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株連政策泯滅人性 維權者家屬成中國政權的打擊目標(圖)

2020-09-22 12:59 作者:盧乙欣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法律維權人士許志永於今年2月被捕後,其女友李翹楚在數小時後,也與外界失聯。北京維權人士胡佳相信,在當局眼裡,留學過英國的李翹楚,正是對付許志永的重要籌碼。
法律維權人士許志永於今年2月被捕後,其女友李翹楚在數小時後,也與外界失聯。北京維權人士胡佳相信,在當局眼裡,留學過英國的李翹楚,正是對付許志永的重要籌碼。(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20年9月22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中國政權打擊上訪者、維權人士、異議人士、宗教信徒等,向來是不遺餘力,關於當事者的親屬遭遇株連的現象亦不曾缺乏,跟蹤、監視、拘禁、抓捕、判刑已成家常便飯。如今他們被當局毫無人性的壓制、迫害的狀況,甚至成為了打擊目標的現象已是越演越烈。

株連政策缺乏人性 維權者的家屬竟成了打擊目標

人權觀察網(Human Rights Watch)9月13日報導,在中國人權活動者之間流傳著笑話一則:鑒於中國政權時常以「株連」對待他們的家屬,因此「單身、父母雙亡」成為最佳資質,亦即為:反對政府侵犯人權的人,最好能是無親無故、孓然一身。

因為,過去維權人士的伴侶時常會遭到騷擾、恐嚇及監視,但現在卻已演變成為被當局當作主要打擊的對象,因此維權人士的親屬遭到抓捕、控罪也已成尋常事。

9月9日,北京政府逮捕了出版商兼製作人耿瀟男及她的丈夫秦真,並指控兩人涉嫌「非法經營罪」。耿瀟男長期以來支持獨立學者、維權人士,日前還曾公開為因批評習近平而遭捕的知名法學教授許章潤發聲。

今年3月,詩人、維權人士王藏在雲南遭到當局強迫失蹤後,其妻王利芹(網名:王麗)在這三個月以來持續透過推特呼籲當局釋放她丈夫,但後來王利芹也遭「被失蹤」,並導致家中4名幼小子女頓失雙親照顧。

9月間,他們的親近友人發現王藏、王利芹兩人皆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遭到逮捕,但仍未能得知4名幼兒目前的實際情況。

德國之聲9月16日報導,自從7月20日後,王藏一家就再也沒有收到包裹。消息人士說:「這個時間點與王利芹正式遭拘捕的時間正好吻合。目前外界都不清楚王藏母親與四個孩子的生活來源是什麽。」

王利芹6月8日曾在推特上發文稱:「請國際朋友關注詩人王藏,關注我們目前處境,雲南警方要把我們餓死家中。」

王利芹的朋友在過去數個月曾多次致電雲南當地公安部門,要求他們針對王利芹一家被軟禁一事作出解釋,但該公安部門針對此案件總強調他們「一切依法辦理」,並警告「最好不要參與」此案。

今年2月,廣州公安逮捕曾入獄的著名法律維權人士許志永。過了數小時,許志永的女友、北京女性及勞工權利宣導人士李翹楚也與外界失聯。當局指控李翹楚涉嫌「顛覆」,並對之施以「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強迫失蹤的形式,允許員警把人秘密關押最長六個月——將李翹楚拘押四個月。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北京維權人士胡佳相信,在當局眼裡,曾經留學英國,並取得了碩士學位的李翹楚,正是對付許志永的重要籌碼。

胡佳強調:「當局抓捕她就可以在某種程度上遏制李翹楚作為營救許志永發聲的重要力量,對李翹楚採取這種刑事強制措施,實際上是把她當成一個人質。」

2019年7月,湖南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了反歧視宣導機構「長沙富能」的工作人員程淵。隔日,擔任某企業高管的程淵之妻施明磊同樣被以「顛覆」罪名遭到監視居住近六個月。

2018年12月,知名的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被四川公安逮捕,後遭法院以「煽動顛覆罪」判刑九年。其妻蔣蓉也與他一同被捕,遭秘密拘押了六個月。

人權觀察中國部研究員王亞秋表示,不少中國維權人士對她說,他們自己頂得住官方任何的打壓,但無法忍受親愛的家人遭受連累。中國政府懂得利用這一點來逼迫他們閉嘴。也沒有什麼比這種毫不掩飾的殘酷更能夠戳破北京政權尊重法治的謊言。

中國人權捍衛者詩人王藏(本名王玉文)和他的妻子王麗(本名王利芹)雙雙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家中四個年幼的孩子失去父母看護。
中國人權捍衛者詩人王藏(本名王玉文)和他的妻子王麗(本名王利芹)雙雙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家中四個年幼的孩子失去父母看護。(圖片來源:維權網推特)

