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從世界各國不同的「革命」看共產黨的將來(圖)

2020-06-17 08:40 作者:《上報》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2005年5月1日在德國柏林亞歷山大廣場舉行的「五一勞動節」遊行中,示威者展示了一條橫幅,展示共產主義的發源者和它的壯大者: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和毛澤東。(圖片來源:JOHN MACDOUGAL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17日訊】讀布爾什維克革命的歷史,是令人沮喪的。相比於美國革命開國先賢的人格高尚,共產革命好像一開始就長歪了。列寧的人格,除了簡樸和勤勞外,一無是處。冷酷、欺騙、行事狡詐、脾氣暴燥、言語霸凌他人、沒有任何道德約束、任意輕賤人命,一心一意,只有共產革命,擋在他全球革命面前的,全用血腥暴力推掃而過。

華盛頓與列寧的不同

華盛頓會和幕僚激辯要不要把英軍間諜處死,列寧則偷偷下令把沙皇一家大小秘密槍決。

華盛頓軍隊困頓潦倒,仍然命令軍隊不得行搶農家,列寧面對飢荒,則拿槍逼迫農民交出糧食,不惜打死農民,飢荒時,農民得到外國援助,列寧則轉頭把農產品賣到國外賺外匯。

華盛頓的軍隊士兵服役期滿,華盛頓只能求國會加錢,拜託士兵留營,列寧則把不願參軍的人,全家大小綁起來當人質。

華盛頓堂堂正正和英軍對決,並用富蘭克林外交手腕,取得法軍支援,列寧先秘密拿了德國百萬馬克,推動革命,然後為了從歐戰脫身,割讓大片土地給德國,但還是很怕德軍入侵,最後乾脆把首都從彼得格勒,遷回德軍鞭長莫及的莫斯科。

美國開國先賢,碰到治理問題、財政困境,開了制憲會議,重修憲法,並循民主途徑,取得人民授權,列寧則在國會開議的第一天,就派軍隊看守,第二天就把民選國會給關了,集權於共產黨,俄羅斯因此七十幾年沒有民主選舉。

但比較美國革命和俄國的共產革命,沒有太大的意義,時空不同、歷史背景迥異。雖然如此,瞭解列寧革命的始末,還是對瞭解今天的世界大勢有所助益,至少對列寧之後的共黨統治對世界造成的傷害起源,有充分的瞭解。因為列寧之後的斯大林、毛澤東、金日成、卡斯特羅這些魔頭,全都學習了列寧的統治手腕,所以我讀了列寧。Victor Sebestyen這個英國史學家,用了最新公開的史料,寫作了「列寧」一書,令人沮喪歸沮喪,但寫得相當仔細、流暢而好看。

革命的困難,從列寧的一生看得出來。就算所有條件齊備,東風不來,就是不成。而列寧入監、流放西伯利亞、流亡歐洲各地、和同志鬥爭而分裂、和秘密警察交手,這些革命「成功」前的任何一個失手,就可能沒有了列寧,而沒有布爾什維克革命。但列寧強運,所有這些逆境都克服了,連革命後立刻發生的內戰,他都贏了,讓他打敗了西方支持的白軍,而一統俄羅斯。

只要有結果 手段都是合理的

Sebestyen說,列寧一生的準則就是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只要有結果,所有的手段都是合理的。但這個「手段該不該正當」的問題,不是只有革命家要自問,是所有從事政治的野心家,都要時時檢視。我們知道,純潔如小白兔不能搞政治,但是手腕骯髒的底限在哪裡?像是「沙皇可以,我們為什麼不可以?」這類的問題,就是手腕骯髒與否的標準。「沙皇可以,我們為什麼不可以」的問題好答,因為如果你和沙皇一樣,那為什麼要支持你這個換湯不換藥的革命?

對於共產列寧而言,只要有結果,所有的手段都是合理的。(湯森路透)

但就連這麼好答的問題,布爾什維克都答壞了,因為他們比沙皇還壞。

但對列寧來說,比沙皇還壞,沒有問題,為了達到共產烏托邦,所有的手段,都可以接受,都可以合理化。半夜敲門抓人、對跪下的人背後行刑,這些KGB秘密警察的惡行,都是列寧時代發明來恐怖統治人民,維持政權的手段。對列寧來說,只要擋在他的革命面前,誰都可以殘忍地殺害。但列寧拿到了所有的權力,他可以用結果論來合理化過去的惡行了嗎?不行,因為共產主義是個空想出來的烏托邦。都有了所有的權力了,為什麼達不到豐產、均富、平等的共產天國?因為這不是人性運作的方式。面對飢荒無能為力的列寧,打劫農民逼迫納糧,仍然得不到解決飢荒的結果,於是轉頭髮明一個假想的敵人-「富農」。就是這些富農的存在,偷偷把糧食藏起來了,人民才沒飯吃。雖然打死了富農,仍然沒有糧食,但階級敵人的發明,鞏固了列寧和共產黨的統治基礎。

