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帝堯的故事】三十九:十日齊出害天下 羿射九日立奇功(圖)

2022-04-12 10:00 作者:紫君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羿射九日立奇功
十日齊出害天下,羿射九日立奇功。(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接上集:【帝堯的故事】三十八:老者細道養蠱內情

華邑國來報說太華山發現一條叫做肥𧒭(ㄨㄟˋ,wèi)的大蛇,據說這蛇出現意味著要有旱災。帝堯命大司農通告天下,做好準備抗旱。

轉瞬殘冬過去,又是新春。一日,南交地方來了奏報,說道:「令丘之山出了一種異鳥,其狀如梟而長個人臉,四個眼睛,人們叫它顒(ㄩㄥˊ,yóng)鳥。北面山下,黑水中,出了一種鮭huá魚,長的像鯽魚,生有豬毛,叫聲像小豬。據土人說,這兩種東西出現,天下必定大旱,特此上奏。」帝堯一看,與那太華山的肥𧒭,正是一類,於是和群臣商議道:「照這個情形看起來,洪崖仙人說的大災必定是旱災了。百姓那裡預防之法,不知如何?」大司農道:「臣早查過,都有預備了。」自此以後,帝堯君臣無日不在戒備之中。

誰知春分之後,淫雨連綿,竟沒有連續三日晴天。本來帝堯君臣所防備的是旱災,哪知此刻不是旱災,幾乎成水災了。直到立夏前三日,天氣方才放晴。次日陽光尤烈,竟如炎夏,立夏前一日,竟熱得異乎尋常,人們都很奇怪。後來發現了,天上竟有四個太陽!自然是熱不可當了。

帝堯一聽,知道這才是洪崖仙人說的大災難。慌忙召集群臣商議。

群臣道:「既然洪崖仙人之言應驗,當然請老將出力。」老將羿道:「如何出力?」眾人道:「老將最擅長的是射,當然是射下來。況且某等久聞老將有神弓神箭,能射天上星辰,那麼太陽亦當然可射了。」羿道:「老夫當年去崑崙山拜見西王母時,王母贈送老夫一副神弓神箭,當初也沒說什麼,只是做為禮物賜送的。太陽與別的星辰不同,怎麼能隨便射呢?」眾人道:「天無二日,民無二主。現在竟有四個太陽,足見有三個是妖星,和人間僭亂的偽主一樣,況且西王母是神仙,當然知道過去未來,早就算定了有今日之難,要老將排除的。可以射的。」羿聽了,還是躊躇,擔心射了真太陽。和仲道:「老將平日是極肯見義勇為的。現在大難當前,何以推諉起來?況且洪崖仙人有言,非老將不能救此災難,所以老將只要出手,是一定成功的。」老將羿這才點頭答應。跑到家中,取了神弓、神箭回來。帝堯和群臣當然一齊跟了他走,便是百姓聽說了的,也都一齊轟動跟了走。那人愈多,愈熱,人都汗出如蒸,氣喘如牛。

到了一個平日閱軍、校射的廣場,老將羿停住了,向天一望,只見四個太陽,也不知道哪三個是妖星。就這樣一看,兩隻眼睛先昏花了,放下弓說道:「不行不行!光太灼眼。」大家都說既來了還是試試。羿於是拈弓搭箭,向空射去。哪知等了許久,毫無影響。大家看了,都很失望,紛紛散去,羿更是垂頭喪氣。逢蒙在旁冷笑道:「世間哪有此事!我早疑心,不過說大話,唬弄人吧。只要看他剛才的推三阻四,就可知道他心虛膽怯了。不然,如果他做得到,我又怎麼做不到呢?」

不說逢蒙在旁譏誚他的師傅,且說帝堯見羿一射不中,憂心如焚,正焦急間,忽見赤將子輿匆匆趕來,說道:「前日洪崖仙人說,要請帝先齋戒,虔誠的祈禱祭祀天地祖宗,帝忘記了這話嗎?怎麽今天立刻就射起來呢?要知道,雖然老將有神箭,還須憑仗神的加持,人主的精誠才可以啊。」帝堯一聽,恍然大悟,慌忙的沐浴齋戒起來;又預備祭禱天地祖宗,須三日方能完畢。哪知這三日之中,更不得了!立夏這一日,太陽出了六個。次日,出了八個。第三日,太陽竟出了十個!每日一對一對的增加,熱得來真是不可言喻,比火燒還要酷烈。所有樹木無不枯焦,禾苗、花草等就更不必說了。房屋梁柱不但裂縫,並且出火自焚,茅草蓋的屋子更都燒盡了,河川之水亦漸漸乾涸,人民無處藏避,每日死者,就近計算,總在幾千以上。大家都說,世界末日到了。四面一望,但見屍橫遍地,沒有人再去收拾掩埋了。地也裂了,石也焦了,鐵石都熔了,景象淒慘,真是空前之浩劫。獨有那帝堯,仍是日夜稽首於天地宗廟之中,誠心禱告。聖人自有天祐,帝堯尚未熱壞。到得第三日,群臣中已有多半病不能起,赤將子輿向帝堯道:「帝的精誠想來已上達於天了。現在情勢緊急,到了明日,不知道又是什麼情形,請帝率同老將,趕快射吧,不必滿足三日了。」

