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杜导正日记出版 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

2010-01-08 12:36 作者:江迅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前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日记在港台出版,披露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曾表示,中共「不培植反对党,一旦垮了,国内会大乱,这是最危险的」;「你反腐败,无具体措施跟上,行吗」;日记还提及,赵紫阳旧部田纪云曾向中共十七大政治报告提出不少意见,引起胡锦涛的重视,派人看望并赠送许多礼物。赵紫阳的思考对中共的政治改革,尤其中国的经济崛起,具有重大的启迪作用。

现实,以历史充实;历史,靠现实生辉。跨进新年二零一零年,历史终于又揭到沉重而艰难的一页:一月十七日,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逝世五周年。此际,一部「谨以此书祭赵紫阳同志逝世五周年」的《赵紫阳还说过什么?--杜导正日记》,经近十年保密封存,终于公开在港台同时出版(香港天地图书公司、台湾印刻文学生活杂志出版有限公司)。

在杜导正的这些日记里,赵紫阳关于反腐败、新生官僚资本阶层、实施联邦制、以言治罪、媒体管理、政治体制改革、新左派思潮......等议题都有详尽表述。赵紫阳的思考对中国当下经济和政治发展,对中国经济崛起后的「中国模式」的争论,不无启示作用。

赵紫阳究竟还说过什么?在杜导正的这部日记里,或片言只语,或侃侃而谈,却时时让人眼前一亮:

--赵紫阳说,「我们现在不培植反对党,一旦垮了,国内会大乱的,这是最危险的。现中央不考虑这一点,不愿看到这一点」。(引自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杜导正日记)

-- 赵紫阳说,「反腐败,当局看来未研究清楚便下了决心。你反腐败,无具体措施跟上,行吗?南朝鲜是高级官员的所有财产及财产来源,别人都可以查,我们呢?该是让民主党派、党外人士组成小组,怀疑谁,查谁。查后,如真正违法,那就严格执法;查不出来,那你向民众说清楚」;「现在这个搞法仍是惩治几个人,譬如惩治几个部长、省长的,不解决问题。因为人民现在的不满、意见,不是几个部长、几个省长,而是怀疑你整体的领导干部」;「这么做下去,吊高了人民的胃口,我们办不到,人民更加失望!」;「说来说去,是我们经济开放,或经济自由、经济市场化,但我们的上层建筑又老一套......」(引自九三年九月十二日杜导正日记)

--谈到中央与地方关系,他(赵紫阳)说:如实行联邦制可能是个好办法,例如澳大利亚的办法,美国的办法。国防、外交,权在中央,别的交地方去办。这样,许多矛盾解决了!中国几千年大一统的办法,看来带来许多问题!(引自九三年十一月十七日杜导正日记)

-- 说到腐败,他(赵紫阳)说,第一,现在我党的腐败,是经济放开,政治改革长期滞后的必然结果,必然产物。这不是作风问题,思想问题,而是制度问题;第二、腐败的主题内容是官吏尤其高干子女、亲戚、朋友、藉高干手中的权力,钻权钱之间出现的空子,暴发起来。暴发起来后,钱来得容易,便会无度挥霍;第三、这叫做新生官僚资本阶级,总之是一层人,一批人,是个阶层吧!他们勾在一起;第四、这种力量与广大人民之间,形成对抗性关系,对抗性矛盾。广大人民将他们看做革命对象,有一日可能爆发剧烈的斗争;第五、结局也可能是,官僚资本家暴发了,但广大人民生活也还改善了,生活过得去,于是人民容忍了,以后这矛盾淡化了。(引自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三日杜导正日记)

--他(赵紫阳)还说,全国人大是橡皮图章,政协是摆设,这是因为邓在。邓是一种权威,大家听的。权威,是在许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不是我封你是权威,你便是权威!邓走,权威不存在了,消失了,那时,谁听谁的!乔(石)就不一定听江的。(引自一九九五年四月十六日杜导正日记)

