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为什么鄙视广州福州人

2003-07-08 07:5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本来我和广州人无冤无仇,也谈不上什么交情。

虽然我孤陋寡闻,但也对广州人的好色好吃早有耳闻。为了让裆里玩艺儿还能动两下,广州人和香港佬一样,抹着油腻腻的嘴,挖猴脑,吸胎盘,吃狗肉,以滥吃为能事,极尽贪婪。为了让所有杀戮找到一致借口,广州人不惜以 “壮阳”暗示自己的性无能,面目猥琐可笑。这样的人种,与猪何异?

1995年我从深圳回北京,路经广州,目睹了一场想必天天在广州火车站上演的丑剧:车站管理人员挥起扫把,像赶猪猡一般,对那些滞留在火车站的人员又骂又喝,我这才明白什么叫做贱若蝼蚁。这个记忆加深了我对这个城市的厌恶。96年毕业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把广州从我的就职地中划除。这样一个不尊重他人,不尊重生命的地方,与猪圈何异?!

果然若干年后,广州爆发了骇人听闻的SARS病毒,殃及全球数千人,夺命数百。此后,又有孙志刚广州被杀案,行径令人发指。我不是那种恶毒的人,但我极力相信善因恶果,终有报应。广州这个藏匿了不知道多少生灵尸首的肮脏的城市,这个侮辱了不知道多少人权的霸道的城市,今天终于要为其恶行偿还血债。

至于福州。福州原来是书香溢市,崇礼尚让的。

我在福州工作了一年多,大多数福州人给我的印象是温文尔雅,知书达理。街头食肆小摊有不少,但多为锅边光饼海味牛杂,清淡得很。福州人多信佛,寺庙善男信女香火旺盛。在这样一个还有点信仰的城市里生活,工资虽不多,如果欲望也不多的话,日子倒也惬意。以至于我出国几年了,还会经常怀念起那段在福州的日子。

然而这个城市却因为吃猫败坏了她所有的清誉。

我出国的时候,把养的一只猫送到父母家,让他们代为抚养。咱老百姓养不起名贵宠物,养只最普通不过的家猫还是有权利的吧。平时吃鱼给它留半个鱼头,吃饭给口剩饭,小猫儿从不挑食。自己馋了,抓只老鼠壁虎什么的,绝不偷嘴。家中有老奶奶年纪过百,小猫儿乖巧依傍,给了老人家多少欢乐。

可就是这样一只贫民猫,有一天竟然和邻里几只猫同时不翼而飞了。不是它们集体私奔,就是现在作家们流行的说法人间蒸发。

我的猫就这样“人间蒸发”掉了,一根猫毛就没留下!父母怕我伤心,硬是把消息压了一年多。母亲说,那阵子也不知道吹了什么风,福州人学广州人贪嘴,流行起吃猫。附近各地的家猫多有丢失,被人捕掠贩卖到福州广州的菜馆,鱼肉屠杀。

我闻说大惊失色。想起家猫楚楚状,可怜老奶奶为此痛心不已,不禁出离愤怒。在国外这几年,我从不自卑是个中国人,然而今天却要为同胞的嗜血羞愧难当!

想起不久前曾和一位同事去中餐馆吃饭,她是素食,但竟找不出不加肉腥的菜而最终放弃。为什么如今有很多欧洲人是素食主义者,是因为吃谷物蔬菜比吃肉食更健康的缘故吗?同事认真想了想说:“我不知道别人是否因为健康的缘故,但我自己不吃肉,是不希望有那么多的动物因此被杀戮。”听了她的回答后,我暗自羞愧。我怎么敢跟她说,在中国吃狗肉习以为常,更怎么能让她相信,连吃婴这种惨无人性的事情,在中国都不已再令人侧目了?

还有互相糟蹋人权,践踏生命,欺老虐幼,麻木不仁者,何其多?一个如此嗜血的民族,如此残忍成性,弱肉强食,如此不尊重他人,不尊重生命的民族,你何以堪大国之誉?

在德国,打伤邻家的猫往往会成为当地报纸头条而遭尽谴责。而看看我们日益发达的中国互联网上,还有一大堆失去廉耻的人为图自己口腹之快不吝杀猫“壮举”极力狡辩,说什么“支持吃猫肉,保障人的兴趣自由”,“既然不能证明被杀的是家猫,那就是野猫,吃猫就有理”。。。如此无赖!这简直跟收容制度同出一辙:如果你没有暂住证,就是流民,就应该被收容。。。

我因此要鄙视广州人福州人。这个城市太脏,是你们的不幸。但如果你们纵容这样的污垢,无视弱势人群和生灵的生存绝境,这就成为你们的耻辱。等到日积月累,罪孽衍生,它也必将成为你们一手扶植的灾难。

(博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