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百年謊言與罪行:把謊言美化成「真理」(圖)

2021-06-18 05:54 作者:春生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國共內戰的謊言
1949年國共內戰 共軍(圖片來源:Keystone/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6月18日訊】中國共產黨的專制統治的特色是意識形態的統治。所以,中國共產黨一直把政治宣傳看作是生命線。

1951年,中國共產黨發出《中共中央關於健全各級宣傳機構和加強黨的宣傳教育工作的指示》,規定中國共產黨要領導對於反革命宣傳的鬥爭,領導審查理論教育、審查文化藝術、監督學校教育、審查新聞傳媒等。

中國共產黨成立了專門主管宣傳思想、社情輿論和新聞媒體工作的職能部門,即中央委員會宣傳部。中共中央宣傳部負責把握輿論導向,確保新聞媒體領導權牢牢掌握在中國共產黨的手裡,牢牢掌握宣傳思想工作的主動權。

中國共產黨最害怕的是中國民眾知道事實真相。因此,中國共產黨政治宣傳工作主要內容是謊言和洗腦。中國共產黨把謊言美化成真理,掩蓋事實真相,扭曲真相,欺騙中國民眾;中國共產黨把謊言美化成真理,對中國民眾洗腦,向中國民眾灌輸馬克思主義等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中國共產黨的謊言和洗腦使得民眾喪失獨立思考的能力,不能夠認清事實真相,盲從於中國共產黨。

謊言

中國共產黨恐怕是人類至今為止製造謊言最多的犯罪集團,這使得擁有謊言大師戈培爾的德國納粹犯罪集團也甘拜下風。

歷史的謊言

1999年汕頭大學出版社出版笑蜀編撰得《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一書。笑蜀稱,出版後,被時任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丁關根在內部會議上重點抨擊,隨後全國查禁。書籍內容是中國共產黨媒體發布的各種支持民主的言論,包括1941至1946年來自《新華日報》、《解放日報》、《黨史通訊》、《人民日報》等的短評、講話、社論、文件等。筆者僅舉一例毛澤東當年的謊言。

毛澤東曾經說過,「現在談愛國,那是愛誰的國?蔣介石的國吧?」「少數人的國,他們少數人去愛吧」,「一個不是人民選舉出來的政府,有什麼臉面代表這個國家?愛這樣的國家,就是對祖國的背叛」(摘自1946年大連大眾書店出版《毛澤東選集》)。

奪取中國大陸政權前,國賊毛澤東對國民說,一個不是人民選舉出來的政府,沒有臉面代表這個國家。奪取中國大陸政權後,毛澤東利用手中的槍桿子剝奪了中國國民的選舉權利,迫使中國國民服從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政府。此時的毛澤東就不說,中國共產黨政府不是人民選出來的政府,有何臉面代表中國呢?毛澤東有臉嗎?

毛澤東沒臉,中國共產黨沒臉!

抗日戰爭謊言

中國共產黨專制派一向宣稱,中國共產黨是抗日戰爭中的中流砥柱。筆者在《中國共產黨抗日的真相》一文中,筆者揭露了中國共產黨消極抗日,聯日反蔣,積極發展軍事力量,圖謀奪取中國國民黨政權的真相。

四年內戰謊言

抗戰勝利不久,中國便發生了內戰。毛澤東誣陷蔣介石「下山搶桃子」,首先挑起了內戰。

筆者在《是誰挑起了四年內戰》揭露了毛澤東誣陷蔣介石發動了內戰的謊言。歷史告訴我們,正是在毛澤東的命令下,朱德的指揮下,中國共產黨軍隊開始了對抗戰果實的瘋狂爭奪,發動了內戰。而後,在蘇聯共產黨的支持下,中國共產黨首先佔領了東北,然後逐步吞食了中國大陸。

朝鮮戰爭謊言

1950年6月25日,朝鮮人民軍越過三八線大舉進攻韓國,朝鮮戰爭爆發。中國共產黨掩蓋了金日成首先發動朝鮮戰爭的陰謀,誣陷韓國首先發動了朝鮮戰爭。這是1949年建政後,中國共產黨對中國人撒下的第一個漫天大謊。

關於地主的謊言

為了沒收地主的土地,中國共產黨編造了更多的謊言,誣陷地主階級不勞而獲,剝削農民,欺壓百姓。最為著名的地主人物是歌劇《白毛女》中的黃世仁、《高玉寶》中的周扒皮、泥塑《收租院》中的劉文彩和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中的南霸天。目前已經披露出來的資料告訴我們,他們是中國共產黨的御用文人捏造和歪曲的四個人物。

