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人民幣外升內貶加劇中國經濟滯漲(圖)

2020-09-19 19:41 作者:憑欄欲言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人民幣 匯率 經濟 滯漲
維持人民幣不貶值的手段不具有可持續性。(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9月19日訊】人民幣又升值了,9月17日,人民幣匯率盤中一度升至6.73,續創2019年4月份之後的新高。

貶值預期與匯率現值背離

幾日之前,筆者發文認為人民幣貶值預期增強,適逢近日人民幣升值,讀者留言諸多疑問,這裡筆者嘗試盡量清晰的解釋一下貶值預期和匯率現值的區別。

1)貶值預期。匯率決定於兩個貨幣之間的相對強弱,貶值預期是市場認為一種貨幣相對於另一種貨幣未來貶值的可能性。利率平價關係,如果市場認為一國的貨幣具有貶值預期,那麼資金外流套利就會推動其貨幣利率升高,直至套利空間消失,利率的升高恰好可以補償貶值的預期。所以,貶值預期可以通過兩種貨幣利差的波動被準確衡量出來,雖然當前人民幣匯率和2019年4月基本平齊,但中美利差卻從當時的60基點左右擴展至目前的246.9基點,這是貶值預期大幅加強的數據量化。

2)匯率現值。匯率現值=貶值預期+其它影響(息差、央票、消耗外儲拉升匯率、資本管制等)。匯率現值涵蓋了貶值預期,但又不同於貶值預期。有貶值預期不一定會貶值,其它影響可以覆蓋掉貶值預期,匯率不但不會下降還會上升,這正是當前人民幣升值的原因。

但如果維持人民幣不貶值的手段不具有可持續性,貶值預期就將是灰犀牛風險,但風險落地時刻受到控制能力和市場情緒的雙重影響,而情緒具有多變性,導致具體時間點很難被精準預測。

但灰犀牛風險是一定會來的。

外匯儲備和外匯佔款的背離

對於外匯儲備和外匯佔款來說,也同樣有相類似的背離。以美元計價的外匯儲備顯示,8月份,中國外匯儲備增長102.18億美元。

但央行外匯佔款顯示,8月份,外匯佔款減少38.25億人民幣,外匯佔款7連降!

大致上,外匯儲備變動=外匯佔款變動+外儲資產名義價值變動。

外匯佔款下降顯示的是外匯實打實的流走了;外匯儲備增長則是以美元計價名義價值上漲了(但以SDR計價,外匯儲備的名義價值是減少了)。

而外匯佔款的的7連降則是外匯持續流走的表現,是對貶值預期的進一步確認!

人民幣外升內貶

年後至今,人民幣已經美元升值3.2%,即對外升值3.2%;年後至今,前八月CPI均值3.53%,即對內貶值3.53%。

而美國前八月CPI均值為1.2%,很明顯,美元購買力的下降幅度較人民幣小。

從購買力平價來說,購買力下降更多的貨幣具有貶值潛力(這也正是人民幣貶值預期擴大的原因),但實際上,人民幣反而升值3.2%。

對於出口企業來說,今年以來的外升內貶大約將在宏觀上增加6.73%的企業成本,出口企業生存率將受到極大的考驗。

這種背離會壓製出口創匯能力,導致這種背離趨勢無法持續。

人民幣內貶的形成

消費環節的價格決定於供給、需求和成本。很多人錯誤的只從供給和需求出發認為經濟會陷入通縮!

本質是,哪怕需求再萎靡,也不能長期讓供給價格下降至成本線以下,而高房價對外滲透決定了供給成本是一直在上漲的。

人民幣升值會通過打壓出口而下壓經濟,也會通過刺激進口而打壓經濟,還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工業原料價格下降(影響PPI下降),8月中國PPI為-2%,但CPI仍為2.4%。

PPI下降受人民幣升值、消費萎靡影響,表現出「滯」的特徵;CPI上漲則更多由於高房價(貨幣驅動房價上漲)向流通環節(超發貨幣由上游向下游傳導)滲透,導致流通環節成本居高不下,從成本上驅動CPI上行,表現出「漲」的特徵,高企的房價決定了「漲」的特徵具有內生性和頑固性,很難被人民幣升值徹底壓制。

而人民幣外升內貶將加劇中國經濟「滯漲」特徵。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