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王維洛專訪】人工影響天氣是毛澤東當年提出的「消滅災害」延續(視頻)

2021-08-11 22:31 作者:李靜汝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img3.secretchina.com/pic/2021/8-11/p2987751a741238248-ss.jpg
王維洛專訪(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1年8月11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 據悉,最近中國國內有知名教授在微博上發文稱:中國極端天氣頻發,需警惕敵對國家‘氣象武器’的攻擊。有網友指,這位教授似乎在暗示,最近河南的超強暴雨是來自某國的「氣象武器」。無獨有偶,中國國內有位導演最近明確散步言論指,美國和臺灣,利用「氣象武器」,造成了鄭州大洪水。看中國記者就此採訪了旅居德國著名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

中國人工影響天氣世界第一

王維洛在採訪中指出,說到「氣象武器」,中共是先祖。如果用來對付臺灣,美國,是綽綽有餘。「中國人工造雨的第一次試驗是在1958年,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在中國吉林省試驗的。當時是由中國空軍出動飛機在撒碘化銀,造成人工降雨。從那個以後,中國這個工作就一直沒有停下來。

到了改革開放以後,也是把人工影響天氣作為一個手段在考慮的。到了2008年的時候,國家發改委和氣象局就做了一個規劃。到了2009年的時候,就直接把這個措施和中國糧食增產連在一起了。到了2012年的時候,國務院就出臺了一個文件,要把人工影響天氣作為國務院的一個重要的工作。到了2014年,就制定了一個2014年到2020年的全國人工影響天氣發展規劃。到了去年的年底,國務院又發了一個文件,也是講人工影響天氣的,到2035年的時候,中國要把人工影響天氣做到世界第一。其實應該這麼說,真實的情況是這樣的,中國現在就是人工影響天氣的世界第一。美國也有,澳大利亞也有,都是科學試驗的。別的國家,像以色列也有小規模的,德國也有小規模的,其實是試驗性質的,但是,是沒有大規模的投入的。

中國無論在技術方面,在設備方面,在使用的廣泛的程度上面,在組織結構上面,中國不仰視世界,也不是平視世界,現在是俯視世界,就是老大。如果對付臺灣,對付美國的這個氣象武器,中共是綽綽有餘的,中共是先祖。」

中共人工影響天氣的政治目的

據報導,2008年奧運會時,中共當局為了北京及周邊地區能保障重大活動,多次實施人工降雨,引起了國際上的關注。王維洛對此表示,中共為了面子工程,化巨資來搞人工影響天氣。「中國它最有的吹的就是2008年的奧運會的開幕式和閉幕式。這個錢就花了大的去了。2001年中國拿到了北京奧運會的主辦權。從2002的時候,當時就提出了要保證開幕式和閉幕式不能下雨。

8月份因為北京下雨的天氣又很多。這個項目就納入了國家科研的重點項目,投的錢很多,投的設備也很多。在奧運會之前它就調了飛機,什麼火箭啊什麼東西,都已經在北京四週全部佈置好了。奧運會的開幕式,本來說是要下小雨的,說降雨的概率是47%,不是降大雨,可能是降小雨,但降小雨也不行,給中國人丟臉嘛。最後是發了一百多枚火箭,把雨給打掉了,保證了奧運會那天是晴空萬里,晚上的煙火放的多漂亮,沒有人趕過中國的。那麼到了杭州開G20的時候,那天晚上張藝謀要搞一個大型演出,那天的雨也給打了,做的很好。

這次在中共百年黨慶的時候,它也是展現的最為清晰的。記不記得中共的黨慶好像是29號的演出移到28號了,因為它預測到29號有大雨,所以提前到28號了。

而且7月1號這一天過去後,馬上通過中共官方的報導,就說我們這次預測的多少准,都已經准到分了,到了習近平講話完了的時候,雨下來了。我們氣象預報保證了黨慶一百年,在北京召開的一個慶祝大會的這個舉行。