《白毛女》中的黃世仁是中國共產黨為了醜化地主階級而虛構的人物。據2002年4月3日《中華讀書報》發表的「白毛女的故事」一文介紹,《白毛女》的題材來源於晉察冀民間一個關於「白毛仙姑」的傳說。講的是一個山洞裡,住著一個渾身長滿白毛的仙姑。她法力無邊,能懲惡揚善,扶正祛邪。在周揚的主導下,為了醜化所謂的舊社會和美化中國共產黨統治,《白毛女》的劇本以「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為主題,編造了除夕之夜,黃世仁強迫楊白勞賣女頂債,楊白勞被迫喝滷水自殺,喜兒被搶進黃家,遭黃世仁姦污。喜兒逃入深山,過著鬼一樣的生活,以致頭髮全白。大春為救喜兒投奔紅軍。大春隨部隊回鄉,救出喜兒,伸冤報仇。兩人結婚後,在共區過著翻身幸福的生活。中國共產黨就是這樣編造謊言的。

《紅色娘子軍》中南霸天的原型是海南陵水縣一個叫張鴻猷的地主。張鴻猷是教師世家,其家裡沒有家丁、槍支、碉堡。在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的《尋找英雄》一書中,紅色娘子軍的第一任指導員王時香說:「我們連長龐瓊花,就是電影裡的吳瓊花。她是我們鄰村的人,參軍前我倆就是好姐妹,平時我們到鎮上趕集就能碰到。她是貧農出身,並不是南霸天家的丫環,也沒有南霸天這個人。這是和電影裡不一樣的」。

孟令騫在《我所瞭解的「半夜雞叫」真相》一文中揭露了,高玉寶對其曾外祖父周春富的歪曲。「周春富,遼南農村的這個勤儉吝嗇到極致的小富戶,既不是為富不仁作惡多端的惡霸地主,也不是在傳統農村佔有積極影響的鄉紳,他只是在新舊政權交替的土地革命運動中不幸死於激進的批鬥之中的小人物,後來因為一部自傳體小說《高玉寶》而為人所知,成為家喻戶曉的‘地主’代表。這個在意識形態的層層油彩中成為特殊年代階級教育的反面典型,是在特定歷史條件下各種因素、要件集納在一起‘加工定制’而成的產品。所謂‘半夜雞叫’,純屬虛構」。

四川的劉文彩是真實歷史人物。中共用《收租院》的泥塑群誣陷劉文彩的罪惡:小斗放貸、大斗收租;私設水牢,草菅人命等等。香港鳳凰臺熱播的專題片《大地主劉文彩》披露,劉文彩家里根本沒有水牢,說劉文彩在他的水牢內虐待長工完全是中國共產黨的捏造。劉文彩逢年過節都要接濟貧困人家,還投資修建了文采中學。

地主是土地經營管理者,他們出租自己土地是正當經營活動;富農則是經營生產能人;主要靠勞動致富。他們的財富是憑藉經營生產能力而獲得的。一個現實的證明就是,1978年後,那些受盡欺辱並一無所有的地主富農的後代憑藉自己的經營生產能力,又成了產量大戶、經商能手。中國共產黨迫害地主、富農的理由是馬列主義的「剝削」理論。在《馬克思是人類的恥辱》一文中,筆者已經論證馬克思的剩餘價值理論是錯誤的。

中國憲法中的謊言

中國共產黨制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是中國共產黨系列謊言系統的內核。筆者曾經在制憲系列文章中予以揭露。本文僅舉兩例。

中國憲法序言中的謊言

序言宣稱,「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我國社會逐步實現了由新民主主義到社會主義的過渡。生產資料私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已經完成,人剝削人的制度已經消滅」。這是謊言,妄圖掩蓋中國共產黨的剝削罪行。中國人剝削人的制度並沒有消滅,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控制著國家的土地、石油等主要資源,通過國營企業剝削中國人的血汗。國營企業是中國共產黨的大金庫。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階層是中國新的剝削者。

中國憲法正文中的謊言案例

中國憲法第一章 總綱

第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

中國憲法將「工人階級領導」寫入憲法正文,這是中共的一大謊言。查看中國歷史和現實,從1949年至今,中國的工人階級並沒有在領導這個國家,他們的社會地位已經淪為中國社會的第八層。中國憲法規定的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實際上是要規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

