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入港沒做事?呂秉權質疑:北京喜歡插手(圖)

2020-03-22 00:10 作者:李晴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在接受《看中國》記者專訪時表示,對四千武警如何以及何時進入香港,並前線只「觀察」不做事的說法表示懷疑。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在接受《看中國》記者專訪時表示,對四千武警如何以及何時進入香港,並前線只「觀察」不做事的說法表示懷疑。(圖片來源:李明/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3月22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晴採訪報導)路透社曾發表獨家報導,引述一名外交官消息及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塗謹申消息指,反送中期間,約有四千名武警進入香港前線監視抗爭者及其戰術,未有跡象顯示,其在港採取「觀察」以外的行動。然而,港警發稿否認了這項指控。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在接受《看中國》記者專訪時表示,對四千武警如何以及何時進入香港,並前線只「觀察」不做事的說法表示懷疑。

北京做事一向喜歡插手

呂秉權表示,消息由路透社報導出來,其可能引述兩個消息來源,一個是多個外國在香港的使領館消息,以及立法會議員塗謹多年來跟保安範疇的關係所得。

至於報導指四千武警在前線觀察而無具體行動的角色,呂秉權直言,「從我的觀察和我的認知,中國官方一直是有參與香港反修例這些應對保安工作的,最高層就是由公安部長兼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已經進入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裡面,兼且當它這個政法刀把子公安部長去當香港保安的時候,不是由你怎樣做就怎樣做,他要發出指示要去統籌的。」

呂秉權指,北京做事向來有「最高的政治要求」,「中國共產黨做事,不是就這樣講一句就算的,他們是喜歡插手的。」至於插手的程度,他說,首先,政府高層一定不會只在深圳河以北做事,而不在香港做事,他必要在特區政府以及警隊那裡有些恆常的機制,使其領導能夠體驗到。

警察總部有一個大的Google Map

至於在香港,他披露,以其以往的經驗,共軍與香港警隊911反恐之後,已經有一些既定的聯合機制。當時是應對反恐。其機制是:

首先,會在警察總部成立一個行動指揮中心,而這個行動指揮中心,就是共軍與警察一起,裡面那個指揮的就是負責行動的警務處助理處長或副處長,哪一位警務處高層以及共軍的這樣的一個,我不知道是去到司令還是一個這樣的主管的層面,就在警察總部有一個這樣的指揮中心。

指揮中心是能夠宏觀地看得到整個香港的形勢,各個地方所出現的情況。監控就是透過一些科技的手段去呈現整個現場,即示威人群,所謂「暴動」的布局走位各方面是怎樣,以及警力在各方面的擺位會是怎樣,等於一個大的Google map(谷歌地圖)一個作戰的地圖,就在警察總部設立。

港警和共軍機制不會一起做事

根據港警和共軍的那個機制,談及行動如何時,具體行動則由共軍獨自執行。比如,當某個地方我(共軍)要清場時,港警不能和我聯合行動,我要獨自在這裡清場,你不能去e干預,也不用理我是怎樣,總之,我全權處理。有一個這樣的機制。

原因是什麼呢?就是免得那枝槍不聽話,或者對命令有不同的解讀。由於軍人的指揮是非常清楚的,說開槍就開槍,說抓就抓,說打就打。絕不容開槍時去想想「這個是香港人來的」,或者如果用一些高度的武力的時候,有人會想,「那個是香港人」.....

香港人對香港人,必有憐憫之心,這種事,在軍紀裡面是不容的,應該要開槍,就必然要開槍;對頭開槍,就對頭開槍,沒有得想。只是面對著一件死物,你是執行軍令,軍令如山。所以在那個機制裡面,並沒有那個港警和共軍一起做事這回事。

共軍要獨自執行,港警可能是在外面那裡開一條路給他進去,接著,他們會定期有一些各種演習。「我相信,由911到現在已經是相當長的時間,接近20年了。」

呂秉權認為,港警與大陸共軍,甚至武警的合作,因應香港近年多了這些社會運動而升級很多。「共軍的人手,據我理解,在去年反修例運動前後,已經大量增兵。形勢升溫,插手的程度亦都是干預多了。」

武警、共軍介入香港有多深?

對於四千武警只觀察不做事,他直言,「他那個做法,是否只是懸崖勒馬,翹著雙手在這裡觀察而已,而不參與,我會有懷疑的。還有四千人這個數,我是會懷疑的。這四千人怎麼來的呢?輪流分布來?一次過來這裡觀察?是不可能。」

他表示,首先,相信中國武警與共軍早已在深圳後勤基地,在同樂營做了演習,在香港軍營也一定有做這樣的演習,因香港是前沿陣地。

第二就是武警,亦有針對香港的形勢做了一定的演練,其參考就是在佔中的時候,中國軍警的力量,在一萬人佔中時,做過一個抬人的演習。當形勢急迫時,行動只會升級去做。接著他們有沒有在前線那裡做事?

「我們知道,中國共產黨的特性,秘密行事、滲透以及干預,他不會不插手的。大家可以自行研判,他究竟有沒有做事?但是我相信,即使他有做事,都是會相當小心,做了是不會認的,包括中方,以及特區政府,做了的事是不可以認,因為這是國家和軍事機密來的。」

呂秉權認為,從常理和觀察,大家可自行判斷,武警共軍,中國這些情報強力部門,在香港的介入有多深?「我只能說就是,那個介入是我們看到和看不到的,亦是好深的。」

香港亦是一個情報基地

至於人數,他認為很難估計多少人,如何進入香港。他相信,一些外國使領館亦都有做情報的工作,而且海外在香港搞情報亦相當拿手,當然中方亦都大搞情報,香港本身就是一個情報中心和基地。

至於「四千武警」這條數,他認為一定有,但數字如何,「依我的能力,我沒辦法去核證到,究竟這個數是否可信,是高估還是低估了,那個調查的背景,我沒辦法去研判。」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