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國難即將來臨 危急存亡之秋(六)(圖)

2019-10-02 08:48 作者:蔣經國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此時美國國務院內部,已有人主張承認共黨,司徒雷登大使由京到滬,且發表其即將回國,作承認共黨之建議。
當時美國國務院內部,已有人主張承認共黨,司徒雷登大使由京到滬,且發表其即將回國,作承認共黨之建議。(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接上文:70年前國難即將來臨 危急存亡之秋(五)

1949年

五月十日

魏德邁將軍致函父親,對中美關係有所陳述。父親因對美國援華態度,曾作如下的估計與評判:

「美國會已發動調查美對華政策運動,其國務院內親共份子無論如何設計阻止援華,惡意中傷,顛倒是非之舉動,只要忍耐持久,終有一日水落石出,虛實大白於天下,決不至沉冤莫白也。」

十三日

船中無事,父親專心考慮黨政問題,不但對於軍隊中的政治工作及人選有所準備,同時對於幹部組訓,亦有所策劃與安排,認為:「必須選訓大批新幹部,加以組織,並使之深入社會各階層,組織基層群眾,嚴格執行紀綱,提高組織尊嚴。黨政軍幹部並應痛改過去鬆懈散漫的惡習,以群眾力量來維護黨紀;且保證每一黨員都應服從革命的領導,執行革命的綱領。剷除空言不實,因循敷衍,徇情任私,麻木不仁等官僚作風,而代之以實事求是,精益求精,急公尚義,嚴正不苟,是非分明,賞罰公允的新作風。」

此外,並準備擬定實行民生主義的具體方案和後期革命之三年準備計畫與五年準備計畫。父親更預定:「以定海、普陀、廈門和臺灣為訓練幹部之地區;建設則以臺灣為著手之起點。實行訓練幹部,編組民眾,計口授糧,積極開墾,對扛會上不許有一個無業遊民。實行二五減租,保障佃戶,施行列得稅、遺產稅,籌辦社會保險,推進勞工福利,推廣合作事業,實行平均地權,節制資本,一定以民生主義社會建設及其政策實施為要務。更擬推行土地債券,士兵與工人的保險制度。」

蓋父親重新研究總理的民生主義,對於這些問題,認為應該解決而且必須設法解決,俾從政治、經濟和社會各方面打擊共黨的欺騙政策,以救危局、紓民困、裕民生。父親憂國憂民的心情,於此可以概見矣!

十五日

武漢撤守。天陰,上午十時奉父命飛往上海公幹。

共軍自十三日起,即開始攻擊月浦,目的在奪取吳淞激戰兩日,攻勢梢挫。又自十四日起攻打浦東,川沙與南匯皆被攻陷。今晨起全面攻擊,上海已陷於共軍包圍之中共軍勢在必得上海。湯恩伯將軍語余:「浦東方面沒有把握,社會秩序是否將變為紊亂,亦末可逆料,但只有盡心力而為之。」

十七日

本黨中央執行委員會電請父親「打銷遁跡遠隱之意」。

氣候先晴後雨。午餐後,隨父由江靜輪登岸,一時半起飛。沿途俯瞰三門灣、海門、樂清、雁蕩山、永嘉、平陽、三都澳以及閩、浙交界之山地海岸。經此空中視察,各地形勢更如指掌,勝於一月旅行矣。

四時五十分飛抵馬公降落,父親即至馬公城外之賓館駐節。此島實一平攤,並非山地,氣候頗熱,「仁者樂山,智者樂水」。父親自本年一月二十一日「引退」以來,家鄉遨遊,將閱四月。在此百餘日中,雖心懷邦國,而用情逸,不減當年,蓋亦唯有在寧靜中更能致遠耳。此時中樞無主,江南半壁業已風聲鶴唳,草本皆兵,父親決計去臺,重振革命大業。從此已無緣再享此人間清福矣。

六月九日

昨夜月色澄朗,在住宅前靜坐觀賞。海天無際,白雲蒼狗,變幻無常,遙念故鄉,深感流亡之苦。

本日青島國軍劉安祺部安全撤抵海南、雷州,毫無損失,此乃不幸中之大幸。同時國軍關閉上海港口,警告外國船隻迅速離滬。

十四日

十二時卅分,隨父自高雄出發,車行約一百一十公里,三時三十分到達四重溪。此地為恆春之風景區,四面環山,中有溫泉,清甘可飲,更可滌身,周圍景物,酷似江南。惟居民尚存日本式生活習慣,未克盡行改變耳。