正是通過這些謊言,中國共產黨達成了欺騙中國民眾,給自己披上了統治中國的合法性外衣的罪惡目的。

洗腦

在沒有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事實信息被控制的前提下,中國共產黨透過全權控制媒體,通過報刊、電視、電影、戲劇滲透它們的政治思想;再透過控制教育系統,篡改歷史以及教科書,灌輸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以達到給中國民眾洗腦的政治目的。

中國共產黨統治大陸伊始,先後成立單一的中國作家協會、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以及各文藝團體,並通過掌握其幹部任免大權使各文化部門和學術團體為中國共產黨層層控制。高等學校所需要的黨員正副校(院)長,由中央宣傳部會同中央組織部和各有關政府黨組及省(市)提出具體方案,加以調配,黨委書記則由各省(市)委和自治區黨委負責調配。中宣部要求社會力量辦學必須創建黨的基層組織,學校黨組織在教職員工和學生中發揮政治核心作用,貫徹中共的教育方針。中宣部組織創建思想政治工作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高等院校、中小學的思想政治課直接對學生進行洗腦。中國共產黨大規模和連續的宣傳教育運動,使中國的大多數人都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自由意志。

強推馬克思主義

鞏固發展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是中國共產黨整個宣傳思想工作的核心。

剛剛建政,1951年5月,中共中央召開了第一次全國宣傳工作會議。劉少奇在《黨的宣傳戰線上的任務》的報告中指出:「真正做到在全國範圍內和全體規模上來宣傳馬列主義,用馬列主義教育人民,提高全國人民的階級覺悟和思想水平,為在我國建設社會主義和實現共產主義打下思想基礎」。20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中國共產黨出版了一大批馬克思主義《全集》和《選集》,在從地方到中央的中共黨校以及全國所有的大中院校中開設馬列主義課程。

中國共產黨人自身對於馬克思主義的認識分為兩大階段:

第一階段,從無知到「真理」。

筆者在《馬克思是人類的恥辱》和《馬克思的信徒》中指出,由於無知,毛澤東等一批早期的共產黨人堅信馬克思主義是真理。

第二階段,從謊言到「真理」

毛澤東統治後期,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包括一些中國共產黨員,已經對馬克思主義的真理性產生了懷疑。前蘇聯及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垮臺後,這些國家的民眾已經拋棄了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同樣也是苟延殘喘。但是,中國共產黨專制派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仍然堅持用馬克思主義是真理的謊言,強迫中國民眾相信馬克思主義。

破壞中國傳統文化

中國曾經是一個儒教思想為主流,多宗教存在的國家。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和基督教等主要宗教,在我國都有大量的信教人員。中國共產黨從自身歷史中汲取這樣一個教訓,任何主義,任何思想以及任何宗教,不管是資本主義、民主社會主義,儒家思想,還是道教、佛教、天主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要麼嚴厲打擊,不允許存在,要麼控制在自己手中,不允許獨立存在。多年來,被強行灌輸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階級鬥爭學說的中國人,丟失了「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人文理想,也失去了傳統道德約束。

打擊和控制教會

1950年,中國共產黨政府沒收了一切外國教會在華財產,將教會舉辦的學校、醫院、社會福利機構收歸國有。中國共產黨政府也沒收了國內的祠堂、廟宇、寺院、教堂、學校和團體在農村中的土地,以及其它公地。中國共產黨開始鎮壓傳統宗教,誣陷為封建迷信糟粕,全面取締會道門,毀寺焚經,強迫僧尼還俗,迫害佛教界、道教界精英。

為了控制國民的思想,中國共產黨一方面大力強推馬克思主義,稱其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另一方面,出版了不少批判宗教的小冊子,宣傳宗教是一種落後的、反科學的形而上學的意識形態,基督、猶太、伊斯蘭教、佛教等宗教都是替統治階級服務的,要堅決地、積極不斷地反對宗教殘餘、宗教偏見、宗教迷信。各種宗教團體相繼被瓦解和改造了。通過鎮壓宗教,馬克思主義被確立為唯一合法的思想體系,共產主義被正式確立為唯一合法的精神信仰。中國宗教界在思想和行為上必須服從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愛共產黨中國」的信徒才被允許存在。中國共產黨採取將宗教控制起來的辦法。1952年後,中國先後成立了中國共產黨控制的中國伊斯蘭教協會、中國佛教協會、中國道教協會、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會等全國性宗教團體。

