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 工师翰笑了 齐桓公无语 (二文)

2019-12-07 06:05 作者:陆善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一、杜环养活张氏,其儿溜走无耻

杜环,字叔循,祖箱庐陵(今江西吉安),因其父杜一元,在江南一带做官,他跟随父亲离开祖籍,后来就在金陵(今南京)安了家。杜环好学,长于书法;为人规矩正派,讲信用,肯赒济人。社环父亲之友常允恭,死于九江,常允恭之母张氏,年已六十,无所依归。有人劝她去找常之好友,现为安庆知府的谭敬先。她到了安庆找到谭敬先,但谭敬先竟不接待她。张氏又想其子,曾在金陵做官,想到金陵也许能找到一二亲朋故旧,遂来金陵。她在大雨中,穿着破衣,找到了杜环家,杜环看见张氏,好像曾经见过面,问:“老妈妈不就是常夫人吗?怎么弄成这样子?”

张氏哭着,诉说了遭遇。杜环也同情地哭了。于是,杜环安排张氏坐定,自已向她参拜,又叫妻子,出来参拜。妻子马氏,解下张氏身上的湿衣,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给张氏穿上。做容易消化的稀粥,给张氏吃,抱被褥,来安排张氏睡觉。

张氏问了她平生关系较深的朋友,及其幼子伯章下落。杜环不知情,安慰她说:“现正下雨,天晴后,再访查他们。如果您无依靠,我杜环虽家贫,也要侍奉您。我父亲与您儿子允恭,亲如兄弟,我奉养您是应该的,请不必多虑!”

这期间,正置兵乱后饥荒,百姓骨肉之间,都不能相保。张氏见杜家贫,雨止后,坚欲出外,探访其他朋友,杜环令家里养女陪着,找不着人,张氏只好回来。杜环买布和棉花,为她做衣服被褥。自杜环以下,都以长辇侍奉张氏。

张氏因骤困无亲,性情急躁,稍不乐意,就发脾气骂人,杜环叫家里人顺从她,决不能因她寄住,而轻慢她。张氏有病,杜环亲自为她煎药。十年后,杜环因公事去会稽,回来经过嘉兴时,碰见伯章,告诉他:你母亲在金陵,思念你已有了病。但伯章竟说:路太远,不能去看母亲。过了半年,伯章才到金陵社家看母亲,这天正好是杜环的生日,他母子相见大哭。杜家人以为不祥,杜环不以为意。可是,伯章见母亲老了,竟说了个谎,溜掉了,不再管自己母亲。而杜环一直孝顺地侍奉张氏。

张氏却更念伯章,疾病加重,三年后死去。杜环一丝不苟地按照礼节,殡葬张氏。每年都去祭扫张氏的墓。

二、工师翰笑了,齐桓公无语 

齐国的宫室坏了,齐桓公想建筑一座新的,叫工师翰准备材料。工师翰在营丘山,砍伐榆树、杉树、魄旄树、豫章树等优质的上等木料,然后指挥工匠,经过五月的努力,宫室建成,齐桓公绕着宫室,看了一遍,东阿的楹用樗木做的。桓公责备工师翰说:“樗是木质松散的树,木质纹理不密,汁液不牢固,嗅它有腥味,用指甲掐一下就能进入木头多深,作樗作枨尚且不行,何况承受重大的负担?”

工师翰回答说:我建筑这座宫室,优质木料作了屋柱,有花纹的柱脚石铺地基,在天花厚墙壁,用陶瓷制成的砖铺饰宫室的地面,我私下以为尽善了,只有东阿缺楹,以一根樗木就够了,不料受你的责备。”

桓公说:“宫室的坚固在于大梁,承大梁的是二梁,承担二梁的有柱子。一根柱子损坏就会使整间房子倒塌毁坏,怎么能不责备你呢?”

工师翰说:“你的话正确。但你的朝廷里都用的是贤人,而没有用坏人吗?”

齐桓公说:“我爱用贤人,但不能保证没有坏人。”

工师翰笑了。齐桓公陷于沉思,无语。

君子作事,尽量把事情办好,精益求精。但对别人,不可求全责备。古人有诗云:“黄金无足赤,白玉有微瑕;求人不求备,妾愿老君家。”

(均据明代宋濂《宋文宪公全集》)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