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控告南京雨花臺法院院長 江西維權人盼罰司法亂作為(組圖)

2020-09-17 11:10 作者:盧乙欣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江西維權人士肖青山常年居住在廣州,並積極幫助訪民及弱勢群體維權。
江西維權人士肖青山(坐輪椅者)常年居住在廣州,並積極幫助訪民及弱勢群體維權。(圖片來源:維權網)

【看中國2020年9月17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南京車融匯網約車租賃公司因以未獲得合法手續的網約車,詐騙承租人錢財,被受害人起訴,法院卻裁定網約車公司無責,但當網約車公司起訴受害人歸還銀行擔保借款,法院卻積極地亂予以立案。為因應司法亂作為,受害人尹自花在知名江西維權人士肖青山的幫助下,將南京雨花臺區法院院長陶紅告上了她自己法院的法庭。

綜合自由亞洲電臺與維權網報導,安徽馬鞍山居民尹自花於2017年6月前往江蘇南京謀生,後來遭到南京車融匯汽車服務有限公司明知尹自花的車輛缺乏合法手續的情況下,故意隱瞞了事實真相,跟尹自花等2000多位消費者簽訂了汽車租賃合同,並以最低收取每人16萬元的租車費。至於該公司在收取尹自花等人的巨額租車費之後,竟然給尹自花等人一輛缺乏合法營運手續的黑車。當尹自花等人在發現受騙上當後,要求退車退錢,但均遭拒絕。大家最後報警處理,但員警卻回覆說管不了此事。

尹自花於2019年6月找到了江西維權人士肖青山(身份證姓名:肖高升),肖青山隨即於6月4日陪同尹自花前往南京車融匯汽車服務有限公司辦理退車,並在110民警的見證下,順利將涉案車輛退還給該間公司,當天還向建鄴區法院起訴。與尹自花一同被騙的劉懷忠等人,則赴南京市雨花臺區法院起訴了該間公司。不過,雨花臺區法院卻將該間公司沒有合法手續的黑車之責任,推到了政府交通運輸管理部門,幫助該間公司逃脫法律懲罰,中止了審理。

尹自花及2000多位車融匯受害人再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終止這類涉嫌欺詐的租賃關係,後續卻遭法院以辦理不了合法經營手續及怪不得發布要約的車融匯公司,最終仍是作出中止審理的裁定。

不過,當南京車融匯公司起訴了尹自花歸還南京銀行的擔保貸款之時,南京市雨花臺區法院卻在未經審查的情況下,就受理立案了,導致已經出現巨大經濟損失的受害人尹自花等人,又將再次進入訴累中。

受害人尹自花在知名江西維權人士肖青山的幫助下,將亂有作為的南京雨花臺區法院院長陶紅告上了她自己法院的法庭。
受害人尹自花在知名江西維權人士肖青山的幫助下,將亂有作為的南京雨花臺區法院院長陶紅告上了她自己法院的法庭。(圖片來源:微博)

雨花臺區法院現今又受理南京車融匯公司起訴尹自花,並要求她賠錢。肖青山得知實情後,決定幫助尹自花,並起訴了雨花臺區法院院長陶紅。雖然在法律上,訴法院院長是於法無據,但在當下無法無天的環境下,卻不失為以亂訴懲治司法亂作為的一種可嘗試方式。

尹自花電話:18895562813。

被譽為「輪椅上的英雄」的江西維權人士肖青山。
被譽為「輪椅上的英雄」的江西維權人士肖青山。(圖片來源:維權網)

維權人士肖青山簡介

2013年1月9日,肖青山在南方報業集團的樓下,抗議廣東宣傳部篡改了《南方週末》的新年賀詞。當時的肖青山推著輪椅,手舉著橫幅,高聲呼喊著口號。

2013年2月14日上午10點半左右,肖青山與56位廣東省連州市東陂鎮大洞村村民,前往天安門廣場舉牌抗議。除了抗議地方政府假借旅遊開發之名義,損害農民合法權益,還要求釋放遭到當地警方綁架的3位維權村民代表。但他們才抗議不久,立即被天安門廣場公安分局帶走,並被送到了馬家樓救助中心,人身自由亦遭限制。肖青山等人在後續的幾天內,持續強烈要求國家信訪局應當解決他們的上訪問題。