帝堯聽了,深以為然,忙派人去召羿。老將羿聞帝宣召,立刻攜了弓箭,來到帝處。帝堯就和他徒步行於十個烈日之下,再來到廣場。帝堯先捧了羿的弓箭,仰頭向天祝告一番,再遞給羿,然後自己跪下,默求皇天護佑。那老將羿也心中祈禱蒼天,遂使起平生的本領,裝上神箭,滿扯著神弓,對著天空中的太陽射去。這時正是巳正以後,十個太陽,漸漸行近中天,羿的箭就直向天空射去。說也奇怪,不到片時,只見天空一個極大的火球直向東方掉了下來,火焰熊熊,倏忽不見。但見無數鳥羽似的東西,飄飄揚揚,四散飛開,想來是太陽裡面的三足鳥了。老將羿一看一箭已經中的,精神陡增,更竭盡平生之力,一箭一箭,瞄準著天空射去。一連又射了八箭,箭箭不虛,八個太陽,一個一個掉下來,都墜落在東方山後。那鳥羽似的東西飛飛揚揚,滿山滿谷,天氣頓然清涼。觀看的人,無不大呼稱慶,許多熱得奄奄一息的人也都恢復了精神。人們都說:「這種災異,是萬古無雙的。這種神射,亦真是萬古無雙的。」帝堯也已起來,人們一路歡呼,又來向老將羿稱謝道賀。

且說帝堯君臣經過十日齊出的大災之後,足足有一年多,才剛剛恢復一點元氣。平陽一帶忽然又遭大地震,牆倒屋塌,人民死傷甚多。不多日,又有消息,「平陽北面四百多里,平地之中忽然噴發火焰,湧出無數灰石,積成一座大山。噴發的時候,聲聞數十里,幾里路遠之地,都感覺到它的熱氣。」

又平陽東北八百多里,北面五百多里、六百多里,也有同樣的幾座火山噴發。又有報說極北渤海之邊,從前是平坦而多水澤的,忽然隆起一座大山脈,自東至西,連綿不斷,竟將中原和瀚海隔絕了。因那邊天氣苦寒,人民不多,所以損失尚少。」帝堯看到這幾個奏報,覺得兩年以來天災地變,重疊而來,雖則是天意,但亦總是自己德行淺薄,不能挽回天心所致。欲待退位,這個天下交付與誰?做下去,自己面對黎民,憂心如焚,實在是寢食難安。

這還沒完,一日,忽報孟門山大水沖發,滔滔不斷,將人民房屋田畜等,沖沒不少。帝堯大驚!忙命大司農、羲叔等前往查看。

那孟門山在平陽之西二百里。大司農等一路走去,愈往西,那水流愈大。到得孟門山下,只見那山上的水,竟同瀑布一般滾滾而下,四散分流。大司農和羲叔要到山頂上去察看。因水勢甚大,無路可通,從別處繞道過去,千辛萬苦才到山頂。只見山的北面,已化為一個大湖,竟有汪洋千里,一望無際。兩人趕快下山,星夜趕回平陽,告知帝堯。帝堯聽了,亦沒有辦法可施,說道:「既然如此,亦只能盡人事,趕快叫附近的百姓,遷徙開去,一面修築堤防,將這股水驅向下流低窪之地,盡人事而已。」大司農聽了,就去佈置。哪知沒過幾日,雍州地方又有奏報,說道:「梁山之上,大水衝下,淹沒民田,傷害人畜不少,現在水勢還是滾滾不住。看起來與孟門山大水相似。孟門山在東,梁山在西,想來這股水是兩面分流的。」

水患迭起,帝堯面對如此災難,怎麼辦呢?

 

主要參考文獻:鍾毓龍《上古神話演義》

(待續)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