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姑娘为什么“很生气”?(组图)

2011-11-25 22:53 作者:吴祚来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深圳女网友“姑娘很生气”飞到北京,到司马南在某网站的讲座现场“砸场”(视频截图/看中国配置)


(视频截图/看中国配置)

司马南最近遭遇两件事,引起较大的社会影响。一是深圳女网友“姑娘很生气”飞到北京,到司马南在某网站的讲座现场“砸场”,指责司马南胡说八道,这位女网友此前甚至用一种“行为艺术”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司马南的愤怒,她在网上说“谁要是揍司马南一顿,本姑娘就陪他睡一次。”,另外的事件是司马南在青年政治学院讲座期间,遭遇90后学生的挑战。

“司马南的观点违背常识”

为什么许多人认为司马南胡说八道?甚至觉得他是中国最大的“五毛”?因为司马南在许多观点观念上,与政府有着某种和谐一致,一些观点甚至违背常理常识,而这种违背常理常识的思维、表达方式,也与政府有关部门的行为、话语有某种神似或契合。

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司马南在公共领域的表现和超越基本常识的表达,实为个人利益下的选择:我感觉他很多时候,内心很清楚,普世价值是有的,但他故意从另外的角度来进行反驳,甚至很离谱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他可能是为了塑造自己在某个领域的形象,象他这样‘登峰造极’的人是非常少的,这样他在一个领域博取一个缺位或得到某一方面的认同,以此获得自己的个人利益。”

从表面上来看司马南在许多社会问题上,是直面问题;司马南主办讲座,并未前呼后拥、有荷枪实弹者来护卫;司马南对持不同观点者,也并没有删贴屏蔽能力。有鉴于此,我们应该直面司马南,“欣赏”司马南,甚至“佩服”司马南,因为作为民间人士的司马南,从常识角度在冒“天下之大不韪,置自己于死地而后生”。

“人们表达对陈光诚的支持,无需陈光诚授权”

姑娘很生气“砸场”事件之后,德国之声采访了我,我说“砸场”不妥,应该理性地对话辩论,后来我细看了视频,这位来自深圳的女子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砸场,而是在司马南讲演完之后进行严正抗议,她情绪激动地表达了自己对司马南的看法,以及对陈光诚的声誉的维护。

现场的情绪性,对于抗议是应有的,而对于论争,则无助益;对比稚嫩的“姑娘很生气”,老道的司马南的表现,却是色厉而内荏,在网站讲演结束时,司马南问台下为数不多的观众:你们谁代表陈光诚,我现在给你机会,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说话(大意)。当网友“姑娘很生气”站起来说话的时候,司马南问对方:“你能代表陈光诚吗?”其实,人们来现场表达支持或抗议,并不代表别人,首先代表的是自己。代表自己发表观点,同情或支持陈光诚,并不一定要代表陈光诚,更用不着陈光诚授权。

“世界上与政治判断对应的是良知判断”

当晚司马南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司马南说:“对这些事情我有一个政治判断,象陈光诚这样的一个人,他是被有一些唯恐中国不乱,希望中国出现动乱的组织培养的,他个人可能浑然不觉,但是陈光诚是被作为‘棋子’来使用的。”

世界上有一种判断叫良知判断,世界上还有一种判断叫政治判断,遗憾的是,政治判断很多的时候,与良知良心的判断相悖。司马南与某些组织或个人一样,总喜欢虚拟出敌对势力,像文革时抓革命内部敌特分子一样,任何正常的公民维权行为,他都认为背后有敌对势力在插手,而这些敌对势力居心险恶,通过培养陈光诚们,来搞乱中国,但陈光诚自己却不知觉,是被别人当棋子来用的。陈光诚自己不知觉,司马南却在遥远的北京,知觉到了,闻到了异样的气味,遥测到黑手阴谋。这些敌对势力如果存在,为什么有关部门到现在没有公开?陈光诚作为一颗棋子都被放出来了,为什么不公开其幕后黑手,使更多的百姓不至于上当受骗?

陈光诚“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受党和政府教育多年,是一个盲人,一个盲人与外界几次接触,就成为别人棋子,那党和政府几十年的教育岂不是做了无用功?唯恐中国不乱的人,又是哪些人,中国乱了对全世界都没有好处,他能置身度外?

一些执政者或帮衬者最喜欢将自己面临的困境泛政治化,通过泛政治化,使自己免受具体问题的困扰与压力,明明是一个侵犯具体人权的问题,将其泛政治化,认为某某与国外敌对势力有关,这样的就摆脱了具体问题受指责或责难,而使自己的违法行为得到某种子虚乌有的解脱。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