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迅:金正恩受挫与金正男揭密(图)

2012-04-20 22:11 作者:江迅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金正男独家告白》中文版在香港出版,揭开三代世袭内情

国际舆论都把视角集中于朝鲜发射的“卫星”失败上,却对朝鲜发生的另一个重大事件缺少足够关注:朝鲜正式步入“金正恩时代”。发射“卫星”失败,没有对金正恩登基带来阴云,发射失败的同一天,即四月十三日,他如期在数十万民众欢呼声中,在万寿台为金日成、金正日铜像揭幕;他如期颁布命令,授予二人为人民军次帅军衔,晋升一人为中将,七十人为少将。十五日,他依然如期出席阅兵式。金正恩是在四月十一日的朝鲜劳动党第四次党代表会议上,被选举为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和劳动党第一书记,以及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接着在十三日召开的第十二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五次会议上,推举金正恩为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

至此,经过一年半历练的金正恩,正式以新领导人名义举行“太阳节”庆典。不过,朝鲜的这一决定令境外颇感意外,他没有任“党总书记”、“国防委员长”,而是将这两个职位“永远”给了他父亲金正日。朝鲜通常在关键时刻才会召开“党代表会议”。朝鲜劳动党代表会议与朝鲜劳动党全国代表大会是两种会议。根据《朝鲜劳动党章程》,党中央委员会可在两次全国代表大会之间召开党代表会议,讨论决定党的路线、政策及人事等重要事项。一九八零年,朝鲜劳动党举行第六次代表大会,此后没有举行第七次代表大会。在朝鲜劳动党历史上,党代表会议曾先后于一九五八年、一九六六年,以及相隔四十四年后的二零一零年举行过三次,相隔一年半的今天,又举行第四次党代表会议。

朝鲜劳动党第三次党代表会议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举行。会议推举当时还活着的金正日为朝鲜劳动党总书记,他儿子金正恩被选为劳动党中央委员,当选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被任命为大将。人们热议已久的金正日接班人金正恩终于在劳动党代表会议上浮出水面。在今日第四次党代表会议上,金正日被“永远拥戴为朝鲜劳动党总书记”。会议发表了关于修改党章的决定书,规定第一书记为党的元首。

按照朝鲜新宪法,国防委员会行使国家最高领导权,即“先军政治”。金正恩只是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他的接班路径走的是先确保军权,后进入劳动党高层的路。劳动党中央军委原先没有设副委员长的职位,这次就是专为金正恩新设的。金正日为儿子的接班之路做了精心安排。当下的四月十三日召开第十二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五次会议,决定推举金正恩为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并永远拥戴前国家领袖金正日为国防委员会委员长。当局称,这是根据“全体党员及人民的一致意愿”而对国家宪法作出了修正。

朝鲜作为东方国家,有逢五逢十大庆的习俗。每年四月,朝鲜有两个重要节日,十五日为金日成诞辰百周年,二十五日是人民军建军八十周年纪念日。前者“太阳节”,后者“建军节”。朝鲜劳动党选择在这种时候确立金正恩“加冕”,颇具象征意义。

中国亚太学会朝鲜半岛研究会委员王林昌认为,朝鲜的确定性对于周边稳定很重要。无论是在二战结束后的冷战时期,还是在冷战结束后的南北对峙时期,不管气氛紧张还是缓和,都局限在一定范围内,朝鲜半岛相对平和而不是战乱频发。“金正日时代”作为当事的一方,让这种局面维持延续了近二十年,“金正恩时代”的开启,可以视作“金正日时代”的继续。只要朝鲜半岛有关各方在敏感问题上保持克制,朝鲜半岛相对平和的局面就可以继续维持。因为“金正日时代”是“金正恩时代”的一面镜子。

金正日原本反对世袭

朝鲜“三代世袭”,外界没有人觉得意外。而令人意外的却是,金正日原本反对“三代世袭”。这是身在澳门的金正男(即金正日长子、与同父异母的金正恩是兄弟)披露的。关于接班人,金正男说:“父亲大人曾反复说过,不能让自己的儿子继承职务,他对我也这样说过。”金正男以此暗示,连金正日自己也认识到让儿子继承掌权,对维护统治而言没有好处。但究竟是什么原因令金正日晚年突然决定由三子金正恩继承,其中缘由耐人寻味。

五月在香港出版的中文版《父亲金正日与我:金正男独家告白》(香港新世纪出版社推出)一书对此作了详尽描述。四个月前,金正日病逝,预定的三子金正恩接班,血统世袭获得确立和强化,金家统治由此得到延续。

五十四岁的本书作者五味洋治是日本《东京新闻》记者,他对金正男作了世界首度独家深度采访。此书日文版出版后,旋即成为备受瞩目的畅销书。五味洋治一九八二年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八三年进入《东京新闻》(中日新闻东京总社)工作,九七年赴韩国延世大学学韩语,随后先后在首尔分社、中国总局,主要报道朝鲜半岛局势,时下任《东京新闻》编辑委员,着有《中国是否能阻止朝鲜》、《晚生社》等著作。

