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文学家冯梦龙的传奇人生(二)(图)

【园丁文苑】看电影《冯梦龙传奇》随笔(二)

2018-11-10 09:30 作者:园丁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明朝晚期的文学家和戏剧家冯梦龙。(网络图片)

冯梦龙与冯唤回到住处,正在厨房自己做饭。冯梦龙拉风箱烧火,冯唤准备饭菜。冯唤说:“我看戴营不怀好意。”冯梦龙制止他不要乱说。冯唤说:“市景不好,这里做饭连条鱼真也买不到,委屈先生了。”冯梦龙说:“我看挺好,有米有菜就行。”正在这时,有人敲门,原来是邵慧卿,她请人挑来了一担肉,菜,鱼等送给他们。慧卿说:“小女与大人同乡,姓邵名慧卿,知道大人只身来到寿宁,人地不熟,特地送些地产,别无他意。”冯梦龙会意收下。冯梦龙问:“我在茶楼前听到的昆腔,是你所唱?”慧卿说她拜读过大人的书,所演唱吴歌,昆腔也多为冯大人所作,一直很仰慕大人。

在崎岖的山路丛林间,有一骑驴老者的背影,随行者背着一个背架,他们在匆匆赶路。

在县衙里,戴营,典吏和师爷正在议事。戴营说:“冯县令昨日问我如何打虎,我告诉他车岭关有个能制作捕虎笼的人……”师爷道:“匠人确实有,可是上山做了匪。”典吏说:“是啊,可是大人执意要去找。”师爷:“这不是要他的命吗!”典吏:“没事,那人喜欢舞文弄墨,可能不会滥杀无辜。”戴营问:“冯县令怎么去的,有跟班的吗?”回说:“是骑驴前往,只有家佣冯唤随行。”戴营道:“这个冯大人不坐骄也就罢了,寿宁县穷,马房那几匹马还是可以用啊!”师爷道:“是呀,我也是这么想,可大人……”戴营突然醒悟会有危险:“不行,得把冯大人找回来!”

镜头又转到山路上,冯梦龙主仆二人正往前走,突然一伙土匪拦住去路,将他们押进山寨。李长蛟从屋里出来,小土匪报告说:“老大,他说他是县令,但身上银两少的可怜,就这几本破书,还带了一头毛驴。”李长蛟:“把书拿来!”李看过后丢到一边,发令道:“推出去砍了!击鼓升旗!”冯梦龙挣扎道:“不问就斩不合理,草菅(jian)人命,你枉为好汉!”李长蛟扬手说:“等等。”喽啰把他们押进屋内,二人跪在地上,李长蛟看着冯梦龙说:“老头,有这么大岁数的县令吗?少之又少。拿了人家多少银子呀?”冯答:“刚到,还没来得及。”李:“你倒是爽快。知道吗,当官的只有一人我不杀。”冯说:“总还有一人可以不杀。”这时,冯唤挣扎道:“我临死之前能否先解个手啊?”李长蛟冷笑道:“把这小子尿都吓出来了。”李长蛟摆摆手道:“走吧。”李又转过脸问冯梦龙:“你还没问我不杀之人是谁呢?”冯答道:“不敢。”李长蛟得意的说:“戴镗,戴县令。知道吗?”冯梦龙道:“戴镗乃万历年间人氏,一百多年了,你想杀也杀不着。”李道:“住嘴!”又接着说:“当年旱灾不断,戴县令上奏朝廷开仓赈灾,朝廷不允,戴县令不顾个人安危开仓放粮。放粮之后连夜逃进深山,从此隐居鹤溪。除他之外,我见官就杀,杀十个也就半个有冤。”

镜头又转到野外树林,冯唤撒完尿,趁看守不注意,撒腿就跑,土匪便喊边射箭,幸亏有树遮挡,冯唤得以逃脱。

镜头回到山寨室内。冯梦龙对李长蛟说:“老朽进山是想请你做一个虎笼,为寿宁除虎患。”李长蛟从座位上下来,走到冯梦龙面前蹲下来说:“就冲着你还想杀虎除患,不算是个坏官。”这时来人报:“那小子逃跑了。”李长蛟怒对冯梦龙:“这回你怎么说,心里没鬼跑什么!”对手下的人喊:“拉出去,杀!”

