好、改善航运怎么好、经济效益怎么好,这个钱投进去马上就能出来了等等。反正就是这个好那个好。中国的老百姓就接受了这个观点,宣传多了,他脑袋里就形成了一个固化的概念,认为有了三峡工程以后就万事大吉了。所以大家对三峡工程防洪功能寄的期望很高。”

长江有三类洪水 三峡大坝防洪作用及有限甚至雪上加霜

对于长江洪水的特点,王维洛在采访中特别提到陆钦侃先生。“陆钦侃先生是第一个提出了长江洪水分三大类型,两种类型三峡工程都是没用的,一种类型作用也是很有限的。陆钦侃先生从193几年就开始研究长江洪水,就在国民政府的资源委员会搞规划。美国工程师1944年、1946年到中国来考察三峡,他是陪着考察的。他提出了这个三峡工程对于长江不同的洪水类型它的作用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像今年的五号洪水,三峡工程它是雪上加霜。因为洪水是从上面来的,下面没有洪水。你要是在这里再拦一下,这个洪水流的就不通畅了。所以它是个雪上加霜的这么一个过程。

第二个洪水类型就是像2019那样的类型,也就是像今年的一号洪水、二号水,特别是一号洪水类型。这个洪水主要是来自于三峡大坝下游的,比如说是来自于鄱阳湖流域的,不是来自于三峡上游的,下游的这个河流产生了洪水,你三峡工程起不到什么作用。这也是2019年的时候我们讨论了很多的这一类洪水,比如说湘江堤溃什么的,中国官方也没报道。

还有一类就是像1954年这样的全流域型的这么一种洪水。他认为三峡水库对这一类的作用很小。为什么呢?因为三峡工程的这个库容量太小,而那次的洪水总量太大,三峡工程的库容只是它十分之一的洪水总量。按照前面说的,你要把三千多亿立方米的这个洪水都蓄起来,蓄到枯水期的时候用,你只有二百二十亿的立方米的活动库容,你蓄不下呀。你不如不要建这个三峡工程,而是采取其它的措施,这是陆钦侃先生说的。”

三峡工程改变河流坡度 自然水位抬高113米 下泄受阻

王维洛进一步指出,第二位要提的就是郭来喜先生,他是个留苏的留学生。郭来喜先生当时看到了一个问题。他说从地理上来说,三峡工程改变了自然河流的水力坡度,大坝使得这个自然的水位抬高了113米。那么这个对洪水下泄是不利的。“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在家里做个实验。在这个水壶里灌满水,然后把水壶出水的那个口加上一个橡皮管,然后你就开始往下倒水。如果你把橡皮管的这个口压的很低的话,这个水很快就流没了。如果你把这个橡皮管的这个出水口的地方往上抬,这个水流就越流越慢。如果你要是超过最上面的那个水壶的水面,水就不流了。三峡工程在三斗坪这里使得自然的水位抬高了113米,那么对于这个洪水下泄是很不利的。郭来喜先生他就讲了自己的一个经历。1990年7月,到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进行汇报的时候,他在国务院的一个会议室里碰见了三峡筹建处姓哈的一个总工程师。他就想和姓哈的总工程师谈这个问题,就是说三峡这个水位抬高了以后,对上游各地的这个水位的影响是什么。然后哈总工就告诉他,钱正英部长不让谈这个问题。郭来喜先生他自己说的,他从小的时候就很希望三峡工程上马,也很赞赏毛泽东的这首诗‘高峡出平湖’。但是当他参加了这个论证以后读了很多的资料以后,而且和很多人在进行问题讨论的时候,他的观点就改变了。

就像郭来喜先生说的,三峡大坝更改了自然的状态、自然的条件,抬高了自然水位一百多米,抬高了洪水的基准,使得下泄的流量不畅。”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