四月十五日,在东京的五味洋治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说,书出版后,金正男读了此书,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只是认为出版早了些。五味洋治说,劳动党第四次会议上,朝鲜正式步入金正恩时代。金正恩还年轻,政治上的实绩还不多,过一段时间,他只能沿着父亲金正日一样的政治路线走,不会有大的变化。金正男也同样认为金正恩不会实施改革开放,而且金正恩身边的重要人物以前都跟随金正日,真正大权掌握在他们手中。

五味洋治说:“朝鲜发射‘卫星’失败,他们会感觉没有面子,而且一直对外宣称为了纪念金日成诞辰一百周年,也是金正恩执政以来第一次大动作,对他及这个国家意义非凡。东北亚局势近期也不会有明显的变化,中国、韩国、日本依旧同先前的立场一样,会比发射之前更关注朝鲜,朝鲜是个不听话的国家,今后他们再有什么动作,周边国家会马上采取对话。”

作为一名日本记者,五味洋治怎么会两次与金正男约聚的呢?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五日,关于绑架日本人问题的日朝磋商在北京举行,五味洋治与众多日本驻中国记者一起,守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一楼大厅,等候参加此次磋商的朝鲜代表团宋日昊外务省副司长。在抵达大厅,他邂逅貌似金正男的年轻男子,于是追上去,绕到那人面前,作了简短对话,那人自认是金正男,五味洋治一阵惊喜。他和几个日本记者纷纷递给他一张名片。这一年十二月三日,就在北京机场那次“令人震撼”的相遇在记忆中渐渐淡忘时,五味洋治突然收到金正男的电邮,由此,他俩开始以电子邮件方式,一来一回交流、采访。直至二零一一年一月十日,他俩互通了五十三封电子邮件,增进了了解。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五味洋治发出的邮件中,首度表示希望能在北京或澳门与金正男见面。一一年一月四日,金正男发出的邮件中,明确说“期待和您在温暖的澳门见面”。一月十三日,五味洋治带着夫人,装扮成普通游客,从香港抵达澳门,这一天,五味洋治夫妇与三十九岁的金正男在一家酒店大堂相聚,交谈许久。翌日下午一点,他俩在另一家酒店中餐厅面聚一个半小时。一月十七日,他俩又开始以电子邮件沟通交往。这前后,五味洋治在《东京新闻》接连发表对金正男在澳门的专访文章,在国际上激起巨大反响。二月五日,金正男在电邮中说,“报道内容好像刺激了朝鲜,我收到了某种警告,追加的报道发表请暂时等一等”。从一一年一月十七日至一二年一月三日,他俩先后通电邮一百三十五封。一一年五月十六日,金正男又与五味洋治相约在北京一家酒店见了面。

金正男在给五味洋治的信中说,“关于继承人问题我能说的就是,这完全是共和国的内部事务,父亲大人拥有百分之百的决定权”,“除了封建王朝以外,近来的世袭简直成了全世界的笑柄,也不符合社会主义理念。在中国,即便是毛泽东主席也没有选择世袭,因此国家才会发展。我担心朝鲜反而会因为世袭的缘故走向衰落”。“可是如果为了朝鲜内部的安定,而选择‘三代世袭’这种可笑的权力过渡的话,也只有遵照行事”。

世袭不符社会主义

他说,“‘三代世袭’的出现,除了过去的封建王朝时期以外,还是史无前例的,按常理判断,绝不符合社会主义性质”,“我相信原本最否定‘三代世袭’的父亲大人,一定是因为某些统治内部的原因才会改变主意。以我个人理解,对于只相信并服从所谓‘白头山血统’的朝鲜人民来说,如果继承人的‘血统’不够‘纯正’,可能给国家造成很大麻烦。我判断,即便朝鲜以后向集体领导体制发展,如果不以‘白头山血统’为中心,那么统治阶层将无法维持。考虑到朝鲜内部的特殊性,只能断然实行‘三代世袭’,以延续‘白头山血统’”,“我坚决反对‘三代世袭’,但为了朝鲜内部安定而需要坚持实行‘三代世袭’的话,我也必须服从”。

金正男说,“我想的是朝鲜此时是不是应该再考虑一次改革开放。不是说我想参与朝鲜政治,而是我想表明作为一个朝鲜公民的看法”。“依据我的常识,为了达到经济发展的目的,就必须改革开放。我长期在中国居住,期间对中国的发展耳濡目染,有着切身体会。有些人和我一样与朝鲜政治无关,也希望朝鲜改革开放,但他们知道这种行为在社会上显得格格不入”。“朝鲜自认会成为一个‘强盛大国’。朝鲜所说的‘强盛大国’应该是指思想、军事、经济上的强国。思想方面要说强也还算强,军事方面拥有核武器也还可以说强,但经济是取决于数字的科学。我想以现在朝鲜的经济现状,还不能说已经成为经济强国”。

