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国难即将来临 危急存亡之秋(八)(图)

2019-10-04 10:10 作者:蒋经国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双十节,父亲发表告全国同胞书,斥责共党伪政权系俄帝一手导演,志在灭亡我国;并指示全体军民救亡图存,公理正义必胜强权。
双十节,父亲发表告全国同胞书,斥责共党伪政权系俄帝一手导演,志在灭亡我国;并指示全体军民救亡图存,公理正义必胜强权。(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接上文:70年前国难即将来临 危急存亡之秋(七)

1949年

九月一日

政府本日明令通缉朱德、毛泽东

父亲为稳定西南各省,作以下之建议:安定滇局,改革川康人事,罗广文部增防陇南,加强胡宗南部实力,以巩固陕南防务。今日父亲约见宋希濂等,研讨武器增产与滇南军情,指示其战术要领。并接见云南省主席卢汉之代表朱丽东,面询滇省情形。

值此西南局势混乱之时,重庆市中心陕西街发生大火,延烧竟达十二小时之久,灾民呼号之声,惨不忍闻。

三日

今日为抗战胜利日,重庆原准备举行十万人反共大游行,因昨日火灾停止。

父亲又接卢汉来电,知其极为苦闷。卢汉本无胆识之人,因见势劣力弱,故决意背离中央以自保,原不足惊异。但吾人不能不作切实之应变准备耳。

父亲最后决定:“解决云南问题之原则,应以政治为主,避免流血。”盖如此时对滇作战,难免人心浮动,后方动摇,而影响前线对共军作战,故务必全力避免军事解决也。

大计已定,夜间突接卢汉致张岳军先生来电,谓彼欲来渝晋谒父亲。卢汉态度之所出突然转变者,无非因滇省周围已受严重之军事压力,乃图以此作缓兵之计耳。

西北宝鸡方面燕口关,战事失利,父亲午后召见马继援军长,查询究竟。彼之部队五万余人日完全溃散,只剩骑兵两团,彼则只身来渝。

六日

父亲正对西南局势,尤其是对滇局忧虑之际,卢汉果于本日下午来渝,致一切既定方针,必须改变。父亲当即在林园行馆约其来见。彼剖析苦衷,矢述精诚,流泪者再。岂其良心发现而真情流露,抑系有意以泪洗面而伪装耶?父亲晚又约卢餐叙,席间闲谈共军近情。

卢曾要求增编滇省部队六个军,并予以现洋二千万元。中央断难允许,且事实上亦难办到,而卢则仍以为父亲可以任意支配存台之金银也。

此时云南问题实为国家存亡、革命成败之最后关键,如能兵不血刃,和平争取,殊为最大之幸事;且中央与驻滇各方,皆无必胜把握,故不管滇卢如何狡狯成性,首鼠两端,亦只有抱“宁人负我,毋我负人口之决心,而予以相当之满意,使彼有所感悟。父亲自上午十一时至下午一时,与卢个人恳谈达二小时之久,申之以道义,动之以利害,结果彼亦表示领悟接受,下午阎院长百川自来渝,衔李宗仁之命,要扣贸卢汉,勿使回滇。父明千其不可之意。

七日

父亲拟定肃清滇中共及反动份子计划,并向政府建议卢汉共经费银洋一百万元。中午又约卢个人作最后之谈话,亦长达二小时,促其即日行动。卢于当日下午回滇。

十日

卢汉确于本日上午开始行动,解散省参议会,逮捕反动份子。与共党勾结之杨杰逃往香港。卢汉反复无常,此其向共党靠拢过程中断增加之一段小插曲也。

衡阳失守:绥远、宁夏、新疆等省亦已相继沦陷。半壁河山,沦入铁幕。从此战局益趋不利,良为焦灼。

十四日

卢汉今日仍续行清共工作。余程万军队亦未与滇省保安团队冲突,情况颇为顺利。

美国大使馆秘书师枢安,今日向我外交部美洲司司长陈代础声称:“美国政府在国际会谈中未提及台湾问题,亦无意干涉台湾内政。至将来台湾问题之发展如何,此时自难逆料。”

