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重臣坚持透明、公正和公开(数文)

2019-11-06 03:53 作者:陆善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一、带此珠宝能蹈火赴水,他却入棺埋掉

崔枢为参加考进士,驼在开封半年,与海外商人住在一起。商人一病不起,对崔枢说:“蒙您照顾,不因为我是外夷人,而歧视我。现在,我一病不起,我们番人重视土葬,倘若我死了,你能替我料理后事吗?”崔枢答应了。

他又说:“我有一颗宝珠,价值连城,带着它,能蹈火赴水,实在是最好的珍宝!就赠给你。”崔枢接了宝珠说:“我是个书生,作州县的幕僚,可以自给,为什么要贮存珍宝?”

那个商人死后,他趁无人看见,将宝珠放到棺材里,把商人埋在田野中。

过了一年,崔枢游毫州,听到有一位女番人,从南方来寻丈夫,并追查宝珠下落;为此上诉州县,并且一口咬定宝珠在崔枢身上。于是就派人到毫州追捕。崔枢说:“若果坟墓未盗,宝珠一定在。”

于是,劈开棺材,取出了宝珠。当时有位军队的大帅王彦谟,听说了此事,嘉赞崔枢的节操,想让他作幕僚。他不肯。第二年考褂登第。后来成为主持考试的朝官,有清名。

(事据宋代王谠《唐语林》)

二、县令祈雨灵验,皇帝嘉奖 

唐武宗会昌年间,晋阳县令狄惟谦,系狄仁杰的后裔,重视治理农事。这年,州境从春到夏,都未落雨,几百里内水泉干枯。他在晋祠祈祷,几十天都不灵验。

有一个姓郭的女巫师,学习符术厌胜的方法。有一位监军,把她带到京城,乘机出入宫禁。以后回来,她就自称天师。久旱不雨,境内人不知怎么办?都说:“若得天师到晋祠求雨,就不怕天旱了。”县令狄惟谦,向州里主帅请示说:“灾害流行,百姓焦急。若非天师一救,恐怕群众无法活下去。”

于是,那位主帅亲自去请,女巫答应了。县令狄惟谦就准备了旌旗伞盖,亲自到她家里迎接,并亲自为她牵马。到了晋祠,吃住都十分讲究。惟谦从早到晚,站在庭下,这样过了两天,天师告诉惟谦说:“为你将符飞快地传给上帝,请求下三天雨,雨就下够了。”好多人都来看新雨,过了三天,仍不降雨。她又说:“这里的灾害,是由气不和而产生的,由于县令无德,所以还未降雨。我再为你祈求上帝,三日后,会有雨。”

但三日后,仍无雨。女巫勃然大怒,骂道:“这里的人,庸俗卑琐。我的饮食没有酒菜,如此无理,老天不肯下雨,久留我无益。”说罢就要溜走。县令狄惟谦大怒说:“这个邪道女子,妖惑日久,还想溜走?”命令手下人,在神堂前,将她杖背二十。

神祠后面,有山极高,惟谦就命令设席焚香,亲自手持笏板,来珍山顶,虔诚叩拜神灵:恳请赐雨活民!叩头及地,头脸泣血!全县人都吃惊!祠上忽然有云,就像车盖,罩着惟谦。一会儿黑云四合,几声炸雷,下了几尺雨。于是,士民拥扶惟谦而下。州刺史嘉其精诚,感动了上天,州府和监军,共同上表奏闻。皇帝赐给县令狄惟谦,章服并钱五十万。后来,他历任绛州、隰州刺史,都留下美名。

(事据宋代王谠《唐语林》)

三、你们重视技艺,皇帝重视法令 

乐工罗程,善弹琵琶,能变易新声,受到唐武宗的宠爱,他也恃恩放纵。开始宣宗召他演奏,罗程了解到他通晓音律,因此特别用心练习。妃嫔唱歌时,他必定用奇巧声音,感动皇帝,因此得宠。一天,罗程因私怨,而杀了人。皇帝大怒,立刻命令逐出,交京兆尹处理。

别的乐工因罗程技艺,天下无双,想以此劝说宣宗。恰好宣宗到御园中,将奏乐,就在一旁设一虚坐,在坐位上放了琵琶。乐工们排队上前,连拜且哭。宣宗问:“你们为什么这样?”回答说:“罗程辜负陛下,万死不赦。但我们可惜罗程的技艺天下第一,不能再供奉陛下,因此遗憾。”

宣宗说:“你们可惜罗程的技艺,我所重视的是高祖、太宗的法令。”最终未赦免罗程。

(事据宋代王谠《唐语林》)

四、李行言升官受奖,皇帝拿凭据 

唐宣宗在御苑北边打猎,遇到几个打柴的人,就让他们停下来谈话,这些打柴者,是泾阳百姓,他(唐宣宗)就问:“县令是谁?”回答说:“是李行言。”“作官怎么样?”回答说:“性格固执,有五六个强盗藏在军队中,他从军队中抓来不放,全部打死了。”

宣宗回宫以后,把他的名字、事迹,写了帖子,放在殿柱上。过了两年,李行言升职,到海州做官,他入宫辞谢。宣宗问:“你曾作过泾阳县令吗?”回答说:“在泾阳二年。”宣宗说:“赐金紫。”李再拜谢受领。

宣宗说:“你知道穿紫衣的来由吗?”李行言回答说:“不知。”

宣宗命令左右,取下殿柱上的帖子,让他看,说:“这就是凭据。”

(事据宋代王谠《唐语林》)

五、韦澳征税惩亲仆,皇帝支持

唐宣宗的舅父郑光,其别墅管理人员,倚势横行,当地人都惧怕他们。几年的租税都拖欠不交,户部侍郎韦澳,作京兆尹,抓来几人,送进监狱。

宣宗问:“你为什么监禁郑光别墅的管理人员?”韦澳将情况报告了宣宗。宣宗问:“你准备怎么处理他行?”

韦澳回答说:“我想按法律办事。”

宣宗说:“郑光庇护这些人,怎么办?”

书澳说:“陛下任命我作京兆尹,让我处理京畿积弊。像郑光的庄吏,

多年拖欠租税,可以从宽处理,那么朝廷的法律,只能在贫穷的老百姓中执行!我不敢接受诏旨。”宣宗说:“的确是这样,但郑光再三找我说情,可以重判但饶恕其死罪行吗?”

韦澳回答说:“我不敢不接受你的命令,但允许我暂且将他们监禁起来,等到将多年的税收,征收完毕后,再放出。也可以此作为惩戒。”宣宗说:“可以。”韦澳离开延英殿后,直接到府衙,令脊杖郑光的别墅管理人员,并征收欠租几万斛,然后才放了。

(事据宋代王谠《唐语林》)

六、重臣坚持透明、公正和公开

韩皋,任御史中丞、京兆尹,是朝廷重臣。他常有呈奏。他的呈奏,一定在紫宸殿当着百官的面请陈,从不到便殿单独奏事。皇帝对他说:“我和你谈话,在此有碍,可来延英殿。在那里询问国家大事,能收到匡正的好处。”

有人对韩皋说:“自干元以来,群臣谈论大事,都到延英殿,才能把话说完。你为什么一定要在外庭,面对百官呈事,这岂不有失秘密吗?”

韩皋说:“御史官,是讲公平的人,摧刚扶柔,就在于公正,为什么不让人知道?为什么要到便殿,避开人窃窃私语,用国家的法律为私人牟利?”他坚持透明、公正和公开。

(事据宋代王谠《唐语林》)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