同年4月22日下午3點左右,肖青山來到深圳市中級法院門口,呼籲政府應該要落實執行官員公開財產制度,他亦展開標語橫幅,上頭寫有「要求該院的院長霍敏公開財產」。活動順利進行,直至晚間6點,深圳中級法院姓曹立案庭庭長突然指使著6名法警去搶奪肖青山手中的標語,接著開始毆打、驅趕他,導致肖青山的牙齒出血。

事發後,肖青山撥打了110報警,但到場員警卻以現場監控錄影壞掉,無法取證為由,拒絕立案。

同年10月3日上午10時左右,肖青山、江西省宜春市訪民廖佳華及胡湘銀、山東省棗莊市滕州市的訪民蘇士芹及冉崇碧、江西省新余市訪民應力鋼等6人,前往北京火車西站舉牌維權,除了訴說宜春市長蔣斌欺騙人民、強徵土地、 強拆私房外,還訴說滕州市政府使用暴力強拆私人廠房之侵權事實。

同年10月4日,肖青山及蘇士芹等人,在軍事博物館及中央電視臺抗議山東省滕州市政府,被20多位官員冒領私吞等情況。

同年10月6日下午13點10分,肖青山及江西新余訪民應立鋼一同走在路上時,遭到北京市月壇派出所兩輛警車、多名員警攔截,警方還在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文書的狀況下,就將人帶走。

2014年3月2日,肖青山在長沙舉牌抗議湖南大學迫害從該校退休的物理老師佟適冬,並要求還八旬老人的退休待遇。佟適冬因組建中國民主黨湖南大學委員會,而遭到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九年有期徒刑。在佟適冬老師入獄期間,湖南大學竟收走了他的財產、房屋及書籍。佟適冬出獄後,湖南大學甚至扣壓了他的退休待遇,不願歸還佟的私人財物,每個月也只發給高齡80歲的佟適冬1000元的生活費。

2020年7月16日,肖青山就新幹縣法院行政庭法官肖東宇的胡裁亂判行為,向該法院院長諶學珺郵寄建議函,希望該法院能夠將新時代的司法敗類肖東宇,從法院清理出去。

同年7月16日,肖青山為了尋求公益訴訟突破,欲進一步實現社會的公平正義,遂將長期以來浪費資源的吉安市中級法院的黃建文院長,告上了由黃建文領導的吉安市吉州區法院。

常年居住廣州的肖青山,是江西省吉安市人。他今年已經54歲,早年在廣州市打工謀生,後來因工傷事故致殘之後,就開始自學法律,並在廣州成立了法律服務所,並專門為弱勢群體的農民工維權。由於後續遭受當地公安的打壓,被迫赴北京上訪。在此期間,他成立了肖青山維權團隊,輾轉在中國各地替弱勢群體維權。他雖然是一名坐著輪椅的殘疾人士,但因長期以來從事維權活動,並積極幫助訪民及弱勢群體維權,遭受當局長期迫害,是一名具備知名度的人權捍衛者。大家都稱肖青山為「舉牌哥」,並讚譽他為「輪椅上的英雄」。

此外,經常參與街頭集會活動的肖青山,也曾針對上訪、上街,提出了自己的見解。

他於2014年4月24日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信訪人之所以「信上不信下」,與認為上面的官員能夠「壓住」下級的現實情況是不無關係的,也跟當地各級政府沆瀣一氣的維穩是有關係的。但無論是「逐級上訪」或是「越級上訪」,都是無法真正的解決問題,民眾最佳的反抗方式就是走上街頭。肖青山強調:「如果信訪管道都堵死了,那訪民都上街丶抗議丶示威了。上訪的問題都要地方政府去處理,但中央政府管不了地方,地方陽奉陰違,欺騙老百姓丶欺騙上級政府,上級政府又要指望下級政府來維穩,所以現在這個亂套了。對社會來說,上街比上訪的效果更好。我一直不支持那些人去上訪,因為上訪沒意義,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肖青山電話:189-7964-5473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