十六日

闻傅作义已由北平抵绥远,父乃电傅,谓已派徐次辰将军飞往绥远包头,与彼晤谈一切。盖对彼尚存一线希望,乃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者也。同日接孙兰峰电称:“傅作义及各军师旅长一体要求‘和平’,彼己失去统驭力量矣。”

十七日

父亲上午召见王治易、向传义、刘文辉、邓锡侯等个别谈话,并切嘱刘文辉彻底清除其所掩护下之共党份子,以维信用。复接密报,知彼业已与反动份子勾结,不胜骇异,即决定设法不令其从政,以免影响川、康大局。

父亲于十时三十分由成都中央军官学校动身,十一时到达凤凰山机场,立即起飞。十二时十五分在重庆九龙坡机场降落,旋下榻黄山旧邸。

父亲覆电徐次辰将军,嘱以“在西安时对共党问题所得之教训,转告傅作义,不可再蹈过去覆辙。”父亲对傅可谓仁至义尽,对国事可谓苦心孤诣矣。

十九日

共军已由青海民乐突入张掖与武威之间,而我驻张掖部队已星夜西撤。此后我新疆部队,将更无法东调而孤悬万里,我塞外十万忠贞战士势将束手待擒。父谓:“真不知如何善其后也。”董其武等于今日离绥远,徐次辰将军电告:“绥远局势已无可挽回。”福建方面之平潭岛亦为共军占领,驻军不知去向。

二十日

第四届联合国大会本日在美国纽约开幕,我代表团向大会提出控苏案。同时共党亦在北平召开其伪“政治协商会议”城狐社鼠,袍笏登场,为俄寇作伥。

父在重庆为本党改造运动发表告全党同志书,号召全体同志研究改造方案,以新组织、新纲领、新风气与共党奋斗,争取第三期国民革命之胜利。

二十二日

昨日奉父命同龙泽汇飞往昆明。下午一时抵达,即至卢汉公馆休息。三时许至省府访卢,亲交父亲致彼函件。此行目的,除送达函件外,并布置有关父亲来函事项。

上午十时,父亲毫不介意地照预定计划由重庆乘机起飞,正午到达昆明。一到机场,即与卢汉同到其家午餐。这是卢汉事前所预料不到的。父亲并在卢宅约见在滇省重要将领,会商保护西南大局,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才离开昆明,八时前安全到达广州。此次父亲昆明之行,固无异深入虎穴也。

父亲监于广州内部情形复杂,故于由渝返台途中,经广州暂停。当即召集余幄奇、顾墨三、薛伯陵、李及兰诸将领晤谈,勖以精诚团结,叮咛告诫,至再至三,并提出保卫广州计划,垫发工事经费等等,希能如期完成。

二十五日

据报:新疆当局降共通电,将于日内发出。陶峙岳亦来电报告新疆情形,谓“所部无法东撤或南移,惟待张治中前来收拾”。结果彼亦投共。

整个西北之沦亡,父亲至为痛心。

三十日

立法院今日在广州复会。父亲上午研讨全盘战局与部署部队以保卫广州之计划,略以中央兵力应形成几个重点,而以广州附近为重点之一,求与共军决胜。

美、英政府近已商定所谓台湾地位问题,声明“承认台湾为中国之领土”。美国对华政策自此又开始转变。而我向联大控诉苏俄的提案,亦获通过;这不能不说是我外交上的一个转机。同时,美国参众两院通过援助中国区域七千五百万美元法案,并决议“对远东反共联盟”之赞助。父亲访问菲、韩两国之辛劳,已获得友邦之充分的同情与支援。这种代价是不可计量的,公理正义永远会伸张的!

