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不听劝未戒奢 表面欺瞒终得报(图)

2016-08-06 06:30 作者:罗善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人若有过,必须真改。欺上瞒下,弄虚作假,到头来还是真相大白,罪有应得!(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鄂尔泰戒弟奢侈

清朝鄂尔泰,姓西林觉罗氏,字毅庵,是满洲镶蓝旗人。他是康熙时的举人,授三等侍卫。雍正时,为江苏布政使,又升为广西巡抚、云贵总督。雍正四年(1726),他建议在西南少数民族聚居地,实行“改土归流”,废土司,设府县,任官员,驻军队,加强行政管理,被朝廷采纳。后来,他又任保和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督巡陕甘军务,成了雍正皇帝的心腹。乾隆皇帝即位后,又任军机大臣,总理朝政。

鄂尔泰的官位很高,他的弟弟鄂尔奇,也官居显要,曾做到户部尚书兼步军统领。鄂尔泰虽官高位重,却不尚奢华;他的弟弟鄂尔奇,却跟他恰恰相反,生性喜欢奢华。

有一次,鄂尔泰退朝以后,偶尔顺便到弟弟的书房中去小坐。他一掀门帘,打算进去,只见书房中陈设得十分华丽;鄂尔奇所交往的客人,也都奢豪显贵。鄂尔泰一见之下,很不高兴,连门也没有进,便转身走掉。

鄂尔奇见哥哥这样,一时摸不着头脑,好生惊讶,急忙追上去,问鄂尔泰为什么不进书房去。鄂尔泰站在院中,极其严厉地责备鄂尔奇道:“你还记得我们兄弟俩,当年没有房子住,只好住在祠堂里的情景吗?如今偶尔得志,你就这样奢侈,讲究排场,我看灾祸马上就要降临到头上了!”

鄂尔奇挨一顿责备,心知不妙,立刻跪下承认错误,鄂尔泰才作罢。

鄂尔奇虽然在鄂尔泰面前,做出认错的样子,却丝毫没有真心悔改之意。以后,鄂尔奇只是做表面文章给他哥哥看,知道鄂尔泰要到他那里去时,便预先将珍贵豪奢的物品,都收藏起来;叫那些狐朋狗友们,也暂时先躲避开,不给鄂尔泰看到。以求隐瞒一时,过后,仍然是老样子。

乾隆十年(1745),鄂尔泰因病请求解任,乾隆皇帝还不想让他退休,加以慰留。不料没有过多久,鄂尔泰便去世了。乾隆皇帝深为惋惜,下诏让鄂尔泰配享太庙,并入贤良祠赐祭,又赐谥号曰文端,对他可说是优礼有加。

但是,其弟鄂尔奇在乾隆十一年(1746),也就是他哥哥鄂尔泰刚刚去世之时,却被直隶总督李卫,上章弹劾,说他坏法营私,紊制扰民。朝廷经过调查,证实李卫的弹劾,完全属实。本当从重治罪,乾隆皇帝念其哥哥鄂尔泰生前,对朝廷功劳卓著,才饶恕他,免其一死。

鄂尔奇不听哥哥鄂尔泰的教诲,到最后,终究还是自己倒了霉。所以,人若有过,必须真改。欺上瞒下,弄虚作假,到头来还是真相大白,罪有应得!

(事据《清史稿•鄂尔泰传》、《郎潜纪闻三笔•鄂文端公泰戒弟侈之先见》)

孙廷铨不让儿子沾光

孙廷铨是明末崇祯年间进士,明朝时曾任推官。清朝建立后,他于顺治元年(1644)被任命为天津推官,第二年,由于别人的推荐升任吏部主事、郎中。顺治十年(1653)又升为户部侍郎,后来历任兵部、户部、吏部尚书。康熙初,拜内秘书院大学士。

孙廷铨在朝为官,廉正慎明,决不徇私。他任吏部尚书多年,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因此,手下的官吏,都不敢营私舞弊。孙廷铨在京城中做官,儿子孙宝侗就在他身边读书习文。孙宝侗很有才气.学习刻苦认真,书读得很好。但是每逢乡试之时,孙廷铨总是将孙宝侗打发回老家去,不准他在京城中参加考试。因为过去封建时代的科举制度规定,凡应考士子一定要在原籍参加考试,否则就叫做“冒籍”,一则违反规定,二则要被取消考试资格(如考中举人后被发现,也会被革去功名)。

孙廷铨当时任吏部尚书,大权在握,如果开开后门,是完全可以让儿子在京城参加考试的。但是,孙廷铨坚持不肯这样做,他对儿子解释道:“我做了朝廷的官员,你在这里又稍稍有点文名,如果哪一个想要拍马屁,让你考中了,以此以后,来跟我套近乎、拉关系,要我为他徇私,那么,我就再也无法做到廉明公正了!”

由于孙廷铨始终坚持不准儿子沾一点点自己的光,孙宝侗回家乡参加了多次乡试,却始终是个秀才,没有能够考中举人。

 (事据《清史稿•孙廷铨传》、《池北偶谈•孙文定戒子》)

責任编辑: 云淡风轻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