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国难即将来临 危急存亡之秋(七)(图)

2019-10-03 08:53 作者:蒋经国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1948年林彪共军长春围城。更大的风云与国难即将来临。
1948年林彪共军长春围城。更大的风云与国难即将来临。(网络图片)

接上文:70年前国难即将来临 危急存亡之秋(六)

1949年

六月二十五日

自本月二十日我政府宣布封锁共军占领区备港口后,不久英国商船“安其色斯”号,即被我空军轰炸。英报并宣传我海军在吴淞口外布雷消息,共军及中外船舶皆不敢出入黄浦江口。本日我海军在上海口外,炮阻埃及货船行驶,检查后放行,各国均表惊异。但美国政府对于我封锁各港口命令,却表示不加反对。其西太平洋舰队司令且示好意与协助。由此可知美国政府并无承认共党之征候。但李宗仁之私人代责甘介侯,却在美国公然对父亲多方诽谤,并罗致一切不满份子,从事所谓“反蒋”工作,以破坏美国对我政府之支援。

二十七日

四川省王方舟主席前来草山,向父亲报告四川近情,谓熊克武等以中间路线之姿态,作通共的准备。父亲对此至为焦虑,乃嘱其对川中抗战有功的将领,切实设法,一一予以安置,以安其心,俾免为共党所乘。

三十日

美国政府对我封锁共军占领区的态度,突然改变,本日竟以委婉之语气,不承认我政府有权封锁共军占领区各港口,以该地区不在我政府控制之下也。惟封锁共军占领区各港口,乃我政府在此时此地对共党经济制裁之唯一有效之武器。虽经英国二次抗议,并表示不惜以武力护航,且有美国务院之表示反对,我政府仍贯彻初旨,坚决执行。

对我政府极为同情之美国国会议员周以德先生,向我驻美使馆人员建议:“望我各方领袖,最好发表一联合宣言,恳切表现团结精神,以正国际视盼。”当此国际友人盼我政府上下内外一致团结反共之时,而李宗仁的私人代表甘介侯却逍遥美国,大事破坏和分裂的活动。国事如此,犹复昧尽天良,令人痛心。

剑及履及 向前迈进

七月二日

菲律宾总统季里诺先生来电,欢迎父亲赴菲,面商远东大局。

七月四日

父亲在台接见美国国际新闻社远东总经理韩德曼、斯克利浦霍华德系报远东特派员范智华,并答复其问题。认为:“中国反共战争,倘不能获得及时之支援,则民主国家将来所付之代价,恐将不止百倍,我人倘不能在中国防止共产主义,则共产主义必将蔓延于整个亚洲,如亚洲为共产主义所控制,则另一次世界大战,更无法避免。”语重心长。

七月七日

今日为以“七七”抗战胜利纪念日。我政府与社会领袖共同发表反共救国宣言,由国内外各党派领袖八十余人共同签署。大要如下:“共党凭借抗战时期乘机坐大之武力,利用抗战以后国力凋敝之机会,破坏和平,扩大战祸。八年抗战之成果,为其摧毁无余,而国家危难,比之十二年前更为严重。吾人深知,中国如为共党所统治,国家决不能独立,个人更难有自由,人民经济生活绝无发展之望,民族历史文化将有灭绝之虞。中国民族当前之危机,实为有史以来最大之危机,而中国四亿五千万人口,一旦沦入共产国际之铁幕,远东安全与世界和平,亦受其莫大之威胁。今日国难当前,时机迫切,吾人将共矢精诚,一致团结,为

救国家争自由而与共党奋斗到底。吾人生死有共,个人决无恩怨;民族之存亡所系,党派决无异同。国家之领土完整与主权独立,一日不能确保,人民之政治人权与经济人权一日不能获致,则吾人之共同努力,即一日不能止息。”

美驻沪副领事欧利义,为共党所拘禁。共党与俄一向反美,此系意中之事。

晚间,接我驻菲律滨公使馆电称:“菲总统季里诺先生对总裁访菲极责欢迎,并已准备一切。”

