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王維洛專訪】水資源惡化和習近平的「脫貧夢」(視頻)

中共治水70年,使水資源加速惡化,中國水的問題永遠制約著它的發展,中共作不成世界老大。

2021-03-30 22:02 作者:李靜汝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img3.secretchina.com/pic/2021/3-30/p2908131a665838178-ss.jpg
王維洛專訪(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1年3月30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 近日長江武漢段乾涸見底,原本的河床變成了大沙漠,越野車可以在上面穿梭而行的視頻在網上曝光。另有網友發帖,長江上游的四川宜賓河段,也出現了枯水期。另據披露,從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中國南方特別是浙江一些地區出現了長時間乾旱,有些地方甚至引進了水票,限量供應飲用水。有報導指,中國長江大大小小的的水庫號稱有防洪抗旱的功能,但卻無法解決民眾缺水問題。中國的水資源的現狀到底是什麼樣的?看中國記者就此採訪了旅居德國著名環保、水利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

水利工程越多水費越貴

據悉,長江是世界上長度排名第三的河流,千百年來,一直浩浩湯湯的流淌著,與中華文明並存了5000多年。但近年來隨著長江水庫大壩的增加,多次出現局部斷流,使得水庫抗旱功能再次引起人們的質疑。王維洛對此表示:「其實在中國二十多年以前,或者說三十多年以前,大家都沒有把水資源當做是一個資源。水不值錢,水就像空氣一樣,到處都有。而且那個時候水費也是很便宜,家裡有個幾毛錢,水就過了。現在是工程做的越多,這個水費是越來越貴。比如說,南水北調工程。不是說中國的這個工程做多以後,缺水的問題就解決,正好相反,水利工程做的越多,水就越來越貴。

我們就講最簡單的一個例子。中國的一畝農田,他起碼要用400立方米的水來澆灌。中國現在都要水費,農民能付的起多高的水費,5毛錢一噸,400立方米,就是200塊錢,加上種子、化肥、人工費、收割費,農民他種糧食,就沒有什麼淨賺的。水費太高,比如南水北調的水,調到山東5塊錢一個立方米,當地的政府都買不起,它就說我不要。

中國最著名什麼紅旗渠工程,60幾年建成的時候,那時河南從山西引水,每年引3、4億立方米的水,一分錢都不付。後來山西問它要錢,先是幾分錢一立方米水,後來升到一毛錢/立方米,河南就說我不要,買不起了。現在的這個紅旗渠工程,就是一個愛國主義的項目,就給大家看一看,中國人的戰天鬥地的精神,你說它有什麼功能,它沒功能了。」

中共最先引進的是水票

王維洛指出,中國人這幾年多在討論中國的糧食危機,但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到,其實目前中國水的危機已經超過了糧食的危機。「糧食危機只是對一部分的人來說,不是對所有的人來說。大家就想,怎麼解決糧食危機,是不是重新又要引進糧票了?但是中國首先引進的不是糧票,而是水票。

淅江省的地方政府給居民家庭發放了水票。比如說,像淅江的玉環發的水票,一張水票是五十升水,就每家每天可以領取這麼多水。

從2020年夏天,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的南方各地都是水太多。我在採訪的時候,說你不要著急,到了今年冬天的時候,就會產生水太少的問題。從2020年十月開始,淅江挺長的一段時間裡面,降雨就比較少,各地都是經歷一場比較長時間的旱災。像溫州五十年一遇的,寧波也是五十年,或者是三十年一遇的,有的地方是二十年一遇的,淅江各地都是水少。像寧波市,淅江的第二大城市,從2月5日到2月20日,寧波市的居民實行限量供水。大家想一想,2月5日到2月20日什麼日子?中國新年,就自來水限量供應,就停水,有的時間段就沒有水,比如說,一天就放2個小時的水,還得找缸,找塑料罐什麼都給裝滿,而且因為你供應的時間短,盛水的量也是有限。

像淅江的樂清就開始發水票,政府給每家,每戶發水票。自來水沒了,斷供了。它用消防車去拉水拉過來,然後你拿水票,他給你灌。它的水票是一天換一個顏色,今天白的,明天綠的,換個顏色,這樣的話,以免有的人就多灌水,定量供應。其實限量供水,不但是在淅江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就連那個廣東的深圳也是這樣,工人都說,我們好幾天沒有洗澡,沒有洗澡的水,就是定量的供水。」