還有就是很多重要的會議,比如說像廣州的亞運會,南京舉行的青年奧林匹克運動會,西安舉行的世界公園什麼展覽會,還有習近平那年閱兵檢閱的儀式,都用了人工影響的措施,成果是大大的。」

中國人工影響天氣的失敗案例

根據中國公開的資料顯示,到20世紀70年代,中國人工影響天氣的作業一共造成了410人受傷,169人死亡。王維洛對此也舉了幾個例子。「最新發生的是2021年3月1號的這一天,在江西租用了北大荒的一輛飛機在進行人工增雨的時候,飛機突然之間墜落了。機上5個人都死了,飛機掉在一個村子的民居上面,造成一個居民受傷,還有三座房子被燒掉了。

2020年的9月8號,福建寧德市它說長久沒下雨了,我也來一點人工增雨。火箭打上去以後,就造成了寧德市,以及福州和廈門的暴雨,這三個城市都被洪水給淹沒了。

還有一次,根據中國的自媒體的報告,2018年的8月6號這一天,遼寧瀋陽市人工增雨,發了一百多枚火箭,最後造成了遼寧市的暴雨,整個街道都淹了,街道上的汽車都淹了,實際上是製造成了一次洪災。」

人工增雨並沒有得到統計學證實

有報導指,中共的宣傳機構稱,每年通過人工增雨,增加了中國的水資源。但事實上,人工降雨這種備受中共吹捧的技術,其實還沒有從統計學上得到有效的證明。王維洛對此指出:「在水利部發的中國水資源的這個上面,它就沒有體現出中國這麼多年,每年從天上打下來的水資源,是比以前的降雨多了,它的資料沒有能夠證實這個。而是中國很多科學家研究說,中國的降雨,由於氣候的影響,就是現在北方的雨增加了,南方的雨少了。

中國說它降雨人工影響天氣的範圍有多大呢?有550萬平方公里。中國的面積中國官方說的是960萬平方公里,那麼,就說人工影響天氣的範圍,將近達到了60%。」

人工影響天氣和GDP有關係嗎?

王維洛指出,中國政府現在要求大家搞什麼新的花樣出來,說什麼中國的人工降雨能創造GDP的。「中國從2009年開始,就直接把人工影響天氣和中國糧食增產連在一起。它說我每年多降雨550億立方米,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水平呢?中國每年的用水量大概是700億立方米,雨多降了500億立方米,它說現在每年創造幾千億的收益。

中國的農業生產平均每一畝土地,它所需要的水是400立方米。如果你說它收益是五塊錢一立方米的話,一畝農田的這個水,就是兩千元人民幣,農民活不活了?農民種水稻全部種下去,把一畝地的水稻賣掉,也賣不出兩千塊人民幣。還有農藥、化肥呢?,還有種子、他的勞力呢,還有那個機械呢……

中國政府可以把它算作GDP裡面,我們GDP每年增加多少,我們幾年以後就可以趕過美國了。但是你要仔細想一想,其實這個人為的影響天氣,它並不創造出你所謂這麼多的利益來。

無論是西方的國家,它經濟怎麼發達,西方國家的農業還是一個靠天吃飯的這麼一個水平上。西方的農民就說你今年風調雨順了,我收的多一點,這個自然條件不好,糧食減產了,那就減產。正因為西方是還處在一個靠自然的生產的這麼一個情況下,所以西方國家他們的糧食是夠吃的,他們能夠自給,而且還有輸出。正好是中國這麼樣靠所謂的人工影響天氣呀什麼東西,才造成中國糧食不夠吃。

在最近的十年裡頭,中國的人工影響天氣的措施,使用的次數就越來越頻繁了。但是你就沒有看見中國的糧食大幅的增產。在數據上它可能是有點增產。但是你在數據上也可以看到,中國的從國外進口的糧食,它是在逐年的增加。中國現在就是靠著中國手裡還有點外匯,用外匯來買糧食。中國將近有10%-20%的糧食,是依賴於國外進口的,而不是依賴於人工影響天氣的。」