共產主義天堂沒來,列寧也知道。列寧臨死前幾年,推行了「新經濟政策」,幾乎就是鄧小平的改革開放。重新引入私人財產,允許農民積存糧食,商店開門,金錢恢復為交易媒介,沒了共產,俄羅斯反而變得繁榮。列寧不再推行馬克斯的政策,對列寧來說,革命最後剩下的,就是蘇維埃的一黨專政、獨裁者的一人專政。理想國達不到,再回頭看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不是笑話一場嗎?只是這場笑話,換來的是千萬人的無辜喪命,還有一個破敗的國家。

大躍進、大屠殺、大清洗 不是偶然的巧合。

沒有植基於人性,僅憑一個浪漫思想為主張,所進行的革命,最後都是暴力式的結局。一方面是革命家的事與願違,不願改弦易張,最後都只能加碼恐怖統治,法國大革命如此、布爾什維克革命如此,連毛澤東的農民起義也如此。另一方面,這些浪漫革命家,他們想要革命的社會,都是一個落後而野蠻的社會,要這些落後的社會,跳過經濟和政治發展的進程,一蹴可及,會撕斷和傳統的連結,空把社會丟向一個無邊的深淵,而沒有任何實質的改革成果。這樣的落差,更激化革命家的急迫感,而必得加速暴力進程。共產社會最後都淪為大躍進、大屠殺、大清洗,不是偶然的巧合。

而英國和美國的革命,並不基於浪漫思想,在意義上,算是「保守主義」的革命。配合思想啟蒙和特殊的封建型態,英美的社會,慢慢發展出政治自由的環境,政治自由賦予思想自由、經濟自由,並且強化個人責任。創造發明,因此有了動機和保護,更是加速社會的發達。這一切都相輔相成,因此美國的革命家,不是亡命之徒,想孤注一擲,他們是紳士拿起刀槍,保衛己身的自由與財產。所以美國的革命家,沒有「手段該不該正當」的問題,他們的教養,和他們的宗教信仰,讓他們有十足的道德根基,「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情操高尚,也不因革命事業困難,而向下沉淪。

可以說,美國的社會型態和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給了美國革命世代一個安全的環境,從容地改革制度。而一個成功的美國民主制度,回頭過來,示範給英國看民主的可行,而讓英國,及大英國協裡的白人國家,成功的從君主立憲制,逐步轉換成真正的民主,而讓君主只有名義主權,沒有實質君權。漸進式的民主革命,成就了美英的民主霸權。

列寧的共產國際,輸出革命,但卻在革命發生地,一再製造人間悲劇。而另一方面,美國一如開國群賢所冀望,在二十世紀變成了真正的人類民主自由的燈塔。美國的強勢軍事實力,更把先前沒得感受美英民主制度的德國、日本等法西斯工業強國,變成了民主自由的國家,共享並促進人類的繁榮。

臺灣與韓國的光榮革命

美國用北約駐軍壓下德國,用美日安保壓下日本,讓他們不會在軍事上,重蹈覆轍。德國和日本,算是在軍事保護傘下,沒有別的選擇,不得不進行民主革命。但這寧靜的民主革命,畢竟是美國人半強迫的,並不像臺灣和韓國,是用人民的血淚換來的。沒錯,許多人不清楚,臺灣和韓國在八零年代的民主化,在實質上,是一場光榮革命。這一場光榮革命,並不需要像列寧、毛澤東一樣,把新社會和舊社會完全切斷,而是在舊有的基礎上,一步一步地緩慢改革。因此臺灣和韓國的民主,是像美國一樣,是社會先到位,政治才發生。而臺灣和韓國,之所以可以有這樣的保守主義革命,也還是因為有美國提供的安全保障及自由市場。

民主自由,是需要一個安全的環境,才有辦法孕育、茁壯。

後共產黨的中國,從每一個角度來看,都充滿了風險。共產黨的七十餘年統治,並沒有打造出一個可以讓民主和自由有安全發展的空間,人民共和國還與美國為敵,更把民主的保衛者給往外推。一旦獨裁失敗,中國的社會,最好的情況,就像是辛亥革命後的民國,有鬆散無力的中央政府外殼,讓各地自行發展,而無害於世界。不好的情況,可能是如同蘇共垮臺後,一陣混亂後,強人登場,中國再度陷入悲慘帝制。又更不好的情況,是連年內戰,億萬人流離失所,沒一個了得。

中國要走向民主、自由,難。因為民主自由就算在中國誕生了,也沒有美國這樣的角色,可以照料它長大,注定早夭。

共產黨如果真要保住中國人的香火,而不是以己身政權保衛戰而高壓控制人民,還有一條路。不要再和美國為敵,要像國民黨一樣,慢慢地把政治權力放手,讓言論自由和民主選舉,逐步發生。慢慢地朝民主、自由的方向走,穩穩地走,十幾、二十年後,也可以是場中國的不流血光榮革命。

但這些話,多半是對牛彈琴了。要列寧的徒子徒孫,看懂這些人類民主自由發展的過程,那太難了,還是搞搞階級鬥爭,爽快多了。共產黨,從列寧革命成功的那天起,就注定是人類的禍害,早死早好。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標題:共產黨注定是人類的禍害 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