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共對中國宗教的破壞達到了頂峰,國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完全被剝奪。全國性的宗教組織和若干宗教社會團體與地方組織都被迫停止了活動,宗教學院被關閉。民族、宗教界人士受到迫害,宗教教職人員被強迫還俗,全國各地的寺、觀、教堂等被關閉或破壞,信教群眾被迫停止了宗教生活。幾乎所有的佛、道、儒三家供奉之像被砸壞,僅餘空房。僅舉兩例,洛陽城外的白馬寺建於東漢初年,是中國第一個佛教寺院。「破四舊」時,白馬寺生產大隊黨支部書記率領農民亂砸一通,一千多年的遼代泥塑十八羅漢被毀,兩千年前一位印度高僧帶來的貝葉經被焚。山東嶗山是道家聖地,太平宮、上清宮、下清宮、華嚴庵、中的神像、供器、經卷、文物、廟碑全被搗毀焚燒。

破四舊批孔子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報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提出「破除幾千年來一切剝削階級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的口號。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接見紅衛兵之後,首都北京的紅衛兵開始走上街頭「破四舊」,很快湧向全國。各地紅衛兵競相效仿:衝擊寺院、搗毀神佛塑像、牌坊石碑,禁止信徒宗教生活,強迫僧尼還俗。

1966年10月間,中央文革戚本禹指使北京師範大學紅衛兵頭領譚厚蘭去山東曲阜「造孔家店的反」。11月9日,譚厚蘭率領兩百餘名紅衛兵來到曲阜聲討孔夫子,於是孔府被封,孔林蒼松古柏被伐,墳被扒墓被掘,三孔書籍化紙為灰,石碑被砸被拔。

1973年後,毛澤東先後發動了「評法批儒」和「批林批孔」政治運動,攻擊中國傳統文化是封建腐朽的文化,竭力摧毀中國傳統文化,拒絕批判儒家學說的知識份子受到批判,儒家思想方面的學術發展受到很大的阻礙。

從思想信仰自由這個視角來看,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不如國民黨官僚集團,甚至不如滿清貴族。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真乃垃圾人集團。

中國的傳統文化徹底被毀,溫良恭儉讓美德蕩然無存,中國共產黨的撒謊造假、階級鬥爭文化,致使一些中國人喪失同情心,喪失了人性。筆者的一位移居國外的朋友說過,在國外,每當有人談起中國的假藥、地溝油、不扶倒地老人,中國大媽現象時,便無地自容。如果讀者到過臺灣,就會發現中國傳統文化與西方民主制度融合良好。

文藝從屬政治

中國共產黨一向將文藝視為中共的宣傳工具。

1942年5月2日至23日,中國共產黨在延安召開文藝座談會。

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毛澤東從階級鬥爭學說出發,強調「文藝是從屬於政治的」,「一切文化或文學藝術都是屬於一定的階級,屬於一定的政治路線的。為藝術的藝術,超階級的藝術,和政治並行或互相獨立的藝術,實際上是不存在的。無產階級的文學藝術是無產階級整個革命事業的一部分,如同列寧所說,是整個革命機器中的‘齒輪和螺絲釘’」;黨的文藝工作要「服從黨在一定革命時期內所規定的革命任務的」。

通過召開延安文藝座談會,毛澤東加強了中國共產黨對文藝的領導。在劉少奇的配合下,毛澤東的所謂思想被奉為中國革命的指導理論。

中國共產黨取得政權之後,頒布了一系列規章制度,「堅持黨管文藝不動搖」。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通過批判《武訓傳》、批判俞平伯《紅樓夢》研究、批判「胡風反革命集團」等運動,將文學藝術成為謳歌毛澤東、謳歌中國共產黨的工具。例如,賀敬之根據陝北民歌寫成「東方紅」;郭沫若的《滿江紅》讚美毛澤東「太陽出,冰山滴,真金在,豈銷鑠,有雄文四卷,為民立極……迎東方革命展紅旗,乾坤赤」。梁斌的《紅旗譜》、吳強的《紅日》、楊沫的《青春之歌》、歐陽山的《三家巷》、柳青的《創業史》、羅廣斌和楊益言的《紅岩》、魏巍的《誰是最可愛的人》、何其芳的《我們最偉大的節日》等小說竭力歌頌中國共產黨。

文化大革命時期,文學刊物停刊,文學作品被封存、焚燬,作家的作品被抄家時焚燬,幾乎所有的電影被禁言,一些作家、編劇導演、演員被迫害致死。文化大革命的10年裡,文學藝術作品僅有「八個樣板戲」。

