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 都来当孝子 都来背《岁暮到家》

2020-01-20 23:12 作者:陆善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作者介绍】

蒋士铨,字心余,号藏园。铅山(今江西省铅山县)人。生于纪元1725年,死于1785年。他和当时的袁枚、赵翼,并称“江右三大家”。他写诗学过唐人和宋人,后来跳出“蹈袭”圈子,“不依傍古人”。他主张写“性情”:“文章本性情,不在面目同。”这意见和袁枚等的写诗主张同中有异,所不同的是对“性情”的解释。袁枚认为“性情”是个人的性情遭际,他却以为“性情”是“忠孝节烈之心,温柔敦厚之旨。”因此,他的诗,不少表现出浓厚的礼教气息,“烈妇”、“节母”等,常是他歌颂的对象。他也写同情劳苦人民的诗篇。他的诗,写来比较平直。在各体诗中,七古较好,有豪雄之势。他还写了不少词和散文。

蒋士铨同时是个戏曲作家。他写了不少传奇和杂剧,今存十六种,具见于《红雪楼十二种曲》和《西江祝嘏》。他的诗名,几为所撰戏曲所掩。同时的李调元,说他是乾隆间第一曲家,这固然是溢美之辞,然而他追步临川遗风,谨守吴江绳墨,且又融合诗词的清婉风致,在当时“案头之曲”日益走向末路时,其剧本却不失为可读之嘉作。他的优秀剧作是杂剧《四弦秋》和传奇《临川梦》。

【原诗】

蒋士铨《岁暮到家》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注释】

(1)岁暮:年底。

(2)爱子心无尽:母亲爱子女的心情是没有底的。

(3)归家喜及辰:出门的儿子赶在年底回家,大家可以团聚在一起过年。及辰:及时。

(4)寒衣针线密:母亲在替出门的儿子缝纫的寒衣上所缝的线,非常细密。这反映母亲对儿子的关切爱护。寒衣:御寒的衣服,如棉衣之类。

(5)家信墨痕新:儿子写给母亲的信,字迹的墨色还是新鲜的。说明这封家信,寄回来不久,儿子就回家了。

(6)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母亲看见儿子面容清瘦了,心中怜惜,把他唤到身边,询问他在外面的辛苦情况。

(7)低徊:徘徊。这里形容儿子在和母亲对话时心中踌躇的样子。愧人子:惭愧没有尽到做儿子的责任。意思是说,没有能很好照顾和安慰母亲。

(8)不敢叹风尘:儿子不敢在母亲面前,嗟叹自己在外地所受的辛苦,免得她听了难过。风尘:指出门在外地所受的辛苦。

【简析】

这首诗描写了诗人自己年底回家和母亲团聚的情景,表现了母子之间深厚而复杂的思想感情。

诗分两层:前两联,写母亲对儿子的关切、爱护和儿子对母亲的想念、看望;后两联写母亲对儿子的怜惜、探询和儿子对母亲的愧疚、体贴。

这首诗,语言朴实,感情真挚,描写细腻,耐人体味。蒋士铨是孝子,这是一个孝子写的孝亲诗。让我们都来当孝子,背诵这首孝亲诗!

华夏美德万岁!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