--赵紫阳说,「中国要反封建,要政治体制改革,要建设一个民主政治国家,这一目标,多数人看法一样,无分歧,问题在怎样达到这一目标,由此岸到达彼岸,这个路子怎么走?这条路非走不可的。台湾走了,走得比较成功;韩国走了,也较成功。泰国走了,马来西亚马哈蒂尔走了。印度尼西亚不走,在群众运动中,苏哈托下台了,引起动乱,目前,在痛苦中挣扎,看来也在向这个目标走。世界上到今日,发达国家这一套,还是比较成功的,还未出现能超过它的政治模式。因此,世界要走这条路,这是大趋势!中国呢?现在当局不想走这条路,抵抗这条路,但在国际上,中国又不得不随大流,不得不应付。内部呢,加紧控制,是『外松内紧』,想顶住这民主大潮但又顶不住,只好且战且退!这么下去,自然是危险的。」(引自二零零零年八月六日杜导正日记)

--赵紫阳说,主动改革,社会进步;被动改革会导致革命。因为被动的结果,使改革的负面、困难、问题增多。譬如国企工人失业,如果早十年就这么做,不会产生今日这么多下岗工人。国企财产被干部掏空了,瓜分了,资不抵债。国家为救济失业工人,从社会其它阶层上缴的税利中,挖出一块来救济他们。贫富悬殊,工人失业,农民收入呈滞后现象,社会治安不好,诸多抱怨、愤怒,一起爆发,难办。(引自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杜导正日记)

-- 赵说,我个人认为,江泽民同志的「三个代表」是要堵住政治体制改革的嘴。就是说,我--中共当然代表先进生产力,代表先进文化,代表人民长远利益。这是为一党专政制造理论根据。我看此人(指江泽民)无大志,「三个代表」不可能像你所想的那样,要抛弃阶级斗争为纲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看罢,过一段,又要讲阶级斗争、专政了。他(指江泽民)在上海说,接受前两个总书记的教训,我的方针是「应付」。(引自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二日杜导正日记)

-- 赵紫阳说:台湾问题。一国两制,是小平提的,好!只有他能说,别人说,那问题大了。但台湾不会接受一国两制。接受了,他活动余地很小了。我与耀邦说过,我想,一、台湾不能独立,必须承认一个中国;二、通过和平谈判,慢慢解决;三、国际上,台湾不能参加联合国,但其它国际活动,如经济、文化等等可同意他有一席之地。他经济繁荣,经济活动很多,给他一个席位好,不然,你一国两制,他不同意,你又没有办法解决,只能拖,那他怎么办?你不给他国际活动空间,他便要独立,闹独立!(引自一九九六年四月五日杜导正日记)

--昨晚田纪云约我(杜导正)谈话,我与明儿赴约。田说了许多,要点:一、田在「十七大」政治报告征求意见稿上提不少意见。看来,引起胡锦涛的重视,派办公厅副主任张,带许多礼物送田。田说,「八一」后想与胡面谈一下,张答应,不成问题。看来「八一」后田能与胡就「十七大」与有关问题面谈一次。二、田提的意见,一个是坚定地沿改革开放路线走,绝不动摇;二是党中央要让人们说话,敢让人说话,不以言治罪;三是政治体制改革要有具体硬措施,不能这么抽象,如乡镇直选,越南选中央主席都差额了;再一个是农民承包的土地权再延长。三、新闻媒体管理工作意见,田那条尖锐意见,老伴给田扣下了,未送上去,说要田附扎实材料上去!四、赵紫阳「大院回忆」一文在《炎黄春秋》发表后,国内外震动大。但当局抓不住任何一点点毛病,「XXX想下手,没下成,因为没理由。我田纪云,他不敢下手。你杜导正,也像外报说的,没有理由,也下不了手」。(引自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杜导正日记)

刚过去的零九年,在「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前夕,由赵紫阳秘密录音而成书的中英文版《改革历程》(又名《国家的囚徒》)出版。在赵紫阳迹近被「软禁」的十多年中,杜导正、萧洪达、杜星垣、姚锡华四位赵的老部下经常去探访赵,说服并帮助赵紫阳最终以录音的方式为历史留下了这份真实的记录--《改革历程》。

赵紫阳录音的幕后四位推手中,现任北京《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的杜导正,是最主要的谋划者和操作者。赵紫阳当年任总书记时,杜导正时任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说:「幸有今日中国大陆当局对媒体、对知识分子在思想上较以前的宽容,我的这些日记《赵紫阳还说过什么?》才可能面世。」

赵紫阳的《改革历程》和杜导正的《赵紫阳还说过什么?》,所记录的是同一个历史事件,即上世纪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其前后;所记录的又是同一个人物,即赵紫阳。《赵紫阳还说过什么?》一书的编者、《炎黄春秋》杂志执行主编徐庆全认为,这两部书,前者为赵紫阳向历史所作的正式交代,可看作是「政治读本」;后者是杜导正的私人记录,可看作是「民间读本」。