七月十四日

由于李宗仁、阎院长百川及中央委员、立法委员等一再电催,父亲乃决定于今日赴粤。

上午七时半由台南起飞,后以气候恶劣,至十一时方到广州之天河机场。父亲下午即接见各军政首要人物。

十六日

父亲六时前,未明即起,往黄花岗烈士墓致敬。九时召开中常会与中政会联席会议,约一小时。除报告与菲季里诺总统会议经过外,主张全力保卫广州,并对于粤省走私与烟赌公开等不法之恶政,特加指斥;责成有关机关切实改革。下午召开非常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讨论阎院长所提“扭转时局方案”,原则通过。

十九日

父亲正在广州筹划东南政局及保卫广州军事计划,今日却得韩国李承晚总统邀请访韩的来电,辞意极为恳切。彼之国势与处境与我正同,且中、韩接壤,原属一家,唇齿相依,实有风雨同舟之感。既彼此运命相关,不能不有此一行,故父亲决定应邀。同时,接见美国驻华公使克拉克,明告以:“因美国不肯积极负起领导远东之责任,我等不得不自动起而联盟耳。”遂作访韩之一切准备。

晚间,父亲在黄埔召集在粤高级干部,继续商讨保卫广州计划,决定大纲,指示要略,直至深夜十二时始毕。当时广州事关系至为复杂,我认为保卫广州最主要的条件应在“人和”。

二十六日

父亲于二十四日由厦门返回台北。本日决定成立“革命实践研究院”。又拟定自挑选党、政、军干部之标准,人数出二千人为限,训练以半年为期。课程分党务、军事、哲学、军政、经济、教育、人事制度及革命理论与目标等等。

二十九日

李宗仁于前日由厦门来台。本日上午十时半,父亲访之于草山第二宾馆。

三十日

李宗仁于本日由台北飞返广州。父亲于今日致电韩国国会议长,谢其对于“反共联盟”之支持,并作访韩之各种准备。

风雨飘摇 力挽狂澜

八月一日

总裁办公室今日在草山正式开始办公,下设八组及一个设计委员会。

共方广播说:“京沪的地下反共工作由蒋经国指挥”

二日

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直至今日始离开业经沦陷三个多月的南京返国。

五日

美国政府本日发表对华“白皮书”,此事件对我反共抗俄及民心士气影响极大,但父亲闻讯,却泰然处之。

六日

上午,我以“白皮书”内容及北韩共党已向韩国全线进攻,程潜、陈明仁降共等消息,向父亲报告,父闻后,不但并不惊异,而且心神安恬异常。十一时,父亲由定海乘机飞韩,下午二时四十五分到达韩国镇海机场。李承晚总统亲来迎接,同车到镇海海军司令部。

父亲到韩之日,对于“白皮书”事,在日记中曾感慨地记道:“到韩国后,更觉定静光明,内心澄澈无比,是天父圣灵与我同在之象征也。对美国‘白皮书’可痛可叹,对美国国务院此种揩置,不仅为其美国痛借,不能不认其主持者缺乏远虑,自傲其臂而已。甚叹我国处境,一面受俄国之侵略,一面美国对我又如此轻率,若不求自强,何以为人?何以立国?而今实为中国最大之国耻,亦深信其为最后之国耻,既可由我受之,亦可由我湔雪也。”

七日

上午九时,父亲访问李承晚总统。约谈半小时后,与其检阅海军部队。

傍晚,父亲应韩国海军参谋长酒会,并观韩国古代歌舞。旋审阅李承晚总统所修正之联合声明稿。李总统所修正者,仅声明中叙言数语。父亲亦甚同意,乃即定稿。

八日

父亲未明即起,八时四十五分往访李承晚总统辞别。以此次访韩,仅谈联盟事,而未及两国经济、军事、文化等合作问题,乃特提及海上与空中之合作,对于两国空中交通,应先建立。

