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国难即将来临 危急存亡之秋(六)(图)

2019-10-02 08:48 作者:蒋经国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此时美国国务院内部,已有人主张承认共党,司徒雷登大使由京到沪,且发表其即将回国,作承认共党之建议。
当时美国国务院内部,已有人主张承认共党,司徒雷登大使由京到沪,且发表其即将回国,作承认共党之建议。(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接上文:70年前国难即将来临 危急存亡之秋(五)

1949年

五月十日

魏德迈将军致函父亲,对中美关系有所陈述。父亲因对美国援华态度,曾作如下的估计与评判:

“美国会已发动调查美对华政策运动,其国务院内亲共份子无论如何设计阻止援华,恶意中伤,颠倒是非之举动,只要忍耐持久,终有一日水落石出,虚实大白于天下,决不至沉冤莫白也。”

十三日

船中无事,父亲专心考虑党政问题,不但对于军队中的政治工作及人选有所准备,同时对于干部组训,亦有所策划与安排,认为:“必须选训大批新干部,加以组织,并使之深入社会各阶层,组织基层群众,严格执行纪纲,提高组织尊严。党政军干部并应痛改过去松懈散漫的恶习,以群众力量来维护党纪;且保证每一党员都应服从革命的领导,执行革命的纲领。铲除空言不实,因循敷衍,徇情任私,麻木不仁等官僚作风,而代之以实事求是,精益求精,急公尚义,严正不苟,是非分明,赏罚公允的新作风。”

此外,并准备拟定实行民生主义的具体方案和后期革命之三年准备计划与五年准备计划。父亲更预定:“以定海、普陀、厦门和台湾为训练干部之地区;建设则以台湾为着手之起点。实行训练干部,编组民众,计口授粮,积极开垦,对扛会上不许有一个无业游民。实行二五减租,保障佃户,施行列得税、遗产税,筹办社会保险,推进劳工福利,推广合作事业,实行平均地权,节制资本,一定以民生主义社会建设及其政策实施为要务。更拟推行土地债券,士兵与工人的保险制度。”

盖父亲重新研究总理的民生主义,对于这些问题,认为应该解决而且必须设法解决,俾从政治、经济和社会各方面打击共党的欺骗政策,以救危局、纾民困、裕民生。父亲忧国忧民的心情,于此可以概见矣!

十五日

武汉撤守。天阴,上午十时奉父命飞往上海公干。

共军自十三日起,即开始攻击月浦,目的在夺取吴淞激战两日,攻势梢挫。又自十四日起攻打浦东,川沙与南汇皆被攻陷。今晨起全面攻击,上海已陷于共军包围之中共军势在必得上海。汤恩伯将军语余:“浦东方面没有把握,社会秩序是否将变为紊乱,亦末可逆料,但只有尽心力而为之。”

十七日

本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电请父亲“打销遁迹远隐之意”。

气候先晴后雨。午餐后,随父由江静轮登岸,一时半起飞。沿途俯瞰三门湾、海门、乐清、雁荡山、永嘉、平阳、三都澳以及闽、浙交界之山地海岸。经此空中视察,各地形势更如指掌,胜于一月旅行矣。

四时五十分飞抵马公降落,父亲即至马公城外之宾馆驻节。此岛实一平摊,并非山地,气候颇热,“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父亲自本年一月二十一日“引退”以来,家乡遨游,将阅四月。在此百余日中,虽心怀邦国,而用情逸,不减当年,盖亦唯有在宁静中更能致远耳。此时中枢无主,江南半壁业已风声鹤唳,草本皆兵,父亲决计去台,重振革命大业。从此已无缘再享此人间清福矣。

六月九日

昨夜月色澄朗,在住宅前静坐观赏。海天无际,白云苍狗,变幻无常,遥念故乡,深感流亡之苦。

本日青岛国军刘安祺部安全撤抵海南、雷州,毫无损失,此乃不幸中之大幸。同时国军关闭上海港口,警告外国船只迅速离沪。

十四日

十二时卅分,随父自高雄出发,车行约一百一十公里,三时三十分到达四重溪。此地为恒春之风景区,四面环山,中有温泉,清甘可饮,更可涤身,周围景物,酷似江南。惟居民尚存日本式生活习惯,未克尽行改变耳。

