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逆全球化之下美元面臨的危機(圖)

2021-04-05 10:00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21年4月5日訊】經過2020年的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到3月初,美國政府的債務已經高達28萬億美元,以2020年的GDP來計算,債務率已經超過135%,如果再加上剛剛通過的1.9萬億美元的新冠疫情救助法案,債務率將更高,現在無疑是美國財政最脆弱的時候。

這也就是美元最脆弱的時刻!

很多人一定會想,美元是全球最重要的儲備貨幣,在過去四十年中都是這個世界的「王」,也是美國霸權的基石,怎麼就到了最脆弱的時刻?

1980年前後,美聯儲主席沃爾克使用超常規貨幣政策穩定了美元的價值,1989年華盛頓共識和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經濟全球化不斷深入,到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經濟全球化逐漸步入鼎盛。

隨著越來越多的國家不斷進入經濟全球化的大潮中,參與國際貿易的國家就越來越多,國際貿易量就不斷增長,對國際貨幣的需求不斷增大,對美元的需求就越來越大。

但在這個過程中,各國原本也可以使用歐元、日元、英鎊等非美貨幣作為國際交易貨幣,但此時,還有另外一個因素決定了美元在國際儲備貨幣中具有最高的地位。由於原油是各國工農業體系的血液和基石,當石油使用美元結算的時候,各國就必須建立足夠的美元儲備,同時為了完善自己的美元儲備,在本國出口時就會要求用美元結算,結果,美元就成了全球最主要的儲備貨幣。

如此也就得到如下兩個結論:

第一,經濟全球化不斷推進,帶來的美元的需求量不斷放大,在美元發行量不斷增長的同時又可以維持低通脹。

蘇聯解體之後經濟全球化不斷在全球深入,此時美元的發行主要是跟隨發行,跟隨的目標是美元在國際市場上的擴張速度。雖然美元數量增長,但每一張美元都有對應的商品與服務,所以就形成了低通脹環境。

第二,原油用美元結算,決定美元是全球最主要的儲備貨幣。

在美元不斷在全球擴張的過程中,美元需求不斷放大,美元的價值穩定,各國都渴望擁有更多的美元儲備以增強自己的國際支付能力。當各國都渴望美元的時候,美元就是美國霸權的基石,美聯儲幾乎就是不可戰勝的! 

從2018年開始美國對世界各國加征關稅,意味著美國要控制貿易逆差的繼續擴大,減少對國際市場的依賴性,這就是所謂的貿易戰,本質是逆全球化正式開始(逆全球化也是過程);新冠疫情爆發之後,美國、日本都在極力推動關鍵產業回歸本土,逆全球化繼續推進;誘發中美對抗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帶來的結局自然是經濟上互相切割,導致逆全球化進一步深入。當逆全球化不斷深入之後,最終就會導致美元需求減少這個時間的到來。這是從供不應求到供過於求的轉變過程(上世紀七十年代就是美元過剩、人們甩賣美元擠兌貴金屬和商品的過程,所以,這種情形的如果再次出現毫不奇怪)。

另一個焦點就是石油美元。如果石油美元的地位喪失,各國就可以隨意使用歐元、日元、英鎊、瑞郎等進行貿易活動,就很容易導致各國集中削減美元儲備,最終導致美元大規模回流,推動美國的通脹惡化,災難就爆發了。

或有朋友說,美元回流多少美聯儲回收多少就是了,不會有問題。但不要忘記,美元的發行主要以美債作為保證金,如果美聯儲為了壓制通脹快速回收美元,就需要快速拋售美債,這必然導致美債收益率的飆升,如今美國政府的債務率已經超過135%,當美債收益率飆升的時候,直接把美國政府送入關門的境地。所以過去說過,美國政府將自己的債務率推升到今天的位置,就綁住了美聯儲的手腳,就是未來的危機之源。

一旦美元快速回流推動通脹,而美聯儲又無法快速回收(即無法快速加息),通脹就會惡化以致失控,所以班農說,一旦美元大規模回流,美國就會成為阿根廷或魏瑪共和國,這裡的邏輯關係是十分清晰的。

此時可以看到,目前的石油美元就成了被攻擊的靶子,一旦石油美元解體,就可以誘發美國的債務危機和美元危機。一旦爆發貨幣危機(美元危機)可以達到什麼效果,可以參考2014年的盧布危機。