徐庆全说,杜导正与赵紫阳的谈话,大多紧紧围绕对时局和中国政治走向高度关注的主题。《赵紫阳还说过什么?》记录了赵紫阳作为大政治家的对历史与现实走向的见解,譬如,早在九三年六月二日,鉴于「今日中国是与权力、特权结合一体」的现实,赵紫阳断言:「今日中国开始了国有资产大量转入私人手中的长过程」,腐败不可遏止。十七八年过去了,越演越烈的腐败之风以及执政党的手足无措,已经印证了赵当年的话不是危言耸听。

徐庆全说,再譬如,赵认为,邓小平改革的基本思路是,「经济上反左,政治上反右」,并由此延续了后任经济上改革,政治上专制的执政思路。赵认为,这样的思路,很容易导致这样的结果,经济上取得的成就越大,政治上的专制就会越强。

不幸的是,徐庆全说,历史的确是这样走到今天的。经济上的成就,使中国在国际上可以说「不」,可以「不高兴」,而国内政治上的专制,使「舆论一律」在高压下成为态势,甚至「以言治罪」也不再羞羞答答。书中所记录的赵像这样的「不幸而言中」的观点还有很多。

徐庆全说,这不是什么「不幸而言中」的问题,而是赵紫阳作为一个政治大家对历史与现实走向的清醒把握。

《赵紫阳还说过什么?》全书分为上篇、中篇、下篇。上篇是杜导正九二年十月至九九年十二月的日记,内容为「秘密录音酝酿过程•赵紫阳谈话」;中篇是杜导正二零零零年一月至零九年三月的日记,内容为「秘密录音操作过程•赵紫阳谈话」;下篇是杜导正八九年八月至九二年十月的日记,内容为「秘密录音前的回顾」。

上、中篇所记叙的劝说和协助赵紫阳录音的过程,对《改革历程》的成书有独家揭密的「旧闻」,而作者杜导正在操作录音过程中的日记,对被软禁中的赵紫阳的处境、神态以及生活状况的生动、细腻的描述,也同样具有独家揭密的效果。

杜导正的日记,披露了赵紫阳在《改革历程》的「正式交代」之外的三十多次谈话。这些谈话是面对面与赵紫阳毫无拘束地谈话,而正是这样的谈话和交锋,激发了赵紫阳对正式录音内容的思考,与赵紫阳的「正式交代」有联系,有交叉,又有「正式交代」之外的思考。

如果说《改革历程》的录音是「正本」,则《赵紫阳还说过什么?》的谈话是「副本」。「正本」和「副本」联在一起读,「历史文本」价值会更加显现。有人说,杜导正的《赵紫阳还说过什么?》若称为赵紫阳的《改革历程》的姐妹篇也不为过。

杜导正的这些日记,详尽记录了他每次与赵紫阳的谈话内容。从这些没有雕饰的文字中,可看到一个下了台的中共总书记在幽居中放言高论。他忧心国是,对「六四事件」以来中国政局与当政者的褒贬点评。

书中记录了赵紫阳十多年来的省思彻悟之论,包括他思想认识上的重大飞跃,从中可一窥其晚年的心路历程。这也是一部披露赵紫阳被软禁后生活状况的书。

书中有关赵紫阳的富有人情味的生活细节,纪事平实无华,原汁原味,却颇具冲击力。赵紫阳的《改革历程》能冲破「严密监控」问世,几位老人就像地下工作者一般冒着风险一波三折,杜导正日记对赵紫阳口述录音过程有全景式的记录,道出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赵紫阳﹑杜导正﹑萧洪达等是为历史负责任的可敬老人,子孙后代会铭记他们的高风亮节。

杜导正小档案

一九二三年生,山西人。中共执政后,历任新华社河北分社社长、广东分社社长,《羊城晚报》总编辑,新华总社党组成员兼国内部主任。五九年因讲真话,如实反映农村问题而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下放新会县劳动,文革中被批判五十四场。八十年代初出任《光明日报》总编辑,后任新闻出版总署署长。现任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编委召集人。写有《是与非--对我漫长记者生涯的反思》,主编《初探日本》、《张学良》等。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