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王維洛專訪】習近平親自部署 親自指揮 拆4萬座大壩?(視頻)

2021-09-02 18:51 作者:李靜汝 桌面版 简体 12
    小字

//img3.secretchina.com/pic/2021/9-2/p2999091a423412814-ss.jpg
王維洛專訪(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1年9月2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最近有海外媒體報導,為了響應中共習近平強調環保的政策,傳中國在2060之前,要拆除全國4萬座小型水電站。據悉,目前中國已經有超過10萬座水庫,還有大型水庫正在建設中。但近年來中國的乾旱洪澇災害卻愈演愈烈,很多人也質疑水庫的防洪抗旱功能。另外,有外媒報導,由於中國大舉興建大型水壩,也使生態環境惡化。那麼,習近平要拆除水庫是不是件好事呢?看中國記者採訪了旅居德國著名環保生態學、水利工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

臺灣《自由時報》報導 傳習近平要拆毀四萬座大壩

臺灣《自由時報》最近引述《彭博》的消息,指目前中國很多水壩太小,無法發電,或者河流乾涸、水庫淤塞,甚至被上游大壩取代而變得多餘。另有文章之前披露,中國的10萬多座水庫中幾乎有一半存在安全隱患,其中有4萬多座水庫超過服役期。王維洛對此指出:「現在這條消息無法證明是真的還是假的,習近平什麼時候說的,他為什麼要拆?我就說假定這個消息是真的話,我有三先三後的意見。第一個先,就是先討論後決策。我們在中國的民眾之間要先展開一個討論,要不要拆大壩,然後再形成一個決策,我們是拆還是不拆,拆多少?拆哪裡的?因為只有通過這個討論,大家才能夠辯論清楚,大壩的好處是什麼?它的壞處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要去拆除它?或者我們為什麼不拆除它?不是說習近平,你說拆就要拆,你說建就要建。

我們看看歷史上習近平很佩服的劉邦,漢代的第一個開國皇帝。劉邦並不是一個智商很高的人,但是人家問他說你為什麼能夠打敗項羽得天下?劉邦說了我會用人啊,我有三個人,張良他給我出謀劃策,蕭何他給我管理財政,搞錢的,韓信他幫我打仗,他是這麼說的。‘夫運籌策帷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饋餉,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此三者,皆人傑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他說我為什麼能打天下,能取得天下,就是因為我會用人,他們替我做去事情。不是我親自部署,親自決策,都是讓別人去幹事情。他會用人就行。

像這種拆四萬座大壩這個事情,做決策的不應該是你,而是由你所信用的那個人,他的主意。那你就說出那個人是誰吧。比如說像建雄安新區,最後說有一個神秘的人,那個徐匡迪,他給你出的主意,你現在失敗了,你可以把罪過推到他身上去,什麼千年大計、百年大計什麼東西,徐匡迪給我出的主意,他出的餿主意。

所以第一個是要先討論後決策,沒有說你上來就說我要拆四萬座大壩。

第二個先替代後拆壩,因為大壩的存在,它有一定的功能在那裡。你是發電的,是供水的,是防洪的,是灌溉的,它有它的功能。你先要找到替代的功能,然後才能拆。你不是說大壩不行了,我就拆。比如說像常莊水庫,這次緊急泄洪了。它是給鄭州提供水源的,它的水是從南水北調的干渠裡抽上來的,是從黃河的支流那邊引水引過來的,給鄭州供水。你把它拆了,你首先得想到以後的供水怎麼辦呢?你用什麼東西來替代它呢?要找到替代的功能,你才可以把常莊水庫給拆了沒問題。但是你在拆之前,你得想好鄭州的水從哪裡來?原來從南水北調裡抽上來的水,從黃河上抽來的水,你給它放在什麼地方?你不能說為了放在海綿城市裡頭去,那是一個虛假的概念,你要先找到替代的方案,替代的措施,然後你才能拆壩。

第三個,要先拆對生態環境影響大的那些壩,然後再拆那些對生態影響小的壩,按照這個次序來拆。你不能說我要拆小壩而不拆大壩。我的意見就是說三先三後,先討論,後決策,先替代後拆壩,先大後小就是這樣。」

一個錯誤決策導致無可挽回的嚴重後果

王維洛還舉例說明瞭為什麼說要先做出正確的決策是至關重要的。「你不能習近平說的拆四萬,大家就嘩嘩呼上去就才四萬。中國的治水從1949年到現在為止,都是有一個小小的措施,所引起的錯誤,然後一步一步越走越錯,越走越錯的這麼一個過程。比如說像河北為什麼這麼缺水和它的地面下陷?就從1958年的一個海河閘開始的。1958年天津市就決定在海河上建一道閘壩,把海河的水、海水隔開,為的是不讓海水倒灌的時候咸水進入海河來。

它的想法很好,我建了壩,海水就進不來了。因為閘門一建,因為它是個人工工程,它過的洪水的能力很小。到了63年的時候,這裡就發大洪水了,發大洪水的時候。因為海河閘門的過洪的能力很小,所以就沒辦法了,就像現在這一次一樣,到處就炸堤壩,整個洪水就鋪在華北平原上,雄安新區差不多都已經淹沒了,雄安新區的98%、99%的土地都淹了。就是大家淹,不淹兩米深,淹了一米深,你還不淹死的這麼一個狀態。所以到了63年的時候,毛澤東就說要根治海河了,又發出根治海河的號召,它的前提就是海河的這個閘門的問題。

就是說洪水這麼大,海河的閘門能力不夠了,所以水利部錢正英他們就想出個辦法,那我在海河流域上挖五條大河,直接通海,洪水來了以後,讓洪水直接進海,就不像以前一樣,就非要到天津那裡進海去。根治海河的措施就是挖五條大河進海,等到五條大河挖完以後,接下來的是旱災,連的就是旱災,從六十年代中期到八十年代,華北平原是一片大旱,特別是這五條大河挖的很深,所以使得原來的地下水都順著這裡的大河都走了,華北平原沒水。錢正英就號召大家打機井,機井越打越深,打到兩百米、四百米,打那麼深,華北平原的地下水水位就下降的很快,地面沉陷,就出現這個問題。」

污水回灌 中國地下水資源被毀

王維洛進一步披露,由於之前的措(錯)施造成地下水的流失,使得華北平原缺水,中共又採取污水倒灌措施,結果釀成地下水被污染的嚴重後果。「考慮問題的時候,考慮的很簡單,認為只要人工措施下去了,它就能掌握老天了。但是老天就偏偏不按照你的思路走的。所以華北平原現在就是一個乾旱的地區,就是地下水沒有了。後來又想出什麼地下水沒有,那我就回灌地下水,把這些污水都灌下去,灌到地下水去,讓它水位上來。水位上來一點了,但把地下水全部都污染了。中國的地下水現在就都是不能飲用的,所以把所有的地下水資源全部都毀了。

講起來都是很痛心的。都是由於這種一下子遇到了什麼問題的時候,腦袋一拍,熱了,想出這麼一個措(錯)施。然後另外一個問題出來了,又啪一下子,又一拍又想出個措(錯)施,最後就一步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的這個地步。

所以你不要以為你拆了大壩了,你的問題就解決了。你要想你為什麼要拆這個大壩?就像你當初為什麼要建這個大壩一樣,你要把問題說清楚了。最可怕的就是,可能是習近平他們有了海綿城市這個概念,認為海綿城市能夠解決這個大壩的問題,能解決供水的問題,那就完全是錯了。」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