十一日

此时广州一般将领之心理,业已因美国发表“白皮书”与湖南程潜之投共而大部动摇。福州军事紧张,而东南长官公署迟迟未能成立,父亲更为此而焦急不已。下午,父亲手拟总裁办公室人员守则,并审核革命实践研究院规章。

十五日

台湾全省“三七五”减租政策,本日研拟完成。这是总理民生主义在台实行之起点工作。东南军政长官公署亦于今日成立,新任长官陈辞修先生就职。

十六日

我政府本日以严正的态度发表声明,答复美国国务院本月五日所发表之对华“白庆书”。晚间,福州守军撤退儿山群岛阵地亦已转移。

二十三日

广州的保卫战既为背城借一,决定最后成败的一战,因此,父亲对于广州军事的布署,没有片刻忘怀,而不得不再度前往广州视察。今日上午十时后,由台北乘机起飞,下午一时四十五分到达。粤中重要军政首领,均到机场欢迎。在穗住欧阳驹市长之东山别墅。会客后,即往访李宗仁和阎院长百川。

父亲复先后召见顾墨三、薛伯陵、余幄厅、刘安祺等十余将领,主要的目的,在研讨已往部署的错误,并了解其实施的情形。尤其是希望勿将刘安祺部队北调,免使广州成为真空地带。

二十四日

在穗事毕。父亲复于今日上午九时后,由广州乘机起飞,十二时半到达重庆白市驿机场。张岳军、杨子惠等重要首长,皆到场欢迎,同至林园后院之荷屋。父亲即在此暂住。午后与岳军先生谈话,准备召开西南军政人员会议的办法。

自我政府经再三考虑,不得已于本月十六日对美国“白皮书”作严正声明之后,李宗仁私人代表甘介侯竞亦对美国“白皮书”作离奇无稽之声明。其在国外兴风作浪,败坏国家利益,真是荒谬绝伦的举动。同时美国舆论亦多不直国务院之所为,对我表示同情。

二十七日

父亲上午约见宋希濂,听取其对川、鄂、湘边区军事报告。复约川中人士,谈论四川省自卫委员会曾与省府纠纷之经过。父亲认为:“四川省本党组织松弛,地方上许多分子态度模棱,以致凡有会议,最后必为共党所渗透与利用,至为忧虑。”

下午,召见重庆附近地区本党党籍之团长训话。此时云南主席卢汉已被共党包围,不肯来渝会晤。父亲更放心不下,因派李弥将军回滇,对于滇事,先作初步之布置。正午,父亲与谷纪常先生谈滇、黔政情。下午召见胡宗南长官,研讨稳定川局办法。

二十九日

四川地广人众物丰,为我国西南重镇。而西南各省,又为我抗日战争时期之最后基地:没有西南,抗战不会成功的。因为西南各省关系重大,所以,父亲对于川、滇问题的处理,亦蒋别重视与审慎。

上午十时,到西南行政长官公署开会,除云南卢汉一人末到外,其他籍隶本党之川、黔、康各省主席与川、陕、甘及川、鄂、湘各边区将领,如胡宗甫、宋希濂等均到会参加。会中对各方情势加以检讨,决定拒匪于川境之外,即以云南与陕南为决战地带,而不在川境之内与共军周旋。下午,父亲召见渝市党部各委员,予以到切训示。西南高级将领要求父亲常驻川渝坐镇,藉以激励人心土气。但父亲以情势有所不便,只好婉言劝慰,告以不能久居。

上午,父亲进城,沿途老百姓扶老携幼,夹道欢呼,在他们的面容表情上,可以看出亲切和希望。及至上清寺,民众更挤得水泄不通。当座车挤过人群时,鼓掌欢呼,经久不绝,给我们莫大的安慰!这正是共党所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国步艰危,而民心不死,亦可喜之现象也。

逆来顺受 克服危机

(未完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