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國難即將來臨 危急存亡之秋(七)(圖)

2019-10-03 08:53 作者:蔣經國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1948年林彪共軍長春圍城。更大的風雲與國難即將來臨。
1948年林彪共軍長春圍城。更大的風雲與國難即將來臨。(網絡圖片)

接上文:70年前國難即將來臨 危急存亡之秋(六)

1949年

六月二十五日

自本月二十日我政府宣布封鎖共軍佔領區備港口後,不久英國商船「安其色斯」號,即被我空軍轟炸。英報並宣傳我海軍在吳淞口外佈雷消息,共軍及中外船舶皆不敢出入黃浦江口。本日我海軍在上海口外,炮阻埃及貨船行駛,檢查後放行,各國均表驚異。但美國政府對於我封鎖各港口命令,卻表示不加反對。其西太平洋艦隊司令且示好意與協助。由此可知美國政府並無承認共黨之徵候。但李宗仁之私人代責甘介侯,卻在美國公然對父親多方誹謗,並羅致一切不滿份子,從事所謂「反蔣」工作,以破壞美國對我政府之支援。

二十七日

四川省王方舟主席前來草山,向父親報告四川近情,謂熊克武等以中間路線之姿態,作通共的準備。父親對此至為焦慮,乃囑其對川中抗戰有功的將領,切實設法,一一予以安置,以安其心,俾免為共黨所乘。

三十日

美國政府對我封鎖共軍佔領區的態度,突然改變,本日竟以委婉之語氣,不承認我政府有權封鎖共軍佔領區各港口,以該地區不在我政府控制之下也。惟封鎖共軍佔領區各港口,乃我政府在此時此地對共黨經濟制裁之唯一有效之武器。雖經英國二次抗議,並表示不惜以武力護航,且有美國務院之表示反對,我政府仍貫徹初旨,堅決執行。

對我政府極為同情之美國國會議員周以德先生,向我駐美使館人員建議:「望我各方領袖,最好發表一聯合宣言,懇切表現團結精神,以正國際視盼。」當此國際友人盼我政府上下內外一致團結反共之時,而李宗仁的私人代表甘介侯卻逍遙美國,大事破壞和分裂的活動。國事如此,猶復昧盡天良,令人痛心。

劍及履及 向前邁進

七月二日

菲律賓總統季裡諾先生來電,歡迎父親赴菲,面商遠東大局。

七月四日

父親在臺接見美國國際新聞社遠東總經理韓德曼、斯克利浦霍華德系報遠東特派員範智華,並答覆其問題。認為:「中國反共戰爭,倘不能獲得及時之支援,則民主國家將來所付之代價,恐將不止百倍,我人倘不能在中國防止共產主義,則共產主義必將蔓延於整個亞洲,如亞洲為共產主義所控制,則另一次世界大戰,更無法避免。」語重心長。

七月七日

今日為以「七七」抗戰勝利紀念日。我政府與社會領袖共同發表反共救國宣言,由國內外各黨派領袖八十餘人共同簽署。大要如下:「共黨憑藉抗戰時期乘機坐大之武力,利用抗戰以後國力凋敝之機會,破壞和平,擴大戰禍。八年抗戰之成果,為其摧毀無餘,而國家危難,比之十二年前更為嚴重。吾人深知,中國如為共黨所統治,國家決不能獨立,個人更難有自由,人民經濟生活絕無發展之望,民族歷史文化將有滅絕之虞。中國民族當前之危機,實為有史以來最大之危機,而中國四億五千萬人口,一旦淪入共產國際之鐵幕,遠東安全與世界和平,亦受其莫大之威脅。今日國難當前,時機迫切,吾人將共矢精誠,一致團結,為

救國家爭自由而與共黨奮鬥到底。吾人生死有共,個人決無恩怨;民族之存亡所繫,黨派決無異同。國家之領土完整與主權獨立,一日不能確保,人民之政治人權與經濟人權一日不能獲致,則吾人之共同努力,即一日不能止息。」