1980年9月,趙丹在病床上寫道,「我只知道,我們有些藝術家——為黨的事業忠心耿耿、不屈不撓的藝術家,一聽到要‘加強黨的領導‘,就會條件反射地發怵。因為,積歷次政治運動之經驗,每一次加強,就多一次大折騰、橫干涉,直至‘全面專政’「,「黨領導國民經濟計畫的制定,黨領導農業政策、工業政策的貫徹執行;但是,黨大可不必領導怎麼種田、怎麼做板凳、怎麼裁褲子、怎麼炒菜,大可不必領導作家怎麼寫文章、演員怎麼演戲。文藝,是文藝家自己的事,如果黨管文藝管得太具體,文藝就沒有希望,就完蛋了。‘四人幫’管文藝最具體,連演員身上一根腰帶、一個補釘都管,管得八億人民只剩下八個戲,難道還不能從反面激發我們警覺嗎?!「(1980年10月8日人民日報《趙丹:管得太具體,文藝沒希望》)

控制教育

中國共產黨視教育是灌輸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意識形態領域的陣地。

1958年9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的《關於教育工作的指示》中明確提出,「黨的教育工作方針,是教育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筆者:實際上是為中國共產黨服務),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

中國共產黨一方面通過文藝、宣傳「毛澤東是大救星」,「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只有社會主義能夠救中國」,「馬列主義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等等;另一方面,通過教育灌輸對地主、資本家、右派份子以及美國、英國等民主國家的仇恨,尤其是對年輕人,從小學就開始在他們心中播種仇恨。

首先,中國共產黨壟斷教育系統的管理。

中國共產黨中宣部負責大中小學的辦學方針、學校教育工作的領導和監督。筆者在前文講過,高等學校所需要的黨員正副校(院)長,均由中央宣傳部會同中央組織部和各有關政府黨組及省(市)提出具體方案,加以調配,黨委書記則由各省(市)委和自治區黨委負責調配,配備大、中學校的行政領導幹部。

其次,中國共產黨控制教育教材管理。

1961年中共黨中央批轉了中宣部《關於高等學校文科教學方針和教材編選工作的報告》,要求高等學校文科教育要培養紅色的專門人才,必須對學生進行共產主義世界觀教育,規定接受四門政治理論課程以及思想政治教育,引導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去觀察問題、研究學問,不斷同資產階級思想鬥爭,堅持學術方面的黨領導。

1957年開始,高校政治課除「社會主義教育」外全部停止。課程以毛澤東著作為指導,「以階級鬥爭為主課」。1966年,高等學校停止招生,所有課程都被停開。1971年,高校復課後,政治課以講解包括《共產黨宣言》、《國家與革命》在內的4本馬列著作和毛澤東著作為主。

1960-1970年代,中國共產黨多次發動上山下鄉運動,迫使大量城市「知識青年」離開城市,到農村勞動和定居。1966年文化大革命期間,全國所有學校進入停課狀態,大學入學考試被取消。許多正在接受教育的人被迫停止繼續教育;沒有接受教育的人喪失了機會,對中國的人口素質和教育事業造成了嚴重的破壞。知識份子不被尊重,大多數大學老師被下放進行體力勞動,有些則遭到殘酷對待,財產被沒收,被中共批為「臭老九」等。

中國共產黨的宣傳工作採用了戈培爾「理論」。

德國法西斯的中央宣傳和教育部長戈培爾明確地闡述了宣傳在極權主義政權中的作用:「國家絕對有權監督輿論的形成…不是每一條新聞都應該出版,而是控制新聞的政策必須使每條新聞有一定的用途」。戈培爾教導廣大法西斯黨員幹部們:「即使一個簡單的謊言,一旦你開始說了,就要說到底」;「謊言重複千遍就是真理」;「如果撒謊,就撒彌天大謊。因為彌天大謊往往具有某種可信的力量。而且,民眾在大謊和小謊之間更容易成為前者的俘虜。因為民眾自己時常在小事情上說小謊,而不好意思編造大謊。他們從來沒有設想編造大的謊言,因而認為別人也不可能厚顏無恥地歪曲事實……極其荒唐的謊言往往能產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經被查明之後」。

中國共產黨人是戈培爾的優秀子弟。

要打敗中國共產黨,首先要揭露中國共產黨謊言,抵制和拒絕中國共產黨洗腦,這是中國民主運動的工作重點之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北京之春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