毛澤東號召-消滅自然災害

王維洛表示,中共的人工影響天氣依據,最早其實是從毛澤東的消滅自然災害的口號中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國開展全民打麻雀。把麻雀全部都消滅了,就可以省下多少糧食。因為麻雀每年吃了我們多少糧食。但是把麻雀打完了以後,忽然之間發現害蟲多了很多,這個害蟲的天敵沒了。

對於自然界來說,雨下的太大和雨下的太少,它都是一個自然過程,是一個新陳代謝的過程。

老子他在道德經裡面說的,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道德經二十五章又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就是說人是依據了大地而生活勞作,繁衍生息,大地又按照上天寒暑交替,化育萬物,就是人和世上的萬物,要順應自然才能生存。」

人工干預天氣是破壞自然生態

據悉,對於中共當局的大力發展人工影響天氣,專家其實持不同觀點。有專家認為,人工降雨其實是有違自然規律,把本不應該下雨的地方讓其下雨,而真正需要下雨的地方卻沒雨,時間久了就容易破壞自然環境,最終遭受懲罰的還是我們人類自己。

王維洛對此指出,目前世界的西方發達國家,並不主張大力發展人工影響天氣技術,而是順應自然。「為什麼像美國這些發達的國家,他們研究人工影響天氣研究的最早,但是他們為什麼不大量的使用?是他們缺乏技術?還是缺乏資金?還是什麼的東西?

我們講一個很簡單的一個例子,比如說你去坐飛機,那天說因為氣候原因,飛機取消了。飛機公司是讓你改簽票子,它不給你賠償的。如果說飛機取消是因為飛行員罷工了,它就要做出賠償。我們就可以知道,如果是人為的因素,產生了一個後果,這個人為的因素是要承擔責任的。如果是自然的影響是不需要承擔責任的。

那就像新冠病毒一樣的,大家討論了很多。它是一個自然的產物,還是受人工影響的?如果是實驗室的產物,在實驗室裡改造這個病毒、並使它(病毒)出來的這個人,這個國家就要承擔責任了。如果只是一個自然的過程,只是這個蝙蝠在你們國家裡飛,飛到最後飛出這麼一個病毒來了,那是不需要承擔責任的。

所以你人為干涉的時候,你所認定的那個目的,它並不一定是一個最好的目的。你說我要增雨,增多大的雨算是好的,增多大的雨算是不好的。

這個寒來暑往,秋收冬藏,冬天冷,夏天熱,這就是一個這麼自然現象,在中國的季風階段,春夏的時候,降雨多,秋冬的時候,降雨少,這就是一個自然的現象。上海下雨下的比北京多,這也是個自然的現象。如果通過人工降雨,北京的降雨量和上海一樣的話,那是一種災難。」

人工降雨碘化銀污染問題

據悉,目前中國人工增雨使用的催化劑有碘化銀等化學物質。根據聯合國環境保護署制定的清潔水法案中,碘化銀被列為有毒物質。王維洛對此指出:「中國的科學家分兩派,一派認為是會有污染的,另一派認為是不會有污染的。不會有污染的人,他也是說不是說不會有污染,而是他是說污染的程度很輕,你把每次排放的碘化銀分在這麼多的雨裡面,它的含量是很低的。

但是這些人其實他忘了一點,或者說他有意的忘了一點,就說人為什麼會重金屬中毒,或者鉛中毒,或者什麼中毒,他不是喝了一次含鉛的水過量了,或者是吃了一次含鉛的物質過量了,而是它在人體當中是一個累積的過程。

如果你認識了這個重金屬污染的過程,你就知道怎麼來理解碘化銀的污染。所以我們需要瞭解的是一種常識。」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