镜头转到冯唤逃跑路上,回头看见山上已经升旗,冯唤跪地痛哭,以为先生已经遇难。

画面又回到山寨内,喽啰们正推拉冯梦龙出门,冯梦龙回过头来问:“那,我那虎笼怎么办?”李长蛟答:“做完了我会让人送到县衙。”冯说:“还有一句,如果你能镇守三关十六隘(ai),那倭寇也不会再犯寿宁。”李长蛟说:“这事跟你没关系,我迟早要对付倭寇。”他又一抬手,对下面人说:“慢!”又转向冯,问:“你是不是来招安的?”冯梦龙用话激他说:“在匪类中,你只能算是个昏匪,招安你有何用?”李长蛟说:“你也就是读过几本圣贤书的,怎么骂起人来斯文扫地呀。”冯梦龙说:“就你那几本书算不上什么圣贤书,充其量也只是茶后饭余打发时光的小本本!”李被激怒,拔出刀对冯梦龙喊道:“老头,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镜头又转向冯唤出逃画面。冯唤逃出山,迎面来了几个骑马人,是县丞戴营正带人来找他们。冯唤哭倒在地,仰面说:“先生被土匪砍了。”

镜头又回到山寨。李长蛟把刀插回刀鞘。指着一本《古今小说》说:“今儿我让你死也死个明白,你知道这人写过多少本书啊?”于是令人抬出一大箱子书,打开说:“这些都是他写的。”冯梦龙上前一看道:“不假。”李道:“你懂什么呀。”冯说:“我写的我不懂。”李问:“那你告诉我,这本书第二十七卷叫什么?”冯答:“金玉奴棒打薄情郎。”李又问:“四十卷?”冯答:“沈小霞相会出师表。”李说:“那也不能算你写的。”冯说:“可以再来。”李长蛟吃惊,冯梦龙于是背起诗来:“忆昔去年春,江边曾会君,今日重来访,不见知音人,但见一抔(pou)土,惨然伤我心。”听到这,李长蛟示意给先生松绑。冯梦龙继续往下背,有人给冯梦龙搬来座椅,冯坐下。李长蛟说:“停。这一百二十个故事里边我最喜欢的是《伯牙摔琴谢知音》。你把抬头诗给我背一遍。”冯梦龙又背诗句。李长蛟起身走到冯梦龙面前仔细打量他,问道:“你真是冯梦龙?”冯说:“如假包换。”李长蛟于是拜倒在地道歉,并拜冯梦龙为师。

此时县城里,县衙正在为冯梦龙准备发丧,已将冯的衣物放入棺材。封棺。众人祭拜。

在山寨中,虎笼做好了,李长蛟叫冯梦龙亲自进去试试,试验机关的效果,冯刚一踏入笼子,笼门就突然自动落下,冯梦龙称赞妙,李长蛟解释说,这制作捕虎笼的手艺,是他家祖传。于是将虎笼安置在山野,放进一只山羊,引虎入笼。果然将虎王擒住。众人抬着冯梦龙,李长蛟带领他的人,推着虎笼,直奔县城而来。

县城民众见到他们到来非常吃惊。冯唤上前说:“先生,您没死呀,可把我吓死了。”冯梦龙说:“我死不了。”于是冯梦龙牵着李长蛟的手来到“灵堂”。戴营令人撤掉,冯说:“慢。”他向人要过来一柱香,插在他的衣冠棺前的香炉内,说:“在寿宁我也算死过一回了。”转身又说:“长蛟,你也给我上一柱香。”

在县衙公堂,冯梦龙口授,师爷在写给州府的折子。冯梦龙口授道“车岭关人李长蛟,凭着一技之长,制作捕虎笼,除虎患。”又道:“在我接任前,寿宁县全赖县丞戴营,典吏,师爷等主持,秩序逐渐稳定,成绩斐然……”。此时典吏上前说:“李长蛟乃寿宁惯匪,多次劫掠富绅,早已是通缉要犯,当以立即拿下。”并引证大明律法。由此引起了一场辩论。冯梦龙:“我想先问典吏大人,我来之后,在正街议事,你说寿宁有三大灾。”典吏道:“是,倭寇,虎患,匪祸。”冯:“若有人能将这三大祸害一并消除,按大明律法又该如何奖励?”典吏:“那,功是功,过是过。”冯:“你现在把李长蛟推出去杀了,我绝不拦你。可杀了李长蛟,众人会问,这功该怎么办?你为官不作为,按大明律法,是不是可以同样治你的罪。”戴营道:“县令大人,典吏属于刑司事务,有一个自上而下的体制,任免也不归县令所辖,在大明律法说的清清楚楚。”冯:“好,那三大祸害该如何治理?”师爷道:“将功折过。”戴营:“三大祸害去其一者可抵过半数。去其二者功过相抵。去其三者,呈报朝廷,按功论赏。”冯:“好,戴县丞不愧是文员举人。”典吏:“按戴县丞所言,李长蛟捕虎有功可抵一半罪,那过呢?”冯:“李长蛟是匪他投效朝廷,那么匪是否也消除了。我与李长蛟商定,他上关修隘,抵御倭寇,保寿宁安宁,如果他做到了,是不是我们要给李长蛟请功呢?”至此,他人无言以对。(未完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