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三峡工程开工26年后低调验收 甩锅大战引关注(图)

2020-11-02 16:4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020年7月19日,三峽大坝在泄洪
2020年7月19日,三峽大坝在泄洪(图片来源: STR/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1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今夏长江水患不断,三峡大坝再成众矢之的。大坝人为泄洪导致数千公里堤防水位超警戒,其防洪作用被质疑是负值。而在大坝开工26年、整体完工11年后,中共官方突然宣布,三峡工程已完成整体竣工验收。没有领导人出场的低调验收,再引发外界对这围绕这一问题工程的中共领导人甩锅大战的关注。

11月1日,中共水利部、发改委宣布,三峡工程完成整体竣工验收全部程序,并得出结论称,三峡工程全面完成,工程质量满足规程规范和设计要求、总体优良,防洪、发电、航运、水资源利用等综合效益全面发挥。

1994年12月三峡大坝开工,2009年年底完工,历时15年。

在开工26年、建设完成11年后,三峡工程才终于完成了整体竣工验收

法广质疑,诡异的是这一涉及水库、发电站多项建设的长江三峡水利枢纽,为何在开工26年后的今天才宣布“三峡工程建设任务全部完成”?

报导说,今天夏天长江洪水泛滥时,三峡上游的重庆遭倒灌,下游的武汉遭水淹,三峡库区的泄洪功能以及大坝的安全性能,再度遭到广泛质疑。当年高调开工,高调截流,如今这一“世纪工程”,却静悄悄“通过验收”,不见领导人踪影。

署名“财经冷眼”的评论人士也表示:“2006年大坝到顶不见胡温,建成11年后验收单位只是水利部、发改委,不见习李等国家领导人参加!人人都在当甩锅侠!”

2020年夏天,中国多省连续数月强降雨,导致洪灾泛滥,长江流域接连迎来5波洪峰,直冲长江中下游,自6月中旬起,三峡大坝持续“超级泄洪”,加剧了下游的灾情,数千公里堤防水位超警戒,防汛形势相当严峻。“三峡大坝溃坝”再次成为热点。

7月12日,中共官媒曾宣称,“三峡大坝已经尽力了,请不要再指责它了”、“对不起,三峡大坝已经尽力了!”等文章进行甩锅。被外界认为,这等于给三峡大坝判了死刑。

新华社7月18日也承认三峡大坝发生“位移、渗流、变形等”,但没有给出具体的位移、渗流、变形的数据。

三峡工程自开工以来,不断爆出质量问题。2003年三峡水库蓄水前,中共国务院三峡工程验收组在大坝表面发现了80多条裂缝。2008年到2012年,三峡工程库区共发生新生地质灾害险情401起。

而在长江中下游连年出现反常气候:地震、大旱、高温、水灾、鄱阳湖几近干涸等灾难接踵而至。

三峡大坝总设计师,中共两院院士潘家铮本人,也非常清楚三峡工程的危害性。他曾列出了三峡工程的“20罪状”,认为不宜修建:淹没大量土地、树林;侵犯人权的移民迁居;诱发地震;淹没文物古迹;恶化水质;妨害通航;垮坝风险,等等。

在参与工程建设之后,亲历了移民状况后,他记述道:“那里简直像面临大瘟疫和大战役的前夕,遍地狼藉,一片混乱和凄凉。”他也曾忏悔道:“我们确实对不起移民。”

可是,潘家铮仍在当年的三峡评估报告上称,三峡工程是长江上的“钢铁长城,质量非常好,万年不跨。”

2012年7月13日去世的潘家铮,曾在《三峡梦》中讲述自己的噩梦经历:梦见自己在“国际生态环境法庭”上受审,他因主持设计建造三峡大坝而被判“开除人籍,永堕魔道,发往阴司地狱,去受凌迟之苦。”

李锐和黄万里是三峡工程反对派的两大元老。最终,他们都深刻的意识到了:三峡问题其实质不是科学、民生和经济问题,而是中共自身的问题。

李锐说过:“(中共体制中)正确的意见被否定,错误的意见吃香;对人才的使用是淘汰好的,启用坏的。”

8月份,李锐女儿李南央在接受法广专访时,直指“三峡大坝不但防洪功能为零,而且是负值。”

李南央说,三峡工程最初只是为了“防洪”而建,后来就变成发电、防洪、通航等综合性工程。当时她父亲考量到二战刚结束,因此说服毛泽东打消了兴建三峡大坝的念头。虽然后来多次提起,皆因经济、工程能力因素被压下。

直到1989年“六四学运”被血腥镇压后,江泽民为稳定民心并宣扬所谓的国威,因此下令兴建三峡大坝。李南央强调,当初设计三峡大坝时,没有综合性和统一的论证,三峡不但不能防洪,而且需要泄洪,导致中下游淹得更惨。

李南央说,今年长江洪灾的惨况,完全体现了大坝毫无防洪功能的事实,因为泄洪大坝反而对下游造成极大祸害,没有任何亡羊补牢的方法,除非“炸掉”。

在三峡大坝拟议修建之初,中国水利工程专家、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黄万里曾三次致信江泽民,反对兴建三峡工程。

黄万里从地质、环境、生态、军事诸方面痛陈三峡工程的危害,他预警了三峡水库蓄水后卵石淤塞重庆、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开销和必将酿成祸患的移民安置,并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中共前国土规划和水利专家王维洛也说,三峡前期工程施工的质量很差,从2003年开始试运行至今都没有验收过,没有人敢担保它的质量。他预言,三峡大坝最终将被迫炸掉。

中共前总理李鹏在2003年出版的《三峡日记》说: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主持制定的。

结果,在2006年5月20日三峡大坝全线合龙的竣工仪式上,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光明日报社等国内近百家媒体300多名记者前往报导,但中共国务院表示,此次庆祝活动没有中央领导参加,参加活动主要是三峡工程建设者。陆媒《新京报》说,当天举办了庆祝活动仅8分钟,花费数百元。

同样在胡温任内,2009年三峡工程全部完工的庆典上,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到场祝贺,极为罕见。

《亚洲时报》当时发文说,胡温二人对三峡工程一直都表现得很冷淡。胡锦涛主政后,一次也没去过三峡工程的工地。温家宝2003年3月初出任总理,按理应同时接任三峡建设委员会主任,却在两个多月后才就任此职,而3年多以来,温家宝只去过三峡库区2次,每次都只是关注三峡移民问题,对工程本身兴趣不大。

文章分析说,大学念水利工程的胡锦涛和念地质的温家宝,对这些问题自然心中有数,况且与三峡工程走得太近,即使三峡工程没出乱子,功劳只会算到李鹏身上,他们高调庆祝,只是锦上添花,不会有什么实际利益;万一变成烂摊子,这笔帐反而会算到他们头上!经过对三峡工程的风险评估,胡、温情愿低调一点,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