只期盼人民能温饱

金正男在电邮中说,“朝鲜发生内乱会十分危险,有可能波及周边地区,进而引发更大混乱。周边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希望朝鲜变得不稳定。我也希望朝鲜能完成平稳的经济复苏,因此我在弟弟正恩被选为第三代领导人时说,希望他能让朝鲜人民都过上富足生活”。在书中向弟弟金正恩喊话,说,“我对弟弟的期盼,就是希望他为朝鲜人民创造幸福的生活。我不管朝鲜实行‘先军政治’还是什么政治,只希望他们能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哪怕只是一部分人民”。“虽然在平壤我也这么想,但是在国外听到朝鲜人民的消息或是看到实际情形时,我真的心痛万分”,“我曾对父亲大人说,为了朝鲜人民过上幸福生活,希望他好好地教育弟弟正恩,使他能勇往直前”。“我对弟弟只有一颗兄弟之心,却被一部分人说成是朝鲜版的《王子与我》,被错误地解释为‘正男向弟弟正恩发出了挑战’,我感到很遗憾”。

金正男说:“在朝鲜,辅佐我父亲大人和继承人的那些干部当中,究竟有多少人是发自肺腑地关心朝鲜人民生活的呢?很遗憾,我看到的现实是,这样的人好像不多。那些奸臣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不惜余力地靠阿谀奉承过活,他们追求的只是自己的安乐生活,对于国事则谎话连篇,在领导人和人民之间造成壁垒,真希望他们从父亲大人和继承人的身边滚开。我认为他们对于朝鲜的发展和继承人的未来不会起到任何好作用。”

五味洋治笔下的金正男,完全颠覆了人们印象中的“浪荡公子”的形象。书中以很多细节描述金正男待人接物和处世哲学,礼貌,守时,包容,诚信。金正男说,“我接受西式教育,从小到大都喜欢享受自由,这一点是众所皆知的事实。时值今日,我依然喜欢自由奔放的生活”,“关于我好赌成性的传闻,如果真的像某些新闻报道中说的那样,我每晚出入澳门VIP赌场,那么估计我现在早就流落街头,靠乞讨度日了。以前来澳门旅行时,我曾经玩过赌场的自动赌博机,但也仅此而已,即便居住在澳门,我也没有出入澳门的赌场”,“我会经常去澳门,因为那里是从家人居住的中国国内来看,距离最近而且自由开放的一个区域”,“持朝鲜护照可以免签入境的国家究竟有几个,如果可以用朝鲜护照自由地周游世界,我还何至于拿伪造的多米尼加护照去日本的迪斯尼乐园?”

五味洋治认为,金正男的出生被视作秘密,他父亲又是个反复无常的最高领导者,金正男儿时过得很孤独,却平易近人。他爱好读书,经常浏览国外关于朝鲜的报道,极其冷静和客观地分析祖国的现状,担心国家的未来。

五味洋治在书中写道,金正男最想主张的是,朝鲜应全力以赴、专心致志经济重建。这也是他幼时留学瑞士日内瓦九年,了解了自由社会后才有的坚定信念。在日本,通常认为金正男虽为长子,但未能登上继承人的宝座,是因为二零零一年非法入境日本事件。

但熟悉朝鲜这个家族的相关人士却看法有异,认为他被放逐的原因就是向父亲谏言,希望进行基于中国改革开放模式的经济改革。金正男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结束海外留学回平壤后,他视察了全国,认清朝鲜经济顽症所在,并对父亲强烈建议改革开放。据说他的父亲正是听到此类言论后,才开始严加防范。

另外,他父亲的心思已不在金正男母亲成蕙琳身上,只对旅日韩国人出身的高英姬颇为着迷。他父亲还与高英姬生育了两个儿子,并对这两个儿子极其溺爱。金正男成为继承人的希望也因此一天天地落空。

五味洋治还认为,另有一件使金正男倍感压力的事件。九六年,他出席支持在朝鲜国内逐渐兴起的资本主义的团体集会,并在集会上强调了中国式改革的必要性。如此言行触怒了他父亲。隶属于朝鲜对韩国情报机构“朝鲜劳动党统一战线部”的张真晟证明,九六年八月,在那个支持资本主义的团体集会上,出现一位体态魁梧的年轻男子,自信地发表讲话:“父亲和我说,你试试看略微重整一下国家经济。我认为,要想重振经济,除了中国式的改革开放,没有其他方法。我们先成立公司,然后再成立它的子公司。这样发展下去,不就要变成资本主义了吗?”在场的张真晟说,此人就是金正男。当时颇感震撼的张真晟说:“听了他的讲话,我以为自己来到另一个世界。”

金正男的行动非常迅速,集会结束不到一周,在平壤中心的大通江区域的一幢公寓附近,竖起了一块写着“光明星总公司”的招牌,公司的建筑也已开工建设。金正日预感长子的一系列行动中,可能萌发出“危险的思想”,因此将他从经济部门调离,要求他“多学政治”。

五味洋治说,接着,金正日逮捕了儿子的亲信,并限制相关活动。之后,金正男被安排在实为秘密警察的“国家安全保卫部”,担任副部长。不难想象,金正男对此决定有多么失望。张真晟认为,金正男因此事更体会了父亲的冥顽不灵,这也使他心灰意冷。他这才下决心移居海外。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