維權律師滕彪:中共政治株連越演越烈

其實,早在多年前,就有維權人士呼籲外界關注中國政權的政治株連問題。

蘋果日報2015年10月22日刊登中國維權律師滕彪的「中共政治株連越演越烈」一文,即曝光了中國大陸境內的「株連狀況」。

滕彪表示,中共建政前,就時常採取株連做法,1949年建立極權主義政權後,「在鎮反、反右、土改、文革等歷次屠殺和政治運動中,把株連做法發揮到登峯造極的程度,製造了空前的人間慘禍」。在文革結束後,中國大陸的階級鬥爭思維、蔑視法治人權的一貫手段沒有徹底結束,「尤其針對被列為政治敵人的民主人士、維權人士,株連親友甚至未成年親屬的做法」,數不勝數。他認為,自從習近平上臺後,株連邪風更有越演越烈之勢。

提及這個「一人犯罪,家族成員也受牽連、受懲罰的制度」,滕彪連舉了數則案例,披露中國政權慣常藉由對異見人士的親屬不利來打壓當事者:「中國維權律師王宇的16歲兒子,被中共當局從緬甸跨國追捕,抓回內蒙,令中共的政治株連再受關注」;挺身而出曝光暴行的陳光誠被構陷入獄,其妻袁偉靜及孩子都被軟禁在家多年,跟外界徹底隔絕,甚至多次遭受野蠻的毆打;知名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家人則是經常遭受軟禁、人格侮辱、強制帶離、跟蹤及騷擾,而實施非法監控的秘密警察甚至還住進他的家裡。高智晟妻子耿和有一次前往市場買菜,並與跟蹤得很近的國保們稍作理論,國保居然就一巴掌打過來。耿和後來還遭到毆打,除了衣服被扯破,還被打掉一顆牙,且滿臉是血;2010年在獄中的劉曉波獲得諾貝爾獎後,身為攝影家、畫家的妻子劉霞就一直被軟禁,跟外界隔絕,每周只准許在監控下外出一次購買生活必需品。劉霞在歷經長期的軟禁、威脅後,出現嚴重的心理創傷。即使國際社會持續提出抗議,中國當局依舊故我。

滕彪表示,著名維權人士胡佳的妻子及女兒也經常遭受軟禁、跟蹤及騷擾。自飽受酷刑的湖南民主人士李旺陽離奇身亡後,其妹妹李旺玲、妹夫趙寶珠至少三次遭遇強迫失蹤;內蒙異議人士哈達的妻子新娜及兒子威勒斯多年來持續遭遇國保的跟蹤、監控、拘捕及關押;71歲的資深記者高瑜遭控洩漏九號文件而被判刑七年,當局還同時逮捕其子趙萌,並藉此威脅高瑜。面臨兒子被當作人質的情況下,導致高瑜最後被迫認罪悔過,甚至是違心上央視受辱。

即使維權、異議人士身在海外,其國內的家人仍無法免除北京政權對之使用株連手段。

滕彪說,身處美國的自由亞洲電臺維族記者肖赫來提.霍休,其身處新疆的家人遭到當局報復,三名兄弟均被關押,三弟已遭控危害國家安全罪,且被判刑五年;多次獲得諾貝爾獎提名的維族民主人士熱比婭,在流亡海外後,其兩名兒子被抓捕。當局曾託人警告她,只要她不擔任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兒子就可獲得輕判,否則將遭重判。結果,熱比婭於2006年11月26日被選為第二屆主席,她的一名兒子在第二天就被判刑七年。

至於西藏,除了遭遇中方運用「西藏班/校」等各種洗腦、漢化方式,逐漸被切斷與西藏文化與傳統、宗教信仰的聯結,野蠻的株連手段也從不缺席。

提及那一些要求基本自由與人權、要求當局准許達賴喇嘛返家的自焚藏人,滕彪表示,不少自焚者的家屬遭到抓捕、遭遇酷刑、被安上罪名投入監獄中。他再度舉出實例:27歲的卓嘎措於2012年8月7日,在甘肅省合作市合作寺自焚身亡後,她丈夫被當局強迫必須承認是夫妻糾紛才引發自焚事件,但因卓嘎措的丈夫拒絕,而遭拘捕;四川省阿壩州若爾蓋縣達扎寺鎮的一名婦女貢覺旺姆於2013年3月13號自焚逝世後,其丈夫卓瑪嘉因拒絕對外宣稱妻子是因夫妻不和才選擇自焚,隨後遭到當局拘捕,後續甚至遭到扣上「故意殺人罪」而被判處死刑。

此外,株連狀況是民眾皆知、已不再是秘密,且人們因出於害怕,不免彼此提醒,以免無端惹禍又牽扯旁人。

寒冬今年6月26日報導,一名多年後才再次訪問新疆的漢族人張立(化名),在提到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最新印象時,即談到了株連問題:「返回家鄉的維吾爾人沒有獲得當地政府批准,不能隨意去外地,如果被認為是思想政治方面有問題,這個人可能連村都出不了,而且,他的親人也會受到株連,出行都會受阻。」

張立認為,如今的新疆環境與電視宣傳的繁榮狀況不同,那裡實際上是十分壓抑的,「到處都是攝像頭,走到哪兒都好像被監視著,沒有隱私和自由。」張立又進一步強調,「我在新疆的親戚經常囑咐我,千萬不要議論政治和黨!如果被人舉報,會被抓進教育轉化營接受思想改造。」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