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賈樟柯遇見的「小粉紅」(圖)

2020-10-23 06:53 作者:主筆室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小粉紅
2020年9月29日,上海浦東機場(圖片來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0月23日訊】中國名導演賈彰柯到北美宣傳他的電影《海上傳奇》,這一部描繪上海變遷的電影記錄片裡,訪問許多名人的「上海記憶」,試圖述說這座城市的百年滄桑。賈彰柯對於滿場的觀眾表示,聆聽個人生命經驗的細節,才能理解歷史,因為「沒有細節的歷史是抽象的」。在場的翻譯是八歲就離開中國的華人,她一下子不找不到恰當的措辭,就將這句話翻譯成「歷史是模糊的」。沒想到,台下一位年齡不超過25歲的中國女生,突然站起來打斷賈樟柯的談話,高聲說道:「翻譯在篡改導演的講話」。

突兀的聲音讓所有人都愣住,這名中國女生接著宣稱:導演說歷史是抽象的,而翻譯卻故意翻譯成歷史是模糊的,這讓西方觀眾以為中國不重視歷史,什麼都是模糊的,是別有用心地抹黑中國。楞在一旁的賈樟柯說,他一下子沒想明白「抽象」與「模糊」的差別,也忙著理解一個翻譯上的錯誤,是否有必要上綱上線說成故意抹黑中國?就在他走下臺之後,這名年輕女生繼續拉著賈激動地說:「你的翻譯是不是臺灣人?看樣子應該是,她故意歪曲你的講話,抹黑中國,應該是‘台獨分子’。」

賈樟柯說:不,她是天津人。女孩的低齡讓賈樟柯吃驚,他在微博寫道:「是什麼造就了一個生活在北美的中國女孩如此激烈的國家主義信仰,和如此脆弱的國家信心?」

來到晚上的電影放映,又是一位二十歲左右怯生生的女生,放映後她問賈樟柯:「導演,我想問你一個會讓你不愉快的問題,你為什麼要拍這樣髒兮兮的上海,拍這些有政治色彩的人,給西方人看嗎?」賈樟柯回應,他是在拍上海某個側面,「生活就是這個樣子,上海就是這個樣子。」沒想到女生突然憤怒說,賈導演有沒有考慮電影被外國人看到,會影響他們對上海、對中國的印象?賈樟柯也激動地說,為了外國人怎麼看中國,就忽視一種真實的存在嗎?中國13億人口中有很多人依舊生活在貧窮的環境中,難道可以無視嗎?

女孩輕蔑地接話稱:是啊!為了祖國的尊嚴,當然不應該描述那些人的情況。賈樟柯說他被女孩的話驚成了傻子,突然發現了這些「愛國主義者」的邏輯,就是基於那些虛幻的國家意識,而忽略活生生人的命運,這其實是畸形的愛國主義,「脫離人本主義的愛國主義是可怕的!」賈樟柯寫道。

斐濟臺灣代表處日前舉行國慶酒會,兩名中國外交人員闖了進來,說是要拍照蒐證,遭我方外館人員攔阻,雙方推擠拉扯,對方竟暴力相向,導致我外館人員腦震盪住院。消息傳回臺灣後,朝野群情激憤,震驚這種行為不只是「戰狼外交」,而是「流氓外交」。其實,這與賈樟柯在海外碰到的中國小粉紅是同一件事。

原本,外界以為當中國變有錢,生活改善了,越來越多中國人能出國留學,接觸到民主自由之後,民主制度會慢慢降臨到這個古老大國;但事實上,這種傳統的現代化理論從來沒在中國生根。在近年出版的《無聲的入侵》與《大熊貓的利爪》兩本書裡,分別描述了中國銳實力對澳洲及加拿大的滲透、影響以及威嚇。又例如在去年九月,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校長才發表聲明,抗拒美國FBI鼓勵美國大學監管中國留學生的作為;但兩個月後,該校卻以「無法保障與會者安全」為由,取消了一場國際人權組織在哥大舉辦的中國人權研討會。

民族主義不但是共產黨鞏固其政權正當性的工具,也成為許多缺乏政治參與途徑的中國人,證明自己「會生氣」,繼而發泄不滿的情緒出口。而這種揉合了國恥意識、悲情色彩以及復仇心理的中國式的民族主義,更是一種畸形且棘手的構造;臺灣人在應對它時要格外小心,切忌因一時的情緒隨之起舞。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