美駐滬副領事歐利義,為共黨所拘禁。共黨與俄一向反美,此系意中之事。

晚間,接我駐菲律濱公使館電稱:「菲總統季裡諾先生對總裁訪菲極責歡迎,並已準備一切。」

七月十四日

由於李宗仁、閻院長百川及中央委員、立法委員等一再電催,父親乃決定於今日赴粵。

上午七時半由臺南起飛,後以氣候惡劣,至十一時方到廣州之天河機場。父親下午即接見各軍政首要人物。

十六日

父親六時前,未明即起,往黃花崗烈士墓致敬。九時召開中常會與中政會聯席會議,約一小時。除報告與菲季裡諾總統會議經過外,主張全力保衛廣州,並對於粵省走私與煙賭公開等不法之惡政,特加指斥;責成有關機關切實改革。下午召開非常委員會第一次會議,討論閻院長所提「扭轉時局方案」,原則通過。

十九日

父親正在廣州籌劃東南政局及保衛廣州軍事計畫,今日卻得韓國李承晚總統邀請訪韓的來電,辭意極為懇切。彼之國勢與處境與我正同,且中、韓接壤,原屬一家,唇齒相依,實有風雨同舟之感。既彼此運命相關,不能不有此一行,故父親決定應邀。同時,接見美國駐華公使克拉克,明告以:「因美國不肯積極負起領導遠東之責任,我等不得不自動起而聯盟耳。」遂作訪韓之一切準備。

晚間,父親在黃埔召集在粵高級幹部,繼續商討保衛廣州計畫,決定大綱,指示要略,直至深夜十二時始畢。當時廣州事關係至為複雜,我認為保衛廣州最主要的條件應在「人和」。

二十六日

父親於二十四日由廈門返回臺北。本日決定成立「革命實踐研究院」。又擬定自挑選黨、政、軍幹部之標準,人數出二千人為限,訓練以半年為期。課程分黨務、軍事、哲學、軍政、經濟、教育、人事制度及革命理論與目標等等。

二十九日

李宗仁於前日由廈門來臺。本日上午十時半,父親訪之於草山第二賓館。

三十日

李宗仁於本日由臺北飛返廣州。父親於今日致電韓國國會議長,謝其對於「反共聯盟」之支持,並作訪韓之各種準備。

風雨飄搖 力挽狂瀾

八月一日

總裁辦公室今日在草山正式開始辦公,下設八組及一個設計委員會。

共方廣播說:「京滬的地下反共工作由蔣經國指揮」

二日

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直至今日始離開業經淪陷三個多月的南京返國。

五日

美國政府本日發表對華「白皮書」,此事件對我反共抗俄及民心士氣影響極大,但父親聞訊,卻泰然處之。

六日

上午,我以「白皮書」內容及北韓共黨已向南韓全線進攻,程潛、陳明仁降共等消息,向父親報告,父聞後,不但並不驚異,而且心神安恬異常。十一時,父親由定海乘機飛韓,下午二時四十五分到達韓國鎮海機場。李承晚總統親來迎接,同車到鎮海海軍司令部。

父親到韓之日,對於「白皮書」事,在日記中曾感慨地記道:「到韓國後,更覺定靜光明,內心澄澈無比,是天父聖靈與我同在之象徵也。對美國『白皮書』可痛可嘆,對美國國務院此種揩置,不僅為其美國痛借,不能不認其主持者缺乏遠慮,自傲其臂而已。甚嘆我國處境,一面受俄國之侵略,一面美國對我又如此輕率,若不求自強,何以為人?何以立國?而今實為中國最大之國恥,亦深信其為最後之國恥,既可由我受之,亦可由我湔雪也。」

七日

上午九時,父親訪問李承晚總統。約談半小時後,與其檢閱海軍部隊。

傍晚,父親應韓國海軍參謀長酒會,並觀韓國古代歌舞。旋審閱李承晚總統所修正之聯合聲明稿。李總統所修正者,僅聲明中敘言數語。父親亦甚同意,乃即定稿。

八日

父親未明即起,八時四十五分往訪李承晚總統辭別。以此次訪韓,僅談聯盟事,而未及兩國經濟、軍事、文化等合作問題,乃特提及海上與空中之合作,對於兩國空中交通,應先建立。

