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文學家馮夢龍的傳奇人生(二)(圖)

【園丁文苑】看電影《馮夢龍傳奇》隨筆(二)

2018-11-10 09:30 作者:園丁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明朝晚期的文學家和戲劇家馮夢龍。(網絡圖片)

馮夢龍與馮喚回到住處,正在廚房自己做飯。馮夢龍拉風箱燒火,馮喚準備飯菜。馮喚說:「我看戴營不懷好意。」馮夢龍制止他不要亂說。馮喚說:「市景不好,這裡做飯連條魚真也買不到,委屈先生了。」馮夢龍說:「我看挺好,有米有菜就行。」正在這時,有人敲門,原來是邵慧卿,她請人挑來了一擔肉,菜,魚等送給他們。慧卿說:「小女與大人同鄉,姓邵名慧卿,知道大人隻身來到壽寧,人地不熟,特地送些地產,別無他意。」馮夢龍會意收下。馮夢龍問:「我在茶樓前聽到的昆腔,是你所唱?」慧卿說她拜讀過大人的書,所演唱吳歌,昆腔也多為馮大人所作,一直很仰慕大人。

在崎嶇的山路叢林間,有一騎驢老者的背影,隨行者背著一個背架,他們在匆匆趕路。

在縣衙裡,戴營,典吏和師爺正在議事。戴營說:「馮縣令昨日問我如何打虎,我告訴他車嶺關有個能製作捕虎籠的人……」師爺道:「匠人確實有,可是上山做了匪。」典吏說:「是啊,可是大人執意要去找。」師爺:「這不是要他的命嗎!」典吏:「沒事,那人喜歡舞文弄墨,可能不會濫殺無辜。」戴營問:「馮縣令怎麼去的,有跟班的嗎?」回說:「是騎驢前往,只有家佣馮喚隨行。」戴營道:「這個馮大人不坐驕也就罷了,壽寧縣窮,馬房那幾匹馬還是可以用啊!」師爺道:「是呀,我也是這麽想,可大人……」戴營突然醒悟會有危險:「不行,得把馮大人找回來!」

鏡頭又轉到山路上,馮夢龍主僕二人正往前走,突然一夥土匪攔住去路,將他們押進山寨。李長蛟從屋裡出來,小土匪報告說:「老大,他說他是縣令,但身上銀兩少的可憐,就這幾本破書,還帶了一頭毛驢。」李長蛟:「把書拿來!」李看過後丟到一邊,發令道:「推出去砍了!擊鼓升旗!」馮夢龍掙扎道:「不問就斬不合理,草菅(jian)人命,你枉為好漢!」李長蛟揚手說:「等等。」嘍囉把他們押進屋內,二人跪在地上,李長蛟看著馮夢龍說:「老頭,有這麼大歲數的縣令嗎?少之又少。拿了人家多少銀子呀?」馮答:「剛到,還沒來得及。」李:「你倒是爽快。知道嗎,當官的只有一人我不殺。」馮說:「總還有一人可以不殺。」這時,馮喚掙扎道:「我臨死之前能否先解個手啊?」李長蛟冷笑道:「把這小子尿都嚇出來了。」李長蛟擺擺手道:「走吧。」李又轉過臉問馮夢龍:「你還沒問我不殺之人是誰呢?」馮答道:「不敢。」李長蛟得意的說:「戴鏜,戴縣令。知道嗎?」馮夢龍道:「戴鏜乃萬曆年間人氏,一百多年了,你想殺也殺不著。」李道:「住嘴!」又接著說:「當年旱災不斷,戴縣令上奏朝廷開倉賑災,朝廷不允,戴縣令不顧個人安危開倉放糧。放糧之後連夜逃進深山,從此隱居鶴溪。除他之外,我見官就殺,殺十個也就半個有冤。」

鏡頭又轉到野外樹林,馮喚撒完尿,趁看守不注意,撒腿就跑,土匪便喊邊射箭,幸虧有樹遮擋,馮喚得以逃脫。

鏡頭回到山寨室內。馮夢龍對李長蛟說:「老朽進山是想請你做一個虎籠,為壽寧除虎患。」李長蛟從座位上下來,走到馮夢龍面前蹲下來說:「就衝著你還想殺虎除患,不算是個壞官。」這時來人報:「那小子逃跑了。」李長蛟怒對馮夢龍:「這回你怎麼說,心裡沒鬼跑什麼!」對手下的人喊:「拉出去,殺!」