十月一日

共党本日在北平成立伪政府,毛浑东竟效儿皇帝刘豫之所为,不顾一切,傀儡登场,此诚中华民族数千年历史之奇耻大辱。

二日

今日为共党的政权成立之第二日,俄帝即宣布正式承认,并自广州召回其外交代表。父亲认为:“俄帝之承认共党伪政权,实乃既定之事,且为必有之事;而其所以如此急速,盖以我在联大控俄案通过,彼乃不能不出此一着,以作报复之行动耳。今后俄帝必与共党订立军事同盟,助共党建立空军与海军,则我为势更劣,处境更艰,此为最大之顾虑。”

汤恩伯总司令由厦门来电,以李宗仁反对其任闽省主席之声明,使其丧失威信,无法指挥部属,故不能再驻厦门作战,“决自今日远行”云云。词极愤懑。父亲甚表同情,且以汤总司令正在与当面共军拚命作战之时,亦不可走马换将,应即设法劝慰,俾得继续作战。

三日

俄国通知我驻俄大使馆,与我中央政府绝交。其外交阴谋及狰狞面目,业已全部暴露于世人之前。我政府外交部亦于本日正式声明“对俄断绝邦交”,并呼吁联合国,应充分注意俄帝侵略我国,威胁远东之行为。美国国务院亦于同日宣布:“继续承认中华民国政府。”

父亲今晨六时乘机离开广州,上午十时安抵台北。抵台后不及半小时,强烈的台风即已登岸,而飞机未发生任何意外,亦幸事也。

五日

我外交部本日又发表声明,与俄帝附庸之波兰,捷克两国断绝邦交。到此,敌我双方壁垒森严,即妄人亦不再作“和谈”之迷梦矣。

六日

今日为中秋佳节,如果是太平盛世,人们必在家园共享天伦之乐。今则世乱时危,已无这等清福。母亲在美从事国民外交,尚未返国,我乃携同妻子乘车前往基隆,上华联轮陪父过节。下午二时启碇,我亦抛妻儿,独自随父去厦。父亲此行目的在解决汤恩伯将军之任命问题,予以劝慰,并部署闽厦军事也。夜间在船上赏月,想起父亲身为全民领袖,如此仆仆风尘,席不暇暖,食不甘味,重要节日亦不能在家稍息,而一般人尚在醉生梦死,争权夺利,良可叹也。

七日

韶关又告失守,白崇禧所部已全部向广西撤退。今日风浪极大,上午十时三十分,船抵厦门。在港口即闻大陆炮声隆隆作响,此地与共军相隔不及九千米,父亲身系国家安危,竟如此冒险犯难,亦无非为国家尽最后之心力耳。下午四时登陆,父亲即在汤恩伯总司令寓所召集团长以上人员加以慰勉,并会见当地绅老。八时后回船,与汤总司令话别,再予以劝慰鼓励,并切嘱其在厦门击退来犯之共军,巩固金、厦,为公私争气,再言其他也。

八日

今日上午八时,华联轮抵达马公。九时,随父改乘飞机,十时十分抵达台北,父亲忽接洪兰友先生电称:“广州危急,李宗仁有‘知难而退’之意。”又接顾总长墨三电称:“粤省西北与湘、黔军事,已趋劣势;请毅然复任总统,长驻西南”云云。父亲对此尚无表示。

九日

奉命迎于右任、吴礼卿二先生来台北。

整个西北陷入共军手后,毛昭宇等六人在宁夏被共军扣押,迫飞北平附共。不料毛等忠贞不屈,竟在起飞之顷,设计反击共军之监视人员,夺机飞来台北。此亦反共抗俄战争中之一英勇事迹也。父亲以其忠勇可嘉,于上午十时特予召见,面加奖励。

下午吴礼卿先生来见父亲,报告与李宗仁谈话经过,李希望父亲“复位”。吴先生亦以为一旦广州失守,政府迁渝,情势更为混乱,父亲倘不复出,将使国家前途陷于不可收拾之境云。

十日

本日为双十节,父亲发表告全国同胞书,揭橥反共抗俄国策,斥责共党伪政权系俄帝一手导演,志在灭亡我国;并指示全体军民救亡图存,公理正义必胜强权。

(未完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