本日由台湾省政府主席陈辞修先生宣布台湾省币制改革。此为父亲自“引退”以来即苦心焦虑的稳定货币计划,今得实现,极可纪念。

十六日

本日为黄埔军校成立二十五周年校庆,亦为总理广州蒙难二十七周年纪念日。父亲回忆当时环境恶劣,赤手空拳而奋斗,卒获成功;以之观今日失败之余,情境艰危,自有今昔之感。以今日实力之大,基础之厚,固胜于往昔百倍而有余。但今日仇敌之顽强、恶毒与阴险,亦非当日军阀及其勾结之帝国王义者所可同日而语。要当以新的精神、新的制度、新的行动,以迎接新的历史、新的时代、新的生命,奠定新的基础,完成剿共救国的新任务。

赣南及福州的军事情况已日渐紧张,共军可能于短期内南犯。我军之颓势已难挽回,无法阻止共军之进攻。本日李宗仁和阎院长百川联电父亲,坚请莅穗主持大局。李此时对内对外已深感束手无策了。

十八日

近来台湾地位问题,以及联合国讬管的谣言,甚嚣尘上。父亲对此有其坚决的主张与立场。“英、美恐我不能固守台湾,为共军夺取而入于俄国势力范围,使其南太平洋海岛防线发生缺口,亟谋由我交还美国管理,而英则在幕后积极怂恿,以间接加强其香港声势。对此一问题最足顾虑,故对美应有坚决表示,余必死守台湾,确保领土,尽我国民天职,决不能交归盟国。如彼愿助我力量共同防卫,则不拒绝。”

此时美国国务院内部,已有人主张承认共党,司徒雷登大使由京到沪,且发表其即将回国,作承认共党之建议。

十九日

报载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将建议美国政府承认共党政权,这是何等离奇的事。但平心静气想来,苦难的日子还在后头,必须用最大的忍耐,方可撑得下去。

二十日

政府今日宣布,封锁共军控制之沿海各口岸。

父亲接获我驻日本东京代表团来电报告,略称“盟总对于台湾军事颇为顾虑,并有将台湾由我移交盟国或联合国暂管之拟议”。父亲极为忧虑,立即覆电,请该团负责人就此事与麦克阿瑟元帅详谈,并郑重申说我政府之立场与父亲之态度以及对麦帅之期望。并指示谈话要点如次:

“(一)台湾移归盟国或联合国暂管之拟议,实际上为中国政府无法接受之办法,因为此种办法,违反中国国民心理,尤与中正本人自开罗会议争回台、澎之一贯努力与立场,根本相反。

(二)台湾很可能在短期内成为中国反共力量之新的政治希望,因为台湾迄无共党力量之渗入,而且其地理的位置,今后“政治防疫”工作亦较易彻底成功。

(三)美国政府即令单从实际的利害上考虑,亦决不能承认中共政权,因为承认中共,决不能化中共为狄托,亦不能范围中共的行动。美国于一九四五年曾经抛弃在伦敦之波兰合法政府,承认苏联所制造控制之波兰政府,其结果只巩固了波共政权,毁灭了波兰反共力量。此事可为殷监。至于中国政府,无论在大陆与海岛,皆有其广大根据地,与中共持久作战到底,决不会成为类似伦敦波兰政府之流亡政府,余敢断言。

(四)基于以上考虑,余及中国政府深盼麦帅本其在东亚盟国统帅之立场,以其对于赤祸与东亚前途之关系,极力主张两事:

甲、美国政府决不考虑承认中共政权,并应本其领导国际之地位与力量,防阻他国承认。

乙、美国政府应采取积极态度,协助中国反共力量,并应协助我政府确保台湾,使成为一种新的政治希望。”

(未完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