鏡頭轉到馮喚逃跑路上,回頭看見山上已經升旗,馮喚跪地痛哭,以為先生已經遇難。

畫面又回到山寨內,嘍囉們正推拉馮夢龍出門,馮夢龍回過頭來問:「那,我那虎籠怎麼辦?」李長蛟答:「做完了我會讓人送到縣衙。」馮說:「還有一句,如果你能鎮守三關十六隘(ai),那倭寇也不會再犯壽寧。」李長蛟說:「這事跟你沒關係,我遲早要對付倭寇。」他又一抬手,對下面人說:「慢!」又轉向馮,問:「你是不是來招安的?」馮夢龍用話激他說:「在匪類中,你只能算是個昏匪,招安你有何用?」李長蛟說:「你也就是讀過幾本聖賢書的,怎麼罵起人來斯文掃地呀。」馮夢龍說:「就你那幾本書算不上什麼聖賢書,充其量也只是茶後飯餘打發時光的小本本!」李被激怒,拔出刀對馮夢龍喊道:「老頭,這可是你自己找死!」

鏡頭又轉向馮喚出逃畫面。馮喚逃出山,迎面來了幾個騎馬人,是縣丞戴營正帶人來找他們。馮喚哭倒在地,仰面說:「先生被土匪砍了。」

鏡頭又回到山寨。李長蛟把刀插回刀鞘。指著一本《古今小說》說:「今兒我讓你死也死個明白,你知道這人寫過多少本書啊?」於是令人抬出一大箱子書,打開說:「這些都是他寫的。」馮夢龍上前一看道:「不假。」李道:「你懂什麼呀。」馮說:「我寫的我不懂。」李問:「那你告訴我,這本書第二十七卷叫什麼?」馮答:「金玉奴棒打薄情郎。」李又問:「四十卷?」馮答:「沈小霞相會出師表。」李說:「那也不能算你寫的。」馮說:「可以再來。」李長蛟吃驚,馮夢龍於是背起詩來:「憶昔去年春,江邊曾會君,今日重來訪,不見知音人,但見一抔(pou)土,慘然傷我心。」聽到這,李長蛟示意給先生鬆綁。馮夢龍繼續往下背,有人給馮夢龍搬來座椅,馮坐下。李長蛟說:「停。這一百二十個故事裡邊我最喜歡的是《伯牙摔琴謝知音》。你把抬頭詩給我背一遍。」馮夢龍又背詩句。李長蛟起身走到馮夢龍面前仔細打量他,問道:「你真是馮夢龍?」馮說:「如假包換。」李長蛟於是拜倒在地道歉,並拜馮夢龍為師。

此時縣城裡,縣衙正在為馮夢龍準備發喪,已將馮的衣物放入棺材。封棺。眾人祭拜。

在山寨中,虎籠做好了,李長蛟叫馮夢龍親自進去試試,試驗機關的效果,馮剛一踏入籠子,籠門就突然自動落下,馮夢龍稱讚妙,李長蛟解釋說,這製作捕虎籠的手藝,是他家祖傳。於是將虎籠安置在山野,放進一隻山羊,引虎入籠。果然將虎王擒住。眾人抬著馮夢龍,李長蛟帶領他的人,推著虎籠,直奔縣城而來。

縣城民眾見到他們到來非常吃驚。馮喚上前說:「先生,您沒死呀,可把我嚇死了。」馮夢龍說:「我死不了。」於是馮夢龍牽著李長蛟的手來到「靈堂」。戴營令人撤掉,馮說:「慢。」他向人要過來一柱香,插在他的衣冠棺前的香爐內,說:「在壽寧我也算死過一回了。」轉身又說:「長蛟,你也給我上一柱香。」

在縣衙公堂,馮夢龍口授,師爺在寫給州府的折子。馮夢龍口授道「車嶺關人李長蛟,憑著一技之長,製作捕虎籠,除虎患。」又道:「在我接任前,壽寧縣全賴縣丞戴營,典吏,師爺等主持,秩序逐漸穩定,成績斐然……」。此時典吏上前說:「李長蛟乃壽寧慣匪,多次劫掠富紳,早已是通緝要犯,當以立即拿下。」並引證大明律法。由此引起了一場辯論。馮夢龍:「我想先問典吏大人,我來之後,在正街議事,你說壽寧有三大災。」典吏道:「是,倭寇,虎患,匪禍。」馮:「若有人能將這三大禍害一併消除,按大明律法又該如何獎勵?」典吏:「那,功是功,過是過。」馮:「你現在把李長蛟推出去殺了,我絕不攔你。可殺了李長蛟,眾人會問,這功該怎麼辦?你為官不作為,按大明律法,是不是可以同樣治你的罪。」戴營道:「縣令大人,典吏屬於刑司事務,有一個自上而下的體制,任免也不歸縣令所轄,在大明律法說的清清楚楚。」馮:「好,那三大禍害該如何治理?」師爺道:「將功折過。」戴營:「三大禍害去其一者可抵過半數。去其二者功過相抵。去其三者,呈報朝廷,按功論賞。」馮:「好,戴縣丞不愧是文員舉人。」典吏:「按戴縣丞所言,李長蛟捕虎有功可抵一半罪,那過呢?」馮:「李長蛟是匪他投效朝廷,那麼匪是否也消除了。我與李長蛟商定,他上關修隘,抵禦倭寇,保壽寧安寧,如果他做到了,是不是我們要給李長蛟請功呢?」至此,他人無言以對。(未完待續)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