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桂纶镁 想拍传记电影(图)

2009-01-03 22:21 作者:李碧华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挥散熠熠光芒,让我们为您呈现他们不同于舞台、银幕上的另一面......



近距离接触的短短一刻钟里,桂纶镁总是不经意地掩嘴而笑,那瞬间闪过的含羞带怯,交织出一种自嘲与惊奇,闪得人非得更专注地看她究竟在笑些什么。

难怪蔡康永要说,桂纶镁笑点超低的,一个人酷酷的,一群人就有点疯,没什么好笑的事也要狂笑,叫她"第一名自然系女孩"倒贴切。

很显然,很多人都这么想,否则也不会得到"简单生活节"风格大赏第一名,什么是简单,简单就是真实,不伪装,"对于自己想做的事,勇敢去追求。"当戏约最多的台湾明星如此想,做"为善最乐"的义工更如此想。桂纶镁说,"我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改变原本的自己,好好体验生活,自在地去吃小吃,挤在人群中倒数计时...,大声地吼叫...这些简单的快乐,我希望一生都保有。"

她自认慢熟,绝不是有心制造遥远的距离,只是惯于说"不用麻烦了"这口头禅,总退一步的"缩"在自己的世界,做自己的事。

初初看来是被动的孤僻,一旦有任务把她移到人群中撒野,也立刻能放得开,像换了另一个人。

根深柢固的价值观

"做了演员,两极得更明显。"她说,这个性,做父母的最了解。拚大学联考的暑假期间初接"蓝色大门"剧本,经营空运有成的爸爸拍着桌子不准,用眼泪,用呐喊,都没用,不准就是不准。要走出父母根深柢固的价值观,委实需要勇气,"当时我也不知自己是不是有勇气向前走,我只想过一个不一样的暑假。"

从双语幼稚园,一直到小学学钢琴、跳芭蕾,父母早已为她铺好了未来的路,踏入银色世界,虽不是大逆,却算是一种反抗,"爸妈要的不多,也不过希望我有个收入稳定、有地位的职业罢了。"

但半路杀出的星探改变了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原有的共识,"大人的价值观不是不好,对我却是一种束缚,这个城市、这个家庭让我有窒闷的感觉。"也曾努力沟通,可是大人听不懂,桂纶镁就用吼的、用喊的,用各种方式。

"演戏会上瘾,尤其能演和原始个性截然不同的角色时,我觉得有成就感。"她说,真好在当初自己"有主见"。现在,父母有没有接受一点点?"管不住,只好接受。"说到这里,她眼中闪出一丝心疼。她不愿看到父母的伤心,觉得心目中的"小公主"变样了。"尤其我是早产儿,出生时才一千八百公克,先在保温箱住了一个星期,还有黄疸病,让爸妈不知操了多少心。"

尝尽社会的冷暖


七年后,她说,也算幸运,如果没有当初的些许叛逆与坚持,如今没办法做自己了。

对他人眼中飞黄腾达的演艺事业,桂纶镁却觉得:"事实上,我很没自信,总觉得自己随时会失业!"也因为这个危机感,去年底她任性决定自己要在表演之外奋力闯一闯,一肩扛起经纪、会计兼表演的工作,忙到崩溃也尝尽社会的冷暖,就算发烧在医院吊点滴,都得继续工作,让她接受了许多社会教育,也变得更成熟。

她说,拍徐克执导"女人不坏"的那段日子非常凄惨,历经了很多压力及挫折,让她很慌张、也很惶恐,拒绝了之后很多剧本及演出的邀约,但也因此,让她的想法有了很大的改变。现在最想拍的是传记电影,像张曼玉成功诠释了阮玲玉,"这种电影,把真实的自己拔除得一点都不剩,只能无所遁形地化身成剧中人物。"

她也感受到,台湾电影环境有气无力虽有一丝回春迹象,但还是要全体再加把劲:"我要成为最好的演员,完成快乐和梦想。"桂纶镁很了解自己一生追寻的核心价值,自认还生嫩,缺点不少,要学的东西镇日盘旋脑际,其实有点发急。"我希望每次都有进步空间。"

来源:人间福报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