2013年俄羅斯GDP是2.29萬億美元,2014年遭遇了盧布危機,GDP大幅下滑至1.36萬億美元,下降幅度是40%。意味著俄羅斯財政收入的購買力下降幅度是40%,綜合國力也就下降了40%,這次危機直接讓普京成為一隻病熊,而一旦推動美元危機的爆發,美國就會成為一隻病山姆。

那怎麼衝擊石油美元的地位呢?焦點就在伊朗身上,這就涉及到了中伊那份4000億美元的協議……

經濟全球化逆轉,美國政府的債務率上升到極端高位綁住了美聯儲的手腳,此時的石油美元就成了被攻擊的目標,伊朗就是衝擊石油美元的主要力量。也可以這麼說,在經濟全球化時期,通過美元擴張(流通邊界擴張)美國收穫了全球化的紅利(多印鈔票又可以享受低物價),當逆全球化加速的時候,美元就出現了被動收縮(流通邊界收縮),就會出現美元危機。為了打擊美國,對手只需適時在石油美元這個位置下黑腳,就可以主動誘發甚至加重美元危機。

繼1.9萬億美元的新冠救助法案之後,拜登政府又宣布了2萬億美元的基建刺激計畫,基建資金將通過給企業和富人加稅來籌集。加稅意味著企業的成本上升,刺激通脹;基建計畫刺激需求,又推動通脹;再加上美國政府的高債務率意味著美元必須加速貶值,進一步刺激通脹,三駕馬車共同發力必定將美國帶入高通脹的軌道,高通脹、高利率意味著美國將犧牲股市、債券等金融市場,未來的投資旋律將是不斷的脫虛向實的過程,實物投資將是未來很多年的主旋律。一旦伊朗等國又動搖了石油美元的基石,美元危機意味著通脹惡化,美元(和所有紙幣)擠兌實物的情形將不斷出現!

過去有美國人說,美元是我們的,但問題是你們的。根源在於經濟全球化不斷深入、石油美元的地位穩固的時候,由於需要用美元進行國際支付、尤其需要用美元購買石油,各國都必須完善並壯大自己的美元儲備,此時,美元的問題就成了「你們」的問題。因為有國際需求,美元就成了美國幾乎戰無不勝的武器,就可以通過發行美元對全球徵收鑄幣稅來解決自身的內部問題,包括挽救次貸危機。次貸危機之後包括中國在內的美元儲備暴漲,相當於給美國的次貸危機買了單。這對應的是美元不斷在全球擴張的過程。

現在逆全球化是正在進行時,美元需求就會逐漸逆轉,美元回流一定會出現。由於美國不斷使用印鈔的手段解決一系列經濟和社會問題,讓美國政府的債務率上升到現在的高位,開始捆住美聯儲的手腳。隨著中伊協議的簽訂,一旦伊朗開始衝擊石油美元,美元就會成為伊朗的武器,也是其他大國的武器。

美聯儲印鈔大放水,把曾經別人問題變成了美國自己的問題……
美聯儲印鈔大放水,把曾經別人問題變成了美國自己的問題……
(圖片來源: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現在的美元是美國的,問題也成了美國的!

要說明的是,這不是唱衰美國,而是希望說明時事總是不斷變化的,當時事變化之後,自己過去的武器也會轉變成對手的武器。任何國家和個人面對這種問題時都會仔細觀察這個節點,而中伊4000億美元合同的簽訂,很可能就是有人認為現在是攻擊石油美元的時間點。

在經濟全球化過程中,各個主要大國都有自己最強大的武器(也可以稱為優勢),全球化逆轉之後也都有可能轉變為別人攻擊自己的武器。美國的美元是如此,中俄等新興國家也是如此。比如:部分新興國家過去為了提高自己產品的國際競爭力(擴大市場份額),就會想方設法壓低成本,甚至會使用一些不合規的手段,這些手段就成了自己進行國際競爭的銳利武器。但現在時事變化了,歐美正在推動產業脫鉤,他們就會以此啟動制裁,達到產業脫鉤的目的,這些手段就反過來成了歐美的武器(這裡不方便細說)。

這是大國之間互相下黑腳的時候。

今天講述的主要是思考問題的方式,正反和陰陽都是可以適時轉化的,將別人最銳利的武器,適時拿來由自己使用,是根本的制勝之道——這就是睿智。

責任編輯: 宇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