十一日

此時廣州一般將領之心理,業已因美國發表「白皮書」與湖南程潛之投共而大部動搖。福州軍事緊張,而東南長官公署遲遲未能成立,父親更為此而焦急不已。下午,父親手擬總裁辦公室人員守則,並審核革命實踐研究院規章。

十五日

臺灣全省「三七五」減租政策,本日研擬完成。這是總理民生主義在臺實行之起點工作。東南軍政長官公署亦於今日成立,新任長官陳辭修先生就職。

十六日

我政府本日以嚴正的態度發表聲明,答覆美國國務院本月五日所發表之對華「白慶書」。晚間,福州守軍撤退兒山群島陣地亦已轉移。

二十三日

廣州的保衛戰既為背城借一,決定最後成敗的一戰,因此,父親對於廣州軍事的佈署,沒有片刻忘懷,而不得不再度前往廣州視察。今日上午十時後,由臺北乘機起飛,下午一時四十五分到達。粵中重要軍政首領,均到機場歡迎。在穗住歐陽駒市長之東山別墅。會客後,即往訪李宗仁和閻院長百川。

父親復先後召見顧墨三、薛伯陵、余幄廳、劉安祺等十餘將領,主要的目的,在研討已往部署的錯誤,並瞭解其實施的情形。尤其是希望勿將劉安祺部隊北調,免使廣州成為真空地帶。

二十四日

在穗事畢。父親復於今日上午九時後,由廣州乘機起飛,十二時半到達重慶白市驛機場。張岳軍、楊子惠等重要首長,皆到場歡迎,同至林園後院之荷屋。父親即在此暫住。午後與岳軍先生談話,準備召開西南軍政人員會議的辦法。

自我政府經再三考慮,不得已於本月十六日對美國「白皮書」作嚴正聲明之後,李宗仁私人代表甘介侯競亦對美國「白皮書」作離奇無稽之聲明。其在國外興風作浪,敗壞國家利益,真是荒謬絕倫的舉動。同時美國輿論亦多不直國務院之所為,對我表示同情。

二十七日

父親上午約見宋希濂,聽取其對川、鄂、湘邊區軍事報告。復約川中人士,談論四川省自衛委員會曾與省府糾紛之經過。父親認為:「四川省本黨組織鬆弛,地方上許多分子態度模棱,以致凡有會議,最後必為共黨所滲透與利用,至為憂慮。」

下午,召見重慶附近地區本黨黨籍之團長訓話。此時雲南主席盧漢已被共黨包圍,不肯來渝會晤。父親更放心不下,因派李彌將軍回滇,對於滇事,先作初步之佈置。正午,父親與谷紀常先生談滇、黔政情。下午召見胡宗南長官,研討穩定川局辦法。

二十九日

四川地廣人眾物豐,為我國西南重鎮。而西南各省,又為我抗日戰爭時期之最後基地:沒有西南,抗戰不會成功的。因為西南各省關係重大,所以,父親對於川、滇問題的處理,亦蔣別重視與審慎。

上午十時,到西南行政長官公署開會,除雲南盧漢一人末到外,其他籍隸本黨之川、黔、康各省主席與川、陝、甘及川、鄂、湘各邊區將領,如胡宗甫、宋希濂等均到會參加。會中對各方情勢加以檢討,決定拒匪於川境之外,即以雲南與陝南為決戰地帶,而不在川境之內與共軍週旋。下午,父親召見渝市黨部各委員,予以到切訓示。西南高級將領要求父親常駐川渝坐鎮,藉以激勵人心土氣。但父親以情勢有所不便,只好婉言勸慰,告以不能久居。

上午,父親進城,沿途老百姓扶老攜幼,夾道歡呼,在他們的面容表情上,可以看出親切和希望。及至上清寺,民眾更擠得水洩不通。當座車擠過人群時,鼓掌歡呼,經久不絕,給我們莫大的安慰!這正是共黨所說:「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國步艱危,而民心不死,亦可喜之現象也。

逆來順受 克服危機

(未完待續)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