中共治水70年後果-水資源惡化

王維洛認為,中共49年後不斷以建造水庫作為治水的舉措,其結果使得水資源加速惡化。「淅江1949年以前,是一座水庫也沒有,到處都是一些很小的一些山塘,一些池塘,一些湖泊。我們以前講到,興安江水庫是中共淅江建立的最大的一座水庫,也是最早建設的一個水庫,它的水庫總容量是有216立方米,比三峽的水庫一半多一點。習近平當淅江省委書記的時候,淅江就建立第二大的水庫,叫灘坑水庫。當時建灘坑水庫的時候,在歐洲還鬧的挺大的。因為建水庫的那個麗水地區,有很多淅江人士到外面來打工,就成了華僑。他們房子被淹了以後,他們拿不到這個賠償,所以他們就在奧地利的首都維也納,上街遊行要賠償。

灘坑水庫也是習近平在淅江最大的這個扶貧項目。我們如果回過來想的話,什麼叫做扶貧?如果淅江省的居民,每天靠著水票去打水的話,一家就能拿到50公斤的水,算不算貧民?算不算貧困?

我們到印度去參觀過印度的貧民窟,我們到南非去參觀過南非的貧民窟,那裡面都有自來水供應。你說有自來水供應,其實是一個脫貧的一個項目,你現在又重新回到了用水票來供應,限制老百姓的用水,這其實就是一種貧窮的表現,這個貧窮不是表現在錢上面,而是表現在人最需要的水的供應上面。」

據悉,浙江在中國歷史上是一個人傑地靈、物產豐富、山清水秀的富庶地方。但49年後環境卻開始惡化,近年來還出現了多次局部的乾旱,甚至給民眾造成了飲用水的困難。王維洛對此指出:「淅江起碼有30座大型的水庫,庫容量在一億立方米以上的,而且淅江省又號稱它的森林覆蓋率有61%。按照最基本的環境學的理論來說,當一個地區的森林覆蓋率在30%以上的話,它是不會產生這種嚴重的洪水和乾旱這樣的自然災害。因為森林本身它就是一個大水庫,在水少的時候,土壤裡邊就會把它的水給釋放出來。所以這個數字是值得懷疑的,因為和它所說的淅江從去年10月以來,到今年降水降的很少,生產了50年或者30年以來最大的乾旱,這兩個說法是矛盾的。

淅江省發生這麼嚴重的乾旱,而我們的這些水庫工程,就沒有發揮出作用來。因為從蘇聯引進水庫大壩概念的時候,都是說,這個水庫能把洪水蓄在水庫裡面,到了乾旱的時候拿出來用的,它是以豐補欠的這麼一個調節功能。我們看到的比如說像興安江水庫,在去年洪水最大的時候,它把水庫的水全部都放了,為什麼?因為他怕這個大壩要垮了,它沒有把洪水蓄在水庫裡面,到了乾旱的時候,它也要靠蓄水,因為水庫必須把水蓄高了以後,才能多發電,這樣水庫就和老百姓就開始爭水。」

水資源惡化制約中國發展 全面脫貧是假

王維洛博士進一步表示,習近平最近宣布全面實現了脫貧,其實不過是中共的虛假宣傳,如果中國的水資源惡化得不到改善,中國老百姓離脫貧還有很大距離。「你就想去年的這個長江洪水,如果沒有去年的長江的洪水,中共政府它一定會把它的糧食這個豐收會吹得更大。經歷了這麼大的洪水,它不斷地在外面買糧的時候,它還說它糧食豐收。但大家都知道長江的中下游一片,還有上游那個四川很多地方都淹了。那一季糧食幾乎是沒有收成的,你怎麼可能糧食豐收呢?一場洪水這麼下來,它的損失,就是對老百姓所造成的損失是很大的。你看它吹得是中國去年全國都脫貧了。我們就看了那個洪水比如說像鄱陽湖流域的那些被沖的那些房子確實很漂亮,在德國是別墅級的這種房子。它一下子被水沖走了,留下的是一屁股的債。他一生的這個儲蓄就沒有了,一下子就打到貧困的處境。

其實中國的水其實是一個大問題。共產黨它在宣傳方面,對內對外宣傳,它都很強。而且它的警察系統就是控制系統它很強。但是共產黨最弱的是什麼呢?就是治水。治了七十年了,把水治成什麼樣子?現在從這個未來的發展來看,習近平有個長遠的計畫,到2035年或者到2049年中國將成為世界上最強的國家。有的專家就說七、八年以後中國就是世界最強的國家。但是他們都忘了一件事情,中國水的問題永遠制約著它的發展,而且它作不成老大。」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