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蘋果》掉下來還會長出更多的蘋果(組圖)

2021-06-26 02:51 作者:主筆室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蘋果日報
香港蘋果日報記者手舉最後一份報紙(圖片來源: DANIEL SUEN/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6月26日訊】香港蘋果日報》停刊前,500多名警察以《國安法》之名大舉搜查壹傳媒總部暨《蘋果日報》報社、拘捕五名高層,就連寫社論的化名主筆都遭拘禁。英國BBC訪問了一位在《港蘋》的陳先生說,他最切身的感受是恐懼,「這次是連採訪資料也不放過,我並不介意你翻查我們的電腦,我們做的是正當採訪,香港本應是有新聞自由的,但你這樣不問自取,其實只是想製造白色恐惴,大家都很擔心不知你想怎麼樣。」

編採同事人人自危,於是《蘋果日報》容許員工無需按合約要求,可以選擇即日離職。陳先生也是選擇辭職的一員,「你會擔心可能翌日清晨六點,就會有國安人員上門叫你協助調查,每天也在恐懼和白色恐怖之中,但每個人對那種恐懼的接受程度不一樣,《蘋果》的員工已盡最大努力守護新聞自由,撐多幾天,也不見得對公司、對新聞自由有所改變。」

有人自請離職,但也有人選擇堅守到最後一刻。香港《端傳媒》訪問了選擇留守至最後一刻的醫療組資深記者李青璇,她一度擔心:「我回來這間公司,會否真的是回到犯罪現場?」但還是回到報社,「我知道有些同事也回來了,若警察真的再進來,總要有個見證人吧。」另一位才在《港蘋》工作的七個月鄭子聰說,「我很本能地想陪同事、陪公司到最後。那個最後是,除了工作,也想跟他們互相扶持。」

《港蘋》的行政總裁、營運總裁、總編輯、副社長及執行總編輯被控違反《香港國安法》中29條「串謀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遭拘捕,但目前所公布的「證據」裡,全是公開發表的一百多篇報導、評論和社評,沒有任何一條實質「謀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的罪證。換言之,港府及共產黨已經完全不管新聞產制過程,完全以言論論罪;而以其不斷移動的紅線標準,未來別說是鼓吹港獨、呼籲國外正視香港現況,制裁港府的言論將涉罪,就連兩面俱陳的報導、善意勸誡提醒的言論,都可能被入罪。要說這是香港新聞自由的末日,一點都不為過。

身為新聞同業,我們完全可以切身地體會當在產制新聞與評論時,必須面對一條不確定的紅線,憂懼可能的刑罰,於是必須字斟句酌文章用字輕重的那種自我審查之惡;其對於新聞自由的戕害,實在難以名狀。但新聞自由一向不是共產黨與現在的港府所在意的,他們此刻加諸於香港《蘋果日報》身上的,其實是要讓所有香港人都感到恐懼,不但要讓這種恐懼在香港其他的媒體之間蔓延,也要讓香港人忘掉他們所曾經擁有的法治與自由,最後終成為一個與中國內地一模一樣的城市。

一直到現在,許多人還是會以「如果當初不要如何如何,現在就不會變成這樣」來看待香港去過去兩年來的巨變。這些說法包括:如果當初讓《送中條例》過關,就不會有後來的《國安法》;如果當初堅持和理非,共產黨或許不會全面收緊對香港的管制。這種自我檢討的說法,這是共產黨想塑造給香港社會的,但卻完全無助於理解香港的現況與香港問題的本質。

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是天經地義,香港問題的真正關鍵在於:共產黨根本徹底地違背了它就香港問題對於全世界的承諾,導致香港成為中國政府自己政策下的犧牲品。如前美國政府中國政策顧問余茂春所言,香港問題反映的是中國與整個世界之間的對立。這個對立最終影響了美國(西方國家)對於中國與兩岸關係的判斷,也反映了共產黨自己內心的恐懼。

暴政之下,最怕人民還懷抱希望。最後一夜的《蘋果》,香港人蜂擁排隊購買《蘋果日報》,正代表香港人心不死。26年的《蘋果日報》在香港關上他們最後一盞燈,但《蘋果》掉下來,還會長出更多的蘋果,香港人還在努力地與這個暴政比氣長。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上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