本日由臺灣省政府主席陳辭修先生宣布臺灣省幣制改革。此為父親自「引退」以來即苦心焦慮的穩定貨幣計畫,今得實現,極可紀念。

十六日

本日為黃埔軍校成立二十五週年校慶,亦為總理廣州蒙難二十七週年紀念日。父親回憶當時環境惡劣,赤手空拳而奮鬥,卒獲成功;以之觀今日失敗之餘,情境艱危,自有今昔之感。以今日實力之大,基礎之厚,固勝於往昔百倍而有餘。但今日仇敵之頑強、惡毒與陰險,亦非當日軍閥及其勾結之帝國王義者所可同日而語。要當以新的精神、新的制度、新的行動,以迎接新的歷史、新的時代、新的生命,奠定新的基礎,完成剿共救國的新任務。

贛南及福州的軍事情況已日漸緊張,共軍可能於短期內南犯。我軍之頹勢已難挽回,無法阻止共軍之進攻。本日李宗仁和閻院長百川聯電父親,堅請蒞穗主持大局。李此時對內對外已深感束手無策了。

十八日

近來臺灣地位問題,以及聯合國託管的謠言,甚囂塵上。父親對此有其堅決的主張與立場。「英、美恐我不能固守臺灣,為共軍奪取而入於俄國勢力範圍,使其南太平洋海島防線發生缺口,亟謀由我交還美國管理,而英則在幕後積極慫恿,以間接加強其香港聲勢。對此一問題最足顧慮,故對美應有堅決表示,余必死守臺灣,確保領土,盡我國民天職,決不能交歸盟國。如彼願助我力量共同防衛,則不拒絕。」

此時美國國務院內部,已有人主張承認共黨,司徒雷登大使由京到滬,且發表其即將回國,作承認共黨之建議。

十九日

報載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將建議美國政府承認共黨政權,這是何等離奇的事。但平心靜氣想來,苦難的日子還在後頭,必須用最大的忍耐,方可撐得下去。

二十日

政府今日宣布,封鎖共軍控制之沿海各口岸。

父親接獲我駐日本東京代表團來電報告,略稱「盟總對於臺灣軍事頗為顧慮,並有將臺灣由我移交盟國或聯合國暫管之擬議」。父親極為憂慮,立即覆電,請該團負責人就此事與麥克阿瑟元帥詳談,並鄭重申說我政府之立場與父親之態度以及對麥帥之期望。並指示談話要點如次:

「(一)臺灣移歸盟國或聯合國暫管之擬議,實際上為中國政府無法接受之辦法,因為此種辦法,違反中國國民心理,尤與中正本人自開羅會議爭回臺、澎之一貫努力與立場,根本相反。

(二)臺灣很可能在短期內成為中國反共力量之新的政治希望,因為臺灣迄無共黨力量之滲入,而且其地理的位置,今後「政治防疫」工作亦較易徹底成功。

(三)美國政府即令單從實際的利害上考慮,亦決不能承認中共政權,因為承認中共,決不能化中共為狄托,亦不能範圍中共的行動。美國於一九四五年曾經拋棄在倫敦之波蘭合法政府,承認蘇聯所製造控制之波蘭政府,其結果只鞏固了波共政權,毀滅了波蘭反共力量。此事可為殷鑑。至於中國政府,無論在大陸與海島,皆有其廣大根據地,與中共持久作戰到底,決不會成為類似倫敦波蘭政府之流亡政府,余敢斷言。

(四)基於以上考慮,余及中國政府深盼麥帥本其在東亞盟國統帥之立場,以其對於赤禍與東亞前途之關係,極力主張兩事:

甲、美國政府決不考慮承認中共政權,並應本其領導國際之地位與力量,防阻他國承認。

乙、美國政府應採取積極態度,協助中國反共力量,並應協助我政府確保臺灣,使成為一種新的政治希望。」

(未完待續)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